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第五百二十七章 思無邪即從容

第五百二十七章 思無邪即從容

一老一小兩位道士,走在中土神洲的大澤之畔,秋風蕭瑟,老道人與弟子說是要見一位故交老友。

年輕弟子也沒問到底是誰,境界高不高的,因為沒必要。

當年在孤懸海外的那座島嶼,被一位讀書人拒之門外。

年輕道士對自己師父的修為,便又有了一些感慨,尤其是得知師父說那讀書人不是什么陸地神仙,更不是玉璞境、仙人境和飛升境后,年輕道士原本想要安慰師父幾句,只不過一看到師父渾不在意的模樣,年輕道士就作罷,如此更好,師父斬妖除魔的本事不濟,他這個當弟子的,道法稀爛,好像也情有可原?

后來師父帶他登岸中土神洲,去了趟自家師門上宗的中土龍虎山,結果張山峰被師父留在了山腳,年輕道士有些遺憾,不過覺得師父面子應該是不夠大,無法帶人一起登山,也就沒說什么。師父只說這趟登山,是想要與那些黃紫貴人求一件事情,若是成了,張山峰就可以登山了,張山峰便讓師父用點心,與那些黃紫貴人們好好說話,別像在自家山頭那般混不吝,畢竟自己能不能拜訪天師府,就全靠師父了。

老道士說師父辦事,有什么不放心的。

年輕道士眼神哀怨,自己在趴地峰修行那么多年,師父你到底辦成了什么事?偶爾有些別脈的道人趕來找你老人家談事情,要么在呼呼大睡,要么就讓自己和幾位上了歲數的師兄幫忙推脫,久而久之,太霞、白云和指玄三脈的同門道人,還沒談事情呢,見著了自己露面,就立馬嘆氣,轉身就走,毫不猶豫。雖說弟子幫師父解憂,天經地義,可弟子次次幫師父擋災,就說不過去了吧?

老道士登山沒多久,就下山了,說事情不成,應該是要害得弟子沒辦法去天師府長見識了。

年輕道士便說沒關系,反過頭來寬慰了老道士幾句。

老道士感激涕零,無比感慨,說山峰啊,你這樣的弟子,真是師父的小棉襖。

年輕道士仰頭看了一眼遠處的龍虎山,仙氣繚繞,仙鶴長鳴,寶光蘊藉,便有些失望,只不過這種失望,不是對師父失望,而是對自己,當年按照師父的吩咐,離開了山頭,就別在自家山頭附近逛蕩了,去遠一些的地方看看風景,于是張山峰就乘坐渡船直接去了遠方,一番游歷之后,失魂落魄,不愿意就這么返回師門,一咬牙,掏出幾乎所有的神仙錢,乘坐打醮山渡船直接跨洲遠游寶瓶洲,后來認識了一位朋友,再后來,又認識了一位,三人有分別又有重逢,再有離別。

歷練之后,有些事情,年輕道士很拎得清楚。

所以對自己師父,張山峰越來越感恩。

老道士在大澤之畔某處停步,說稍等片刻。

張山峰背著竹箱站在一旁,輕聲問道:“師父,登門拜訪,沒帶禮物?”

道袍之上繡有兩條火龍的老真人愁眉不展道:“著急趕路,給忘了?!?/p>

張山峰嘆了口氣,“哪怕只是幾顆雪花錢的禮物,那也是禮輕情意重,師父,我們是不是太不講究了?下次你再有拜訪好友,你與我事先說好,我來準備禮物便是?!?/p>

老真人想了想,點頭答應下來。還是忍住了沒告訴弟子真相,咱們師徒若是帶了禮物登門,怕那大澤水神誤以為自己是要先禮后兵,抽筋剝皮,膝蓋多半會軟。這尊大澤水神,雖說是浩然天下第三大王朝的水神祠廟第一位,可當年是真不會做人……做神祇,他脾氣又不太好,所以就開始運轉神通,焚煮大澤,等到整座大澤水面下降丈余之后,那家伙終于開始跪地磕頭,祈求他法外開恩。

這會兒,施展了障眼法的老真人稍稍泄露了些許氣象。

很快就有一位金袍老人辟水而來,上了岸后,沒說話。是不敢,內心打鼓不已,戰戰兢兢,繃著臉sè,害怕自己一個沒忍住,就要跪下去痛哭流涕賣個可憐,說一些肉麻的馬屁話,到時候反而惹來老神仙的不喜,豈不是大禍?若說在這座大王朝和山上山下,他這尊品秩和修為都不算低的水神,也算是出了名的硬骨頭,曾經還跟數位過境大修士打生打死,唯有面對火龍真人,是例外。

一般大修士,撐死了就是以術法和法寶打裂他的金身,大傷元氣,憑借香火和水運修繕金身,便可以恢復。

但是眼前這位火龍真人,卻是可以打得他金身稀碎齏粉,而且他還毫無還手之力。

至于為何火龍真人可以隨意對一位山水神祇出手,而中土書院對這位老神仙的規矩約束極少,是有些古怪的。

年輕道士看了眼挺像是一位在此結茅修道的世外高人,再看看此人板著臉一言不發的冷淡神sè,有些埋怨師父,瞧瞧,有半點故友重逢的喜慶氣氛嗎?難不成是師父覺得在龍虎山那邊丟了面子,想要來這蜃澤水域,隨便找個關系平平的道友,好在弟子這邊,顯擺自己在中土神洲的交友廣泛?其實師父你真不需要如此,年輕道士都有些心疼師父了。

張山峰咳嗽一聲,“師父?”

神游萬里的火龍真人哦了一聲,微笑道:“好久沒見了?!?/p>

金袍老者咽了口唾沫,笑容牽強道:“是很久了?!?/p>

火龍真人也懶得與這位大澤水神廢話,“與你討要一瓶水丹?!?/p>

金袍老者差點當場就要留下眼淚。

一瓶蜃澤水神宮的本命水丹而已,讓人捎話說一聲的小事,哪里需要老真人親自出馬?多走這幾步鄉野小路,豈不是耽誤了老神仙的修行?你老神仙知不知道,你這一現身,都快要嚇破我這小神的膽子了好不好?

