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且將書上道理放一放

第四百三十二章 且將書上道理放一放

今天書簡湖青峽島一帶,風平水靜,湖面如鏡,四周一些個大大小小的藩屬島嶼,青巒疊翠,偶有幾聲仙家府邸的仙鶴長鳴,時不時遠處天空會有一兩道虹光掠過,隱約有轟隆隆雷聲作響。

風景宜人,神仙洞府。

大師姐田湖君穿了一件大紅羅地半袖臂衫,金線刺繡出祥云圖案,姍姍而行,手捧一摞檔案,去往青峽島大門附近的那間屋子,一路上遇到田湖君的所有修士,都退讓路旁,向這位貌美女修致禮。

田湖君從來不作任何回應。

她如今是青峽島炙手可熱的權勢人物,這幾年青峽島實力大漲,田湖君跟隨師父劉志茂和小師弟顧璨四處征戰,不但以連綿不斷的血腥戰事,砥礪修為,事后分紅,更是收獲極豐,加上劉志茂的賞賜,使得田湖君在去年秋末,順利躋身金丹地仙,當時青峽島開舉辦了盛大酒宴,慶祝田湖君結成金丹客,成為神仙人。

田湖君來到那間屋子門口,敲門而入,看到了那位坐在書案后邊的年輕人,正抬起頭,望向自己。

年輕男人,頭別簪子,身穿青衫長褂,桌旁放了一只朱紅sè酒葫蘆,只是來這里次數多了,身為金丹地仙的田湖君就看出些蛛絲馬跡,酒葫蘆不簡單,多半是給高人施展了障眼法的物件。值得大修士如此遮掩氣象的東西,肯定是一件貨真價實的上品法寶,例如養劍葫。

田湖君與師父劉志茂有過一場私下密談,關于酒壺,劉志茂給出的答案,證實了田湖君的猜想,正是一枚上品養劍葫。

但是更讓田湖君心悸的,還不是這枚給那年輕人當做酒壺的養劍葫,而是那把留在小師弟顧璨住處隔壁屋內的長劍。劉志茂斷言,那是一把桀驁不馴的半仙兵。

劉志茂要求田湖君最近這段時間,約束好青峽島所有修士,最少在陳平安離開書簡湖之前,不可像往常那般隨心所欲行事。

那是田湖君第一次從師父劉志茂身上,感受到一種叫“約束”的陌生東西。

進了屋子,年輕人已經站起身,主動將桌上挪出一個空位。

田湖君將手上一大摞塵封已久的檔案輕輕放在桌上,歉意道:“陳先生,這是第三批從青峽島香火房找出來的秘檔,香火房一直無人敲打,過慣了天不管地不顧的舒坦日子,所以有些保管不善,蟲蛀較多,陳先生,對不住啊?!?/p>

陳平安擺擺手,“希望田仙師不要因為此事去責罰香火房,本就是田仙師和青峽島香火房在幫我的忙,田仙師,你覺得呢?”

田湖君原本已經打算將香火房主事三人,好好拾掇一番,但是此刻看到陳平安的臉sè和眼神后,田湖君立即打消了念頭,轉念一想,或是私底下教訓一通?如今書簡湖表面上天下太平,青峽島修士習慣了前些年的腥風血雨,最近實在是一個個閑得發慌,百無聊賴。田湖君從一個截江真君手底下可有可無的大弟子,曾經被一位路過青峽島做客的yīn陽家高人修士,勘定為此生無望地仙的龍門境修士,一躍而起,執掌大權,憑借戰功,得以獨自占據一座搶奪而來的眉仙島,這在書簡湖,就相當于分疆裂土的藩王,有了真正屬于她田湖君的地盤,而截江真君的賞罰分明,也正是劉志茂能夠造就出青峽島在書簡湖一家獨大格局的根本,劉志茂并不吝嗇封賞“有功群臣”,后進之輩,或是投誠之人,只要敢打敢殺敢拼命,為青峽島建功立業,青峽島祖師堂的賞賜,從來一視同仁。

陳平安說道:“之后我可能還要去找香火房管事的人,問些事情,勞煩田仙師幫忙轉告一下?!?/p>

田湖君心中悚然,立即微笑道:“陳先生太過客氣了,這是田湖君的分內事,更是香火房的榮幸?!?/p>

陳平安默不作聲,見田湖君好像還沒有離去的打算,只得開口,輕聲問道:“田仙師可是有事相商?”

