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第六百一十一章 風將起

第六百一十一章 風將起

范大澈依舊沒能破開龍門境瓶頸,成為一位金丹客。

范大澈喝了再多的酒,次次還都是他請客,卻依舊沒能練出二掌柜的臉皮,會愧疚,覺得對不起寧府的演武場,以及晏胖子家幫忙練劍的傀儡,所以每逢喝酒,請客之人,始終是范大澈。這都不算什么,哪怕范大澈不在酒桌上,錢在就行,疊嶂酒鋪那邊,喝酒都算范大澈的賬上,其中以董畫符次數最多。范大澈一開始犯迷糊,怎么鋪子可以賒賬了?一問才知,原來是陳三秋自作主張幫他在酒鋪放了一顆小暑錢,范大澈一問這顆小暑錢還剩下多少,不問還好,這一問就問出了個悲從中來,一不做二不休,難得要了幾壺青神山酒水,干脆喝了個酩酊大醉。

成了酒鋪長工的兩位同齡人少年,靈犀巷的張嘉貞與蓑笠巷的蔣去,如今成了無話不說的朋友,私底下說了各自的夢想,都不大。

板凳上的說書先生,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少了,說書先生的山水故事,也就說得越來越少了。

那個有陶罐有私房錢的小孩,他爹給酒鋪幫忙做陽春面的那個孩子,覺得這樣下去不是個事兒,故事不好聽,可終究是故事啊,實在不行,他就與說書先生花錢買故事聽,一顆銅錢夠不夠?如今爹掙了許多錢,隔三岔五丟給他三兩顆,最多再過一年,馮康樂的陶罐里邊就快住不下了,所以財大氣粗膽子大,馮康樂就捧著陶罐,鼓起勇氣,一個人偷偷跑去了從未去過的寧府大街上,只是逛蕩了半天也沒敢敲門,門太大,孩子太小,馮康樂總覺得自己使勁敲了門,里邊的人也聽不著。

當說書先生坐在板凳上的時候,這個當初是頭個與二掌柜打招呼說話的孩子,半點不怕,只是當說書先生躲藏在寧府高墻里邊,孩子便怕了起來,所以蹲在墻根下曬了半天日頭,天黑前,從可以當鏡子使喚的青石大街離開,孩子偷偷腳踝一擰,鞋底板就會吱呀作響,走出一段路就玩耍一次,不敢多,怕吵到了誰,挨揍。一路走到了自家巷子的黃泥路,便沒這份樂趣了,踩臟了鞋子,爹不管,娘管啊,屁股開花好玩啊,好多時候,娘親打著打著,她便要自己哭起來,爹便總是蹲在門口悶悶不說話,孩子那會兒最委屈,疼的是自己,爹娘到底咋個回事嘛。爹娘這些大人,怎么就這么比沒長大的孩子,還不講道理呢。

馮康樂回了自家巷子,那邊翹首以盼的孩子們不在少數,都盼著明兒就可以重新聽到那些發生在遙遠他鄉的不要錢故事。

馮康樂沒法子,總不能說自己膽子小,只見著了大門沒見著說書先生啊,便在心中與說書先生念叨了幾句歉意話,然后痛心疾首,說那二掌柜太摳門,嫌棄他陶罐里錢太少太少,如今已經不樂意講故事了,這家伙掉錢眼里了,不講良心。孩子們跟著馮康樂一起罵,罵到最后,孩子們生氣不多,遺憾更多些。

畢竟上一回故事還沒講完,正說到了那山神強娶親、讀書人擊鼓鳴冤城隍閣呢,好歹把這個故事講完啊,那個讀書人到底有沒有救回心愛的可憐姑娘?你二掌柜真不怕讀書人一直敲鼓不停、把城隍爺家大門口的大鼓敲破???

那個長得不太好看、但是次次都會帶足瓜子的小姑娘,最失望,因為說書先生蹭她的瓜子次數多了后,如今她過家家的時候,都當上了坐轎子的媳婦呢,馮康樂他們以手搭架子,她坐在上邊晃晃悠悠,可是說書先生很久不拎著板凳和竹枝出現后,就又都是馮康樂他們都喜歡的那個她了,至于自己就又只好當起了陪嫁丫鬟。

何況說書先生還偷偷答應過他,下次下雪打雪仗,與她一邊。怎么說話就不作數了呢。費了老大勁兒,才讓爹娘多買些瓜子,自己不舍得吃,留著過年嗎,可家鄉這邊,好像過年不過年,沒兩樣,又不是說書先生說的家鄉,好熱鬧的,孩子都可以穿新衣裳,與爹娘長輩收紅包,家家戶戶貼門神春聯,做一頓堆滿桌子的年夜飯。

但是每次說完一個或是一小段故事,那個喜歡說山水神怪嚇人故事、他自己卻半點不嚇人的二掌柜,也都會說些那會兒已經注定沒人在意的言語,故事之外的言語,比如會說些劍氣長城這邊的好,喝個酒都能與一堆劍仙作伴,一轉頭,劍仙就在啃那陽春面和醬菜,很難得,浩然天下隨便哪個地方,都瞧不見這些光景,花再多的錢都不成。然后說一句天底下所有路過的地方,不管比家鄉好還是不好,家鄉就永遠只有一個,是那個讓人想起最多的地方??上Ч适乱恢v完,鳥獸散嘍,沒誰愛聽這些。

