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第六百三十章 刺殺隱官

第六百三十章 刺殺隱官

陳平安先找到了晏溟,兩人一起散步,米裕遠遠跟隨。

一個是討要晏家賬本,一個是仔細詢問晏溟關于劍氣長城與倒懸山跨洲渡船的買賣規矩。

真正的問題,是晏家的家底,如果先墊上神仙錢,在一場場買賣當中,大致能虧多久,以及劍氣長城這邊又該如何彌補晏家的損失。

一個包袱齋,一個大財主,雙方一聊就是大半個時辰,各打算盤。

來的路上,陳平安與米裕說得十分開誠布公,米裕覺得納蘭燒葦那邊不好說,晏溟這邊肯定問題不大,一來陳平安已經是隱官大人,又是臨危受命,權柄極大,再者陳平安與晏家大少關系極好,晏溟于公于私,都該砸鍋賣鐵,幫著陳平安撐場子,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原因,陳平安在老大劍仙那邊,說話管用。

陳平安與晏溟告辭,去找納蘭燒葦,對外商貿,晏家與納蘭家族是劍氣長城的兩塊金字招牌,董、陳、齊三個頂尖家族掌握的衣坊、劍坊和丹坊,三者自身不過錢,所以晏溟與納蘭燒葦兩位,算是真正意義上的財神爺。

米裕問道:“還算順利?”

陳平安自嘲道:“大方向沒問題,細節磕絆極多。本來想著是與兩位前輩打交道,先易后難,看來是難上加難才對?!?/p>

米裕調侃道:“隱官大人的那幾聲晏叔叔,豈不是白喊了?!?/p>

隨即這位喜好持酒玩月、醉臥晚霞的玉璞境劍仙,有了幾分惱怒,“這晏溟是不是太不知好歹?半點面子不賣隱官一脈?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,我都想得明白,這晏溟在磨磨唧唧個什么?是不是早年沒了兩條胳膊,不愿登城,殺妖寥寥,就更怕隱官大人搶了他的財權?”

對于跌了境到元嬰的晏溟,米裕是半點不怵的。

神仙錢極多,偏偏用不到本命飛劍之上,這種可憐蟲,比那些辛苦殺妖、拼命養劍的劍修,更不堪。

陳平安搖頭道:“哪有這么簡單的事情。晏溟算賬極精,既然大方向談妥了,多磨細節,也不算壞事,我多找他幾次便是。話說回來,晏溟如此作為,半點不覺得隱官比神仙錢更值錢,才是對劍氣長城真正負責?!?/p>

米裕輕聲問道:“隱官大人,當真沒點怨言?”

陳平安說道:“更多是享受些舒服事,如米劍仙這般神仙中人,境界上,就很難勇猛精進。難熬事,熬過去,一絲一毫,都是裨益?!?/p>

米裕啞口無言。

還是有怨氣的。只是拿晏溟沒轍,就可憐了自己。

不過米裕受得了這些當面言語,受不了的,是某些劍仙的笑意盈盈,客客氣氣的打招呼,也就只是打招呼了,比如曾經的李退密,或是那種正眼都懶得看他米裕一下,例如與兄長米祜關系莫逆的大劍仙岳青,在米裕這邊,就從來不說難聽話,因為話都不說。那些好似包裹綢緞的鈍刀子,最是磨損劍心。

陳平安笑道:“關起門來說自家難聽話,米劍仙別上心?!?/p>

到了納蘭燒葦那邊,老劍仙與陳平安就說了一句話,我從來不管錢財事,去找納蘭彩煥談。

陳平安就又去找納蘭彩煥,一位元嬰境女子劍修,境界不高,但是持家有道,生財有術。

這下子米裕是真大動肝火了,“這納蘭老兒如此擺譜?!”

陳平安默不作聲。

而米裕也就只敢在事后牢騷一句。

先前見著了納蘭燒葦,大氣都不敢喘。

兩人找到了納蘭彩煥,是位妝容精致、身段婀娜的美婦人,發髻別有一根白玉簪,玉簪尾端巧雕出一只惟妙惟肖的小蜻蜓。婦人本身容青黛點眉眉細長,薄羅衫子金泥縫,腳踩一雙紅錦鞋,是劍氣長城公認的大美人。