田湖君小心翼翼在心中遣詞造句,打好腹稿后,說道:“師父要我詢問陳先生,書簡湖馬上就要在宮柳島推舉江湖君主,陳先生是否參加?”

陳平安說道:“這是你們青峽島好不容易贏來的大好局面,也是你們書簡湖的自家事,我自然不會摻和,不過我會看看熱鬧,就在這里?!?/p>

田湖君如釋重負,眼前這個讓絕大部分青峽島修士都一頭霧水的賬房先生,這個答復還算讓人滿意,在師父劉志茂那邊,應該可以交待過去。

陳平安繞出書案,將田湖君送到門口。

雖然次次如此,可田湖君竟是生出些受寵若驚的感覺,田湖君走遠了之后,暗自思量一番,賬房先生陳平安,人還是那個人,大概是她如今知道了養劍葫和那把半仙兵的原因?

陳平安返回書桌,開始一部部翻閱香火房檔案。

姓名,籍貫,出生年月,師承,親人和家族。

其中許多名字,已經按照青峽島香火房老規矩,將名字以朱筆抹去,這叫銷檔。

陳平安每看到一個在自己想要尋找的名字,就寫在一本手邊故意沒有版刻文字內容的空白書籍上,除了出生籍貫,還有這些人在青峽島上擔任過的職務。香火房的檔案,每個青峽島修士或是雜役的內容厚薄,只與修為高低掛鉤,修為高,記載就多,修為卑微,幾乎就是姓名加上籍貫,僅此而已,不到十個字。

還有許多死人,其實是連香火房檔案上都沒有出現過,死了,一個名字都沒能留住。

陳平安接下來除了去香火房,詢問被自己記下名字那撥人,為人處事的口碑,旁人的大致觀感。還要順藤摸瓜,從如今青峽島各路修士、府邸管事和開襟小娘嘴里,問出那些個名字,一一記在書上??赡茉谶@期間,會像麻煩田湖君去跟香火房一樣,麻煩一些青峽島位居要津的掌權人物,不然如今的陳平安,已經談不上為此耗費心神,卻會在來來往往的路途上消耗太過光yīn。

在田湖君去跟劉志茂稟報此事的路上,剛好遇到了一襲蛟龍蛻皮法袍的小師弟顧璨。

至于其余秦傕、晁轍在內的師弟師妹,還有分別居住青峽、眉仙、素鱗在內十二大島嶼上的十大供奉客卿,這些青峽島心腹和得力干將,隨著宮柳島會盟一事的臨近,青峽島高層,外松內緊,并不輕松,需要打著截江真君的幌子,擔任說客,好似那縱橫家,四處奔走,拉攏結盟,yīn謀詭計和陽謀大勢,無所不用其極。

顧璨見著了田湖君,還是那副雙手籠袖在墨青sè蟒袍里的少年莊稼漢模樣,笑瞇瞇道:“大師姐,又去見陳平安啦,我可要好心好意提醒大師姐一句,莫要有非分之想,想著自薦枕席,哪天爬上陳平安的床鋪,好嘗一嘗我喊你‘嫂子’的滋味。不然到時候,我喊完了嫂子,可就不念什么師門情誼了?!?/p>

田湖君苦笑道:“小師弟,我又沒有鬼迷心竅。再說了,陳先生看得上我這種蒲柳之姿?”