金袍老者只覺得劫后余生,回頭就要在水神宮舉辦一場筵席,畢竟他這一千多年以來,一直憂心忡忡,總擔心下一次見到火龍真人,自己不死也要脫一層皮,哪里想到只是一瓶水丹就能擺平,當然了,所謂一瓶水丹而已,也只是針對火龍真人這種飛升境巔峰的老神仙,尋常精通火法神通的仙人境修士都不敢這么開口,他這位品秩極高的中土水神,打不過也逃得掉,往水里一躲,能奈我何?反正對方若是仗勢欺人,真鬧出了大動靜,王朝與書院都不會袖手旁觀。

于是金袍老者手中立即多出一只瓷瓶,小心翼翼問道:“一瓶就夠?”

火龍真人笑了笑,“你覺得呢?”

金袍老者二話不說就要多拿出一份蜃澤水運精華凝聚而成的水丹。

火龍真人其實確實只需要一瓶,只不過突然想到自家山頭的白云一脈,有人可能需要此物幫著破境,就沒打算拒絕。

張山峰輕輕扯了扯師父的袖子。

火龍真人笑道:“你那朋友送了你那么一份大禮,又與你相交以誠,師父當年雖說對他有過一份饋贈,可事實上,按照師父的輩分來說,是不太夠的。所以打算多送他一瓶水丹。既是幫你還人情,也是斷一些因果。至于另外一瓶,是送給你白云一脈的師兄?!?/p>

張山峰沒聽太明白何謂當年饋贈和因果。

不過一想到陳平安可以多拿一瓶水丹,終究是天大好事。

火龍真人不介意這個弟子與那個年輕人,大道同行,天長地久,但是一些瑣碎的小因果,還是需要梳理一遍。

火龍真人接過兩瓶水丹,與此同時,便悄然在蜃澤水神掌心留下了一條纖細如絲線的火蛟,幫他淬煉神祇金身。

拿人好處,總得禮尚往來。

再者,關于陳平安,其實當年火龍真人不愿拔苗助長,事實上,弟子張山峰,或者說自己,是欠了對方兩個人情。

一是那方上代大天師親手篆刻的印章,東西不貴重,但是對于張山峰而言,意義深遠。這就是道緣。

于道人而言,天大地大,道緣最大,法寶仙兵且靠邊。

二是那把劍,只不過這就是另外一樁道緣了。

也是此次火龍真人“求人”無果之后,愿意不在天師府發火的重要理由。

此次按照約定登山,火龍真人是希望弟子張山峰,能夠得到當代天師府大天師的授意,“世襲罔替”外姓大天師一職。

但是天師府認可張山峰未來大道可期,只是覺得大亂之世氣象已有,遠水不解近渴,斷言張山峰在百年之內注定無法成為龍虎山的中流砥柱,加上天師府自己在這千年之間,又找到了兩位外姓大天師候補,所以對于火龍真人的提議,并未接納。所以只要火龍真人在北俱蘆洲真正飛升之后,中土龍虎山當天就會推出一位外姓大天師,雖說相較于火龍真人,遜sè頗多,可是相比張山峰,自然天壤之別。

當時在天師府祖師堂內,除了那位神sè自若的大天師,其余幾乎所有黃紫貴人都有些道心絮亂,難免惶恐。

害怕火龍真人一言不合就要動手。

所幸老真人只是默然下山,帶著弟子張山峰離開龍虎山地界。

大澤之畔,金袍老者如癡如狂,剛想要磕頭謝恩,卻被火龍真人以眼神示意,別這么胡來。

金袍老者趕緊穩了穩心神。

張山峰從火龍真人手中接過兩瓶水丹,收入袖中后,笑逐顏開。

自己終于可以為陳平安做點什么了不是?當年蹭吃蹭喝了一路不說,還欠了陳平安好多的債。在彩衣國鬼宅,賒賬的那件甘露甲,在梳水國渡口還是賒賬的那把劍,后來與徐遠霞在青鸞國那邊身陷圍殺困局,還不是陳平安出手相救?

火龍真人瞥了眼金袍老者,后者立即心領神會,又咬咬牙,掏出隨身攜帶的最后一瓶水丹,送給那年輕道士。

只是一位下五境修士?

真是火龍真人的趴地峰高徒?雖說火龍真人脾氣古怪,收取弟子,從不以資質來定,可是老神仙既然愿意與一位弟子攜手游歷中土神洲,這位弟子怎會簡單?

那年輕道士有些羞赧,想要那瓶水丹又總覺得不厚道,便言語推脫一番。

金袍老者大言不慚,說這水丹在自家是最不值錢的玩意兒,雙方第一次見面,他虛長幾歲,理該送禮。

他都沒敢說什么是虛長幾歲的前輩,不然自己若是小道士的前輩了,豈不是就要與火龍真人同輩?

張山峰其實已經打定主意不收了,不過火龍真人勸他收下,說以后有機會獨自游歷中土神洲,可以還禮。

關于“還禮二字”,那金袍水神聽得頭皮發麻,內心惶恐萬分。

他是猜出火龍真人與龍虎山有關系的,因為在火龍真人焚煮大澤之后的千年期間,回到了北俱蘆洲后,便經常會有天師府黃紫貴人下山游歷,專程來此瞻仰戰場。

張山峰這才收下第三瓶水丹,打了個稽首謝禮。

金袍老者沒敢多待,告辭離去。

要趕緊借助那條老神仙贈送的火蛟淬煉金身,在這之前,當然是要傳令下去,轄境內所有湖澤精怪立即全部滾回老巢,誰敢管不住腿,他這位蜃澤水神就要他們扛不住自己的腦袋。

火龍真人帶著張山峰繼續徒步游歷。

火龍真人有些重話,沒有對弟子張山峰多說。

那個陳平安與北俱蘆洲的因果牽扯極深,很容易讓這個弟子拽入其中。

相信以那個年輕人的性情,就算身陷絕境,都不會主動拉上張山峰,可是世事一團麻,他陳平安這么做了,弟子也會有自己的主張,肯定會義無反顧投身其中。

到時候自己這個當師父的,是像當年那樣,任由北俱蘆洲劍仙聯袂出海,抵擋那撥龍虎山天師府道人?還是壞了規矩,下山拉扯弟子和那個年輕人一把?

