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第二十九章 狐魅

第二十九章 狐魅

少年一路踩著細碎星光,出了小鎮一直往小溪去,雖然是在夜幕里,可是陳平安跑得不比白天慢。陳平安刻意繞開了水位最深的廊橋位置,那邊溪水要遠遠高出其它地方,陳平安揀選了一段溪水僅僅沒過膝蓋的溪流,他摘下背后那只竹編大籮筐,彎腰拿起藏在里頭的一只小竹簍,緊緊系掛在腰間,脫掉草鞋,卷起褲管,這才下水去摸石子。

他左手被碎瓷割破的傷口還刺心疼,自然不能浸水,少年就只能用右手在小溪里翻翻撿撿,其實干涸河床的石子最容易拾取,但是就像劉羨陽所說的那樣,顏sè會褪得厲害,如今陳平安從黑衣少女那邊粗略知曉了其中玄機,并不難理解,覺得這些石子,其實就像是早年自己跟隨姚老頭翻山越嶺,四處嚼嘗各座山頭的土壤,看似平常的泥土,有些地方哪怕隔著一座山頭,到了嘴里,就是截然不同的滋味。

姚老頭說這叫樹挪死人挪活、泥土挪窩成了佛,一把抓在手里的泥,只要離開了原本的土地,很快就會變味。

小溪沒有名字,小溪里那些大如拳頭、小若拇指的石子,五顏六sè,可小鎮百姓,世世代代見慣了它們靜靜躺在清澈的溪水當中,自然沒誰覺得是什么稀罕玩意,誰要是往家里搬這些石頭,肯定要被當成傻子,吃飽了撐著,有這份氣力,不去多干點農活,不是傻子是什么。

彎腰蹚水的陳平安不斷搬開、翻動溪底的大石塊,已經撿了七八顆石子放入竹簍,大一不小,顏sè各異,石子皮sè有像秋天高掛枝頭的金黃橘子,也有白皙細嫩得像是嬰兒的肌膚,還有一團漆黑,而且黑的發亮,還有鮮艷得像是大紅桃花,又以蝦背青的顏sè最多,不一而足。

這些村野俗名叫蛇膽石的石子,多半不大,握在手里滑膩沉重,如果是白天在陽光下高高舉起,或是深夜燭光映照,石頭內在的肌理紋路,纖毫畢現,隱約如絲,如細微的蛇魚蜿蜒,稍稍拉開一段距離觀看,皮sè又如閃閃發光的魚鱗、蛇鱗。

大概將近一個時辰,陳平安腰間魚簍差不多已經裝滿,原路回到安放籮筐草鞋的溪畔,先去岸邊拔了幾大把蘆葦、野芹和狗尾巴草,墊在籮筐底部,這才將石子一顆顆放入籮筐,拎著草鞋,系著魚簍,背著籮筐,上岸而行,到了之前折返處的小溪岸邊,再次放下草鞋籮筐,下了小溪繼續翻挪石頭。

撿了半簍后,陳平安直起腰,仰頭望著星空,希冀著能夠看到流星劃過夜空,只不過今晚顯然沒有這么好的運氣。陳平安回神后,繼續憑借依稀星光和過人眼力,做一個財迷該做的事情。

每次成功翻撿出石子,陳平安就油然而生出一股喜悅。對少年來說,每顆石子,都像一份希望。

不知不覺,陳平安已經積攢了大半籮筐石子,總計約莫八十余顆,其中最大一顆比他拳頭還大,sè彩極為矚目,如同凝結成團的雞血,且sè艷而正,絲毫不給人不舒服的感覺,這么大石頭幾乎沒有瑕疵裂紋。此時陳平安走在岸上,走向下一段溪流,手里正把玩一顆中等大小的蛇膽石,淺綠sè,比起小鎮瓷器里的梅子青,要淡許多,石子圓潤光滑,十分可愛,陳平安一眼就喜歡上了。

陳平安走向岸邊的巨大青石崖,小鎮孩子在炎炎夏日多在這段溪水洗澡,崖下溪水尤其深,最深一個坑得有兩個陳平安那么高,是這條小溪水深僅次于廊橋下深潭的地方,水性好的少年,最喜歡在這里比拼誰在水坑底下待的時間長。

陳平安之所以選擇這個深坑,是因為他以前和劉羨陽在這里洗澡的時候,發現坑底的蛇膽石極其繁多,劉羨陽有次為了顯擺自己的水性出眾,甚至故意腋下夾著一塊蛇膽石上浮,陳平安記得那塊石頭最少得有顧粲的腦袋那么大,石頭微微白sè透明,里頭竟然有鮮紅sè的細細點點,就像被冰凍起來的桃花瓣。