顧璨有些高興,“那可不,陳平安眼光高著呢,當年就沒瞧上鄰居家一個叫稚圭的小娘們,大師姐你這么有自知之明,我很欣慰?!?/p>

與顧璨聊天的時候,田湖君都會不露痕跡地放低身架,無需顧璨仰頭,或是視線上揚,長久以往,自然而然。

顧璨繼續道:“還有,關于開襟小娘的事情,你可得幫我守口如瓶,別人說漏了嘴,是他們蠢,自己找死,但是大師姐這么一個七巧玲瓏心肝的聰明人,出了紕漏,我可就要懷疑大師姐是不是居心叵測了,到時候師父當年護不住大師兄,如今也護不住大師姐的,我可是知道,那個天生狐媚最喜歡鉆別人被窩的三師姐,對大師姐可不算太親近,如果不是修為資質實在是不堪入目,說不得如今我們都得喊她一聲師娘了?!?/p>

田湖君笑臉僵硬,“師姐的為人,小師弟難道還不清楚嗎?”

顧璨點頭道:“正因為清楚,我才要提醒大師姐啊,不然哪天為了師父牙縫里那點吃食,就在我這邊丟了性命,大師姐不后悔,我這個當師弟的,給大師姐照顧了這么多年,那可是要扼腕痛惜的?!?/p>

田湖君滿臉苦笑,“我記住了?!?/p>

顧璨伸出一只手,輕輕拍打田湖君的臉頰,“去吧,師父他老人家等你消息呢?!?/p>

田湖君離去后。

顧璨轉頭對小泥鰍說道:“總喊你小泥鰍也不是個事兒,走,我去陳平安那邊幫你討個名字?!?/p>

小泥鰍扭扭捏捏。

顧璨笑道:“又不是你的本命名字,有什么害怕和害羞的?!?/p>

去往那間屋子的路上,顧璨皺眉問道:“那晚上,陳平安屋子里邊的動靜,真像他說的,只是煉氣出了岔子?”

小泥鰍搖搖頭,它如今作為一名元嬰,對于修煉一事,居高臨下看待中五境修士的煉氣一事,可謂洞若觀火,“肯定沒那么簡單,只比走火入魔稍好一些。具體原因不好說,陳平安是純粹武夫的底子,又在重建長生橋,跟我們都不太一樣,所以我看不出真相,但是陳平安那晚受傷不輕,主人也瞧出來了,不單單是體魄和神魂上,心境……”

小泥鰍不敢再說下去。

顧璨停步不前,沉默下來。

整個人散發出一股令人窒息的氣勢。

這個書簡湖令人聞風喪膽的混世小魔王,可不是只靠小泥鰍和劉志茂走到今天這一步的。

顧璨苦笑道:“那你說,怎么補救?”

少女姿容、膚白若羽的小泥鰍撓撓頭,“陳平安自己都沒說什么了,主人還是不要畫蛇添足了吧?主人不是經常笑話那些身陷困獸斗境地的螻蟻,做多錯多來著?”

顧璨點點頭,“有道理?!?/p>

到了陳平安那間不大的屋子,顧璨拎了根小板凳坐在門檻,笑著與陳平安說了此行的目的,想要幫著給小泥鰍取個名字,不涉及世間妖物和蛟龍之屬的本命名字。

陳平安放下筆,抬起頭,想了想,“就叫炭雪吧,炭雪同爐,相親相近,尤為可貴?!?/p>

顧璨使勁點頭,對小泥鰍笑道:“咋樣?!”

小泥鰍羞赧道:“太文氣了些,我又沒讀過書,會不會給人笑話?!?/p>

顧璨嗤笑道:“誰敢笑話你的真名字,我就……”

顧璨趕緊閉上嘴巴,偷偷轉頭。

發現陳平安已經重新提筆,繼續低頭寫字。

顧璨曬了一會兒秋末的溫煦日頭,懶洋洋的,不要太愜意,都快要打盹睡著了。

自己坐在小板凳上,天塌下來,都有坐在自己身后、書案那邊的陳平安,顧璨不怕。

顧璨伸了個大懶腰,轉頭問道:“我娘親說晚飯她下廚,做一份比上次更地道的家常菜,有空不?”