這些是人間最稀碎細微的小事,孩子們住著的小巷,地兒太小,容不下太多,就那么點大的風風雨雨,雨一淋,風一吹,就都沒了。孩子們自己都記不住,更何談別人。

終究不是板凳上說書先生的那些故事,連那給山神抬轎子的山精-水怪,都非要編撰出個名字來,再說一說那衣衫打扮,給些拋頭露面的機會,連那冬腌菜到底是怎么個由來,怎么個嘎嘣脆,都要說出個一二三四來,把孩子們嘴饞得不行,畢竟劍氣長城這邊不過年,可也要人人過那凍天凍地凍手腳的冬天啊。

與蠻荒天下挨著的劍氣長城,城頭那邊,腳下云海一層層,如匠人醉酒后砌出的階梯,這邊劍仙們的一言一行,幾乎全是大事,當然如女子劍仙周澄那般蕩秋千年復一年,米裕睡在云霞大床上酣眠不分晝夜,趙個簃與程荃兩個冤家對頭,喝過了酒相互吐口水,也確實算不得大事。

太徽劍宗在內的諸多大門派劍修,已經準備分批次撤出劍氣長城,對此陳、董,齊在內幾個劍氣長城大姓和老劍仙,都無異議。畢竟與本土劍修并肩作戰參加過一次大戰,就很足夠,只是最近兩次大戰挨得太近,才拖延了外鄉人返回家鄉的腳步。

曾有人笑言,與劍氣長城劍仙積攢下來的香火情,是天底下最不值錢的香火情,別當真,誰當真誰是傻子??墒钦f這種屁話的無賴,卻反而是那個殺妖未必最多、絕對最“大”的那個,若是那頭大妖不夠分量,豈能在城頭上刻下最新的那個大字?

不過以北俱蘆洲人數最多的外來劍修,沒有全部返回浩然天下家鄉,像太徽劍宗宗主韓槐子就留在了劍氣長城,其余幾位北俱蘆洲劍仙,也不例外,走的都是年輕人,留下的都是境界高的老人,當然也有孑然一身趕赴此地的,像浮萍劍湖酈采,南婆娑洲劍仙元青蜀。除了劍仙,許多來自九大洲不同師門的地仙劍修,也多有留下。

虧得疊嶂酒鋪越開越大,將隔壁兩間鋪子吃下,又多出了專門用來懸掛無事牌的兩堵墻壁。

所以以北俱蘆洲、尤其是太徽劍宗子弟為主的劍修,這才在酒鋪那邊寫了名字和言語,而這些人去那邊喝酒,往往拉上了并肩作戰過兩場大戰的本土劍修,所以這撥人帶起了一股新的風氣,一塊無事牌的正反兩面,一對對有那生死之交的外鄉劍修與本土劍修,各寫無事牌一面,有些是客客氣氣的贈言,有些是罵罵咧咧的臟話,還有些就只是醉酒后的瘋癲言語,還有些就直接是從那皕劍仙印譜、折扇上邊摘抄而來,無奇不有。

其中有一塊無事牌,扶搖洲那位身為宗主嫡傳的年輕金丹劍修,在正面刻下名字之外,還寫道:“老子看遍無事牌,斗膽一言,我浩然天下劍修,劍術不如劍氣長城又如何,可字,寫得就是要好許多!”

背面是一位劍氣長城元嬰劍修的名字與言語,名字還算寫得端正,無事牌上的其余文字,便立即露餡了,刻得歪歪扭扭,“浩然天下如你這般不會寫字的,還有如那二掌柜不會賣酒的,再給咱們劍氣長城來一打,再多也不嫌多?!?/p>

————

左右正在與魏晉說一些劍術心得,老大劍仙出現后,魏晉便要告辭離去。

陳清都卻擺了擺手,“留下便是,在我眼中,你們劍術都是差不多高的?!?/p>

魏晉苦笑不已。

老大劍仙你想著要讓左右前輩再提起一口心氣,也別拉上晚輩啊。

陳清都開門見山道:“其實是有事相求,說是求,不太對,一個是你家先生的命令,一個是我的期許,聽不聽,隨你們。隨了你們之后,再來隨我的劍?!?/p>

魏晉無奈。

這就是沒得商量了,最少自己是如此,左右前輩會如何決定,暫時還不好說。

左右問道:“先生為何自己不對我說?”

陳清都笑道:“先生說了弟子不會聽的言語,還說個什么?被我聽去了,浩然天下最會講理的老秀才,白白落個管教無方?”

左右說道:“確實是我這個學生,讓先生憂心了?!?/p>

只要是說自家先生的好話,那么在左右這邊,就管用,唯一管用最管用。

陳清都轉去跟魏晉言語,“魏晉,如今勸你,你未必甘心,所以你可以再打一場大戰過后,再聽我的,離開劍氣長城,到時候會有三個地方,讓你挑選,南婆娑洲,扶搖洲,金甲洲,你就當是去游山玩水好了。寶瓶洲風雪廟魏晉,不該只是個傷透了心的癡情種,再說了,在哪里傷心不是傷心,沒必要留在劍氣長城,離得太遠,喜歡的姑娘,又看不見?!?/p>

陳清都笑道:“與你這么不客氣,自然是因為你劍術比左右還低的緣故,所以將來離開了劍氣長城,記得好好練劍,劍術高了,好歹追上左右,我下一次只會多多顧慮?!?/p>

魏晉苦笑道:“老大劍仙,只能如此了嗎?”

