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第九百二十三章 與諸君借取千山萬水(四)

第九百二十三章 與諸君借取千山萬水(四)

府尹大人剛剛得到一份來自蜃景城的諜報,將那份情報輕輕放在桌上,笑道:“爺爺,這個虞氏王朝,有點意思,如今老皇帝還沒走呢,禮部那邊就已經秘密著手一事了,只等太子虞麟游登基,就會立即改年號為神龍元年。好像是積翠觀護國真人呂碧籠,與欽天監一起商議出來的結果,不愧是跟老龍城關系親近的虞氏王朝,很會打算盤?!?/p>

老將軍笑了笑,“算不得官場燒冷灶,就怕熱臉貼冷屁股,倒是不至于弄巧成拙?!?/p>

新任東海水君,是身為世間唯一一條真龍的王朱。虞氏王朝用“神龍”這個年號,顯然是一種不加掩飾的示好之意。

就是不知道寶瓶洲那位充滿傳奇sè彩的飛升境女修,領不領這份情了。

老人拿起情報,掃了幾眼,笑道:“虞氏如今那個太子殿下,還是相當不錯的,有大將軍黃山壽傾心輔佐,京城里邊有座積翠觀,山上還有個青篆派,又跟北邊老龍城攀上了關系,等到換了新君,國勢往上走,是大勢所趨?!?/p>

姚仙之撇撇嘴,顯然對那積翠觀和青篆派都觀感不佳,一打仗,跑得比兔子還快,學得烏龜法,得縮頭時且縮頭。

老人將諜報重新折疊好,交還給孫子,輕聲說道:“也別瞧不起這些半點不把臉皮當回事的人,一來招惹他們,很容易成事不足敗事有余,再者你不得不承認,很多事情,還真就只有真小人和偽君子能做成,正人君子反而做不成?!?/p>

見姚仙之還是有點不以為然,老人嘆了口氣,“打敗道德文章的,不是更好的道德文章,而是一些捕風捉影的下三濫的稗官野史。往往幾十萬字的著作心血,都抵不過后世一篇幾百字的艷情小說?!?/p>

姚仙之神sè郁郁,因為想到了皇帝陛下,諸多民間私刻的艷本,至今仍然禁之不絕。所幸相較于當年文人雅士幾乎人手一本的“盛況”,一場大戰過后,已經消停許多了。要知道當年最過分的時候,就連翰林院內當值的文官,都會有人看這些東西,書籍換了個封面而已。

姚鎮笑道:“官場不比治學,怎么用君子和小人,是一門大學問。用得最好的人,稱得上‘登峰造極’,可能還是陳平安的那位大師兄。不然你總不會以為大驪文武,都是無私心的正人、醇儒吧,是天生的能臣干吏吧?”

姚仙之揉了揉下巴,“我要是能像陳先生,有這么一個算無遺策的師兄,嘖嘖?!?/p>

老人搖頭道:“你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,其實有這樣的師兄,壓力很大的。都不說什么師兄是繡虎了,像那寶瓶洲的風雷園,你信不信,如果劉灞橋沒有師兄黃河,說不定他如今都是玉璞境劍仙了,李摶景一走,一旦繼任了園主,就由不得他喘口氣,練劍有絲毫懈怠,但正因為有個黃河,劉灞橋就沒有了那種一往無前的心性,我相信黃河之所以會趕赴蠻荒天下戰場,除了自己確實想去那邊練劍,也是給劉灞橋一點壓力?!?/p>

一個家族,一個門派,大抵如此,當某一人太過矚目,其余人等,難免黯淡失sè,旁人要么生出惰性,躺在大樹底下好乘涼,要么容易提不起心氣。

比如他們姚家,何嘗不是一樣的道理。

姚仙之試探性問道:“爺爺,你真不再勸勸陳先生?”