不得不承認,陸沉推崇的許多道法根本,其實咋一看很混賬,乍一聽很刺耳,實則推敲百遍千年之后,就是至理。

山上修行,人人修我,虛舟蹈虛,或飛升或輪回,自然山上清凈,天下太平。

一旦山上修道之人,以個人喜好決定山下命運,又有諸子百家的學問,東扯西拽,一團亂麻更亂。

人人講理,人人不講理。

火龍真人曾經在因緣際會之下,早年是去過青冥天下的。

既看到了那座天下道家不拖泥帶水的好與不好,也看到了這座天下儒家人情凝結成網的好與不好。

果然青冥天下道家以一座白玉京,抗衡虛無縹緲的化外天魔,浩然天下以劍氣長城和倒懸山抵御蠻荒天下,是有大道理的。

年輕道士突然笑道:“師父,我如今走過了中土神洲,便和陳平安一樣,是走過三洲之地的人了?!?/p>

火龍真人笑著點頭,“都很了不起?!?/p>

張山峰問道:“寶瓶洲年輕一輩的練氣士,是不是比我們那邊要遜sè一些?”

火龍真人說道:“兩洲的大年份,差了一甲子光yīn而已,可能接來下再看的話,所有人就會發現寶瓶洲的年輕人,越來越矚目。不過話說回來,一洲氣運是定數,可靈氣多寡卻沒這個說法的,哪個洲大,哪里年輕天才如雨后春筍的大年份,數目就會更加夸張。所以寶瓶洲想要讓其余八洲刮目相看,還是需要一點運氣的。就目前來看,師父曾經的故友,如今名叫李柳的她,肯定會出類拔萃,這是誰都攔不住的。馬苦玄,也是只差一些歲月的得天獨厚之人,以及他輔佐的那位女子,當然也不例外。這三人,相對而言,意外最小,所以師父會單獨拎出來說一說。只不過意外小,不等于沒有意外就是了?!?/p>

張山峰笑了,“陳平安肯定也會脫穎而出,對吧?”

火龍真人點頭道:“他應該算一個??墒亲罱K高度,暫時還不好說。因為有太多的變數?!?/p>

張山峰說道:“師父,我眼光不錯吧,在寶瓶洲第

一個認識的朋友,就是陳平安?!?/p>

火龍真人說道:“我覺得陳平安的眼光也不錯?!?/p>

張山峰想了想,“陳平安交朋友的眼光是不差,可是師父你收弟子的眼光,大概屬于不好也不壞吧。畢竟有些從趴地峰走出去的師兄師姐,還是很厲害的?!?/p>

火龍真人沉默片刻,微笑道:“山峰啊,記住一件事情?!?/p>

張山峰好奇道:“師父你說?!?/p>

老真人感慨道:“以后你也會收取弟子,與他們傳授道法,切記,不要覺得誰一定可以成為山巔之人,就格外喜歡這些弟子,而是這些弟子身上的許多……好,興許連當師父的,都沒他們好,所以才會注定讓他們有更多機會登山登頂,你便可以多喜歡他們一些。這其中的先后順序,別搞錯了。資質一事,從來不是絕對。萬物生發,婀娜多姿,風景沒有什么唯一。許多宗字頭仙家的老祖師,就修行修行修到了腦子生銹,拎不清這件小事,才會搞得一座山頭沒有半點人味兒?!?/p>

老真人轉過頭,看到自己弟子忍著笑,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張山峰笑道:“師父,就我如今這點道行,怎么好意思收弟子,不是誤人子弟嘛?!?/p>

老真人笑道:“慢慢來,不著急?!?/p>

所謂的道法傳承,薪火相傳。

可能從來不是多大的事情,無非是有人率先亮起一粒燈火,雖然光亮稀薄,卻可以在漆黑夜幕的道路上,幫后邊的人點燃一粒燈火的。

不然世道永遠漆黑一片。

道生一。

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。

“山峰,想不想要坐一坐瓊瑤宗的仙家渡船?跨洲南下,遠游南婆娑洲,沿途風景相當不錯?!?/p>

“師父,打腫臉充胖子的事情,咱們還是別做了吧?”

“可是那邊有好友邀請師父過去做客,盛情難卻啊?!?/p>

“那我覺得師父你老人家的這個朋友,多半與師父關系平平了,不然豈會不知道師父的手頭拮據?”

“山峰啊,實在不行,那就只能讓你受點罪了,師父斬妖除魔的本事,確實是差了點火候,可師父那一手還算湊合的縮地術法,你是領教過的?!?/p>

“那咱們還是乘坐跨洲渡船吧,錢財乃身外物,弟子登船之前,多備些干糧腌菜便是?!?/p>

“師父怎么就收了你這么個靈性的弟子呢?”

“師父眼光好?”

“有道理?!?/p>

“師父,此次做客,總要備好禮物了吧?出門在外,終究不是自家山頭修行,還是要講究一點禮數?!?/p>

“是個讀書人,咱們隨便路邊攤上買幾本書就行了,很好對付?!?/p>

“又是讀書人?可別又吃閉門羹啊?!?/p>

“山峰,師父不得不與你說些真相了,其實師父的道法和名號,在自家山頭之外,還是有幾分薄面的?!?/p>

“那為何方才那位前輩都不樂意邀請咱們去府上做客?請我們喝杯茶也好啊。我總覺得那位前輩,其實很客氣了,哪怕分明不太愿意見著咱們師徒,仍是禮數周到,這類光景,我可不陌生,當年我離開趴地峰在山下游歷,好些家有煞氣縈繞的富貴門戶,我想幫個忙,敲門說清楚情況之后,對方也不趕人,就是丟了我一把銅錢或是幾粒碎銀子,對方的意思,我都懂?!?/p>

“原來如此?!?/p>

“師父,以后你別總在山上睡覺,多去山下走走,這些粗淺的人情世故,弟子也是在山下歷練出來的?!?/p>

“山峰啊,你上次下山途中,是不是半路遇到了一位老人?聽說相談甚歡?”