劉羨陽當時覺得此舉頗有意義,便讓陳平安幫他把那么大塊石子扛回家,結果到了小鎮上,沒個定性的高大少年又覺得沒勁,就讓陳平安自己解決掉石頭,陳平安那次剛走進泥瓶巷,就發現隔壁稚圭莫名其妙跟在自己身后,也不說話,一直死死盯著他懷里那塊石頭,眼神就跟陳平安每次瞧見杏花巷販賣的肉包差不多,陳平安實在扛不住她的眼饞,就將石頭送給了她,結果她一開始還搬不動,差點砸了腳,陳平安又只好干脆搬到宋集薪家的院子里去,至于之后石頭的最終下落,陳平安便不得而知了。

石頭清白如水,桃花漂浮其中。

就像桃葉巷那邊的雨后桃花,霽sè蘢蔥。

哪怕到今天之前,陳平安根本不曉得這種石頭的玄妙,他也始終打心底覺得那塊大石頭,是真的好看。

陳平安嘆了口氣,突然停下腳步。

三十步外,溪畔青sè石崖上,坐著個青衣少女,腮幫鼓鼓的,可她還在往嘴里塞東西。

陳平安腦子里的第一個印象,少女應該餓死鬼投胎吧,才會大半夜餓得這么可憐兮兮。

陳平安想了想,就不再走近了,生怕打攪了少女吃宵夜的心情。只不過也沒掉頭就走,畢竟他已經打定主意,今晚一定要去那個水坑碰碰運氣,每次摸一兩塊石頭上岸便是,次數多了,總能成功,再者這個水坑里的蛇膽石,比起小溪其它地方,更大,sè彩似乎也更加鮮艷。

陳平安水性沒劉羨陽那么好,但也不算差。

陳平安沒有想到那陌生少女吃完了一樣,又從身邊拿起一樣吃食,就沒有空閑停歇過,腮幫就沒有不鼓漲的時候。陳平安背著大半籮筐沉甸甸的石頭,想著等下下水摸石也是體力活,就側過身摘下籮筐放在地上。

陳平安低估了那個青衣少女的聽力,結果只是這輕輕一放,少女就驀然豎起耳朵,眼神瞬間直接掃過來。

陳平安又不好說姑娘你慢慢吃便是了,只好尷尬笑著。

少女表情有些呆滯,接連打了兩個飽嗝,然后她好像噎到了,趕緊挺起胸膛,伸手使勁拍打胸脯。

陳平安這才發現她年紀不大,脖子往下,那邊的風景,真是壯觀,竟然完全不輸很多生養過孩子的婦人了。

胸前衣衫緊繃得厲害。

陳平安趕緊收回視線,可沒有任何邪念遐想。

青衣少女這才想起自己帶了水壺,不忘側過身背對著陳平安,仰頭灌了一大口水,呼吸這才順暢了。

拎著草鞋的少年,當時其實只有一個簡單念頭,這位姑娘身上衣裳的布料,一定不是便宜貨,否則吃不住這么大勁。

青衣少女繼續吃東西,這次含蓄許多了,最少腮幫沒那么夸張,低頭小口小口啃咬,時不時拿眼光斜瞥奇奇怪怪的小鎮少年,一雙桃花似的狹長眼眸,眼尾微微上翹,讓少女天生就像一頭年幼狐魅。

她好像在用眼神詢問少年,你咋回事,繼續趕路啊。

陳平安滿臉無奈,只得伸手指了指青sè石崖外的溪水,喊道:“我不是路過這里,我要在你那邊去溪里?!?/p>

她看著那個清瘦少年,就是不說話。

陳平安趕緊從籮筐里拿起一塊石子,繼續解釋道:“我要去溪里撿這些石頭?!?/p>

少女突然記起要緊事情的模樣,伸出手指豎在嘴邊,示意陳平安不要說話,然后她挪了挪位置,顯然是讓陳平安過去,她不會妨礙他下水撿石頭。

陳平安只得背起籮筐,硬著頭皮走過去,好在青sè石崖很大,能站十多個人,而且少女已經主動坐到邊緣,不像之前雙腿伸直了,規規矩矩盤腿而坐,她膝蓋上放著一只打開的包裹,堆滿了形形sèsè的糕點小吃,像一座小山,目前為止,才被少女吃掉一個小山頭而已。

陳平安放下草鞋、籮筐和竹簍,原本是想著三更半夜的,就打赤膊下水,現在就別想了,旁邊就坐著個陌生的黃花大閨女,且不說她會不會尖叫,這要是給她家長輩看到或是聽到,陳平安估計自己要被人打斷兩條腿,還不冤枉。

陳平安來到石崖邊,一個扎猛子,沖進入水坑底部。

很快就摸上來一塊石頭,手掌大小,可惜不是蛇膽石,只得抹了一把臉,繼續下潛,三次過后,終于摸起一塊青黑sè的蛇膽石。陳平安渾身濕漉漉地爬上石崖,放入籮筐,然后繼續扎入水中。