要是爺爺真鐵了心,極力勸說陳先生擔任大泉王朝的國師,不敢說一定成,終究還是有幾分希望的。

老人搖頭笑道:“老而不死是為賊,倚老賣老更惹厭。多做成人之美的事,少做強人所難的事?!?/p>

姚仙之知道爺爺心意已定,就不再多說什么。

不料老人笑言一句,“再說了,要那虛名做什么,大泉真要遇到什么難關,需要你跟仙都山這邊打招呼嗎?我看用不著?!?/p>

姚仙之贊嘆不已,“姜還是老的辣?!?/p>

老人重新提筆寫書,輕聲笑道:“人生百味,無鹽不可,無辣不歡?!?/p>

方才正寫到了武將遴選一事,與孫子一番閑聊,沒來由想起一句,便寫下“剛健而不妄行”一語。

老人只寫了幾個字,便又擱下筆,轉頭望向窗外。

大哉乾乎,剛健中正,純粹精也。云行雨施,天下平也。

興許總有那么幾個道理,可能萬年之前是如何,現在就是如何,萬年以后還是如何吧。

黃庭頭戴一頂芙蓉道冠,背長劍,憑欄眺望山外的新建渡口。

身邊站著那位墨線渡店鋪掌柜的負山道友。

于負山趴在欄桿上,笑道:“這仙都山,瞧著家業也不算大嘛?!?/p>

只有一座仙都山,雖說也有幾座山峰,適宜修行,約莫能夠支撐起五六個地仙修士的開辟府邸、道場,可對于一座宗門來說,還是顯得有幾分山水貧瘠了。

黃庭有些心不在焉,自顧自神游萬里。

于負山問道:“黃姑娘,那個幫咱倆牽線搭橋的那個家伙,到底什么來頭,能夠讓你擔任首席客卿?”

那個神神道道的避雨蓑衣客,于負山確實看不出對方的道行深淺,防賊。

總擔心這家伙,要跟自己最心儀的黃姑娘,發生點什么。

是個勁敵。

于負山得知黃庭走了一趟五彩天下,她如今已經是一位玉璞境劍仙,故而太平山重建一事,于負山可謂躊躇滿志,能夠得一塊太平山的祖師堂玉牌,就算需要自己砸鍋賣鐵也認了,絕對心甘情愿,不皺半點眉頭。

作為遠古負山魚出身,還是個元嬰境修士,他跟一般練氣士的修道路數,還是很不一樣的??上ё呓砸皇?,門檻太高,以前是不敢冒冒然行事,因為大道出身的緣故,一旦走水,就需要“負山”而行,山的品秩越高越好,這就牽扯到了一場極為兇險的山水之爭,故而未來那場走江,少不得會鬧出些風波。

何況也不是一次走水,就一定能夠成功的,就像早年大泉埋河那邊的那條鱔魚精,不就被埋河水神娘娘阻攔了一次又一次?

所以浩然天下的上五境精怪之屬修士,選擇不多,一種是像那正陽山的搬山老祖,擔任仙府的護山供奉,或者類似投靠云林姜氏這樣的豪閥,得個譜牒身份,不然就只能是如梅花園子酡顏夫人一般,只能遠遁倒懸山,尋一處安穩道場,所以于負山最早的打算,是游歷一趟皚皚洲,找那韋赦,看看能否被這位德高望重的老神仙青眼相加,成為一峰之主,韋赦有那“三十七峰主人”的別號,其中煉日峰、拜月山在內的幾個山頭,早就名動浩然,都是精怪之屬在其中修行。

黃庭也不計較于負山靠著言語占點小便宜的心思,只是提醒道:“在這仙都山,記得收一收脾氣,謹言慎行,不要太把境界當回事?!?/p>

于負山玩笑道:“我好歹是個老資歷的元嬰修士,加上這份大道根腳,在這仙都山,還不是橫著走?”

黃庭忍不住笑道:“元嬰境很了不起嗎?”

橫著走?一個不小心,是要橫著走。

于負山其實本就沒把自己的境界當回事,只是想著能夠與黃姑娘多聊幾句,繼續沒話找話,“難不成仙都山里邊,藏著某位世外高人?”

于負山眼角余光打量著女子的笑顏,真美。

傾國傾城,怪不得自己一見傾心。

可惜黃姑娘能夠得到自己的心,卻未必能夠得到自己的身子。

瞧見一道遠游歸來的御風身形返回密雪峰,是那個名為果然的外鄉修士。

黃庭便問道:“鐵樹山,總聽說過吧?”