陳清都抬了抬下巴,“問我作甚,問你劍去?!?/p>

魏晉更加無奈。

魏晉這一次離去,老大劍仙沒有挽留。

只留下兩個劍術高的。

陳清都說道:“你那小師弟,沒答應點燃長命燈,但是與我做了一筆小買賣,將來上了戰場,救他一次,或是救他想救之人一次?!?/p>

陳清都笑道:“這么怕死的,突然不怕死了。那么話少的左右,竟然說了那么多,你們文圣一脈的弟子,到底是怎么想的?!?/p>

左右說道:“想要知道,其實簡單?!?/p>

自然是先當了我們文圣一脈的弟子再說。

陳清都笑呵呵道:“勸你別說出口,你那些師侄們都還在劍氣長城,他們心目中天下無敵的大師伯,結果給人打得鼻青臉腫,不像話?!?/p>

左右不是不介意這位老大劍仙的言語,只是當下他更介意一件更大的事情,問道:“若是他來了,當如何?”

陳清都一手負后,一手撫頂,捋了捋后腦勺的頭發,“大門敞開,待客萬年,劍仙對敵,只會嫌棄大妖不夠大,這都不懂?”

左右點頭道:“有理?!?/p>

陳清都打趣道:“呦,終于想要為自己出劍了?”

左右說道:“文圣一脈,只講理不吹牛,我這個當大師兄和大師伯的,會讓同門知道,浩然天下劍術最高者,不是過譽,這個評價,還是低了?!?/p>

陳清都笑道:“還要更高些?怎么個高?踮腳跟伸脖子,到我肩頭這兒?”

左右說道:“陳清都,隔絕天地,打一架?!?/p>

陳清都雙手負后,走了。

左右重新閉目養神,溫養劍意。

下一場大戰,最適宜傾力出劍。

極遠處。

女子周澄依舊在蕩秋千,哼唱著一支晦澀難懂的別處鄉謠。

是很多很多年前,她還是一個歲數也是少女的時候,一位來自異鄉的年輕人教給她的,也不算教,就是喜歡坐在秋千不遠處,自顧自哼曲兒。她那會兒沒覺得好聽,更不想學。練劍都不夠,學這些花里花哨的做什么。

后來周澄第一次聽說了山澤野修這個說法,他還說之所以來這里,是想要看一眼心目中的家鄉,沒什么感情,就是想要來看一看。

大劍仙陸芝走到秋千旁邊,伸手握住一根繩索,輕輕搖晃。

周澄沒有轉頭,輕聲問道:“陸姐姐,有人說要來看一看心目中的家鄉,不惜性命,你為什么不去看一看你心目中的故鄉?你又不會死,何況積攢了那么多的戰功,老大劍仙早就答應過你的,戰功夠了,就不會攔阻?!?/p>

陸芝是個略顯消瘦的修長女子,臉頰微微凹陷,只是肌膚白皙,額頭光亮,尤為皎潔,如蓄留月輝一年年。

她的姿容算不得如何漂亮,只是氣勢之盛,安安靜靜站在秋千旁邊,就像那不斂劍氣的左右。

陸芝搖頭道:“之所以有那么個約定,是給自己找點練劍之外的念頭,能做了,不一定真要去做?!?/p>

周澄不再言語。

陸芝輕輕晃動秋千,“可以正大光明去往倒懸山之后,那個念頭就算了結。如今的念頭,是去南邊,去兩個很遠的地方,飲馬曳落河,拄劍拖月山?!?/p>

周澄轉頭笑道:“那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家伙?你喜歡他?”

陸芝搖搖頭,“不是個女子,就一定要喜歡男人的。我不喜歡自己喜歡誰,只喜歡誰都不喜歡的自己?!?/p>

周澄笑道:“陸姐姐,你說話真像浩然天下那邊的人?!?/p>

“周澄,哪天秋千沒了,你怎么辦?”

“人都死了,就不管了?!?/p>

“喜歡一個人,至于嗎?”

“也不是真的有多少喜歡他啊。反正什么都沒了,師門就剩下我一個,還能想什么。陸姐姐天賦好,可以有那念頭去做,我不成,想了無用,便不去想?!?/p>

陸芝眺望南方,神sè淡漠道:“只能等死的劍仙,還不止一兩個,你說可不可笑?”

周澄不說話,也沒笑。

北俱蘆洲的酈采劍仙,是個不肯消停的主兒,今天與太徽劍宗韓槐子問劍,明天就去找其他劍仙問劍,問劍劍仙不成,就去欺負元嬰劍修,嚷嚷著我一個娘們你都打不過,不但如此,竟然連打都不敢打,還算是個帶把的嗎?元嬰劍修往往氣不過,輸了之后,就去呼朋喚友,在劍氣長城,誰還沒個劍仙朋友?請那劍仙出山后,酈采贏了倒還好,換人問劍,輸了的話就再去找那元嬰劍修,三番兩次后,那元嬰劍修就哭喪著臉,劍仙朋友已經不愿見他了,便與酈采說薅羊毛也不能總逮住他一個往死里薅啊,于是偷偷幫著酈采介紹了另外一位元嬰,說是找那個家伙去,那家伙認識的劍仙朋友,更多。

酈采便打心底喜歡上了劍氣長城。

打不完的架,而且輸贏勝負,都沒有后顧之憂,比那束手束腳、要講什么情面和香火情的北俱蘆洲,好太多。

酈采差點都想要隨便找個男人嫁了,就在這邊待著不回去了。

只是一有這個念頭,便覺得有些對不住姜尚真,但是再一想,姜尚真這種男人,一輩子都不會專情喜歡一個女子,喜歡他做什么?不是作踐自己嗎?可是女子劍仙坐在城頭上,或是在萬壑居宅邸養傷的時候,千思百想,又無法不喜歡,這讓酈采愁得想要喝酒把自己喝死算了。

