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間路窄酒杯寬

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間路窄酒杯寬

大日墜入西山后,暮sè便深沉起來,借著最后一點留戀人間的余暉,跟小瘸子追逐打鬧的青衫客,停下身形,望向南邊道路盡頭,小瘸子趁機捶了他肩頭一拳,落魄書生晃了晃,沒有理會,小瘸子有些好奇,跟隨這位書生的視線,一起望向遠方,并無發現,以為書生是故意打岔,小瘸子正要繼續飽以老拳,讓他以后都不敢再調戲老板娘。

少年驀然心頭一震,趴在地上,耳朵貼地,臉sè凝重,是一支騎軍,數目還不小,狐兒鎮除了驛卒偶爾經過,從無大隊騎軍露過面,狐兒鎮的年輕人們,為了瞻仰姚家鐵騎的風采,經常結伴去往遠處的掛甲軍鎮,才有機會遠遠看上幾眼。

鐵甲,戰馬,輕弩,戰刀,這一切在狐兒鎮貧家子弟眼中,就是天底下最有男兒氣概的物件。

小瘸子也不例外,只是狐兒鎮同齡人不愛帶他一起玩兒。

此時小瘸子把青衫客晾在一邊,去了大堂跟老板娘通報一聲,婦人打著哈欠只說曉得了,這些軍爺們肯定瞧不上自家客棧和狐兒鎮,多半是連夜行軍,去往北邊的掛甲軍鎮,不用在意。

小瘸子哦了一聲,立即跑出客棧,爬上客棧屋頂,伸手遮在眉宇間,舉目遠眺,趁著天未全黑,勉強還能看見東西,他想要近距離見識一下邊軍鐵騎的裝束,下次再被老板娘使喚去狐兒鎮購置油米,好跟那些同齡人顯擺顯擺。

道路遠方依稀可見塵土飛揚,大地上的沉悶震顫,越來越清晰。

可是天sè不等人,小瘸子有些著急,趕緊爬下屋頂,去了大堂,詢問老板娘能不能掛上燈籠,婦人瞪眼,這么早掛燈籠,火燭錢算誰的?小瘸子拍胸脯說算我的,實在不行先記在老駝背的賬上,婦人點點頭,小瘸子歡天喜地去掛了兩盞大紅燈籠在客棧外,剛要爬上屋,就發現有一騎稍稍繞出官道,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客棧外邊,身上披掛甲胄,極為鮮亮華美,不同于姚家邊軍的樸素樣式,那名騎卒摘下頭盔捧在胸前,臉sè漠然問道:“是不是有賣青梅酒?”

小瘸子咽了口唾沫,膽戰心驚道:“回軍爺的話,有賣青梅酒?!?/p>

那名騎卒沉聲道:“一炷香內,讓掌柜騰空整個客棧,然后準備五桌吃食,拿出最好的青梅酒,所有開銷,一文錢都少不了你們,若是青梅酒果真有傳聞那么好喝,還有重賞!記住了,進了客棧后,我們會有人專門查看房間,若是還有誰滯留其中,殺無赦。我們離去后,所有住店客人自可入住?!?/p>

騎卒重新戴上頭盔,撥轉馬頭,疾馳而去。

小瘸子臉sè呆滯,青衫客獨自蹲在客棧門口,那條土狗已經回窩,可他還是沒有個落腳地兒,見少年還在發呆,提醒道:“趕緊給九娘說事去,惹惱了這些京城貴人,客棧會開不下去的?!?/p>

小瘸子趕緊飛奔進大堂,發現婦人已經跟老駝背碰頭,正在合計事情,小瘸子一到,剛好當這個出頭鳥,讓他去跟樓上客人們說明情況,勞煩他們趕緊先離開客棧,省得有血光之災。

小瘸子有些為難,婦人大手一揮,說火燭錢免了,小瘸子立即沖上二樓,第一間屋子就是陳平安,小瘸子跟開門的客人稟明情況,陳平安無所謂,笑著說其余兩間屋子,他來打招呼,要少年直接去其它屋子喊人,小瘸子道了一聲謝,匆忙離去。

裴錢打開門后,桌上點燃了油燈,一本書籍攤開在那邊,她笑著說我正在讀書呢。

陳平安沒有揭穿她的小把戲,其實裴錢一直在聽朱斂魏羨那邊的墻根,只是聽到敲門聲后,才從包裹拿出的書籍,跟陳平安裝模作樣。

陳平安要她收拾一下包裹,需要暫時離開客棧。

隔壁屋子,朱斂已經打開屋子,跟陳平安笑著說:“魏羨開了門后,就又去睡覺了,我去給少爺喊醒他?”