于負山忍俊不禁道:“我就是個聾子,也肯定聽說過鐵樹山啊?!?/p>

如果說投靠韋赦,是一個不錯選擇,那么對于他們這些精怪出身的修士來說,中土神洲的鐵樹山,就是一處心神往之的圣地。

宗主郭藕汀,道號“幽明”。這位飛升境大修士,傳聞曾經一刀劈開黃泉路,即便幽明殊途,仍然在那冥府路途上,成功將一頭鬼仙斬殺,并且全身而退。郭藕汀戰力之高,殺力之大,絕不是南光照之流的老飛升境可以媲美?;瘕堈嫒嗽浻幸痪湫φ?,虧得仙人之上、十四之下,就只有一個境界。

可惜早年的桐葉洲,山上消息太過閉塞,關于中土鐵樹山的奇人異事,翻來翻去也只有一些老黃歷。

于負山就只是個仙家渡口的鋪子掌柜,本就是一場避難,都稱不上什么小隱隱于市。

天下有兩處,未來必須得去。

除了“不開花”的鐵樹山,就是位于彩云間的白帝城。

黃庭繼續問道:“那個叫談瀛洲的小姑娘,已經見過了?”

于負山點頭道:“見過幾次,小姑娘身邊總跟著個小精怪,我勸了倆孩子幾句,可千萬別在山外這么亂逛,很容易出事的?!?/p>

如今浩然天下是世道太平了,可對于他們這些山澤精怪出身的修士而言,卻是一種實打實的亂世,境界高還好說,早點在書院那邊錄檔在冊,也算得了一份路引和一張護身符,可那些地仙之下的妖族練氣士,尤其是下五境,現如今誰都像是一褲襠的黃泥巴,要不是大伏書院山長是程龍舟,以及三座書院很快就給出一份明確律例,否則桐葉洲的本土妖族,甭管是否開竅煉形,估計只會落個十不存一的凄慘下場。

于負山是個閑不住的,平時喜歡出門逛蕩,將青萍、謫仙和密雪諸多山頭早就逛了個遍,與那談瀛洲、鄭又乾倆孩子,算是混得很熟了。

“按照鐵樹山的譜牒輩分,小姑娘只需要喊郭藕汀一聲師祖?!?/p>

黃庭為于負山泄露天機,“你說談瀛洲在山外游歷,容不容易出事?”

確實容易出事的,只不過是那些招惹小姑娘的人。

于負山滿臉錯愕,不敢置信,“什么?!”

那個小丫頭片子是郭藕汀的徒孫輩?

才發現,原來自己離著鐵樹山竟然如此之近?

黃庭點頭道:“談瀛洲的師父,也就是被你說成是名字沒取好的那個‘果然’ ,其實是郭藕汀的小弟子,不是你誤以為的地仙境界,而是一位貨真價實的仙人,曾經在南婆娑洲,與劍仙曹曦聯手守住了那座鎮海樓,在文廟那邊,戰功不小的。至于殺力嘛,說句難聽的,隨隨便便用一根手指頭碾死個元嬰境,一點難度都沒有?!?/p>

于負山咽了口唾沫。

趕緊仔細思量一番,看看自己有無不得體的言行舉止,幸好沒有與那位道號“龍門”的果然兄勾肩搭背。

黃庭問道:“白帝城鄭居中的關門弟子,叫什么來著?”

于負山頓時艷羨不已,“好像是個天之驕子,狂徒顧璨。據說出身寶瓶洲驪珠洞天,不知怎么就成了鄭先生的嫡傳,真是洪福齊天吶?!?/p>

于負山可不敢如黃庭一般,一口一個郭藕汀、鄭居中,他也沒有黃庭的那種心性。

不怨自己膽小,因為不是劍修嘛。

等了半天,也沒等到黃庭的言語,于負山只得小心翼翼問道:“然后?”

黃庭總不可能隨便拎出個顧璨,難道那個名叫鄭又乾的小精怪,跟白帝城又有什么淵源?

于負山眼睛一亮,伸手攔住黃庭的話頭,自問自答道:“我明白了。這頭小精怪,是那白帝城琉璃閣一脈的嫡傳弟子?”

肯定是了!

白帝城鄭先生有位師弟,名為柳道醇,是那座名動天下的琉璃閣主人,而柳道醇正是精怪出身,名氣很大的。

自己也算舉一反三了吧?