酈采暫住的萬壑居,與已經成為私宅的太徽劍宗甲仗庫離著不遠,與那主體建筑全部由碧玉雕琢而成的停云館,更近。

酈采便寄出一封信給姜尚真,讓他掏錢買下來,由于擔心他不樂意掏錢,就在信上將價格翻了一番。

有個骨瘦如柴的老人,有個酒糟鼻子,拎著酒壺,難得離開住處,搖搖晃晃走在城頭上,看風景,不常來這邊,風太大。

路過那個劍穗極長拖劍而走的玉璞境劍修,城頭太寬,其實雙方離著很遠,但是那個原本心不在焉的吳承霈,卻猛然轉頭,死死盯住那個老人,眼眶泛紅,怒罵道:“老畜生滾遠點!”

老人在劍氣長城綽號老聾兒,綽號半點不威風,但卻是實打實的劍氣長城巔峰十人之列,更別提老人的名次,猶在納蘭燒葦、陸芝之前。

說句難聽的,在人人脾氣都可以不好的劍氣長城,光憑吳承霈這句冒犯至極的言語,老人就可以出劍了,誰攔阻誰就一起遭殃。

只是老聾兒卻真像個聾子,不但沒說什么,反而果真加快了腳步,去如云煙,轉瞬間不見身影。

吳承霈這才繼續低頭而走。

老聾兒走走停停,有人打招呼,有人視而不見,老人都沒說話。

只是到了僧人那邊,才站著不動,沙啞說道:“再說一說佛法吧,反正我聽不見?!?/p>

已經坐在城頭一端最盡頭的,僧人便說了些佛法。

僧人蒲團之外,是白霧茫茫,偶有一抹金光驟然亮起又消散,那是光yīn長河被無形之物阻滯,濺起水花后的玄妙光景。

僧人伸手如掬水,只是仍是慢了那抹金光絲毫,便縮回手,算是無功而返了一次。

老聾兒再去那位曾是佛子出身的儒家圣人那邊,位于城頭另外一端的盡頭,老人說了差不多的言語,那位儒家圣人也說了些,老聾兒點點頭,再去找那個極高處云海之中的老道人,是那道祖座下大弟子的大弟子,等到老道人說過了些話,老聾兒這才離開城頭,去往那座由他負責鎮壓數千年之久的牢獄,這座牢獄沒有名字,也怪,越是境界高的大妖,越關押在距離地面近的地方,老聾兒經過一座座牢籠的時候,謾罵聲、譏諷聲反正都聽不見,至于大妖震怒,牽引整座牢獄都震動不已的動靜,老人更是不理睬,佝僂老人頭也不抬,便也見不著那些刻骨銘心的仇恨視線,最后去底層看那些境界不高的妖物,傳授劍術,學與不學,無所謂,反正都是死,早死晚死,哪個更幸運些?不好說。

老大劍仙先前與他吩咐了一件事,需要他去那城頭廝殺的那一天,除了憑借功勞換來的三條金丹小命,按照約定,可以留下,只是別忘記宰掉牢獄里所有的妖族,如果這句話沒聽進去,那就真要聾了,一頭死了的飛升境大妖,怎么能不聾?

老聾兒沒覺得有什么好怨懟的,幾千年來,挑挑選選,就先后挑選了三頭妖物,唯一的問題就在于,再好的資質,能夠壓境再多,時日久了,也會不得不破境,理由很簡單,境界不夠,怎么活幾百年?活幾千年?就會自然而然死去。所以歷史上死了幾個,老聾兒便要惋惜幾次,等啊等,就這么等著,如今還活著的三位不記名弟子,已經死了不知多少個悄然學劍悄然而逝的師兄。

三人當中,一個才洞府境,一個龍門境,一個幾乎就要失心瘋了的金丹境瓶頸。

老聾兒在收徒這件事上,很開誠布公,是我的弟子了,成了元嬰境,就得死,故而破境一事,自己掂量。

劍氣長城和城池之外,除了最北邊的那座海市蜃樓,還有甲仗庫、萬壑居以及停云館這樣的劍仙遺留宅邸,其實還有一些勉勉強強的形勝之地,但是稱得上禁地的,不談老聾兒管著的牢獄,其實還有三處,董家掌管的劍坊,齊家負責的衣坊,陳家手握的丹坊。

劍坊所鑄之劍,從來沒什么太好的劍,法寶都算不上的制式長劍而已,劍仙愛要不要,只要是登城的劍修,都會贈送一把,一樣愛收不收。豪閥子嗣,大族子弟,靠家族傳承也好,花重金從浩然天下購買也罷,只要能夠從別處撈到手一把好劍,那就都是本事。

事實上許多劍仙,還真就偏偏喜好懸佩劍坊鑄劍,以此殺妖無數。

衣坊編織法袍,品秩一樣不高。

看上去很兒戲。

只是這兩處,明白無誤,就是劍氣長城最不可或缺的存在。

劍氣長城本土,沒有天上掉下來的劍仙,都是一個境界一個境界往上走的劍修,無非是快慢有別,境界始終在。

丹坊的功用,就更簡單了,將那些死在城頭、南邊戰場上的戰利品,妖族尸骸,剝皮抽筋,物盡其用。不光是如此,丹坊是三教九流最為魚龍混雜的一塊地盤,煉丹派與符箓派修士,人數最多,有些人,是主動來這里簽訂了契約,或百年或者數百年,掙到足夠多的錢再走,有些干脆就是被強擄而來的外鄉人,或是那些躲避災殃隱藏在此的浩然天下世外高人、喪家犬。