在朱斂剛要轉身的時候,滿身酒氣的魏羨已經坐起身,揉了揉眉心,對兩人說道:“醒了?!?/p>

馬平在內三位狐兒鎮捕快,一聽說是騎軍經過,罵罵咧咧,仍是乖乖離開屋子。

扎馬尾辮的少女站在欄桿外,她住在二樓廊道最盡頭一間屋子,這會兒瞪著大堂一樓的婦人,“你的客棧就這么招待客人?真是長見識了,在邊境上,竟然還有人敢在姚家鐵騎的眼皮子底下,這么不講道理?我倒要去看看,到底是何方神圣,能夠一句話就把人趕出客棧!”

少女單手撐在欄桿上,直接從二樓跳下,看得馬平三人眼皮子直顫,哪來這么個硬把式的小娘們。

婦人苦笑,欲言又止。

老駝背拿著煙桿,想了想,“我去說一聲好了,咱們開門迎客,哪里還分貴賤?!?/p>

老人徑直走出客棧,身影消逝在茫茫夜sè中。

婦人對著二樓兩撥客人,歉意道:“等會兒你們待在各自屋內就行了,今晚的事情,是咱們客棧對不住各位,事后送你們每人一壇五年釀青梅酒?!?/p>

少女拔地而起,返回二樓,砰然關上門。

馬平三人悻悻然返回屋子。

陳平安讓魏羨和朱斂先到他房間坐一會兒,裴錢當然不用多說。

婦人讓小瘸子出門,卻給那個姓鐘的書生去二樓挑個房間,別在門外晃蕩礙人眼。

青衫客在二樓挑了間屋子,然后就趴在欄桿上,婦人伸出手指,朝他晃了一下,“滾進屋子?!?/p>

書生擔憂道:“九娘你姿sè如此出眾,那些軍爺兵痞會不會見sè起意啊,喝過了酒,更容易酒后亂性……”

婦人笑道:“到時候你不正好英雄救美,萬一我眼瞎了,說不定會對你以身相許呢?!?/p>

他擺擺手,“趁人之危,不是君子所為。九娘你放心,我們讀書人都有一身浩然正氣,外加一肚子圣賢道理,只要我站在這里,想必他們喝再多的酒,都生不出邪念來……”

沒等婦人說什么,遠處那間屋子的姚姓少女已經打開門,抽刀出鞘一半,發出悅耳的鏗鏘聲,對那書生厲sè道:“sè胚閉嘴!”

很明顯,少女的刀子,比小瘸子的拳腳,要管用很多,書生立即進屋子,屁都沒放一個。

越是如此,少女對樓下婦人,就越失望。一年到頭,就跟這些男人廝混在一起,陪笑陪酒,與那些青樓女子有什么不同?

進了屋子,少女趴在桌上,悲從中來,嗚咽抽泣起來。

婦人站在柜臺后,嘆息一聲,給自己倒了一碗青梅酒。

撲通一聲。

婦人抬頭望去,只見那書生跳下了二樓,摔在地上,起身后,走到柜臺這邊,笑道:“九娘就當我是賬房先生好了,離你太遠,我不放心?!?/p>

書生笑容溫柔。

婦人愣了一愣,回答道:“可是你長這么丑,靠太近,我惡心?!?/p>

書生如遭雷擊,蹲在地上抱著頭。

原來那些才子佳人小說上的卿卿我我,那些有跡可循的男女情話,都是騙人的啊,屁都不用管。

駝背老人率先走入客棧。

身后跟著一行人,大概是對方比較講理,既沒有驅逐二樓客人,也沒有一股腦涌入五大桌子人。

為首一人,是個身穿大紅蟒衣的中年男子,面白無須,氣勢凌人。

蟒服男子身后兩人,一位披掛篆有云紋的銀sè甲胄,行走時,鐵甲錚錚。還有一人,古稀之年,身穿錦袍,頭戴高冠,仙風道骨。

之后七八人,應該皆是心腹扈從。

蟒衣男子三人坐一張桌子,其余扈從坐兩張,扈從中有一位貌不起眼的年輕人,腰間懸掛一枚玉佩,看到了婦人后,笑了笑。

客棧外,是整整七八百精騎,還有十數輛馬車,每輛馬車中,都有一名囚犯,以及兩人在旁看押,看押之人,無一例外,全部是大泉王朝的中五境練氣士。

駝背老人皺著臉。

老人實在沒有想到是這么些人。

這撥客人,可不是賣他一個糟老頭子的面子,而是賣姚家一個面子而已,而八萬姚家鐵騎和征南大將軍的面子,不過是從五桌人變成了三桌人,就這么點大。至于為何不驅逐二樓客人,是其中有位年輕扈從隨口提了一句,說是人多一些,人氣更足,喝酒熱鬧。然后那名不可一世的蟒衣宦官便笑著答應下來。