陳平安點頭道:“替我跟嬸嬸道聲謝,說到了晚飯的點,我就趕過去。對了,跟嬸嬸說一下,就不喝酒了?!?/p>

顧璨笑逐顏開,“好嘞!那我忙去了啊?!?/p>

在顧璨放回小板凳在墻角的時候,陳平安突然說道:“跟田湖君說一聲,我想要搜集書簡湖的地方志,除了各島珍藏書籍,可能還要涉及書簡湖旁邊的池水城,以及更遠一些的州郡縣志,一切開銷,不管多少神仙錢,都由我來支付,再提醒她一句,最終報價的時候,將賬面之外的溢價計算進去,包括青峽島的人力物力,一切,在商言商好了。相信書簡湖對此不會陌生?!?/p>

顧璨笑道:“小事情!如今青峽在內十二島,養了一大幫子只會搖旗吶喊不出力的奸猾家伙,正好撒出去做點正經事?!?/p>

陳平安看著顧璨。

顧璨想了想,“我會事先說好,在商言商做買賣,不敢打著青峽島的旗號強買強賣,胡作非為?!?/p>

陳平安說道:“如果萬一還是有了意外,你馬上告訴我,我自己來處理?!?/p>

顧璨燦爛笑道:“放心,絕對不會有意外,這兒是青峽島,是書簡湖,規矩有很多,也有很多人喜歡壞規矩,可真要壞了規矩,需要什么樣的代價,人人肚子里都有本賬,門兒清?!?/p>

顧璨帶著小泥鰍離開青峽島山門這邊。

顧璨突然說道:“小泥鰍,我怎么覺得陳平安最后的眼神,怪怪的,你那會兒,心里邊慌不慌?”

小泥鰍怯生生道:“有一點?!?/p>

顧璨大搖大擺,“我就說嘛,陳平安適合待在咱們書簡湖,有他在了,我最多就是只怕他一個人,但是我可以真正天不怕地不怕啊,這筆買賣,你說誰更賺?當然是我嘛?!?/p>

小泥鰍羞澀一笑,“炭雪覺得對唉?!?/p>

顧璨轉過頭,看到小泥鰍低頭擰著衣角,顧璨笑罵道:“你個沒羞沒臊的小娘們,前邊還說著太文氣了,這會兒就急哄哄用上名字啦?”

顧璨突然哭喪著臉,“不過小泥鰍,咱們最近可要悠著點,不許像以前那么打打殺殺了,別看陳平安當起了賬房先生,可他一直瞧著咱們呢?!?/p>

小泥鰍拍了拍肚子,“暫時不餓?!?/p>

顧璨白眼道:“剛吃了那個金丹婦人,你再要喊餓,我給你抓誰去?我師父???”

小泥鰍眼神熠熠光彩。

顧璨嘿嘿一笑,雙手籠袖,抬起頭,“小泥鰍,我很開心,比痛快殺人還要開心?!?/p>

小泥鰍有樣學樣,最近也學會了“坦誠相見”,“餓肚子之前,主人開心,我也很開心?!?/p>

顧璨問道:“你說陳平安到底在搗鼓什么呢?”

小泥鰍搖頭道:“我都不敢靠近陳平安和書案,我又不喜歡想事情,不知道?!?/p>

顧璨嘆了口氣,“無所謂了,只要每天能夠看到陳平安,還有啥不滿足的?!?/p>

————

池水城高樓內。

崔東山最近已經開始站起身,經常在那座金sè雷池內踱步。

反觀崔瀺,開始閉目凝神,偶爾會受到品秩最高的飛劍傳訊,需要他親自處理一些關系到大驪走勢的軍政國事。

崔東山站在那個圓圈邊緣,低頭看著兩幅畫卷,一幅是顧璨與婢女小泥鰍的言行舉動,一幅是賬房先生陳平安的屋內光景。

崔東山開始點評顧璨:“骨聳者早夭,骨露者無以立,骨橫者氣兇悍,骨象金石者命極硬。喂,老王八蛋,你覺得顧璨這個小崽兒,如果離開了驪珠洞天,再也沒有見到陳平安的話,有沒有可能靠著自己,成為蜂尾渡劉老成之后的寶瓶洲第二位上五境修士?”