看著像是一位養尊處優的貴婦人,到了城頭,出劍卻凌厲狠辣,與齊狩是一個路數。

米裕心思復雜,故意一臉冷漠。

納蘭彩煥與米裕是同輩人,別看米裕在劍仙心目中是個繡花枕頭的上五境,事實上喜歡米裕的女子,極多,而求而不得的女子們,罵起米裕,比男子更兇。這納蘭彩煥就是其中之一。米裕在成為玉璞境劍仙之前,人生順遂得不像話,這才有了米?!白怨派钋榱舨蛔 边@句口頭禪,事實上,不是他米裕留不住誰,而是一位位劍氣長城、浩然天下皆有的深情女子,留不住他米裕罷了。

米??慈?。

陳平安看到的,則是納蘭彩煥和她所在家族的金山銀山。

陳平安開門見山的第一句話,就差點讓米??嚥蛔∧榮è。

“納蘭夫人,你們家主與我談妥了,老劍仙深明大義,舍了家族利益也要幫助劍氣長城渡過難關,但是老劍仙臨了,也提醒我,納蘭家族是夫人當家做主,所以要我最好與夫人知會一聲?!?/p>

在那之后,納蘭彩煥就收斂心神,與得了“老祖圣旨”的隱官大人,開始談后續,敲細節。

兩人返回隱官一脈那邊的走馬道。

米??扌Σ坏?,輕聲問道:“回頭納蘭彩煥與納蘭燒葦一聊,隱官大人豈不是就露餡了?!?/p>

陳平安說道:“漫天要價,坐地還錢,各憑本事。我說話,納蘭燒葦不樂意聽,那就讓納蘭彩煥說去?!?/p>

最后陳平安玩笑道:“若是納蘭夫人興師問罪,估計米劍仙一人攔阻便足矣??扇绻{蘭燒葦親自提劍砍我,米大哥也一定要護著啊?!?/p>

米??嘈Φ溃骸安贿€有個陸芝嗎?輪不到我去與納蘭老兒掰手腕?!?/p>

納蘭燒葦也好,陸芝也罷,可都躋身劍氣長城的巔峰十劍仙之列,往常米裕見著了,即便不用繞道而行,但內心深處,還是會自慚形穢,對他們充滿敬畏之心。

米裕說得上話的朋友,多是中五境劍修,而且風流胚子居多,上五境劍仙,寥寥無幾。

陪著陳平安一路行來,就只有一位玉璞境劍仙與米裕打了聲招呼,名為列戟,在修行一事上,與米裕是難兄難弟,屬于小時了了大不佳的那種玉璞境,在浩然天下,興許是劍仙獨有的天大遺憾,在劍氣長城,反而是個公開的笑話。

據說列戟性不耐靜坐,多言笑,曾經有過一個“喜鵲”的綽號。但是劍氣長城的年輕人,都沒覺得列戟劍仙怎么會有這樣離譜的綽號。

列戟經常去找米裕喝酒解悶。

這會兒列戟見著了陳平安,還笑著喊了一聲隱官大人。

原本籠袖而走的陳平安笑著點頭,伸手出袖,抱拳回禮。

走遠了之后,陳平安打趣道:“米劍仙交友廣泛啊。我算是沾光了?!?/p>

米裕瞥了眼南邊墻頭,與龐元濟一樣,其實更想出劍殺妖。

接下來幾天,陳平安除了坐鎮隱官一脈,也會經常喊上米裕,去找人商議事情。

都是大人物。

例如位于劍氣長城兩端的儒、釋兩教圣人。

陳平安要問清楚關于“天時之爭”的內里門道。

在這期間,米裕發現那寧姚,穿上了那件仙兵品秩的法袍金醴,還新打造了一把劍匣,裝有兩把長劍,其中一把,正是陳平安用來斬殺離真的“劍仙”,真是個好名字。難怪年輕隱官偶爾在書案那邊,與顧見龍、王忻水閑聊,說自己在取名字一事上,天賦極佳,若是取名字就是世間唯一的大道修行,這會兒自己也該是仙人境起步了。

龐元濟提了一嘴,說隱官一脈收集了數千年的檔案秘錄,在避暑、躲寒兩座行宮早有分門別類,數量極多,不可能全部搬來走馬道,在那邊查找、翻閱起來,極為方便,尤其是避暑行宮,更是重中之重,與其臨時抱佛腳,讓人往返跑,取來所需檔案,眾人還不如干脆就遷移到避暑行宮,隱官一脈的傳信飛劍,既然極快,兩幅畫卷可以搬去其中一座宅邸便是,不然走馬道這邊,隱官一脈所有劍修齊聚,肯定已經被大妖盯上,我們待在城頭之上,本身就意味著折損了大劍仙陸芝的殺力。