那名身披銀sè甲胄的武將望向婦人那邊,吩咐道:“先上青梅酒,飯菜趕緊跟上?!?/p>

駝背老人掀開簾子,去灶房忙碌。

小瘸子開始往三張桌子送酒。

客棧一樓,氣氛凝重。

幾乎只有倒酒的聲音。

突然有人舉起手,跟婦人打招呼,笑道:“老板娘,勞煩你親自給兄弟們倒碗酒,聽說青梅酒是你祖傳的法子,由你親手釀造,當然要親自倒酒才行?!?/p>

這一桌扈從,有了年輕人起頭,頓時沒了顧忌,哄然大笑。

婦人拿起一壇青梅酒,笑著就要過去倒酒。

只是不知為何,婦人身體緊繃,開客棧這么多年,江湖上的三教九流都見過了,便是山上神仙練氣士,都見了不少,可當她與那個年輕扈從對視的時候,竟然有些畏懼,好像凡夫俗子撞了邪,黑夜遇鬼,從內心深處,泛起一股無力感。

青衫客突然一把拉住婦人,高聲笑道:“九娘今天身體不適,我這個賬房先生,來給貴客們倒酒,行不行?”

那個年輕扈從像是聽到天底下最大的笑話,環顧四周,“兄弟們,你們說行不行?”

皆說不行。

年輕扈從這才望向青衫書生,“不行,怎么辦?不然還是讓老板娘親自倒酒?倒個酒而已,又不用你的九娘陪咱們去掛甲軍鎮,對吧?”

身穿大紅蟒衣的宦官置若罔聞。

頭戴高冠的老仙師則微微一笑。

少女姚嶺之打開門,臉sè鐵青道:“不行!”

年輕扈從站起身,顯得有些鶴立雞群了。

他抬起頭,笑問道:“為何?”

少女只是與此人對視,便有些內心惴惴,下意識按住刀柄,口不擇言道:“這里是姚家的地盤!”

姚嶺之并不知道,在她握住刀柄的剎那之間,一樓在座所有扈從就都生出了殺意。

那名坐在蟒袍宦官和高冠仙師旁邊的銀甲武將,更是殺氣騰騰。

年輕扈從始終伸長脖子望向二樓,卻好像將一樓所有動靜看在眼里,伸出一手,輕輕下壓,示意所有人不要輕舉妄動,然后微笑道:“可是整個大泉王朝,都是我家的地盤啊。怎么辦?難道你們姚家要造反?”

婦人拎著酒壇,走出柜臺,先對少女沉聲道:“嶺之,退回房間去!”

然后對那個年輕扈從施了一個萬福,“九娘這就給公子倒酒?!?/p>

年輕扈從嘴角翹起,死死盯住婦人的那張臉龐,指了指二樓那邊的少女,“你們母女一起來吧,如何?”

婦人臉sè慘白。

二樓有房間打開,走出一個白袍年輕人,“我覺得不如何?!?/p>

年輕扈從轉過頭,望向那人,眼神玩味道:“哦?你算哪根蔥?”

這一次是一樓有人幫著陳平安回答了,“你又算哪根蔥?”

是那個姓鐘的落魄書生。

年輕扈從哀嘆一聲,“得嘞,今晚上一個一個跟我過不去,不愿意趕走客人的客棧,不愿意倒酒的老板娘,口出狂言的姚家少女,穿了白袍子就以為自己是劍仙的外鄉人,穿了青衫就覺得自己是儒家圣賢的讀書人……”

他突然望向婦人,又看了眼樓上少女,笑道:“沒關系,你倆今晚,可以嘗試著救一救姚家。如果我心情好了,說不定可以幫著把姚家拉出火坑?!?/p>

婦人深呼吸一口氣,像是下定了決心,轉頭對那落魄書生說道:“鐘魁,此事與你無關,我也知道你會一些本事,所以接下來你能走就走,別管我們了?!?/p>

然后她抬頭望向陳平安,正要說話。

陳平安笑問道:“老板娘,先前有句話怎么說來著?”