“嗯,那位老前輩說是與師父舊識,登山問道,我便與他指了路,又閑聊了片刻,聊完之后,那位老前輩好像挺開心?!?/p>

火龍真人點點頭,沒有多說什么。

一位十二境劍仙離開了趴地峰后,跟市井長舌婦人似的散布消息,能不開心嗎?

等他什么時候返回北俱蘆洲,自己就去趟那家伙的宗門,再讓他開心開心,一次吃飽。

不過火龍真人有些黯然,修為再高,亦有人間多離別的傷感。

未必回得來了。

斷劍可回,人則未必。

倒懸山之外,劍氣長城那邊。

劍氣沖霄。

浩然天下,雞鳴犬吠,炊煙裊裊,萬家燈火。

有三個洲,都有可能在轉瞬之間,便失去這一切。

最后張山峰沒理由說了一句,“師父,雖然你道法不高,但我覺得你就是天底下最好的師父了?!?/p>

老真人笑道:“這就對了,師父挑選弟子的眼光,與弟子看待師父的眼光,都不差?!?/p>

張山峰隨口說道:“師父,是不是等我哪天有你老人家這樣的道法,就算修道小成了?”

老真人開懷笑道:“算?!?/p>

天下道法,出自一人?

沉默片刻,老真人笑了笑,輕聲道:“福生無量天尊?!?/p>

————

之前的入夏時分。

騎龍巷鋪子那邊,只剩下石柔一人看顧鋪子生意。

裴錢已經離開了學塾,朱斂點頭答應的,所以石柔就沒有說什么。

裴錢一走,周米粒就跟著去往了落魄山。

從熱熱鬧鬧,一下子變得冷冷清清,石柔有些不太適應。

魏檗這段時日經常悄然來到落魄山。鄭大風也經常離開山腳他一手督造而出的那座豪宅,來到朱斂這邊。

藕花福地一分為四,落魄山得以占據其一。

當然是好事,可也有麻煩,那就是任何一座福地想要維持天地穩定,就都需要“吃錢”,大把大把的神仙錢。

尤其是想要從靈氣貧瘠的下等福地,升為一座可以讓福地當地人修行的中等福地,更是需要掌管福地之人,持續消耗神仙錢,簡單而言,這就是一座無底洞,但是如果經營得當,就會像那桐葉洲玉圭宗姜氏掌握的云窟福地,起先任由福地鯨吞神仙錢,最終升為上等福地后,形成一個相對穩固的格局,開始可以出現幫忙穩固山水靈氣的各方神祇,以及將靈氣聚攏在各大仙家山頭的修道門派,非但沒有拖垮姜氏家底,反而財源滾滾,最終反哺姜氏。

福地的當地修士,以及受那靈氣浸染、逐漸孕育而生的各種天材地寶,皆是財源。

最近魏檗和朱斂、鄭大風,就在商議此事,到底應該如何經營這處暫命名為的“蓮藕福地”的小地盤,真正的命名,當然還需要陳平安回來再說。

如今這座小福地疆域,是昔年藕花福地的南苑國版圖。

人口總計兩千萬人。

蓮藕福地被落魄山拿到手的時候,已經靈氣充沛許多,介于下等中等福地之間,這就意味著南苑國眾生,無論是人,還是草木精怪,都有希望修行。

但是問題癥結在于只要尚未躋身中等福地,哪怕南苑國皇帝和朝廷敕封了山水神祇,一樣留不住靈氣,這座福地的靈氣會消散,并且去無蹤跡,哪怕是魏檗這種山岳大神都找不到靈氣流逝的蛛絲馬跡,就更別提阻攔靈氣緩緩外瀉-了。所以當務之急,是如何砸錢將蓮藕福地升為一座中等福地??稍义X,如何砸,砸在何處,又是大學問,不是胡亂丟下大把神仙錢就可以的,做得好,一顆谷雨錢說不定可以留下九顆小暑錢的靈氣,做得差了,說不定能夠留下四五顆小暑錢的靈氣都算運氣好。

平時還好,一遇到這種事情,落魄山家底的不夠雄厚,就一下子凸顯出來,比先前打造落魄山護山大陣,處處捉襟見肘,還要明顯。

在如何一擲千金之前,又有難題,如何借錢,跟誰借錢,借多少錢。

在這兩個問題得到確定之后,才是如何與南苑國皇帝和種秋簽訂契約,以及隨后如何偷偷安置仙家靈器法寶、散布修行秘籍等一系列瑣碎事務,之后才是傳授南苑國朝廷敕封山水神祇的一整套禮數、儀軌,以及落魄山到底如何從蓮藕福地得到收益,保證不會涸澤而漁,又可以讓一座中等福地有望躋身上等福地,在將來涌現出一撥可以被落魄山招徠的地仙修士。

這更需要落魄山被迫擔任“老天爺”的身份,來為蓮藕福地定下條條框框的縝密規矩。

朱斂、鄭大風和魏檗,各自拿出了一份詳細章程,然后相互查漏補缺。

隨后,朱斂難得主動給盧白象那邊寄信一封,要他拉攏勢力之余,可以開始積攢神仙錢了。

至于魏羨那封信,只需要寄給崔東山就行了。其實說到底,還是寄給崔東山,反正是自家少爺的弟子學生,不用客氣。

玉圭宗隋右邊那封,用上了消耗重金的跨洲飛劍,朱斂忍不住罵了一句娘。

要那隋右邊不耽誤自己修行的同時,記得講一講良心,有事沒事就撈幾件法寶送回娘家。

魏檗在商言商,他愿意與大驪朝廷已經相對熟稔的各方勢力借錢,但是蓮藕福地在躋身中等福地之后的分紅,與牛角山渡口分成一樣,需要有。

朱斂于是開始翻臉不認人了,咬死一件事情,魏檗必須拿出足夠的谷雨錢之外,蓮藕福地的收益,他魏檗只能占據一成,而不是魏檗自己提議的兩成,不但如此,朱斂還想要加上一個期限,千年為期,此后如果魏檗還想要分成,就要再拿出額外的谷雨錢,至于具體數目,到時候可以再議。