一般來說,浩然修士,名氣夠不夠大,是有些古怪方式可以驗證的。

比如顧清崧罵過的,柳道醇惹過的,桐葉洲聽說過的,參加過竹海洞天青神山酒宴的,倒懸山師刀房某座影壁上邊有名字的。

這些修士,最好別去招惹。顧清崧能罵,柳道醇敢惹,除了雙方自身道法造

詣不俗之外,各自還有些旁人羨慕不來的原因。

一個師父是那白玉京三掌教,雖說陸沉不認這個大弟子,但是陸沉留在浩然天下的那幾位嫡傳弟子,像那曹溶,賀小涼,都對顧清崧這個不記名的大師兄極為禮敬。

另外一個,師兄是鄭居中。

只說當年龍虎山大天師為何下山一趟,當真需要背仙劍“萬法”,甚至還隨身攜帶了那方陽平治都功???

降妖?想那柳道醇不過是玉璞境,大天師趙天籟卻是飛升境,何必如此興師動眾?

說到底,劍、印在手的趙天籟,還是在提醒白帝城,或者說是提醒鄭居中這個給柳道醇當師兄的魔道巨擘。

貧道這趟下山,本是降妖而已,那就別鬧到最后,逼著貧道一同“除魔”了。

黃庭搖頭道:“按照文廟那邊的文脈道統來算,鄭又乾是正兒八經的儒家門生?!?/p>

于負山疑惑道:“那咱們聊顧璨做什么?”

黃庭卻突然不愿意多說什么,“等明天慶典,你就都明白了。對了,等到慶典結束,我們不著急離開此地,你可以跟我一起去青衣河落寶灘那邊,聽一聽小陌先生的傳道?!?/p>

于負山問道:“傳道?誰?”

傳道二字,在山上可是極有分量的說法,何況還是黃庭說的。

黃庭笑道:“年紀比你大,境界比你高,見識比你廣?!?/p>

于負山猶豫了一下,點頭道:“回頭旁聽,看看此人道法到底高不高?!?/p>

黃庭一笑置之。

她記起一樁怪事,在小龍湫那邊,陳平安當時去往野園,那些作為山水禁制之物的照妖鏡,竟然當場粉碎。

同樣是密雪峰宅邸,敕鱗江老嫗裘瀆,與少女胡楚菱,坐在一張蘆葦、蒲草編制而成的席上。

按照山上品秩劃分,草席只是件靈器而已,冬暖夏涼,山下有錢的將相公卿,也能買得起。草席四周,擱放四件席鎮,是四條小巧玲瓏的赤金走龍,形態纖細,栩栩如生。龍首雙角,長吻細頸,龍尾回勾,由細長金條鑄造而成,鏨出鱗紋。

裘瀆小心翼翼取出一些物件,輕輕擱放在草席上。

不比這張草席,這些大瀆龍宮舊藏之物,說是價值連城,半點不為過。

曾經掌控天下水運流轉的蛟龍,作為江湖瀆海的主人,珍藏無數,故而斬龍一役過后,大大小小的龍宮遺址,就與那破碎秘境,成為了山上公認的兩大機緣。

草席之上,有一顆大如拳頭的夜明珠,兩把寶光熒熒的古鏡。

一座可以同時擺放高低兩支蠟燭的青銅蠟臺。

最后還有一把碧綠拂塵。

此外還有一些相對“平庸廉價”的寶物,數量眾多,暫時并未取出,都被老嫗放在了一件咫尺物和一件方寸物里邊。

老嫗神sè慈祥,柔聲道:“醋醋,有喜歡的,就挑兩樣,其余的,我都會作為你的拜師禮,送給仙都山和陳劍仙?!?/p>

不管如何,都要借著明天舉辦慶典的機會,幫助醋醋與那位陳劍仙討要個弟子身份,哪怕暫不記名,都是無妨的。

實在不行,就退一步,讓醋醋與那崔宗主拜師,成為一宗之主的嫡傳弟子。

少女伸出一只手掌,手心抵住那顆夜明珠,輕輕摩挲,再拿起那把拂塵,輕輕一揮,搭在胳膊上,裝了裝神仙風范,少女樂不可支,放下拂塵,又拿起兩把古鏡把玩一番,最后全部放回草席,拍了拍手掌,微笑道:“瞧著都蠻喜歡的,阿婆幫我挑選一兩件就是了?!?/p>

