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 第四十章

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 第四十章

  毋庸置疑,約莫三十五六歲的女子最少已經臨近小宗師境界,甚至是已經躋身二品。

  青梅坊的行家高手不在少數,一下子就掂量出她的斤兩,絕不是可以輕易挑釁的人物。

  她臉sè冷漠道:“我家小姐言語得罪之處,劍池必有答復,可若是有人上綱上線,想要栽贓我劍池宋家,那就先問過我的鑿山劍?!?/p>

  眾人恍然,原來是宋家嫡系子弟的貼身扈從。

  這不值得大驚小怪,真正稱得上江湖世家的那些幫派宗門,天賦驚艷的嫡傳弟子行走江湖,尤其是初出茅廬的時候,長輩和幫派必然會派遣高手暗中保護,以免半道夭折。

  吳家劍冢只讓劍冠劍侍兩人闖蕩江湖,終究是特例。

  太白劍宗陳天元,金錯刀莊主童山泉,一位天生劍胚,一位女子刀圣,更是特例。

  青梅坊一陣嘩然,一些了解東越劍池內幕的江湖豪客開始竊竊私語,原來這位懸佩鑿山劍的女子,不但是正兒八經的小宗師境界,而且身份超然,她在少女時期曾是劍池老宗主宋念卿的兩位捧劍侍女之一,是劍池外姓劍道高手中的翹楚之一,與姜秀卿宋庭泉這對母女關系更是親密無間。

  果然,宋庭泉一看到這個自己喊姑姑的女子現身,立即膽氣雄壯起來,正要痛打落水狗,卻聽到姑姑沉聲道:“小姐,請隨我回劍池!”

  少女愕然。

  她敏銳察覺到這位比親姑姑還親的長輩,死死盯住那名從頭到尾都沒有出聲的劍客背影,仿佛如臨大敵,已是置身于生死一線。

  少女背脊泛起一陣寒意。

  正當少女低頭服軟之際,那名腰墜鹿角掛件的公子哥緩緩起身,笑意森森,“當眾毆打朝廷官員,按離陽律當流徙西北一千六百里,若有包庇,以半罪論處,徙南疆八百里?!?/p>

  不等那名劍池宗師辯解,這位器宇軒昂的年輕人又笑道:“忘了介紹,這位被你們宋氏嫡女無故毆打的官員,是我離陽刑部主事李大人?!?/p>

  那名中年男子正了正衣襟,挺起胸膛,氣勢凌人。

  刑部主事,正六品。

  品秩不高,重要的是清流官身。

  在不知公門門道的官場門外漢眼中,就算知道刑部主事的品第,也不清楚這個官位如今的潛在分量,尤其是對江湖的影響。

  因此劍池女子宗師面無懼sè,“無故?”

  那人哈哈大笑道:“本官說無故即是無故!”

  此言一出,滿堂嘩然。

  剛有依稀謾罵聲響起,這個年輕公子一手負于身后,一手撐在桌面上,儀態瀟灑道:“至于本官嘛,忝為刑部清吏司,第七司員外郎?!?/p>

  幾乎所有青梅坊客人都是面面相覷。

  這個口音別扭的北方佬龜孫子到底想顯擺個啥?什么清吏司第七司的?

  徐寶藻和同桌護住孩子的男人幾乎同時嘆了口氣,少女無奈道:“宋家有大麻煩嘍?!?/p>

  男人惋惜道:“東越劍池,大禍已至!”

  徐寶藻轉頭得意洋洋道:“曉得其中玄機不?”

  徐鳳年根本沒理睬少女的炫耀,只是眼神古怪地看著那個劍池女劍客。

  泥菩薩也有幾分脾氣,何況是堂堂出自劍池的劍道宗師,她推劍出鞘寸余,頓時劍光熠熠,劍意森森,她冷笑道:“我只知無論百姓還是官員,生于天地間,總要講理才是!”

  此言一出,她四周的叫好聲和喝彩聲,此起彼伏。大伙兒都是江湖兒女,自當同仇敵愾,為這位鐵骨錚錚的劍道宗師助長聲勢。

  那名自稱刑部清吏司員外郎的年輕人在被拆臺后,非但沒有覺得難堪,反而笑意不減,隨意瞥了幾眼聲響最大的方位,緩緩收回視線后,終于流露出些許平起平坐的恭謹眼神,微笑道:“黃先生?”

  那名始終沒有動靜的佩劍男子面無表情地站起身,面對那位占盡天時地利人和的劍池女子宗師,“在下遼西黃小河,暫時在刑部當差,并無官身品秩……”

  說到這里,這個自報名號的北地劍客略作停頓,沉聲道:“只有刑部柳尚書頒發的銅魚繡袋一枚!”

  所有看熱鬧不嫌天塌下來的青梅坊客人,瞬間都下意識咽了咽口水,更有人已經想要偷偷摸摸溜之大吉了。

  尤其是當他們瞪眼看清楚了那個名聲不顯于中原的“黃小河”,腰間袋子所繡的鯉魚數目是六之后,一個個噤若寒蟬。

  江湖傳言,離陽刑部近二十年來,秘密招安的江湖高手之中,唯有二品小宗師方可懸掛銅魚繡袋,繡五魚,又唯有功勛卓著之輩,才能加繡一魚,或是初入刑部的一品境界高手,一律繡六魚。

  一般江湖草莽不知道的是這些被朝廷籠絡的頂尖高手,直接歸轄于刑部主要四司之外的清吏司,正是那位年輕公子所在的“冷僻”衙門。

  刑部第七清吏司,職掌東越和寶瓶兩道刑名案件,收辦六館閣、兵科、國子監、欽天監和宗人府在內十二處衙門的文移。以及提請審定每年的秋審。

  由于第七清吏司由于涉及兵科、館閣和宗人府兩處,不但能以文官身份跟那幫立下扶龍之功沒幾年的兵部武官,天經地義地籠絡關系,還要與炙手可熱的館閣官員和與國同姓的宗室勛貴打交道,所以第七司在離陽刑部十六清吏司當中尤為重要,僅次于京城第一清吏司和北涼道第三清吏司,而這幾個大司的主官郎中,與地方上的一州別駕,并稱朝內朝外小刺史,足可見權柄之重。

  劍池女子語氣凝重,“可是昔年天下第一左手劍張鸞泰的師弟,遼西快劍黃小河?”

  黃小河流露出一抹恍惚神sè,不過一閃而逝,瞬間劍心通明,點了點頭。

  她松開劍柄,雙手抱拳道:“東越劍池何山溪?!?/p>

  黃小河亦是抱拳還禮。

  那個自稱刑部清吏司員外郎的公子哥坐回位置,給自己倒了一杯梅子酒,眼角打量著那兩位江湖兒女,打趣道:“呦,這是相見恨晚惺惺相惜來著?黃先生,要不然本官幫你再喊一壺酒?”

  跟此人同出兩遼的黃小河臉sè淡漠,對女子宗師何山溪沉聲道:“今日希望你不要出劍?!?/p>

  何山溪滿臉苦澀,輕輕呼出一口氣后,左手拇指重重按住腰間劍柄,眼神堅毅道:“恕難從命。我東越劍池,劍氣在長,劍意在深,劍心在靜!劍道在直!”

看網友對 《雪中悍刀行》番外 第四十章 的精彩評論

1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匿名 : 2017年07月07日 回復

    哎,總是是非多

新書推薦: 劍來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