鄭大風當然是幫著朱斂的。

魏檗在通過自己的秘密渠道,大肆借錢舉債的同時,就與這兩個家伙慢慢磨。

魏檗此舉,朱斂和鄭大風都沒說什么,魏檗做事,自會拿捏分寸。

在崔東山收到密信后的各種可能性,三人倒是如出一轍,不管此人愿意掏出多少神仙錢,反正絕對不允許他摻和分成一事,哪怕是崔東山以借錢的名義,與落魄山打交道,都沒問題。

這天三人再度碰頭,坐在朱斂小院中,魏檗嘆了口氣,緩緩道:“結果算出來了,最少消耗兩千顆谷雨錢,最多三千顆谷雨錢,就可以勉強躋身中等福地。拖得越久,消耗越大?!?/p>

朱斂說道:“老龍城范家和孫家的回信,還未收到?!?/p>

按照三人商議的定論,這兩家如果愿意借錢給落魄山,最好是加上利息,落魄山按約還錢給他們便是,可如果兩家愿意各出一大筆谷雨錢,可以共同分去一成的福地收益,或是落魄山以半成收益加上一半無息本金償還的方式,慢慢還錢。只不過三人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,兩家都覺得收益太小或是太慢,婉拒落魄山。

阮邛如今已經從一座大驪新山岳那邊返回龍泉郡,但是當鄰居的龍泉劍宗這邊,三人想都沒有想,誰都不會開這個口,因為雙方不合適牽扯太深。陳平安終究是真正的落魄山主人,各種謀劃,還是需要首先考慮陳平安的處境。

鄭大風笑道:“干脆讓魏檗再舉辦一次夜游宴,蚊子腿也是肉,過兩天躋身了玉璞境,再辦一場,這可就是兩條蚊子腿了?!?/p>

魏檗無奈道:“這么不要臉,不合適吧?”

鄭大風轉頭望向朱斂,笑道:“你覺得合適嗎?”

朱斂正sè道:“我覺得挺合適啊?!?/p>

魏檗笑了笑,“行吧,那我就再辦一場,再收一撥神仙錢和各sè靈器?!?/p>

鄭大風說道:“不過到時候牛角山重新開張店鋪,高價售賣那些還沒捂熱的拜山禮,我覺得就真有些不要臉了?!?/p>

朱斂笑呵呵道:“我來賣,當個店鋪掌柜好了,又不用魏山神出面,怕什么。大不了讓披云山放出話去,就說魏山神家里遭了蟊賊,給偷了一干二凈?!?/p>

魏檗揉了揉眉心,“還是在山水夜游宴舉辦之前,鋪子就開業吧,反正已經不要臉了,干脆讓他們曉得我如今很缺錢?!?/p>

鄭大風嘖嘖道:“一舉兩得啊,讓人誤以為你需要神仙錢幫忙增加破境機會,這第二場夜游宴就舉辦得極有深意了,拜山禮說不定比第一次差不了多少?!?/p>

朱斂和鄭大風相視一笑。

隨后三人又開始推敲各個提升中等福地的細節。

朱斂在上次與裴錢一起進入藕花福地南苑國后,又獨自去過一次,這福地開門關門一事,并不是什么隨便事,靈氣流逝會極大,很容易讓蓮藕福地傷筋動骨,所以每次進入嶄新福地,都需要慎之又慎,朱斂去找了國師種秋,又在種秋的引薦下,見了南苑國皇帝,談得不算愉快,也不算太僵。后來是種秋說了一句點睛之語,看似詢問朱斂身份,是否是那個傳說中的貴公子朱斂,朱斂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,南苑國皇帝便當場變了臉sè和眼神,減了些猶疑。

朱斂如今是那“謫仙人”,南苑國皇帝當然忌憚不已。

可如果這位從天而降的謫仙人,是那朱斂,南苑國皇帝就只剩下畏懼了。

很簡單,歷史上哪個武瘋子一人殺九人,將其余九大宗師殺了個殆盡,戰場可就在南苑國京城!

與這種人談買賣,誰不怕?

朱斂最后便對那個南苑國皇帝隨便說了一嘴,天外有天,外邊的長生之法,可不是你們藕花福地可以媲美的,那么多煉丹修仙的皇帝死了,只是不得其法罷了。

于是那位皇帝的眼神,就從畏懼變成了炙熱。

國師種秋雖然憂心忡忡,當時卻沒有多說什么。

小院三人聊過了這樁大事,接下來還有一樁大事。

裴錢的練武一事。

嗷嗷叫,哇哇哭。

二樓那邊,幾乎每天都是這樣。

魏檗有些擔心裴錢會心性大變,到時

候陳平安回到落魄山,誰來扛這個責任?

鄭大風說自己就是看山腳大門的,當然是朱斂這個大管家,朱斂說自己扛不住,還是讓竹樓崔誠老前輩來吧,魏檗就有些無言以對。

魏檗猶豫了半天,說了一句,“陳平安如果真的發火了,反正我就躲在披云山,你們兩個跑哪里去?”

鄭大風看了眼朱斂,“我好歹離著竹樓遠一點?!?/p>

朱斂微笑道:“行了,不會有大問題的。真要有,也屬于誰都攔不住的,可能我家少爺在山上,會更好,可既然不在,事情又避無可避地發生了,我們就只能靜觀其變?!?/p>

魏檗頭疼,走了。

鄭大風想了想,下了山,去了趟小鎮。

去了趟楊家鋪子,不是借錢,而是詢問一些經營福地的注意事項。

吞云吐霧的老人沒有開口回答那些雞毛蒜皮的事情,只是譏笑道:“真把落魄山當自個兒的家了?”

