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 第四十三章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 第四十三章

  不光是黃小河如墜云霧,年輕官員和何山溪等人都莫名其妙,難道此人是穆馨的江湖好友?

  只是這個生僻冷門的稱呼,也太古怪輕佻了吧?

  誰知穆馨也是滿臉茫然,欲言又止。

  行走江湖,遇上一個突然跟你打招呼的陌生家伙,熱絡得像是幾十年的鄰居,偏偏你已經忘得一干二凈,那就十分尷尬了。

  穆馨雖然只是江湖上二流的高手三流的女俠末流的仙子,但到底是闖蕩江湖有十來年,認識的人可謂三教九流,大多是敷衍應酬的點頭之交,她又沒有過目不忘的本領,如何能夠張張面孔都記得?

  徐寶藻呆若木雞,姓徐的失心瘋了?喊那女子叫神仙姐姐?!

  青梅坊眾人只見那人快步向前,旁若無人,眼中只有那位女子,開懷笑道:“神仙姐姐不記得了?永徽末年,在吳州老蛟臺元宵燈市上,你救了三人,其中那個腰間挎了柄木劍的無賴貨,姓溫。你最后見我們可憐,還請了我們吃了頓龍源樓的松江鱸,臨了還專門買了一兜永嘉柑橘,讓我拎著在路上吃?!?/p>

  穆馨眨了眨眼睛,試探性問道:“老黃呢?”

  那人已經站在門檻外的臺階上,好似沒心沒肺地笑道:“走啦?!?/p>

  “都這么多年過去了?!蹦萝皣@了口氣,然后深深望著這個男人,凝望著他的那雙眼眸,她的嘴角弧度一點一點翹起,如月牙兒一點一點從枝頭掛起,柔聲道:“真的是你呀?!?/p>

  那人笑著點頭,然后斜眼瞥了一下看似膚淺跋扈實則城府不差的年輕官員,還看了兩眼身后兩名軍中精銳的腰間戰刀,至于力壓劍池何山溪的黃小河,像是不入法眼,視而不見,大步走下臺階,來到穆馨身前。

  時隔多年的重逢,兩人相視無言,或是交情沒到那份上,或是不知從何說起。

  劉姓公子流露出不耐煩的神sè,微笑道:“看來兩位都是刺客的同黨了,再加上那張桌上用孩子做障眼法的一男二女,都隨我走一趟衙門吧?!?/p>

  年輕人指指點點,如將軍沙場秋點兵,將何山溪、高庭泉等人都囊括其中,“丑話說前頭,如果反抗,就地正法?!?/p>

  年輕人故作恍然,“善解人意”地提醒道:“若是在座各位有誰義憤填膺,那么去當地官府告狀也好,學那刺客也罷,本官一律受著?!?/p>

  坐在徐寶藻桌對面的那名男人霍然起身,直視那位刑部清吏司的年輕員外郎,正氣凌然道:“劉大人,你身為刑部清吏司員外郎,官職從五品!為何知法犯法,在光天化日之下,誘使宋氏子弟行兇殺人?并且私自行刑,你這是逾越禮制,濫用公器!”

  被當庭質問的年輕人神情溫和,笑問道:“敢問你是?”

  男人伸手將自己兒子推到身后,不卑不亢回答道:“在下亳州宜城縣典吏韓巖平!”

  年輕官員顯然愣了一下,呲牙咧嘴道:“差點嚇死我,還以為僥幸遇上了白龍魚服的貴人,哪里知道是個不入流的縣衙小吏,姓韓的,你知不知道,你家縣令大人連湊到本官跟前套近乎的資格都沒有?”

  一縣典吏的韓巖平挺直腰桿,盡顯書生意氣,淡笑道:“劉大人的官再大,總歸大不過我離陽的王法律例吧?”

  年輕公子哥嘆了口氣,用憐憫眼神望著這個品級不入流的地方官吏,搖頭道:“井底之蛙?!?/p>

  黃小河臉sè冰冷道:“韓典吏,當我黃小河腰間懸掛銅魚繡袋之時,緊急時刻,可先斬后奏,殺上縣縣令以下的任何官吏,只需在京城刑部入檔,事后不用被朝廷追究?!?/p>

  年輕人笑呵呵道:“此律是由咱們刑部柳尚書親自訂立,更是皇帝陛下批朱畫了圈的。怎么,韓典吏,你有異議?”