隱官一脈劍修,幾乎人人附議,贊同龐元濟的建言。

唯獨陳平安沒有答應,說暫時不急,至于何時搬到避暑行宮,他自有計較。

關于此事,龐元濟沒有繼續爭論的意思,反而是董不得,鄧涼,都對隱官大人的決定,持有異議,先后當面提出。

董不得的側重點,是隱官一脈太重要,留在走馬道上,一個不小心就會被一鍋端。

鄧涼則更加惋惜大劍仙陸芝的駐守原地,這與隱官一脈宗旨之一的錙銖必較、絲毫必爭,完全相悖。

郭竹酒破天荒沒有說話,低著頭,恨不得將書籍連同書案瞪出兩個大窟窿出來,揪心不已。

而小姑娘的沉默,本身就是一種態度。

這對于天大地大師父最大的郭竹酒而言,依舊是破天荒的舉動了。

可陳平安依舊沒有答應,又多說了些理由,只是無法真正服眾,所以這兩天,隱官一脈劍修的整體氛圍,有些凝重。

在這之后,大劍仙岳青抽空來了一趟此處,在米裕圈畫出來的劍氣禁制邊緣,停步片刻,這位十人候補大劍仙,才繼續前行。

陳平安立即起身,主動迎向岳青。

兩人并未靠近隱官一脈的其他劍修。

岳青笑道:“陳平安,你不要顧及我這點顏面,我這次來,除了與文圣一脈的關門弟子,道一聲歉,也要向不是什么隱官大人的陳平安,道一聲謝?!?/p>

陳平安點頭道:“我不客氣,都收下了?!?/p>

岳青說道:“當初說你文圣一脈的不是,不曾藏藏掖掖。如今與你致歉道謝,自然也需別扭。說實話,若非如此,換成其他人當這隱官大人,先前誰敢管我出劍如何,我不會那么客氣?!?/p>

陳平安說道:“十人候補大劍仙,就該有這樣的豪邁氣概?!?/p>

岳青揉了揉下巴,說道:“你小子做事情夠爽利,我認,可這說話的德性,真是讓人喜歡不起來?!?/p>

陳平安遞過去一壺酒。

岳青爽朗大笑,接了酒壺,御劍離去。

陳平安舉目望去,久久沒有收回視線。

大劍仙,當如此,踩住底線,愛憎分明。

回了座位那邊,剛剛落座,顧見龍就笑道:“隱官大人,別厚此薄彼啊,送了岳大劍仙一壺酒,咱們自家人,總不能虧待了不是?”

曹袞笑道:“甕中新釀熟,真個壯幽懷?!?/p>

玄參跟著起哄,“還不曾喝過酒鋪的仙釀,人

生憾事,希望可以補救補救?!?/p>

郭竹酒一巴掌拍在桌上,“給錢先!”

陳平安笑道:“酒水是有,以后再說。殺了幾個蠻荒天下的地仙劍修,我到時候就拿出幾壺酒慶功?!?/p>

噓聲四起。

顧見龍和王忻水最為起勁。

董不得頭也不抬,嘖嘖道:“膽兒肥得很啊?!?/p>

顧見龍立即對王忻水說道:“忻水,你怎么回事?”

王忻水一臉無辜道:“學你啊?!?/p>

經過這么一場插科打諢,先前的沉悶氣氛,略微好轉幾分。

今天陳平安又起身離開,走了一趟城頭別處。

米裕已經認命了,如今自己又多出兩個笑話,成為當下隱官一脈境界最高的劍修,然后變成了年輕隱官大人的狗腿跟班。

經常走著走著,就會有半生不熟的劍仙打趣米裕,“有米兄在,哪里需要陸大劍仙為你們隱官一脈護陣?”

還有言下之意連那隱官大人一并調侃的糟心話,“米劍仙,這么空,賞景吶?!?/p>

米??粗冀K滿臉笑意的陳平安,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唾面自干?