老嫗搖頭道:“修行路上,眼緣好壞,很重要的。醋醋,你得自己挑?!?/p>

胡楚菱視線游曳,最終一只手掌輕輕拍打竹席,再伸手指了指那赤金走龍形狀的席鎮,嫣然笑道:“阿婆,我就要這兩件了?!?/p>

老嫗笑著點頭,對于醋醋的選擇,老嫗沒有說好,也沒有說不好。

老嫗只是伸出干枯手掌,抓起一把鏡面泛起銀白sè的鏡子,輕輕呵了一口氣,拿手腕擦拭一番,露出一抹緬懷神sè,輕聲道:“此鏡名為取水鏡,可向太yīn取水。修士持鏡對月,能夠汲取明月精華,修行水法的修士,最適宜拿來煉制本命物了。曾經是小姐的嫁妝哩?!?/p>

胡楚菱指了指另外那把鏡面泛起層層金sè漣漪的古鏡,與取水鏡是差不多的樣式,就像一雙道侶,少女好奇問道:“阿婆,這把鏡子呢,又有什么玄妙?”

老嫗笑著解釋道:“平時只需要放在日光里,就可以溫養古鏡,如修士吐納一般,妙不可言,可以積攢日光,冬寒時分,修士只許澆筑些許靈氣在鏡面上,光射百里,亮如白晝。傳聞修士將此鏡懸空,步行光亮中,那么就算走在那幽冥路上,都能夠萬鬼不侵,只是這種事情也沒誰試過,不知真假?!?/p>

這兩把古鏡,曾是一位云游四方的得道真人,作為做客大瀆龍宮的禮物,品秩不算太高,只是法寶,卻是那位道門真人親手鑄造鍛煉之物,故而意義非凡。

可惜那位道人拜訪龍宮時,老嫗當年還年幼,未能親眼見著那位陸地神仙,只知老一輩的龍宮教習嬤嬤提及一個道號,純陽。

還說這位道長來歷不明,放誕不羈,說話口氣卻比天大,曾經說得滿堂主賓一愣一愣的,什么天下地仙金丹無數,可惜皆是偽。

道士手持筷子,敲擊酒盞,作一篇《敲爻歌》,傳聞龍宮那邊有史官記載這篇類似道訣的文字,不敢有絲毫掉以輕心,甚至還是專門篆刻在極為珍稀的青神山竹簡之上,但是不到三天,竹簡上邊的文字就自行消散了。

最玄妙之事,還是當初所有在座主賓修士,如出一轍,竟然都只記得那片道訣的末尾一句了。

“煉就一顆無上丹,始知吾道不虛傳,若問此丹從何來,且向純陽兩字參?!?/p>

照理說這么一位游戲人間的得道高人,不說肯定可以享譽天下,名動一洲總歸是不難的,多多少少都該有一些仙跡軼事。

但是這么多年過去了,裘瀆始終沒有聽說關于那位“純陽”真人的半點消息。

至于那座不起眼的蠟臺,實則是一座燈衢,按照山上的說法,屬于那種螺螄殼道場。

若是點燃龍宮秘制的兩支蠟燭,修士就可以入駐其中,初看皆是一間小屋,推開門后,便是一座海市蜃樓的通衢大市,唯一的區別,是一晝一夜。

其實兩鏡一蠟臺,三物可以相輔相成,最終兩座燈衢幻境,等同于晝夜銜接為一,日月配合結刀圭,功德圓滿金丹成,拂袖長生路上歸。

所以最適宜地仙之下的一雙山上道侶,結伴修行,事半功倍。

胡楚菱眨了眨眼睛,“阿婆,我是不是挑了兩件最不值錢的物件???”