  頭一回聽到這樁官場內幕的韓巖平,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語道:“怎么可能……豈有此理……”

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  已經風聲鶴唳的青梅坊眾人又被驚嚇到,一個個恨不得往自己臉上摔兩大耳光,讓自己嘴饞來此飲酒。

  只見街道拐角處先后走出兩撥人,前方那批屈指可數,一位清貧儒士模樣的中年男人,氣態儒雅,此人左手邊是一位身穿蜀緞質地長袍的男子,年齡稍長五六歲,約莫不惑之年,與前者氣質相近,既有世族出身的書卷氣,也有幾分官場的貴氣,右邊是一位相貌清癯神sè冷淡的花甲老人,腰懸一柄長刀,與黃小河如出一轍,也系掛了一枚銅魚繡袋。

  三人身后是十余位精悍異常的侍衛扈從,身份不明,但顯然不會是尋常的官府兵丁。

  這些護衛并沒有貼身跟隨,而是始終保持大致二十步間距。

  青梅坊這邊,看到了居中那位男子露面后,劉姓年輕人破天荒露出恭謹神sè,緩緩走下臺階,微微躬身相迎。

  許多酒客下意識都站起身,不敢大大咧咧坐在原位上。

  看到酒坊內一個個如臨大敵的“老百姓”,居中男子笑了笑,伸出雙手向下虛按了一下,朗聲道:“諸位隨意即可?!?/p>

  然后他放低聲音,皺眉道:“劉彧?”

  叫劉彧的清吏司員外郎走到男人跟前,先向另外那位身穿綢緞長袍的男子作揖行禮,然后跟“自家長輩”輕聲道:“伯父,地上那人是出身東越劍池的江湖人,公然出劍刺殺于我?!?/p>

  被劉彧尊稱一聲伯父的男子問道:“必然與你素未蒙面,無緣無故,為何要殺你?”

  劉彧不急不緩解釋道:“憤而殺人?!?/p>

  中年男人不置一詞,只是看著這位過于言簡意賅的世侄。

  劉彧呼吸沉重幾分,稍稍低頭繼續道:“伯父,黃先生可以為小侄作證?!?/p>

  中年男人突然笑道:“諒你劉彧也不敢胡作非為,激起民憤?!?/p>

  劉彧苦笑道:“伯父,可不要嚇唬侄兒?!?/p>

  那位一直沒有說話的長袍男子雙手負后,望著青梅坊內的那些江湖人士,冷笑道:“亳州可沒有什么民憤,本官在上任之前,就聽亳州官員說這東越劍池的宋氏,相當了不起,被他們的同道中人稱為江湖第一豪閥,家大業大,完全不輸世代簪纓的仕宦門戶。還笑言若是東越道發生民變,只要劍池宋氏開口說話,那就要比一道節度使和幾位將軍的兵符還管用!所以本官一直很好奇,這劍池宋氏是何等高不可攀,以至于讓大半亳州官員都心生寄人籬下之感想,自嘲為‘別州的父母官亳州的孫子官’。不知本官正式上任之后,會不會連那宋氏大門都走不進去?!?/p>

  雖然此人語氣平穩,像是在玩笑打趣,但是言外之意,對于劉彧這樣的官場新貴來說,已經足夠直白淺顯了。

  措辭之中的殺機重重。

  比之黃小河的快若驚鴻的名劍“柳腰”,更能殺人不見血。

  這位官場中人沒有刻意壓低嗓音,韓巖平依稀聽清楚了五六分,先是震驚,然后滿臉漲紅,正要開口,卻被妻子死死攥緊袖子,轉頭望去,婦人泫然欲泣,對他使勁搖了搖頭。

  韓巖平低頭望去,看見那兩張稚嫩的臉龐,心痛如絞,嘴唇顫抖。

  仕途前程可以不予理會,甚至自身安危都可暫放一旁,但是妻子兒女深陷風波之中,他身為人夫人父,如何能夠如劍池穆馨那般只憑一腔熱血地意氣用事?