顧見龍那小王八蛋的某些公道話,確實公允,一語中的。

再一次路過列戟那邊。

收劍的間隙,正在抽空飲酒的列戟站起身,看到了兩人從墻頭附近經過,便從方寸物當中取出了兩壺酒,笑著分別拋給米裕和陳平安,“是二掌柜鋪子的酒水?!?/p>

米裕伸手接住了酒壺,是一顆雪花錢的竹海洞天酒,這列戟也真是拍馬屁也舍不得下血本。

陳平安也伸手去接那壺竹海洞天酒。

剎那之間。

異象橫生。

一道鮮紅劍光驀然激射而出,劍氣之濃郁,使得劍光sè彩,簡直就是鮮艷欲滴。

原來是列戟的本命飛劍“燃花”,直指新任隱官大人陳平安的心口。

米裕肝膽欲裂,直接捏碎了酒壺,瞬間祭出本命飛劍“霞滿天”,去竭力阻擋列戟那把飛劍。

哪怕無法徹底攔下,也要為陳平安贏得一線應對機會,受再重的傷,總好過就這么被列戟直接戳穿整個心胸,劍仙飛劍,傷人之余,劍氣滯留在敵人竅穴當中,更是天大的麻煩,列戟與他米裕再被其余劍仙瞧不起,但是列戟近在咫尺的傾力一擊,而那陳平安又毫無防備,伸手去接了那壺足可致命的酒水,米裕也就只能是求一個陳平安的不死!

米裕的本命飛劍霞滿天,出劍哪怕晚了一線,依舊能夠以劍尖磕碰了一下“燃花”劍尾,導致后者劍尖歪斜,偏移心口幾分。

與此同時,米裕一步踏出,拔劍出鞘,要劍斬祭出飛劍的同時便身形前掠的列戟。

米裕佩劍品秩極高,自然是歸功于兄長米祜的贈送,而列戟既無道侶,更無師長,佩劍就只是一把普通的劍坊長劍。

列戟的燃花飛劍,被米裕飛劍稍稍改變軌跡之后。

陳平安雙指掐訣,沒了法袍金醴傍身庇護,此刻身穿寧府的青衫法袍,外加衣坊的制式法袍,尤其是里邊那件法袍,寶光流轉,漣漪震動,最終凝聚出一張虛無縹緲的金sè符箓,正是鎖劍符。

只是與那列戟雙方距離太近,列戟此次祭出本命劍,毫無保留,飛劍一往無前,兩劍一磕,劍光轟然炸開之后,在陳平安身前綻放出一大團刺眼的絢爛光彩,僅是四濺的燃花、霞光,就將陳平安外邊那件衣坊法袍瞬間炸得粉碎,飛劍燃花沒入那張金sè鎖劍符當中,符箓出現一絲絲灰燼跡象的裂縫,縱橫交錯,飛劍分明是要一鼓作氣破開符箓。

有那鎖劍符幫忙凝滯飛劍攻勢些許,陳平安祭出一張縮地符,一退就是十數丈。

能夠讓陳平安做到的事情,就只是多祭出一張符箓逃命而已。

兩把玉璞境劍仙的本命飛劍幾乎同時如影隨形,只不過霞滿天是救人,飛劍燃花只為殺人。

燃花為了追求極致速度,一劍捅穿了陳平安心口往下一寸。

這就是劍仙近身的飛劍一擊。

更加狠辣的手段,在于列戟非但沒有收起飛劍,反而拼著自己的大道根本,劍修的本命飛劍,直接崩碎開來。

米裕一劍落在列戟肩頭,一劃而下,將這位玉璞境劍修的堅韌體魄,對半開。

列戟yīn神出竅前去,舍了真身不管,只是以劍坊長劍,一劍砍下那位新任隱官大人的頭顱。

而本命飛劍在這位年輕隱官體內炸開之后,列戟的yīn神也被自己的手段殃及,相對孱弱的遠游yīn神,仿佛沐浴在列戟此生最后一劍的光彩當中,人與劍,大道與性命,就這樣一同煙消云散。

米裕撤回本命飛劍,手中長劍久久沒有歸鞘。

因為米裕知道,自己算是被這個失心瘋的列戟害慘了。

從這一刻起,會不會被丟到老聾兒的那座牢獄,還得看兄長米祜的仙人境,夠不夠看了。

陸芝匆忙御劍而至,臉sè鐵青,看也不看失魂落魄的米裕,咬牙切齒道:“你真是個廢物!”

陸芝立即掐劍訣,試圖收攏那個年輕隱官的殘余魂魄,盡可能為陳平安尋找一線生機。

只是毫無意義。

列戟這一劍,太過果決。

陸芝轉頭望向極遠處的茅屋那邊,以心聲詢問老大劍仙。

陳清都說道:“讓愁苗挑選三位劍修,與他一同進入隱官一脈?!?/p>

陸芝憤懣道:“就這樣?!”