駝背男人笑道:“我覺得挺好?!?/p>

楊老頭說道:“這些小事,你寄信去北俱蘆洲獅子峰,李柳會告訴你?!?/p>

鄭大風點點頭。

鄭大風問道:“那斤兩真氣符,我可不可以用在別人身上?”

楊老頭說道:“隨你?!?/p>

鄭大風便起身離去。

在前邊鋪子,佝僂漢子趴在柜臺上,與那師妹嬉皮笑臉了幾句,把師弟給憋屈得想要打人。

落魄山那邊。

一天拂曉時分,本該可以去往竹樓二樓的黝黑丫頭,一路飛奔到落魄山山腳,坐在臺階上,偷偷抹著眼淚。

再跨出一步,就算是離開落魄山了。

所以她坐在那邊發呆。

而且她知道,去遲了竹樓,只會吃苦更多。

等到她緩緩起身,打算登山。

卻發現老廚子就坐在身后的臺階上。

裴錢手持行山杖,怒道:“老廚子,你是不是怕我偷偷跑回騎龍巷鋪子?!我是那種膽小鬼嗎?”

朱斂搖頭道:“我沒覺得你跑回騎龍巷,有什么不好?!?/p>

裴錢一屁股坐回原地,將行山杖橫放,然后雙手抱胸,怒氣沖沖。

朱斂坐在后邊的臺階上,笑道:“如果是怕少爺失望,我覺得沒有必要,你的師父,不會因為你練了一半的拳法就放棄,就對你失望,更不會生氣。放心吧,我不會騙你。只有你偷懶懈怠,耽擱了抄書,才會失望?!?/p>

裴錢眼淚一下子就涌出眼眶。

每一次被陳如初背著離開竹樓后,從藥水桶里清醒過來,她死活都要去抄書,可是魂魄顫抖,身體顫抖,如何能夠做不到雙手不顫抖?

她這段時間,不管她如何咬牙堅持,不管用了多少法子,比如將手和筆捆綁在一起,她始終沒能端端正正寫好一個字,已經積攢下很多欠債了。

朱斂又對那個纖細背影說道:“但是懈怠一事,分兩種,心境上的松懈更可怕,你如果能夠練拳之余,哪天補上欠債,就不算真正的懈怠,你師父反而會覺得你做得對,因為你師父一直覺得,所有人都有做不好的事情,暫時的有心無力,不算什么過錯。等到有心有力,還能一一補上,更是難得?!?/p>

裴錢抹了把臉,默默起身,飛奔上山。

朱斂坐在原地,轉頭望去。

有一天,朱斂在灶房那邊炒菜,與平時的用心不太一樣,今天精心準備了不少時令菜肴。

因為屋門口那邊,站著一個搖搖欲墜的黝黑丫頭,雙臂頹然下垂,臉sè慘白,一路晃蕩到這邊后,說她今兒有些嘴饞哩。

所以朱斂就打算犒勞犒勞這黑炭丫頭的五臟廟。

然后岑鴛機說有客人拜訪落魄山,來自老龍城,自稱孫嘉樹。

朱斂當時系著圍裙,哦了一聲,只說先讓那位孫家主等著,實在不行,就喊幾聲魏檗的大名,讓這家伙先招待對方。

裴錢便說:“老廚子,你去忙大事吧,已經炒了好幾碟菜了,夠吃?;仡^我讓米粒端上桌就成?!?/p>

在院子里幫著裴錢扛那行山杖的小水怪,立即挺直腰桿,高聲道:“暫任騎龍巷壓歲鋪子右護法周米粒,得令!”

裴錢嗯了一聲,轉過頭,板著臉說道:“辦事得力的話,以后等我師父回家,我再替你與師父說些好話,讓你升任落魄山右護法,也是有機會的?!?/p>

周米粒愈發挺起胸膛,咧嘴而笑,只是很快閉嘴。

可是灶房里邊,朱斂頭也沒轉,“我覺得現在手上忙活的,就是大事?!?/p>

裴錢猶豫了一下,“老廚子,你還是去見那誰吧,炒那么多菜,吃不完咋整嘛?!?/p>

周米粒剛想要說些大義凜然的言語,結果被裴錢轉過頭,瞪了一眼,周米粒立即大聲道:“我今兒不餓!”

朱斂這才放下鍋鏟,解了圍裙,離開灶房和院子。

正屋那邊,裴錢讓周米粒將那些菜碟一一端上主桌,不過讓周米粒奇怪的是裴錢還吩咐她多拿了一副碗筷,放在面朝大門的那個主位上。

周米粒拿了一個大碗,盛滿了米飯,與裴錢坐在一張條凳上,因為周米粒需要幫著裴錢拿筷子夾菜喂飯,最近是常有的事情,經常需要她這位右護法建功立業來著,裴錢說了,小米粒做的這些事情,她裴錢都會記在功勞簿上,等到師父回家那一天,就是論功行賞的時候。

周米粒每給裴錢喂一口飯菜,她自己就狼吞虎咽一番,然后抬頭的時候,看到裴錢望著那個安安靜靜放著飯碗筷子的空位上,然后裴錢收回視線,似乎有些開心,搖晃著腦袋和肩頭,與周米粒說給她再盛一小碗米飯,今兒要多吃一些,吃飽了,明天她才能多吃幾拳頭。