老嫗連忙擺手,開懷笑道:“不是不是?!?/p>

胡楚菱見師父不愿多說,也就不多問了。

裘瀆

在斬龍一役發生之前,世俗王朝曾用一種古禮祭祀山川,祭祀陸地山岳用“埋”,祭祀江湖瀆海則用“沉”。

而這四件被裘瀆用來當做席鎮的赤金走龍,便是浩然天下歷史上首位女皇帝,作為“埋土沉水”大典中的關鍵祭祀之物。

不過當年總計十八條,桐葉洲大瀆龍宮這邊,只是從東海龍宮那邊分得其中一條,之后通過各種隱蔽手段,才收集到了四條。

在萬里燐河那邊擺攤子的劍修陶然,是第一次踏足仙都山。

反正山中也沒有一個熟人,獨自住在密雪峰一棟宅子里邊,樂得清閑,至今也未能瞧見那個自稱是“陳平安”的青衫刀客。

張山峰當初離開落魄山后,掐著日子,獨自乘坐一條老龍城跨洲渡船,在清境山渡口那邊下船,因為聽說青虎宮的陸老神仙,與陳平安是好友,而且又都是道門中人,想來不會太過嫌棄自己的境界,不料那位陸老神仙,堂堂元嬰老神仙,何止是不嫌棄,客氣得都快讓張山峰誤以為是青虎宮的下任住持了,張山峰是好說歹說,陸老神仙才舍得放自己離開,親自一路送到了渡口不說,還陪著張山峰一起登上渡船,與那位渡船管事客套寒暄了一會兒,最終幫忙討要了一間天字號屋子,老神仙這才下船。

在下一座仙家渡口下船,離著仙都山還有些距離,但是有渡船,可以直接去往墨線渡,最終張山峰在一個復國沒幾年的王朝邊境,開始徒步游歷,反正算好了時間,絕對能趕上明年立春那天的宗門慶典,獨自一人,年輕道士背劍匣,行走在夜幕中。

張山峰從袖中摸出議張黃紙材質的挑燈符,以雙指捻住,高高舉起。

老真人梁爽,帶著弟子馬宣徽,離開洛京積翠觀后,很快就找到了這個名叫張山峰的趴地峰嫡傳。

老真人沒有直接現身,而是找到了那個暗中護道的袁靈殿,沒有藏掖身份,撫須笑道:“貧道梁爽,與火龍真人只見過一次,雖說搶了他的外姓大天師身份,但是與你們師父相談甚歡。你就是那個指玄峰袁靈殿吧,一身道氣很重啊?!?/p>

袁靈殿打個道門稽首,“晚輩趴地峰袁靈殿,拜見龍虎山梁天師?!?/p>

梁爽說道:“火龍真人如此偏心張山峰,你們這幾個當師兄的,還能夠保持這份心性,趴地峰確實了不起,門風之好,幾乎可以說是獨此一家了?!?/p>

袁靈殿灑然笑道:“拜師就拜火龍真人,這本就是天下公認的事實?!?/p>

其實師父對這種說法,頗不以為然,貧道也沒個飛升境的徒弟啊。

但是某位師兄曾經很快就跟添上了一句,“收徒就收張山峰”,立即讓師父開心得不行。

在修行一事上,袁靈殿不覺得自己比誰差,唯獨在這種事情上,是真心敵不過那幾個同門。

先前在那清境山渡口,袁靈殿悄然現身,走了趟青虎宮,得與陸雍親自道謝一聲。

每位趴地峰修士,在外游歷,禮數是不缺的。

陸雍當時得知對方是北俱蘆洲的指玄峰袁靈殿后,久久無言。

因為去過寶瓶洲,所以對那北俱蘆洲的山上典故,所知甚多,即便撇開袁靈殿是火龍真人的高徒不說,只說在那劍修如云的北俱蘆洲,一個都不是劍修的玉璞境道士,能夠被說成是“打個仙人,不在話下”,那么袁靈殿戰力之高,可想而知。

梁爽問道:“什么時候去仙都山?”