婦人有些疑惑,一時間沉默不語。

陳平安自言自語道:“人間路窄酒杯寬?!?/p>

路窄,所以會遇到與那片槐葉有關的姚家人。

路窄,所以也會遇到這些,恨不得其他人都走死路上的家伙。

可是沒關系,這兒的青梅酒好喝。

陳平安輕聲道:“今天要麻煩四位了?!?/p>

眾目睽睽之下,二樓這白衣年輕人身后的那間屋子,走出四人。

南苑國開國皇帝率先走出,板著臉道:“無需客氣?!?/p>

武瘋子朱斂隨后彎腰走出,站在陳平安另外一邊,雙手負后,笑呵呵道:“少爺這話多余了?!?/p>

一位背負“癡心”長劍的絕sè女子,站在魏羨身旁,正是藕花福地的女子劍仙隋右邊,容顏清冷道:“謝過公子借劍?!?/p>

最后是身材魁梧的魔教開山之祖,盧白象,雙手拄刀站在朱斂身側,微笑道:“主公,這刀不錯,停雪,名字也好?!?/p>

最后的最后,一個柔柔弱弱的聲音響起,“爹,我呢?”

陳平安有些無奈,說道:“回屋子讀書!”

枯瘦小女孩哦了一聲,輕輕關上門后,大嗓門讀書,書上那些圣賢道理,給她讀得震天響。

一樓書生聽著二樓書聲。

二樓除了書聲之外,還有陳平安,魏羨,朱斂,隋右邊,盧白象。

看網友對 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間路窄酒杯寬 的精彩評論

90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匿名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好慢啊

  2.  板凳# 陸壓道君在此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魏羨萬人敵收拾門口小兵加一半中五,盧白象魔道巨擎收拾另一半。朱斂收拾高冠仙師,隋右邊戳死那個宦官,銀甲武將加皇子魁爺足夠了,對方估計還有隱藏人物,留給小平安。

    •  ↓1層 呵呵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  你好像把鐘馗給忘了。傳說中的長安城酒館開張了。

      •  ↓2層 技術活兒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    沒看見魁爺?

        •  ↓3層 呵呵 : 2018年07月07日 回復

          你沒看清楚再看

          •  ↓4層 技術活兒 : 2018年07月07日

            宦官,銀甲武將加皇子魁爺足夠了,對方估

      •  ↓2層 某某某 : 2018年07月07日 回復

        朱斂跟盧白象換一下才對,這貨當年1挑19啊

  3.  地板# 路人甲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媽的都不等等我,老子恐高啊

  4.  4樓# 道友,借一bu說話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厲害了

  5.  5樓# badi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今天正好

  6.  6樓# 葉無道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就喜歡裝逼被打臉的

  7.  7樓# 666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黑店啊

  8.  8樓# 有點水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有點意思了

  9.  9樓#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少爺!公子!主公!爹!

    •  ↓1層 哈哈 : 2018年07月07日 回復

      哎!啥事?

  10.  10樓# 666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這么早

  11.  11樓# 清風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昨晚看到現在,你們是要把章節存起來過年嗎?還給我留個11樓????????

    •  ↓1層 后半夜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  這是第二頁了老哥

  12.  12樓# 鐘某人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大家都讓開。我要開裝逼了。

  13.  13樓# 匿名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12樓啊

  14.  14樓# 風月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這章好看

  15.  15樓# 你喜歡沉默而我姓郭 : 2018年07月06日 回復

    我喜歡的男人,是不是也會如我一般喜歡他那樣的喜歡著我,我對世界保持著善意,世界會不會也像詩里那樣的美好,我看青山多嫵媚我料青山看我應如是。鞠修先,我喜歡著你,可是你一直在假裝不知道,等我累了,不在喜歡你的時候,就會再悲傷也堅持著在也不見,不會給自己留絲毫念想的

  16.  16樓# 晚夏撲流螢? : 2018年07月07日 回復

    時間是最好的毒藥也是最好療傷藥.你給我下的毒需要多久才能解?

  17.  17樓# 匿名 : 2018年07月07日 回復

    17也行啊,人間路南行

  18.  18樓# 帥的被人砍 : 2018年07月07日 回復

    又停更啦

  19.  19樓# 中國人 : 2018年07月07日 回復

    哇,最近評論變素質了,遇上斷更,大家都來淫一首詩

  20.  20樓# 內馬爾 : 2018年07月07日 回復

    總管是巴西的球迷,昨晚陽臺排隊來不及更新了

  21.  21樓# 學道之人 : 2018年07月07日 回復

    嗯,說啥呢?嚶嚶嚶o>_<o

  22.  22樓# 同鋮一夜清 : 2018年07月10日 回復

    約pao網,就上7 6 n b丶ㄈ 0 m,

新書推薦: 劍來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