崔瀺睜開眼睛,點頭道:“可能性極大。身處亂世之中,顧璨反而如魚得水?!?/p>

崔東山微笑道:“老王八蛋,這會兒怎么說?我家先生雖然元氣大傷,傷及大道根本,可這個死局,畢竟沒有更死,你是不是比我家先生更加失望???哈哈,你費盡心機安排了四難,結果先生在第三難的本心一事上,直接認輸,既然內心深處,堅持顧璨行事仍是錯,有無法一拳打死顧璨,更無法丟下顧璨不管,那就先過了本心一坎,毅然決然,崩碎了好不容易煉制成功的第二件本命物,借此機會,不但讓你的前兩難,變成了笑話,我家先生還得以再次做了一場切斷和圈定,揀選了一條最沒有岔路的羊腸小道,暫時拋開情與法,不去斤斤計較法與理,而是開始去追本溯源,并且在思考這條來龍去脈的同時,我家先生第一次開始嘗試走出自己那個“無錯”的圈子,等于破開屏障,不再因為道理而畫地為牢,開始走入大天地,心念所及,天下無處不可去!”

崔瀺答非所問,“聽說你如今重新撿起了被我們當年丟擲一旁的術家算術,并且開始鉆研脈絡障?”

崔東山笑呵呵道:“小有所成,不值一提,不值一提,比不得老王八蛋你謀劃的千秋大業?!?/p>

崔瀺冷笑道:“想說就說,憋著作甚?難道你覺得我會求著你,說那些新悟出的玄理妙處?”

崔東山搓手道:“既然老王八蛋變著法子求我了,那我就……只說一件趣事,相信你一樣會好奇,我問你,崔老王八,你就不想知道那趟倒懸山之行,我家先生是如何過了未來老丈人、丈母娘那一關的?我可以給你一點暗示,與顧璨有一丟丟的關系?!?/p>

崔瀺淡然道:“當年在落魄山竹樓,爺爺就提及過,陳平安在倒懸山和劍氣長城,最大的險境,在于可以一口氣從四境連破兩境,直接躋身第六境武道巔峰,這一點,陳平安這么一個城府深沉的家伙,肯定想到了。從現在的跡象來看,陳平安能夠將一身拳意收放自如到如此地步,藕花福地的境遇,未必夠,多半是在那場老丈人考察女婿的考驗當中,嗯,倒懸山那邊有個賣黃粱酒的店鋪,喝了酒便是忘憂人,應該是陳平安在當時就躋身過第六境了,如何做到的,又是如何返回原本境界,大千世界無奇不有,那邊又有個雜家老祖宗賣酒多年,都不重要,就算是陳平安一步登天,成為地仙修士,我都不奇怪。所以陳平安是如何過關的,很簡單,兩位劍氣長城的道侶大劍仙,假扮路人,在黃粱福地酒鋪子里,故意激怒陳平安,使得陳平安熱血上頭,舍了武道前程不要,在絕境當中一路破境,也要為心愛姑娘的爹娘說幾句公道話?!?/p>

崔東山笑嘻嘻道:“你個老王八蛋,還是厲害的。不過以后說話注意點,我家先生那不叫城府深沉,是萬事多想漲慧根,與咱們倆天生一肚子壞水的,可是一個天一個地?!?/p>

崔瀺嗤笑道:“我估計劍氣長城那邊,所有人都覺得是陳平安配不上寧姚?!?/p>

崔東山疑惑道:“老王八蛋,你咋回事,干嘛為我家先生說好話,咋的,想要投降輸一半?你要是這么想,也不是不行,那咱們就當打了個平手?”

崔瀺自顧自說道:“當時肯舍得自己的武道前程,才過得了倒懸山那一關,若是如今連為顧璨留下來,都不愿意,陳平安哪有資格走到這個局中。那種今日不舍、想著來日家當更多了再舍的聰明人,我們看到過多少了?”