  天人交戰的韓巖平呆立當場。

  那名劉彧的長輩輕聲叮囑道:“該如何處置就如何,既不可拖泥帶水,也不要打草驚蛇,其中分寸,你自行把握?!?/p>

  劉彧笑臉燦爛,“伯父請放心?!?/p>

  那人點了點頭,轉向左邊街道,散步離去。

  言談中對東越劍池宋氏頗為不屑的綢緞長袍男子,也沒有繼續深入,只談風月不聊政務。

  而懸刀老人與黃小河同樣是刑部記錄在冊的銅魚繡袋六魚宗師,卻至始至終都沒有對視一眼。

  兩看相厭,不止是文人相輕。

  黃小河的銅魚繡袋是實打實的功勛積攢而來,后者則因為是一品金剛境界武夫,可謂不費吹灰之力就繡了六尾鯉魚。

  況且一人劍士一人刀客,相互之間能夠看順眼就奇怪了。

  劉彧氣焰不減也不增,大概是那兩位官場長輩的到來,這位年少得志的遼東豪閥子弟,有意無意多了幾分官場作風的嚴謹含蓄,沒有株連芝麻綠豆大小的典吏韓巖平一家四口,也沒有對何山溪和穆馨痛打落水狗,甚至都懶得理會那個中途橫插一腳的男人。

  不過這不意味著劉彧就是菩薩心腸,用過了黃小河的快劍殺人,接下來就是官場最具特sè的軟刀子割肉了,劉彧展露出雷厲風行的一面,絕非表面那般是個只會耀武揚威的膏腴子弟。

  青梅坊的客人不敢逗留片刻,紛紛作鳥獸散,有些忘了結賬付錢,青梅坊從掌柜到伙計都不敢放一個屁。

  “李主事,麻煩你先將那具尸體拖去本地縣衙,驗明身份再作計較?!?/p>

  刑部主事李欣遠領命遠去,其中一名佩刀銳士直接將地上尸體拖走。

  劉彧走到并肩而立的何山溪穆馨身前,先是對躲在她們身后的那對少年少女分別笑道:“半黃之梅,滋味太澀。其實當初本官只是想借你的那份秀sè做下酒菜,真無邪念,只是世間緣分,有善緣也有孽緣,你我屬于后者。小姑娘,以后可別這么大脾氣了,小小一座江湖算什么?宛如池塘,聲勢再大,也無非是昔年北涼徐家的聽潮湖?!?/p>

  “小家伙,小家伙,你們扶隴葉氏,本官記住了?!?/p>

  劉彧根本不屑在少年葉庚身上尋覓那種生殺予奪的快感,很快就轉移視線,對那兩位各有韻味的劍池外姓女子,和顏悅sè道:“何山溪,這樁風波肯定遠遠沒有到平息的時候,最終是福是禍,其實一切都看你……和這位穆姑娘了?!?/p>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做一個調查,了解一下大家一般用什么途徑看小說,如果下列方式沒有列出,可以私聊回復我,我會一一查看~

如果喜歡在微信上閱讀,以后劍來的章節這邊會及時更新。

以上選項都不是的話,記得回復我是使用哪種方式看書~

看網友對 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 第四十三章 的精彩評論

10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匿名 : 2017年07月05日 回復

    字數少了,看不過癮

  2.  板凳# 匿名 : 2017年07月05日 回復

    字數太少了

  3.  地板# 匿名 : 2017年07月05日 回復

    看了幾天都沒看出來到底是怎么回事

  4.  4樓# 燕翩躚 : 2017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網頁,筆趣閣

  5.  5樓# 匿名 : 2017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網頁,第一條搜索

  6.  6樓# 匿名 : 2017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筆趣閣

  7.  7樓# 太監 : 2017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多更新幾張吧!北莽大戰欠下這個江湖的,總的有人來還吧!

    •  ↓1層 匿名 : 2017年07月07日 回復

      是啊是啊

  8.  8樓# 騎豬的 : 2017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節奏太慢啊

  9.  9樓# 匆匆 : 2017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UC阿

新書推薦: 劍來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