陳清都回了一句,“你陸芝,好意思問我?”

陸芝怒道:“我難道要從頭到尾陪著陳平安四處行走?其余隱官一脈劍修的安危,怎么辦?米裕如何處置?宰了?!”

陳清都說道:“回頭再說?!?/p>

陸芝死死壓抑住心中殺意,帶著米裕返回隱官一脈齊聚的走馬道那邊。

見到了那些年輕晚輩,陸芝破天荒猶豫片刻,這才說道:“隱官大人,被叛徒列戟所殺,列戟也死了。米裕有嫌疑,暫時拘押。愁苗會帶三人進入隱官一脈。你們立即離開城頭,搬去避暑行宮?!?/p>

郭竹酒哈哈笑道:“陸大劍仙,你真會說笑話唉?!?/p>

林君璧等人也不太相信,一個個面面相覷。

陸芝嘆了口氣,“就這樣,下了城頭,好自為之?!?/p>

陸芝就此離去。

郭竹酒笑嘻嘻問道:“米大劍仙,陸芝走了,你就莫要繼續說笑話了啊。不然我可要生氣……”

小姑娘雖然滿臉笑意,但是眼眶里邊已經淚水打轉,說著說著,她便皺著臉,一個字都說不下去了。

林君璧心情復雜至極。

這個隱官大人,果然不好當。

玉璞境劍仙列戟,在甲本副冊當中,位置其實極為靠后,與米裕只隔了幾張書頁。

但也正是如此,列戟才能夠是那個意外和萬一。

至于為何列戟會如此行事,天曉得。

劍氣長城的陳年舊事,恩怨糾纏,太多太多了,而且幾乎沒有任何一位劍仙的故事,是美滿結局的。

董不得臉sè微白,顯然也無法接受這個莫名其妙的結果。

顧見龍和王忻水更是雙拳緊握,死活無法接受此事。

玄參等劍修,也是黯然無語。

很快來了一位年輕容貌的劍仙男子,百歲出頭,玉璞境,被譽為劍氣長城三千年以來,境界最為穩固的一位玉璞境。

此人的修行之路,境境扎實,步步登高。

愁苗。

曾經跟隨阿良一起去往蠻荒天下的腹地。

愁苗身邊還有一位元嬰境女子劍修,天然嫵媚,名叫羅真意,她與愁苗差不多歲數,姿容極美,是許多劍氣長城劍仙光棍的共同心頭好。

此外還有金丹境劍修,年輕人徐凝,擁有兩把本命飛劍,“白練”,“山sè”,相輔相成。

龍門境少年劍修,常太清。

相較于齊狩、高野侯這些光彩奪目的小山頭。

愁苗領銜的撿錢劍修,常年待在南面墻頭上的大字當中修行,哪怕是少年歲數的劍修,也如佛家老僧、道門高真一般,劍心枯槁。

愁苗說道:“米裕待在我身邊就是了。其余人,一起搬去避暑行宮。真意,徐凝,太清,你們一起幫忙?!?/p>

米??嘈Σ灰?。

愁苗的意思很簡單,待在愁苗身邊,他米裕無論想要做什么,都不成了。

林君璧在內的第一撥隱官劍修,都默默開始搬遷,對愁苗和羅真意這四位后來劍修,倒也談不上敵意,不過沒有什么善意就是了。

終究是不知不覺就習慣了陳平安的存在。

只有郭竹酒坐在原地,怔怔說道:“我不走,我要等師父?!?/p>

愁苗說道:“可以,什么時候覺得等不到了,再去避暑行宮做事?!?/p>

愁苗帶頭,一行人御劍離開城頭,去往城池西邊的那座重地。

只剩下一個獨自坐在書案后邊的郭竹酒。

所有劍修落在避暑行宮大堂外的廣場上。

愁苗愣了一下。

難怪自己沒有被立即任命為新一任隱官。

愁苗對此無所謂,事實上,是不是是成為隱官劍修,還是留在城頭那邊出劍殺敵,愁苗都無所謂,皆是修行。

羅真意在內的三位劍修,則倍感意外。

至于米裕更是差點熱淚盈眶。

林君璧松了口氣。

也好。

如今與這位隱官大人,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,榮辱與共。

相比不知根底的愁苗,林君璧還是更愿意與眼前這個家伙共事。

原來大堂門口那邊,有個青衫籠袖的年輕人,面帶笑意望向眾人。

臉sè慘白,眼神明亮。

陳平安朝米裕招手,“陪我走走?!?/p>

然后陳平安望向那個愁苗,“以后我不在的時候,勞煩你們四位,還要聽一聽林君璧的意見?!?/p>

愁苗點頭道:“沒問題?!?/p>

陳平安望向顧見龍。

顧見龍立即心領神會,與愁苗這位極其有名又極其獨來獨往的年輕劍仙,稱贊道:“愁苗劍仙,大氣磅礴,日月可鑒!”