袁靈殿說道:“還是看小師弟自己的意思吧?!?/p>

老真人又看了幾眼年輕道士,惋惜道:“可惜純陽道友不在,不然你師弟未來結丹一事,氣象只會更大?!?/p>

袁靈殿笑道:“這種事不強求。何況在我看來,小師弟有無呂祖指點,差別不大?!?/p>

梁爽嘖嘖不已,不愧是火龍真人教出來的弟子,說話都是一個口氣,不過袁靈殿的這個說法,老真人還是不太認可的,“‘純陽’二字,意思很大的?!?/p>

袁靈殿笑著點頭,師父其實提及過這位道號純陽的道門中人,而且評價極高。

畢竟是一個能夠說出“一粒金丹在吾腹,始知我命不由天”的修道之人。

而師父對純陽真人的評價,其實就兩句話。

“柳七和周密的柳筋境,一步登天,一個率先開辟道路,一個又墊了幾塊臺階,皚皚洲韋赦的元嬰,與青冥天下姚清在此境的斬煉三尸,難分高下?!?/p>

“呂喦金丹第一,天下無雙?!?/p>

老真人與弟子馬宣徽,跟著袁靈殿遠遠跟在張山峰身后。

年輕道士手持符箓,夜幕中一點光亮。

陳平安之前在那定婚店外的敕鱗江畔,跟老真人討要了一份龍虎山天師府的傳度、授箓儀軌。

便是崔東山,也不敢說自己懂得全部的過程,用梁爽這位龍虎山外姓大天師的說法,就當是陳道友提前觀禮一場了。

老真人看著前邊那點光亮,撫須而笑,有感而發。

秉燭夜游之人,自身在光明中。

看網友對 第九百二十三章 與諸君借取千山萬水(四) 的精彩評論

80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有一說一 : 2021年08月16日 回復

    多年老讀者了,唉,這些的啥啊

  2.  板凳# 儒二不二 : 2021年08月16日 回復

    多年老讀者了,呵,又水一章啊

    •  ↓1層 匿名 : 2021年08月18日 回復

      大道親水

  3.  地板# 打最野的狗 : 2021年08月16日 回復

    多年老讀者了,嘖,水了好多章啊

  4.  4樓# 停車坐愛楓林晚 : 2021年08月16日 回復

    劍客兄給力

  5.  5樓# 匿名 : 2021年08月16日 回復

    真的例論

  6.  6樓# 酆都 : 2021年08月16日 回復

    又讓總管水了一章,八嘎

  7.  7樓# 大白鵝鵝鵝鵝 : 2021年08月16日 回復

    多年的老讀者了,害,波濤洶涌啊

  8.  8樓# 匿名 : 2021年08月16日 回復

    多年老讀者了,唉,水水更健康啊

  9.  9樓# 皮皮陳 : 2021年08月16日 回復

    這 都2頁了啊啊啊啊啊啊

  10.  10樓# 不三不四 : 2021年08月16日 回復

    多年老讀者了,嘖,沒看過癮啊

  11.  11樓# 匿名 : 2021年08月16日 回復

    在跟前我非得把你頭摁桌子上多寫幾章

  12.  12樓# 陳皮皮 : 2021年08月17日 回復

    又水一章,坑爹啊

  13.  13樓# 阿燈 : 2021年08月17日 回復

    阿良左右圍男啊怕不是死在蠻荒了還不出現

  14.  14樓# 俠客 : 2021年08月18日 回復

    與諸君借取萬水千山∑(·∧·)

  15.  15樓# 阿燈 : 2021年08月18日 回復

    我看到這個上中三四就想笑,沒東西寫水著水著收不住了是吧

  16.  16樓# 大水 : 2021年08月18日 回復

    水就水,多灌點啊

  17.  17樓# 這狗日的又不更新了 : 2021年08月18日 回復

    呃,在難產??

  18.  18樓# 匿名 : 2021年08月18日 回復

    王八蛋

  19.  19樓# 水客 : 2021年08月18日 回復

    多年老讀者了, 水的一匹

  20.  20樓# 這狗日的又不更新了 : 2021年08月18日 回復

    又沒了

  21.  21樓# COVID-19 : 2021年08月19日 回復

    作者大大又開始水文章了

  22.  22樓# Alic : 2021年08月19日 回復

    寫的越來越垃圾了

  23.  23樓# 匿名 : 2021年08月19日 回復

    真就大道親水

  24.  24樓# 匿名 : 2021年08月19日 回復

    從標題就能看出來,根本沒規劃好,本來想寫三篇上中下拉倒,結果又偷懶想水幾篇,出來個“三、四”,不倫不類。

  25.  25樓# 十五鏡陳平安 : 2021年08月19日 回復

    味如嚼蠟,棄之可惜

  26.  26樓# Alic : 2021年08月19日 回復

    可不是咋的

  27.  27樓# 匿名 : 2021年08月20日 回復

    估計會“爛尾”,可惜呀?。?!

  28.  28樓# 匿名 : 2021年08月20日 回復

    多年老讀者了,嘖,水了好多章啊

  29.  29樓# 桂夫人 : 2021年08月24日 回復

    青同yīn神鬢角發絲肆意飄拂,神sè慌張,喃喃自語,嗓音細若蚊蠅:“我屮艸芔茻!“

新書推薦: 劍來 我是九天神帝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