從頭到尾,少女都背對著這邊,忙著吃東西呢。

不到半個時辰,陳平安就已經摸出七八塊石頭,除了第一塊顏sè偏暗,其余石頭皆是大且鮮艷。

最后一次扎猛子下去,卻沒有拿石頭上岸,而是抓了條手掌長短的活魚上來,小鎮俗稱石板魚,一遇見人,就喜歡躲藏在石塊下,肉味極美,一般不過是比手指稍長,很少有陳平安手中這尾這么大的石板魚。陳平安之前其實也在坑底石偷縫隙,摸到過幾條,只不過當時為了石頭,給放了,這次是靈光一現,突然覺得若是今夜能夠抓個十來條魚,明天燉鍋魚湯給寧姑娘,也挺不錯。

陳平安上岸后,將魚隨手丟入竹簍。

第二次抓魚上岸的時候,陳平安突然發現那個少女就蹲在魚簍旁邊,看著只躺著孤零零一條魚的魚簍,也能看得她滿臉神采煥發,就跟當年稚圭在巷子瞧見那塊石頭差不多。

陳平安把第二條石板魚丟入竹簍。

少女緩緩抬起頭。

赤著腳的少年已經轉身快步走去,又下了小溪。

少女聽著少年撲通一聲后,迅速從竹簍一手抓起一條魚,低頭望著還在蹦跳的它們,神情嚴肅,點頭道:“厲害的厲害的!”

青衣少女知道這座小鎮有很多怪異的景象,名叫杏花巷的那口水井,所掛鐵鎖不知有多長。不遠處的廊橋,前身其實是一座橫跨小溪三千年的石拱橋,橋底有一把銹跡斑斑的鐵劍,劍尖所指,是一座深不見底的碧綠水潭。那座長著十二只腳的螃蟹牌坊,祠堂外草叢里,橫七豎八的破敗泥像,北方有座瓷山,堆積著歷朝歷代被督造官親筆判定為殘次品的瓷器,一律被敲碎打爛,等等。

她甚至知道大半緣由。

她很小就跟隨爹走南闖北,所以屬于當之無愧見過大世面的。

但是當陳平安第三次抓著石板魚上岸后,雙手已經空空的少女,依舊蹲在魚簍旁,只是兩只手還在偷偷擦拭著衣角,她仰頭看著赤腳少年走近,就像老百姓看待神仙的眼神了。

陳平安被她的古怪眼神給看得渾身不對勁,試探性問道:“你想要這些魚?”

少女下意識使勁點頭。

陳平安笑道:“那這三條就都給你好了。之后我再抓?!?/p>

少女眨了眨眼睛,然后開心笑了。狐魅且狐媚。

看網友對 第二十九章 狐魅 的精彩評論

27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烽火戲諸侯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說出來我自己都不信,稍后繼續更。

    •  ↓1層 病嬌壯漢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  說好的繼續更呢?

  2.  板凳# 胖子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期待期待

  3.  地板# 匿名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5去其四,都是經過陳平安的手

  4.  4樓# 路人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是本人嗎

  5.  5樓# 鄧太阿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屠龍之地,龍氣所在

  6.  6樓# 鄧太阿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媽的好氣啊,不知不覺就開始撩妹了

  7.  7樓# 1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嘖嘖嘖

  8.  8樓# 2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嘖嘖嘖

  9.  9樓# 3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樓上都是我的小號,散了吧

  10.  10樓# 匿名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怕是要被套路了呀

  11.  11樓# 絕戶手圣陰師太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狐貍精嗎?

  12.  12樓# 烽火戲諸侯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是打鐵的那個姑娘嗎

  13.  13樓# 匿名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說實話大致輪廓還沒看明白 這本恐怕比雪中時間還要長 從看了陳二狗之后 你的書我都刨出來看了 真的喜歡你的風格 希望能更的快點

    •  ↓1層 匿名 : 2017年07月03日 回復

      千呼萬喚始出來,慢的很,好是好看

  14.  14樓# 匿名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是打銖的姑娘

  15.  15樓# 好說話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繼續繼續加油

  16.  16樓# 鄧太阿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是哪個說要好幾更的,站出來,我保證不打死他

  17.  17樓# 龍生九子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泥鰍,金魚,四腳蛇,石板魚,下一個?什么關系?

    •  ↓1層 匿名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  少說一個,二十七章趙繇點睛的臥龍木雕,可能是金木水火土之一,也可能是十二個牌坊,龍的九子和其他三神獸。。

  18.  18樓# 路過青丘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大總管撩妹的章節最好看了,可惜了對大總管沒卵用

  19.  19樓# 徐鳳年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打鐵的妹子吧

  20.  20樓# 匿名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新書一個月是不是要爆發一波

  21.  21樓# 匿名 : 2017年07月02日 回復

    有點失望

  22.  22樓# 匿名 : 2017年07月03日 回復

    還有更新嗎

  23.  23樓# 王老生 : 2017年07月03日 回復

    更新呢

  24.  24樓# 烽火戲諸侯 : 2017年07月03日 回復

    建議道友看看《道吟》跟烽火一個德行,更新拖,別老是罵烽火,幫我罵罵這個拖更的,一人樂不如眾樂樂

新書推薦: 劍來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