羅真意皺了皺眉頭。

陳平安已經帶著米裕走入一條抄手游廊,散步去往別處。

眾人進入大堂,很快

發現躲寒行宮的所有秘錄檔案,原來都已經搬遷到了此處,大堂除了門口,有了三面書墻,井然有序,許多秘錄書籍,都張貼了紙條便簽,方便眾人隨手抽取,查詢翻閱,一看就是隱官大人的手筆,小楷寫就,工整規矩。

陳平安沉默不語。

米裕百感交集,也不說話。

陳平安自己摘下了養劍葫,再取出一壺竹海洞天酒,遞給米裕。

米??酀溃骸芭铝诉@酒?!?/p>

陳平安笑道:“飲酒之人千百種,唯有酒水最無錯。但喝無妨。有問題就問?!?/p>

米裕問道:“怎么回事,城頭之上的隱官大人到底是誰?”

陳平安說道:“是一張品秩很高的替身符,外加一門傀儡術,是千真萬確的金身境武夫體魄。加上老大劍仙幫我遮掩一二,所以比較隱蔽,可如果只是如此,肯定騙不過你米裕,也就意味著未必能夠騙過列戟,所以我將一部分魂魄附著在了符箓傀儡之上,城頭之上,‘我’每一步的輕重,每一次呼吸的急緩,都需要我在避暑行宮這邊小心翼翼控制,所以這會兒受傷不輕,也不是裝的。但是付出這點小代價,挖出了一個意料之外的叛徒,還是劍仙,不虧。事實上,我想要釣魚之人,起先并非列戟,是另有其人,至于是誰,你之前一直跟在我身邊,其實有跡可循,不過我估計你是忘記了?!?/p>

米裕試探性問道:“先前你所說的萬一,當誘餌釣仰止、黃鸞這個境界的大魚,其實也想到了這場偷襲,是在做鋪墊?”

陳平安笑道:“我們這邊的劍修可以暗中傳信蠻荒天下,對面自然也可以偷偷傳消息來劍氣長城,至于列戟為何叛變,是恨浩然天下更多,還是恨老大劍仙更大,或是整個劍氣長城都被他恨上了,肯定是有他的道理,不然出劍不會如此決絕,只不過這里邊的彎彎繞繞,我不感興趣,反正列戟是個死人了?!?/p>

陳平安加重語氣說道:“這種人,死得越早越好,不然真有可能被他在關鍵時刻,拉上一兩位大劍仙陪葬?!?/p>

米裕停下腳步,臉sè難看至極,“我被拉入隱官一脈,就是為了這一天,這件事?!”

陳平安也停下腳步,笑著點頭,直言不諱道:“不但是拉你入伙,請來陸芝,其實也一樣。真真假假,虛虛實實,不這樣,如何騙過居心叵測的劍仙?有了背叛之心的劍仙,腦子都會變得格外好。陸芝在那邊護著我們隱官一脈所有人,除非是仙人境劍仙走到我眼前了的近身一擊,才有機會,不然誰出劍,都是癡心妄想。有了這個前提,我再離開陸芝身邊,就給人一種過了這村兒沒這店兒的錯覺?!?/p>

說到這里,陳平安斜靠廊柱,晃了晃手中養劍葫,笑瞇瞇道:“大好時機,錯過可惜,可以試試看?!?/p>

“陸芝庇護,戒備森嚴,是一種給別人看的假象,隱官大人極其安穩,性命無憂。離開了陸芝,有沒有玉璞境米裕在身邊,又是一種必須要有的暗示,不然刺客會擔心我是有恃無恐,覺得其中有詐。不背仙兵品秩的劍仙劍,不穿仙兵品秩的法袍金醴,更是合情合理的舉措。那么沒有了法袍,再撇開一個保駕護航的花架子劍仙米裕,隱官大人真正的依仗,就只剩下了置身于劍氣長城,以及自己的金身境武夫體魄?!?/p>

米裕狠狠灌了一口酒,還是不說話。

陳平安說道:“隱官一死,人心難免出現渙散,我方劍陣,受其波及,是人之常情。所以接下來我們就可以更好釣魚了。比起殺掉一個劍仙,這才是我最想要的結果?!?/p>

米裕直愣愣望向這個年輕人。

陳平安笑道:“其實我想了很多,其中絕大多數就真的只是想想而已,毫無用處?!?/p>

米裕從來不擅長想那些大事難事,連修行停滯一事,兄長米祜著急萬分許多年,反而是米裕自己更看得開,所以米裕只問了一個自己最想要知道答案的問題,“你如果記恨劍氣長城的某個人,是不是他最后怎么死的,都不知道?”