劍氣長城正是靠著這座丹坊,與浩然天下那么多停留在倒懸山渡口的跨洲渡船,做著一筆筆大大小小的買賣。

而丹坊又與老聾兒關押的那座牢獄,有著密切關聯,畢竟許多大妖的鮮血、骨骼以及妖丹切割下來的碎片,都是山上至寶。

這三處規矩森嚴、戒備更驚人的禁地,進去誰都容易,出來誰都難,劍仙無例外。

在那些南邊城頭刻下大字的巨大筆畫當中,有一種劍修,無論年紀老幼,無論修為高低,最遠離城池是非,偶爾去往城頭和北邊,都是悄無聲息往返。

他們負責去往蠻荒天下“撿錢”。

類似浩然天下世俗王朝的邊軍斥候。

所以境界再低,也是龍門境劍修,每次去往南邊,皆有劍仙帶隊。

早年出身于一等一的豪閥子弟陳三秋,與貧寒市井掙扎奮起的好友小蛐蛐,兩個出身截然不同的少年劍修,那會兒最大的愿望,就都是能夠去南邊撿錢。

而撿錢次數最多、撿錢最遠的劍修,喜歡自稱劍客,喜歡說自己之所以如此浪蕩,可不是為了吸引婦人姑娘們的視線,只是他純粹喜歡江湖。

南邊的蠻荒天下,就是一座大江湖,他可以遇到很多有趣的事情。

只是每次說完這些讓晚輩們心神搖曳的豪言壯語,那人當天就會屁顛屁顛去城中喝酒,哪里女子視線多,就去哪里。

次次醉醺醺滿身酒氣回來后,就與某些不順眼他的小王八蛋,笑瞇瞇說你們誰誰誰差點就要喊我爹、甚至是老祖宗了,虧得我把持得住,一身浩然正氣,美sè難近身!

若是有孩子頂嘴,從來不吃虧的他便說你家中誰誰誰,光說臉蛋,連那美sè都算不上,但是不打緊,在我眼里,有那好眼光偷偷喜歡我的女子,姿容翻一番,不是美人也是美人,更何況她們誰誰誰的那柳條兒小腰肢、那好似倆竹竿相依偎兒的大長腿,那種波瀾壯闊的峰巒起伏,只要有心去發現,萬千風景哪里差了?不懂?來來來,我幫你開開天眼,這是浩然天下的獨門神通,輕易不外傳的……

只是每一次玩笑過后,一支支隊伍去往南邊撿錢的路上,往往都會少掉一個幾個聽眾,或者干脆說全軍覆沒,活人再聚首之時,便再也見不著那些臉龐,曾經聽不懂的,或是當時假裝聽不懂的,便都再也無法說自己懂了。

那會兒,那個人便會沉默些,獨自喝著酒。

有一次劍修們陸陸續續返回后,那人就蹲在某地,但是最終沒有等到一支他人人熟悉的隊伍,只等到了一頭大妖,那大妖手里拎著一桿長槍,高高舉起,就像拎著一串糖葫蘆。

離著劍氣長城極遠處停步,指名道姓,然后笑言一句,就將那桿丟擲向劍氣長城的南邊城墻某處。

那人接住了那桿長槍,輕輕交給身后人,然后一去千萬里,一人仗劍,前往蠻荒天下腹地,于托月山出劍,于曳落河出劍,有大妖處,他皆出劍。

————

苦夏劍仙那張天生的苦瓜臉,最近終于有了點笑意。

林君璧抓獲了兩縷上古劍仙遺留下來的純粹劍意,品秩極高,氣運、機緣和手段兼具,該是他的,遲早都是,只不過短短時日,不是一縷而是兩縷,依舊超乎苦夏劍仙的意料。

劍氣長城這類玄之又玄的福緣,絕不是境界高,是劍仙了,就可以強取豪奪,一著不慎,就會引來諸多劍意的洶涌反撲,歷史上不是沒有貪心不足的可憐外鄉劍仙,身陷劍意圍殺之局。兇險程度,不亞于一位不知死活的洞府境修士,到了城頭上依舊大搖大擺府門大開。

嚴律和金真夢也都有所斬獲,嚴律更多是靠運氣才留下那縷yīn柔劍意,命格契合,大道親近使然。

金真夢看似更多靠著金丹劍修的境界,挽留下了那份桀驁不馴的劍意,苦夏劍仙只要不涉及人情世故,只說與劍相關事,還是眼光極好的,終究是周神芝的師侄,沒點真本事,早給周神芝罵得劍心破碎了。在苦夏劍仙看來,金真夢這個沉默寡言的晚輩,顯然是那種心有丘壑、志向高遠的,那份殺氣極重的精純劍意,恰恰選中了性情溫和的金真夢,絕非偶然,事實上恰恰相反,金真夢是精誠所至,才得了那份劍意的青睞,那場發生在金真夢氣府內、外來劍意牽引小天地劍氣一起“造訪”的劇烈沖突,看似險象環生,實則是一種粗淺的考驗,足可消弭金真夢的諸多魂魄瑕疵,若是這一關也過不去,想必金真夢就算為此跌境,也唯有認命。