周米粒起身后,屁顛屁顛端著空碗飯,去擱在一旁小凳上的飯桶那邊盛飯。

背對著裴錢的時候,小水怪偷偷抹了把臉,抽了抽鼻子,她又不是真笨,不曉得如今裴錢每吃一口飯,就要渾身疼。

這一天,是五月初五。

————

修道之人,宜入名山。

陳平安在芙蕖國深山碰到了一對書生書童,是兩個凡夫俗子,書生科舉失意,看了些志怪小說和文人筆札,聽說那些得道高人,莫不飄渺絕跡于幽隱山林,就一門心思想要找見一兩位,看看能否學些仙家術法,總覺得比那金榜題名然后衣錦還鄉,要更加簡單些,所以辛辛苦苦尋覓古寺道觀和山野老叟,一路吃了許多苦頭,陳平安在一條山野小路見到他們的時候,年輕書生和少年書童,已經面黃肌瘦,饑腸轆轆,大太陽的,少年就在一條溪澗里辛苦摸魚,年輕書生躲在樹蔭底下納涼,隔三岔五詢問抓找沒,少年苦不堪言,悶悶不樂,只說沒呢。陳平安當時躺在古松樹枝上,閉目養神,同時練習劍爐立樁和千秋睡樁。最后少年好不容易摸著了一條帶刺的黃姑婆,歡天喜地,雙手攥住魚兒,高聲言語,說好大一條,興高采烈與自家公子邀功呢,結果雙手冷不丁就給刺得錐心疼,給跑了,那年輕書生丟了充當扇子的一張野蕉葉,原本打算瞅瞅那條“大魚”,少年書童一屁股坐在溪澗中,嚎啕大哭,年輕書生嘆了口氣,說莫急莫急,說了句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安慰話,不曾想少年一聽,哭得愈發使勁,把年輕書生給愁得蹲在溪邊自撓頭。

陳平安便取出竹箱背在身上,手持一根嶄新的青竹行山杖,飄落在山路上,緩緩而行?!芭加觥绷四菚蜕倌?,便摘下竹箱,卷起褲管和袖子,也不多說什么,下了溪澗,瞅準一處游魚較多的地方,然后開始搬運石子,緊靠溪邊,在上游建造堤壩,一橫一豎再一橫,就開始在水淺不過一掌的自家地盤里摸魚,很快就有好些黃姑婆和船釘子被丟到岸上。那少年眼睛一亮,覺得按照公子的說法,在江湖上,這叫醍醐灌頂,被相中根骨的武林前輩灌輸了一甲子功力,在山上,就是仙人扶頂傳授長生法!

少年都忘了手還火辣辣疼,依葫蘆畫瓢,搬石勺水,果真也有收獲,都是些喊不出名字的野溪雜魚,雖然無法與那位“前輩”媲美,但是與自家公子對付一頓午餐,綽綽有余。只是一想到火折子已經消耗殆盡,如何生火做飯燒魚,年輕書生和少年又開始大眼瞪小眼,如果路線沒錯的話,他們距離最近的縣城還有百余里山路,他們是真的好久沒瞧見炊煙了,游歷之初,覺得鄉野村落那些煩人至極的雞鳴犬吠,這會兒委實是有些想念了。

所幸那位瞧著半點不像歹人的年輕青衫客,又教了那少年一手絕活,摘了幾根狗尾巴草,將那些已經被開膛破肚清洗干凈的溪魚串起,然后隨手放在溪畔大石上曝曬。少年管他娘的,現學現用便是,將那些大的有巴掌大小,小的不過尾指長短的溪澗雜魚,清洗干凈后,一一貼放在了滾燙的溪畔石頭上。

書生自報名號,芙蕖國鹿韭郡人氏,姓魯名敦,邀請那位青衫年輕人一起在樹蔭乘涼,少年書童則蹲在一旁,看著不遠處躺在石頭上曬太陽的十數條溪魚,偷偷樂呵。年輕人自稱姓陳,來自南邊的小國,一路游歷至此。魯敦便與他閑聊,主要還是希望能夠與這位負笈游學的陳公子同行,一起去往他的鹿韭郡家鄉,不然他早已囊中羞澀,還剩下五六百里路程,怎么走?其實返鄉路途中,是有兩處與自家還算世交之誼的當地郡望家族,可以借些盤纏,只是他哪里好意思開這個口,尤其是距離較近的那戶人家,有同齡人在此次京城春闈當中,是杏榜有大名的,他這要是跟乞丐似的登門拜訪,算怎么回事。至于另外一處,那個家族當中,有他心心念念的一位美嬌娘,嫻雅淑靜,是出了名的美人,他就更沒臉去了。

陳平安從竹箱里邊拿出一些干糧遞給這對主仆。

年輕書生道謝之后,也無客氣,然后分了少年書童一半。

三人一起吃著干糧。

陳平安便說了那些曝曬成干的溪魚,可以直接食用,還算頂餓。

書生和少年恍然大悟。

年輕書生到底個讀書人,便說自己曾經在一本《西疆雜述》上,看到過一段類似的文字記載,說那烈日可畏,試將面餅貼之磚壁,少頃烙熟。

少年書童十分自豪。

自家公子,自然還是很有學問的。

陳平安耐心聽完年輕書生的闡述,在細嚼慢咽的時候,也思量著一些事情。

綠鶯國龍頭渡購買的一套二十四節氣谷雨帖,數量多,卻并不昂貴,十二顆雪花錢,貴的是那枚谷雨牌,售價四十八顆雪花錢,為了砍價兩顆雪花錢,當時陳平安費了九牛二虎之力。

在斗蟋蟀成風的荊南國買了三只竹編蛐蛐籠,打算送給裴錢和周米粒,當然不會忘記粉裙女童陳如初。

蘭房國的三只小瓷盆,可以種植小青松、蘭花,蘭房國的盆景,冠絕十數國版圖,一樣是三人人手一件,不過估計就算栽種了花草,裴錢和周米粒也都會讓陳如初照料,很快就沒那份耐心去日日澆水、經常搬進搬出。