崔東山越來越犯迷糊,“崔瀺,你又給我家先生說好話?你該不會是失心瘋了吧?別這樣啊,真要失心瘋也成,等那件大事完成之后,你再瘋,到時候我大不了在落魄山竹樓門口,給你放個小飯盆……”

崔瀺指了指畫卷那間屋子,轉頭望向崔東山,嘴角翹起,冷笑道:“我先前是怎么告訴你的?第四難,難在無數難。你知不知道,第四難這才剛剛開始,陳平安當下用心越多,此后心坎就越多,到時候,我估計你就要求著我投降輸一半了,就要擔心陳平安是不是徹底走火入魔了?!?/p>

崔東山不再像剛才那般故作輕松,坐回原地,緩緩道:“一時勝負在于力,萬古勝負在于理?!?/p>

崔瀺笑道:“若是這‘一時’就是幾十年,一百年呢,就是凡俗夫子的一輩子,你當如何,陳平安又當如何?”

崔東山板著臉道:“你要學學我家先生,懂得善待人間,而老子我崔東山,就是人間的其中之一,所以別他娘的在這里咄咄逼人?!?/p>

崔瀺微微一笑,“阮秀一行人入局了,已經快要被書簡湖遺忘的宮柳島主人,劉老成也快要入局了。說不定,來得早不如來得巧?!?/p>

崔東山搖頭晃腦,“不聽不聽,王八念經?!?/p>

崔瀺緩緩道:“這就是講道理的代價。在泥瓶巷白白送出了一條必然元嬰的泥鰍,蛟龍溝失去了齊靜春的山字印,在老龍城差點給杜懋一劍捅死,看來你家先生吃的苦頭還是不太夠,代價不夠大。沒關系,這次他在書簡湖,可以一口氣吃到撐死?!?/p>

崔東山依舊坐在那兒,晃來晃去,“不聽不聽王八念經,老王八念經最難聽?!?/p>

崔瀺轉過頭,看著這個“少年崔瀺”,“以后你如果還有機會去落魄山,記得對爺爺好一點,換成我是爺爺,看到你這副德行,當年早打死你了?!?/p>

崔東山不但搖晃屁股,還開始揮動兩只雪白大袖子。

崔瀺自言自語道:“要在死路上逼死自己嗎?”

————

陳平安在放下筆的時候,突然發現外邊的日頭。

想了想,便走出屋子,開始曬那些竹簡。

很多竹簡正反兩面都刻了字,倒不是竹子不夠用,游歷千萬里,路途中自然不缺遇到竹林。

只是有些當時讀書多了,就會發現許多道理,哪怕是三教百家學問的不同文脈,可有些在一枚竹簡上成雙成對的語句,還是有些“親近”,儒教之內文脈不同,可依舊宛如嫡系,三教不同,仿佛近鄰,三教與之外的諸子百家,就像是萍水相逢的江湖朋友,又或是多年不往來的遠房親戚?

陳平安在曬竹簡的時候,拿起其中一枚,正面是一句儒家的“物有本末,事有始終。知所先后,則近道矣?!?/p>

反面是那句道家的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四時有明法而不議,萬物有成理而不說?!?/p>

只是這枚竹簡比較特殊,陳平安當初翻閱佛經后,又以刻刀在竹簡一面的旁白處,篆刻了一句字體稍小的佛家語,“諸佛妙理,非關文字”。

有一枚竹簡,正反分別篆刻著“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”,和那句佛家的“無有定法,如來可說?!?/p>

拿起后,默誦一遍,輕輕放下。

陳平安又拿起一枚竹簡,“是法平等,無有高下”“人有南北,佛性無南北”,反面則是“君臣上下貴賤皆從法”。

最后陳平安拿起一枚竹簡,正面是“哀莫大于心死,人死亦次之?!狈疵媸恰案F則變,變則通,通則久”。

秋高氣爽,日頭高照。

陳平安曬了所有的竹簡,自己蹲在好似居中圓心的空白地帶,雙手籠袖,就這樣環顧四周。

一直這么蹲著,等到日頭斜照在山,陳平安才開始一枚枚竹簡收起來,放入方寸物當中。

這么多書上的道理,且放一放。

道理在書上,做人在書外。

這句話,是陳平安在驪珠洞天尚未破碎下墜之前,就已經知道的一個道理,而且不是從書上看來的,是別人認真講,他用心聽來的。

陳平安剛剛收好所有竹簡,就看到顧璨帶著小泥鰍走來,朝他揮手。

陳平安關上屋門,走向顧璨,一起去往那座富埒王侯的豪門宅邸。

大門上張貼有兩幅門神彩繪掛像。

陳平安看著它們,心中喃喃道:“擋得住鬼,攔不住人?!?/p>

顧璨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隨即他有些埋怨,“你偏偏要搬去山門口那邊住著,連像樣的門神都掛不下,多寒酸?!?/p>