苦夏劍仙之外,這些邵元王朝的天之驕子,如今都非劍仙。

可就算他們當中,許多人將來依舊不是上五境劍仙,相較于北邊那座城池里邊的雞毛蒜皮,他們即便沒有像林君璧三人那般獲得福緣,可修行路上,終究是得了點點滴滴的裨益積累,到了中土神洲的邵元王朝,又豈是什么小事。行走山下,隨隨便便,就可以輕而易舉定人生死,決定他人的家族榮辱。

林君璧之外,嚴律還好說,連那金真夢都得了一份天大機緣,劍修蔣觀澄便焦躁了幾分,不少人都跟蔣觀澄是差不多的心情。

林君璧哪怕得了比天大的機緣,其余劍修,其實心里邊都談不上太過憋屈,可嚴律得了,便要心里邊不舒服,如今連金真夢這種空有境界、沒悟性的家伙都有了,蔣觀澄他們便有些受不了。

朱枚依舊無所謂。

一得空,就找那位被她昵稱為“在溪在溪”的郁狷夫,反正都是閑聊,郁狷夫幾乎不說話,全是少女在說。

難得郁狷夫多說些,是與朱枚爭論那師碑還是師帖、師刀還是師筆,朱枚故意胡攪蠻纏,爭了半天,最后笑嘻嘻認輸了,原來是為了讓郁

狷夫多說些,便是贏了。

苦夏劍仙心情不錯,回了孫府,便難得主動找孫巨源飲酒,卻發現孫劍仙沒了那只仙家酒杯,只是拎著酒壺飲酒。

孫巨源似乎不愿意開口,苦夏劍仙便說了幾句心里話。

“我只是劍修,登山修行之后,一生只知練劍。所以許多事情,不會管,是不太樂意,也管不過來?!?/p>

孫巨源瞥了眼真心誠意的外鄉劍仙,點了點頭,“我對你又沒什么看法,就算有,也是不錯的看法?!?/p>

孫巨源坐在廊道中,一腿屈膝立起,伸手拍打膝蓋,“修道之人,離群索居,一個人遠離世俗,潔身自好,還要如何奢求,很好了?!?/p>

苦夏劍仙感慨道:“可任何宗門大派,成了氣候,就會熙熙攘攘,太過熱鬧,終究不再是一人修行這么簡單,這也是為何我不愿開宗立派的根本緣由,只知練劍,不會傳道,怕教出許多劍術越來越登高臨頂、人心如水越來越往下走的弟子,我本來就不會講道理,到時候豈不是更糟心。我那師伯就很好,劍術夠高,所有徒子徒孫,不管性情如何,都得乖乖去用心揣摩我那師伯的所思所想,根本無需師伯去傳授道理?!?/p>

孫巨源搖搖頭,背靠墻壁,輕輕搖晃酒壺,“苦夏啊苦夏,連自己師伯到底強在何處都不清楚,我勸你這輩子都別開宗立派了,你真沒那本事?!?/p>

苦夏劍仙的那點好心情,都給孫巨源說沒了,苦瓜臉起來。

孫巨源望向遠方,輕聲道:“若是浩然天下的山上人,能夠都像你,倒也好了。話不多,事也做?!?/p>

苦夏劍仙一伸手,“給壺酒,我也喝點?!?/p>

孫巨源手腕翻轉,拋過去一壺酒。

苦夏劍仙更加苦相。

因為是一壺竹海洞天酒。

劍氣長城是一個最能開玩笑的地方。

因為連自己的性命都可以拿來開玩笑,還有什么不敢的?

只是劍氣長城終究是劍氣長城,沒有亂七八糟的紙上規矩,同時又會有些匪夷所思、在別處如何都不該成為規矩的不成文規矩。

中五境劍修見某位劍仙不對眼,無論喝酒不喝酒,大罵不已,只要劍仙自己不搭理,就會誰都不搭理。

但是只要劍仙搭理了,那就受著。

來劍氣長城練劍或是賞景的外鄉人,無論是誰的徒子徒孫,無論在浩然天下算是投了多好的胎,在劍氣長城這邊,劍修不會高看你一眼,也不低看你半眼,一切以劍說話。能夠從劍氣長城這邊撈走面子,那是本事。若是在這邊丟了面子,心里邊不痛快,到了自家的浩然天下,隨便說,都隨意,一輩子別再來劍氣長城就行,沾親帶故的,最好也都別靠近倒懸山。

歷史上許許多多戰死之前、已是孑然一身的劍仙、劍修,死了之后,若是沒有交待遺言,所有遺留,便是無主之物。

若有遺言,便有人全盤收下,無論是多大的一筆神仙錢,甚至劍仙的佩劍,哪怕是下五境劍修得了這些,也不會有人去爭,明著不敢,暗地里去鬼祟行事的,也別當隱官一脈是傻子,不少差點可以搬去太象街、玉笏街的家族,就是因為這個,元氣大傷,因為規矩很簡單,管教不嚴,除了伸手之人,死,所在家族,境界最高者,會先被洛衫或是竹庵劍仙打個半死,他們做不到,沒關系,隱官大人很樂意幫忙,最后能夠留下半條命,畢竟還是要殺妖的,下一場大戰,此人必須最后撤退戰場,靠本事活下來,就一筆勾銷,但是原本戰后劍、衣、丹三坊會送到府上的分賬,就別想了。

所以就這么一個地方,連許多劍仙死了都沒墳墓可躺的地方,怎么會有那春聯門神的年味兒,不會有。

百年千年,萬年過后,所有的劍修都已習慣了城頭上的那座茅屋,那個幾乎從不會走下城頭的老大劍仙。

好像老大劍仙不翻老黃歷,黃歷就沒了,或者說是好像從未存在過。

————

禮圣一脈的君子王宰,今天到了酒鋪,這是王宰第一次來此買酒。

只是鬧哄哄的劍修酒客們,對這位儒家君子的臉sè都不太好。

一是浩然天下有功名有頭銜的讀書人身份,二是聽說王宰此人吃飽了撐著,揪著二掌柜那次一拳殺人不放,非要做那雞零狗碎的道德文章,比隱官一脈的督查劍仙還要賣力,他們就奇怪了,亞圣文圣打得要死要活也就罷了,你禮圣一脈湊什么熱鬧,落井下石?