金扉國的一座前朝御制香薰爐,還有一種巧奪天空的鏤空金制圓球,依次套嵌,從大到小,九顆之多。

陳平安最終沒有答應與書生少年同行。

不過最后將自己那些溪魚贈予了他們,又送了他們一些魚鉤魚線,兩人再次致謝之后,繼續趕路。

陳平安坐在山中溪邊,開始呼吸吐納。

這么多年的遠游。

陳平安見過很多人了,也欽佩很多人。

但是有一個人,在最為艱難的書簡湖之行當中,看似很不起眼,只是人間泥濘道路的小小過客,卻讓陳平安始終記憶猶新。

那是一位身世坎坷的鄉野老婦人,當時陳平安帶著曾掖和馬篤宜一起還債。

臨近村落溪畔,陳平安見到了一位見到了一位身形佝僂的窮苦老嫗,衣裳潔凈,哪怕縫縫補補,仍然有半點破敗之感。

老嫗剛好從溪邊搗衣而返,挽著只大竹籃,走回家中,然后見到了被她孫子死后化作的鬼物,附身在曾掖身上,跑到老嫗身邊,使勁磕頭。

老嫗便將那放滿清洗干凈衣裳的竹籃,趕緊放在了滿是泥濘的地上,蹲下身試圖扶起那個她認不得的陌生少年。

那一幕。

讓陳平安能夠記住一輩子。

甚至可以說,她對陳平安而言,就像伸手不見五指的書簡湖當中,又是一粒極小卻很溫暖的燈火。

老婦人身上,讓陳平安第一次清清楚楚感受到了兩個字的力量。

從容。

好像天地間的那么多無形規矩和苦難,結結實實落在了老嫗身上之后,卻是那么的不值一提。

世間有山上山下之分,又有富貴貧賤之別,可是苦難的分量,未必有大小之分。落在每個人頭上,有人聽了一句言語的難熬,可能就是別人挨了一刀的疼痛,這很難去用道理解釋什么,都是一般的難熬。

唯有從容二字,千古不易。

陳平安猛然睜開眼睛,竟是被迫退出修道之人的內視之法,心神大動!

卻絕非那種武夫走火入魔的絮亂氣象。

只覺得雙袖鼓蕩,陳平安竟是完全無法抑制自己的一身拳意。

心腹兩處皆如神人擂鼓,震動不已。

陳平安站起身,身形踉蹌,一步跨入溪澗中,然后咬牙站定,一腳在山,一腳在水。

鼓響之際,體內氣府竅穴火龍游曳而過,如一連串春雷震動,自然而然炸響于人身小天地。

鼓歇之后。

陳平安便有了一顆英雄膽。

看網友對 第五百二十七章 思無邪即從容 的精彩評論

87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平安 : 2019年04月08日 回復

    算是升級了嗎?張山峰會不會突然的一日千里進境呢?

  2.  板凳# 匿名 : 2019年04月08日 回復

    大斌子說的是挺好的,他自己也說喜歡烽火的書,才即雪中之后又開始說的劍來!真真的喜歡劍來

  3.  地板# 閑得嘴碎 : 2019年04月08日 回復

    劍來是屬于咱們這幫人的爽文

  4.  4樓# 老劍條 : 2019年04月08日 回復

    厲害死了

  5.  5樓# 叁鑰伴 : 2019年04月08日 回復

    一顆英雄膽,千秋尚凜然。

  6.  6樓# 春風化雨 : 2019年04月08日 回復

    六境巔峰吧?小平安是要追求一下每境最強的,給裴錢做武運珠子吃……對,劍來爽文,我們看就行了,不看爽文的,請自重克哈……

  7.  7樓# 陳芝豹 : 2019年04月08日 回復

    英雄膽再加上火龍真人給皮皮討要來的水運精華,皮皮不得了了

  8.  8樓# 土豆 : 2019年04月08日 回復

    書寫的好,就是更新有點慢

  9.  9樓# 英雄膽 : 2019年04月08日 回復

    好一顆英雄膽

  10.  10樓# 喬布衣 : 2019年04月08日 回復

    越來越好看了,烽火加油,出必精品。

  11.  11樓# 小師叔 : 2019年04月08日 回復

    此后隨時可入金身!

  12.  12樓# 齊先生 : 2019年04月08日 回復

    劍來雖不是爽文,但比爽文更爽,快哉!

  13.  13樓# 春城無夢 : 2019年04月08日 回復

    世間有山上山下之分,又有富貴貧賤之別,可是苦難的分量,未必有大小之分。落在每個人頭上,有人聽了一句言語的難熬,可能就是別人挨了一刀的疼痛,這很難去用道理解釋什么,都是一般的難熬。

    唯有從容二字,千古不易。

  14.  14樓# 匿名 : 2019年04月08日 回復

    劍來,慢慢來好了,從容

  15.  15樓# 我叫阿良 : 2019年04月09日 回復

    總管如果能半個月不斷更,他就不是總管了

  16.  16樓# 123 : 2019年04月09日 回復

    不錯,就是慢啊

  17.  17樓# 蝦米 : 2019年04月09日 回復

    總管這幾天怎么了

  18.  18樓# 。。。 : 2019年04月09日 回復

    總管,怎么還沒更???

  19.  19樓# 呵呵 : 2019年04月09日 回復

    真想從頭捋順一遍,老多情節記不住了

  20.  20樓# 美女沒我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再不更新,我就寄刀片了

  21.  21樓# 一更解恩仇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兩天不更,總管,說不過去了吧,不太善了。

  22.  22樓# 耿胖哥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這個網吧綠球球的

  23.  23樓# 匿名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慢慢更吧,早早看完了,真的不知道還有什么可以看

  24.  24樓# 匿名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從頭看一遍的加1

  25.  25樓# 李浩雨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沒更就好好休息,保持之前水準再接再厲

  26.  26樓# 匿名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斷更啦???

  27.  27樓# 瞧把你嘚瑟的 還意不意外+把你慣的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一個想詮釋道理跟次序的人

  28.  28樓# 匿名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感覺說總管更新慢的,可以回頭重新多看幾遍,這樣更對得起總管這么好的書

  29.  29樓# 李不二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從頭一縷,發現刀鞘的伏筆竟然在老龍城就開始埋了。

  30.  30樓# 大道之行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從容最無畏

  31.  31樓# 笑該動人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慢慢更,這樣我還有個盼頭

  32.  32樓# 阮大奶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總管沒停更就不錯了, 你看我都好多章沒出現了。

  33.  33樓# 那天給總管花點錢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只要不太監 就謝謝總管了

  34.  34樓# 散人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今天突然發現看完正文,下邊的評論也是必看的,看著你們的評論真精彩

  35.  35樓# 一月已閱 : 2019年04月10日 回復

    等的我心力憔悴啊

  36.  36樓# 匿名 : 2019年04月14日 回復

    凝聚一個英雄膽,快哉快哉!

新書推薦: 劍來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