陳平安笑了笑,“吃飯去?!?/p>

到了飯桌上,才發現顧璨娘親早早給陳平安和顧璨都倒了酒。

小泥鰍坐在顧璨身邊,它其實不愛吃這些,不過它喜歡坐在這邊,陪著那對娘倆一起吃飯吃菜,讓它更像個人。

顧璨其實與娘親說好了今晚不喝酒的,便有些擔心,怕陳平安生氣。

卻看到陳平安已經拿起了酒杯,敬了嬸嬸一杯酒,不但如此,又給自己倒了一杯,抿了一口后,開始夾菜。

一頓飯,多是婦人在聊當年驪珠洞天的瑣碎趣事,陳平安也沒有一直沉默,會說一些如今龍泉郡的熱鬧。

其樂融融。

讓顧璨喝完了一杯酒后,只覺得自己能夠豪飲千百斤都不醉。

不曾想陳平安對他潑了冷水,“你年紀還小,哪怕如今是練氣士了,烏啼酒也能裨益修行,還是要少喝,真高興,就喝三杯?!?/p>

顧璨做了個鬼臉,點頭答應下來。

婦人掩嘴而笑。

若是陳平安能夠在這些無傷大雅的小事上,多管管兒子顧璨,她還是很愿意看到的。

尤其是小泥鰍無意間說了那塊“吾善養浩然氣”玉牌的事情后,婦人獨自想了半宿,覺得是好事情,最少能夠讓劉志茂忌憚些,只要陳平安有自保之力,最少就意味著不會拖累她家顧璨不是?至于那些繞來繞去的對錯是非,她聽著也心煩,到也不覺得陳平安會存心傷害顧璨,只要陳平安不去好心辦壞事,又不是那種做事情沒輕沒重的人,她就由著陳平安留在青峽島了。

吃完飯后,陳平安開始像往常那樣,繞著青峽島沿湖小路獨自散步。

走走停停,并無目的。

偶爾會遇到一些青峽島修士,多是年紀輕、輩分低的下五境練氣士,至于那些雜役婢女,自然不敢胡亂離開各個府邸。

見到了陳平安,他們都會喊聲陳先生,因為根本不清楚這個年輕人的根腳,只聽說是顧璨親自邀請到青峽島的貴客,不但如此,顧璨每天都要去山門口那間屋子坐會兒,與這位貴客聊聊天,這可是太陽打西邊出來的天大稀罕事。

只是當那個賬房先生對誰都比較和氣之后,反而讓人琢磨不透,無形中少了許多敬畏心思。

難不成是個花架子?比如是顧小魔頭的大驪同鄉?又或者是那位夫人的娘家人晚輩?

陳平安行走在幽靜道路上,停下腳步。

眼前站著兩個人,顧璨的一位師兄晁轍,還有能夠讓顧璨還算青眼相加的呂采桑,是一位白衣勝雪的俊美少年,年紀其實將近三十歲,可心性與皮囊都還是少年,應該是十幾歲的時候就躋身了洞府境,才得以顏sè若童子,這說明那位書簡湖屈指可數的老元嬰修士,收取呂采桑作為閉關弟子,很有眼光。

呂采桑撇下已經停步的晁轍,上前幾步,臉sèyīn沉,“你叫陳平安?我勸你以后少對璨璨指手畫腳!”

陳平安直接問道:“不然如何?”

呂采桑微微愕然,正要說話間。

陳平安的視線已經越過呂采桑,望向自認為是局外人的晁轍,猶豫了一下,說了一句怪話:“算了,下不為例?!?/p>

晁轍欲言又止。

陳平安搖頭道:“不用解釋,我知道了,不想聽而已?!?/p>

呂采??粗莻€神sè憔悴、眉宇間滿是yīn霾的年輕男人,譏笑道:“好大的口氣,是璨璨借給你的膽子吧?”