王宰神sè自若,掏了錢買了酒,拎酒離開,沒有吃那一碗陽春面和一碟醬菜,更沒有學那劍修蹲在路邊飲酒,王宰心中有些笑意,覺得自己這壺酒,二掌柜真該請客。

王宰沒有沿著來時路返回,而是拎酒走向了無人的街巷拐角處。

王宰在本該有一條小板凳一個青衫年輕人的地方,停下腳步,輕聲笑道:“君子立言,貴平正,尤貴精詳?!?/p>

即將離開劍氣長城的王宰記起一事,原路返回,去了酒鋪那邊,尋了一塊空白無字的無事牌,寫下了自己的籍貫與名字,然后在無事牌背面寫了一句話,“待人宜寬,待己需嚴,以理服人,道德束己,天下太平,真正無事?!?/p>

王宰寫完之后,在墻上掛好無事牌,翻看其余鄰近無事牌的文字內容,哭笑不得,有那塊估計會被酒鋪某人鍍金邊的無事牌,是一位金甲洲劍仙的“肺腑之言”,“從不坑人二掌柜,酒品無雙陳平安?!?/p>

一看就是暫時不打算離開劍氣長城的。

還有一塊肯定會被酒鋪二掌柜視為“厚道人寫的良心話”,“文圣一脈,學問不淺,臉皮更厚,二掌柜以后來我流霞洲,請你喝真正的好酒?!?/p>

顯然是個與他王宰一般,就要去往倒懸山的人。

王宰自言自語道:“若是他,便該說一句,這樣的好人,如今竟然才是元嬰劍修境界,沒道理啊,玉璞境太低,仙人境不算高才對?!?/p>

王宰微笑道:“只不過這種話,二掌柜說了,討喜,我這種人講了,便是老嫗臉上抹胭脂,徒惹人厭?!?/p>

不是所有的外鄉人,都能夠像那陳平安,成為劍氣長城劍修心中的自家人。

王宰有些替陳平安感到高興,只是又有些傷感。

王宰猶豫了一下,便在自己無事牌上多寫了一句蠅頭小楷,“為仁由己,己欲仁,斯仁至矣。愿有此心者,事事無憂愁?!?/p>

王宰發現身邊不遠處站著一個來鋪子拎酒的少年,名叫蔣去,是蓑笠巷出身。

王宰轉過身,對那少年笑道:“與你們家二掌柜說一聲,酒水滋味不錯,爭取多賣些,取之有道,正大光明?!?/p>

蔣去笑容靦腆,使勁點頭。

王宰一口飲盡壺中酒,將那空酒壺隨后放在柜臺上,大笑著離去,出了門,與那酒桌與路邊的眾多劍修,一個抱拳,朗聲道:“賣劍沽酒誰敢買,但飲千杯不收錢?!?/p>

四周寂然無聲,皆在意料之中,王宰大笑道:“那就換一句,更直白些,希望將來有一天,諸位劍仙來此處飲酒,酒客如長鯨吸百川,掌柜不收一顆神仙錢?!?/p>

沒人領情。

有人嗤笑道:“君子大人,該不會是在酒水里下了毒吧?二掌柜人品再不行,這種事還是做不出來的,堂堂君子,清流圣賢,你也莫要坑害二掌柜才對?!?/p>

王宰沒有反駁什么,笑著離去,遠去后,高高舉起手臂,豎起大拇指,“很高興認識諸位劍仙?!?/p>

一時間酒鋪這邊議論紛紛。

“是不是二掌柜附體?或者干脆是二掌柜假冒?這等手段,過分了,太過分了?!?/p>

“二掌柜厲害啊,連禮圣一脈的君子都能感化為道友?”

“多半還算個剩下點良心的讀書人?!?/p>

君子王宰遠離酒鋪,走在小巷當中,掏出一方白石瑩然如玉的樸拙印章,是那陳平安私底下贈送給他王宰的,既有邊款,還有署名年份。

邊款內容是那“道路泥濘人委頓,豪杰斫賊書不載。真正名士不風流,大石磊落列天際?!?/p>

篆文為“原來是君子”。

————

裴錢總算回過味來了。

最后知后覺的她,便想要把揮霍掉的光yīn,靠著多練拳彌補回來。

一次次去泡藥缸子,去床上躺著,養好傷就再去找老嬤嬤學拳。

白嬤嬤不愿對自己姑爺教重拳,但是對這個小丫頭,還是很樂意的。

不是不喜歡,恰恰相反,在姑爺那些學生弟子當中,白煉霜對裴錢,最中意。

表面上膽子小,但是小姑娘那一雙眼睛里,有著最狠的意思。

郭竹酒如今沒了禁足,經常來這邊晃蕩,會在演武場那邊從頭到尾看著裴錢被打趴下一次次,直到最后一次起不來,她就飛奔過去,輕輕背起裴錢。

偶爾郭竹酒閑著沒事,也會與那個種老夫子問一問拳法。

這天裴錢醒過來后,郭竹酒就坐在門檻那邊,陪著暫時無法下地行走的大師姐說說話兒,幫大師姐解個悶。

至于大師姐是不是想要跟她說話,郭竹酒可不管,反正大師姐肯定是愿意的,說累了,郭竹酒就提起那塊抄手硯,呵一口氣兒,與大師姐顯擺顯擺。

白首這天又在宅子外邊路過,門沒關,白首哪敢觸霉頭,快步走過。

郭竹酒便壓低嗓音問道:“小個兒大師姐,你有沒有覺得那白首喜歡你?”