陳平安愣了一下,還認真想了想,點頭道:“應該可以做到,但是沒想過。因為對我來說,得不償失,一份道心,來之不易,打小窮怕了,珍稀之物,習慣珍惜些?!?/p>

米裕眼神驀然銳利起來,“例如早年為難寧府頗多的齊家?!你恨不恨?當真沒有半點私心?那場十三之爭,你成了隱官之后,如今更是看遍檔案秘錄,肯定會有蛛絲馬跡被你搜刮出來,哪位劍仙在什么時候說了什么關鍵言語,你知道更多的腌臜內幕!”

陳平安微笑道:“米兄,你猜?!?/p>

陳平安遞過去養劍葫,米裕手中酒壺不動,陳平安一臉無奈道:“反正我不是那種記仇的人,天地良心?!?/p>

米裕好似比魂魄受損的陳平安更加萎靡不振,心氣全無,隨口問道:“郭竹酒那丫頭還在城頭那邊,什么時候通知她回來?!?/p>

陳平安說道:“再等會兒吧?!?/p>

米裕搖頭道:“算計算計,還是算計,連一個小姑娘都不放過,她郭竹酒可是你的弟子!哪怕你用心再好,但我還是很奇怪,陳平安,你就不心累、當真半點不愧疚嗎?”

陳平安反問道:“只求自己的問心無愧,就夠了嗎?你以為列戟就不問心無愧?堂堂劍仙,連性命都豁出去不要了,這得是多大的怨懟,得是多大的問心無愧?”

米裕無言以對。

陳平安仰頭望向南邊城頭,笑了起來,“燃花燃花,好一個山青花欲燃,劍仙為本命飛劍取名字,都是行家里手?!?/p>

兩人一起返回避暑行宮的大堂那邊。

米裕坐在了屬于自己的座位上。

陳平安沒有落座,只是坐在門外臺階上。

陳平安只說了一句話,“除了隱官一脈的飛劍,可以離開此地,近期任何人都不許離開避暑行宮半步,不許私下接見外人,一旦被發現,一律以叛逆罪斬立決。而我們隱官一脈的傳信飛劍,愁苗四人,與林君璧在十二人,必須相互之間知曉內容,一條一條,一字一句,讓米裕劍仙記錄在冊?!?/p>

徐凝抬頭望向門外那個背影,問道:“既然你信不過我們,為何要拉我們進入隱官一脈?”

陳平安一手持養劍葫,一手持折扇,“與我言語之前,先敬稱隱官大人?!?/p>

徐凝還真就在重復那句話之前,加上了一聲隱官大人。

陳平安這才笑著說了句天大的敞亮話:“我連自己都信不過,還信你們?”

徐凝默不作聲,羅真意與常太清猛然間抬起頭,都面露怒容。

玄參與曹袞兩人,對這位隱官大人打心底極為推崇,又是外鄉劍修,于是比那顧見龍和王忻水更加直接,與那三位劍修針鋒相對,兩個年輕人毫不遮掩自己的陣營所屬。

愁苗說道:“眾中少語,無事早歸,有事做事。我們四人,既然當了隱官一脈的劍修,一切就按照規矩來?!?/p>

陳平安轉過頭,笑道:“若是我死了,愁苗劍仙,確實與君璧都是最好的隱官人選?!?/p>

林君璧裝聾作啞。

愁苗更是置若罔聞。

夜幕中,一把傳訊飛劍去往城頭,然后就有了個傷心欲絕的小姑娘,慢悠悠御劍而來,一路哭喪著臉、不斷抹眼淚。

飄然而落之后,身形還有些踉蹌來著。

然后見著了那個已經站起身的師父,立即笑開了花。

陳平安柔聲笑道:“稍稍過了啊?!?/p>

郭竹酒收了劍,站在陳平安身前,興高采烈得在原地踏步,雙臂晃蕩不已,眉眼飛揚,“師父,我跟你說啊,先前就我一個人,相信師父肯定不會死,只是沒想到師父這么神通廣大,不但活得好好的,連我都騙過去了嘞。打破小腦闊兒,都萬萬想不到師父已經在了避暑行宮,了不得,無以復加的了不得……”