好似一個病秧子的陳平安,橫著伸出一條手臂。

晁轍憑借本能想要后退,只是不愿意在呂采桑這個青峽島外人面前露怯,強自鎮定。

天地寂靜。

呂采桑大笑道:“你這是干嘛?”

陳平安皺了皺眉頭,自言自語道:“不來?你可想好了?!?/p>

當言語落定。

只見一條金sè絲線剎那之間,從顧璨府邸處,拔地而起,金線不斷拉伸,最后一把長劍懸停在那個年輕男人的手掌上方。

哪怕飛劍已至那人掌心上方一寸高處,靜止不動。

可這把長劍飛掠軌跡帶出來的那條金sè長線。

始終沒有退散。

呂采桑瞇起眼。

心中震撼不已。

陳平安問道:“是不是按照書簡湖的規矩,你們兩個已經可以死了?”

陳平安瞥了眼那把微微顫鳴的半仙兵劍仙,淡然道:“回去,下次出鞘,會讓你滿意的?!?/p>

這把“劍仙”一閃而逝,那條長達千余丈的金sè光線這才消失。

呂采桑依舊站在原地,不肯退讓。

晁轍已經讓出道路,站在一旁。

陳平安看了眼一臉視死如歸的呂采桑,滿臉疲倦不曾清減絲毫,卻出人意料地笑了笑,“顧璨應該真心把你當朋友的?!?/p>

說完之后,陳平安竟是轉身而走,返回那間屋子。

內心深處有些后怕的呂采桑,轉過頭,望向一身冷汗的晁轍,呂采桑猶然嘴硬,問道:“這家伙是不是腦子進過水?”

晁轍不敢說一個字。

你他娘的呂采??梢耘芑貛煾改沁叾闫饋?,可老子一旦惹了這么尊不顯山不露水的劍仙瘟神,能跑哪兒去?

陳平安回到那間屋子,點燃桌上燈火。

陸陸續續送來了書簡湖各處的地方志,還夾雜有不少各大島嶼的祖師堂譜牒等等,田湖君能夠送來這么快,理由很簡單,都是青峽島繳獲而來的戰利品,并且是最不值錢的那一類,如果不是陳平安提起,遲早會當一堆廢紙燒掉。青峽島如今的藩屬十一大島,一座座都給那對師徒親手打殺得香火斷絕了。

都需要一一翻閱,一樣需要做摘抄筆錄。

在這之后,還需要問得更細致,到時候就不是坐在這邊動筆頭的事情了。

可陳平安不覺得這是一件多難的事情,一來他擅長水磨功夫,不過是將練拳一事放下,換一件事去做而已。二來,如果這才開了個頭,就覺得難,他早就可以知難而退了。

深夜時分,窗外圓月當空,清輝皎潔,陳平安放下筆,揉著手腕推門而出,繞圈踱步,當是散心。

已經寄出三封信,龍泉郡披云山,桐葉洲太平山,老龍城范家。

估計一時半會兒還不會得到飛劍回信。

陳平安不著急,也急不來。

曾經的千山萬水,他都是一步步走過來的,風馳電掣的飛劍往來,要快多了。

陳平安突然走出那個圈子,過了青峽島山門,去往渡口。

站在岸邊,蹲下身,掬起一捧水,洗了把臉,抬起頭后,望向遠方。

不知為何,這一刻,陳平安看待這座在寶瓶洲聲名狼藉、可謂爛大街的書簡湖,卻想起了一句已經忘記了出處、如今也不愿意去深究的好話。

天地英雄氣,千秋尚凜然。

看網友對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且將書上道理放一放 的精彩評論

74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隨手一拳打死我 : 2018年11月09日 回復

    沙發,又更了

  2.  板凳# 唐慕斯典 : 2018年11月09日 回復

    所以現在有選擇了,不當練氣士了,要純粹武夫了?

新書推薦: 劍來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