裴錢如遭雷擊,“啥?!”

郭竹酒驚訝道:“這都看不出來?你信不信我去問白首,他肯定說不喜歡?但是你總聽過一句話吧,男人嘴里跑出來的話,都是大白天曬太陽的鬼?!?/p>

裴錢已經顧不得經由郭竹酒這么一講,那白首好像說是或不是都是一個結果的小事了,裴錢一拳砸在床鋪上,“氣死我了!”

郭竹酒低頭擦拭著那方硯臺,唉聲嘆氣道:“我還知道有個老姑娘經常說啊,嫁出去的姑娘就是潑出去的水,那么以后大師姐就算是太徽劍宗的人,師父家鄉的那座祖師堂,大師姐的座椅就空了,豈不是師父之外,便群龍無首,愁人啊?!?/p>

裴錢怒道:“你休想篡位!我那座位,是貼了紙條寫了名字的,除了師父,誰都坐不得!”

郭竹酒哦了一聲,“那就以后再說,又不著急的?!?/p>

裴錢突然說道:“白首怎么就不是喜歡你?”

郭竹酒抬起頭,一本正經道:“他又沒眼瞎,放著這么好的大師姐不喜歡,跑來喜歡我?”

裴錢雙手環胸,呵呵笑道:“那可說不定?!?/p>

郭竹酒笑嘻嘻道:“方才是與大師姐說笑話哩,誰信誰走路摔跟頭?!?/p>

裴錢扯了扯嘴角。

裴錢輕聲問道:“郭竹酒,啥時候去落魄山找我玩?”

郭竹酒有些提不起精神,“我說了又不算的嘍。爹娘管得多,么得法子?!?/p>

裴錢沉默片刻,笑了笑,“好心的難聽話,你再不愛聽也別不聽,反正你爹娘長輩他們,放開了說,也說不了你幾句。說多了,他們自己就會不舍得?!?/p>

郭竹酒想了想,點頭道:“好的?!?/p>

沉默片刻,郭竹酒瞥了眼那根擱在桌上的行山杖,趁著大師姐昏迷不睡呼呼大睡,她將行山杖幫著擦拭了一番,吐口水,抹袖子,最后連臉蛋都用上了,十分誠心誠意。

“大師姐,你的小竹箱借我背一背唄?”

“為啥?憑啥?”

“背著好看啊,大師姐你說話咋個不過腦子?多靈光的腦子,咋個不聽使喚?”

裴錢覺得與郭竹酒說話聊天,好心累。

“大師姐,臭豆腐真的有那么好吃嗎?”

“可香!”

“是不是吃了臭豆腐,放屁也是香的?”

“郭竹酒,你煩人不煩人?!”

然后裴錢就看到那個家伙,坐在門檻那邊,嘴巴沒停,一直在說啞語,沒聲音而已。

哪怕裴錢故意不看她,她也樂在其中,不小心看了她一眼,就更帶勁了。

裴錢無奈道:“你還是重新說話吧,被你煩,總好過我腦闊兒疼?!?/p>

郭竹酒突然說道:“如果哪天我沒辦法跟大師姐說話了,大師姐也要一想起我就一直會煩啊,煩啊煩啊,就能多記住些?!?/p>

裴錢看著那個臉上笑意的小姑娘,怔怔無語。

一襲青衫坐在了門檻那邊,他伸手示意裴錢躺著便是。

陳平安坐在郭竹酒身邊,笑道:“小小年紀,不許說這些話。師父都不說,哪里輪得到你們?!?/p>

看網友對 第六百一十一章 風將起 的精彩評論

60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匿名 : 2019年08月04日 回復

    風將起

  2.  板凳# 萬人赴死 : 2019年08月04日 回復

    這里感覺劍氣長城就像鎮守邊疆的軍人,開戰勇殺敵,身死無人知。

  3.  地板# 左左右右 : 2019年08月04日 回復

    郭竹酒突然說道:“如果哪天我沒辦法跟大師姐說話了,大師姐也要一想起我就一直會煩啊,煩啊煩啊,就能多記住些?!睖I濕眼眶……

  4.  4樓# 匿名 : 2019年08月04日 回復

    劍將來

  5.  5樓# 皮皮陳 : 2019年08月04日 回復

    起風了

  6.  6樓# 匿名 : 2019年08月04日 回復

    翻頁樓層也要做什么

  7.  7樓# 秀兒 : 2019年08月04日 回復

    他來了他來了 他帶著新的一章走來了

  8.  8樓# 人間醉得意 : 2019年08月05日 回復

    從蔥花開始就還低沉,老夫的少女心快碎了

  9.  9樓# 春城無夢 : 2019年08月05日 回復

    “待人宜寬,待己需嚴,以理服人,道德束己,天下太平,真正無事?!?/p>

新書推薦: 劍來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