“說了只要師父在,就輪不到你們想那生生死死的,以后也要如此,愿意相信師父?!?/p>

陳平安笑著從咫尺物當中取出一只小竹箱,“獎勵你的,不嫌累,就背著。但是不許跟人顯擺?!?/p>

郭竹酒背起了小竹箱,輕聲問道:“師父,咋個小竹箱也精怪了,自己長腳,跑來找師父啦?行吧,大師姐送我小竹箱的時候,可么的變成精怪,回頭師父你再做一只不長腳的普通書箱,送給大師姐,這一只長大了的小竹箱,可就歸我了?!?/p>

陳平安笑著搖頭道:“回頭你自己跟裴錢掰扯去,師父不會偏袒誰?!?/p>

陳平安揉了揉郭竹酒的腦袋,“忙去,不可以耽誤正事?!?/p>

郭竹酒蹦蹦跳跳走上臺階,然后一個擰轉身形,向后一跳,背對著大堂眾人,在大堂內站定,停頓片刻,這才轉身挪步。

陳平安沒有跟著進入大堂,反而繼續在避暑行宮散步起來。

行走之地,皆是小天地。

陳平安捻出一張青sè材質的符箓,輕輕一晃,說道:“老大劍仙,不會讓你白送一趟小竹箱,近期窺探避暑行宮的劍仙,直接宰了便是。愿意如此涉險行事,不夠隱忍的,對于我們劍氣長城,就沒有更多的利用價值了?!?/p>

停頓片刻,陳平安補了一句:“如果真有這份功勞送上門,就算在我們隱官一脈的扛把子,劍仙米裕頭上好了?!?/p>

哪怕陳平安是在自家小天地中言語,可對于陳清都而言,皆是紙糊一般的存在。

陳清都雖說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,其實意思已經很明顯,選了你陳平安當這隱官大人,隨便你折騰。

這位老大劍仙轉移話題,“破例再問你一次,真的想好了?一旦真是你,不后悔?不與寧姚事先說清楚?”

陳平安也沒給出答案,一樣轉移話題,“我師兄如何了?”

陳清都說了句湊合。

陳平安就收起了那張符箓,藏入袖中,換了一張符箓,輕輕捻動,默念口訣,瞬間就來到了另外那座躲寒行宮。

避暑行宮那邊,有一棵參天古樹,碧樹為人生涼秋。

這邊行宮的壓勝之物,則是一柄鹿角詩文如意,狀如魚尾又似芝朵。

陳平安走在只有他一人的巨大宅邸當中。

兩座行宮,其實里邊極為樸素,幾乎沒有任何多余的裝飾物件。

陳平安打算先熟悉熟悉這種環境。

在離開這座死寂沉沉的宅邸、返回避暑行宮那邊之前。

陳平安自言自語道:“想好了。我來?!?/p>

看網友對 第六百三十章 刺殺隱官 的精彩評論

58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匿名 : 2019年09月03日 回復

    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”慶中秋6168108″最高100萬份月餅等你贏

    •  ↓1層 洗澡回來 : 2019年09月03日 回復

      來這兒看jianlaixiaoshuo點net

  2.  板凳# 巨神峰大坑 : 2019年09月03日 回復

    《劍來》,劍來,劍來!烽火戲諸侯這個名字果然沒有起錯。都喊了六百多章了,劍還是沒有來。用他的口水話來說,就是境界不夠,字數來湊。養家糊口,都不容易!

  3.  地板# 永遠的心痛 : 2019年09月03日 回復

    《劍來》,劍來,劍來!烽火戲諸侯這個名字果然沒有起錯。都喊了六百多章了,劍還是沒有來。用他的口水話來說,就是境界不夠,字數來湊。養家糊口,都不容易!

  4.  4樓# 匿名 : 2019年09月03日 回復

    今天又要么么噠

  5.  5樓# 晚上不更了 : 2019年09月03日 回復

    晚上好像不更新了,得等到明天早上,大章

  6.  6樓# hacker : 2019年09月03日 回復

    alert(1)今天又要么么噠

  7.  7樓# FLy : 2019年09月03日 回復

    都不容易

新書推薦: 劍來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