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第三百二十章 井口邊的老道人

第三百二十章 井口邊的老道人

潛入太子府第之前,皇后周姝真,或者說是敬仰樓樓主,又或者說是鏡心齋死士,她身形隱匿于一處蔭涼yīn影中,望向南邊城頭的兩人之戰,感慨萬分。

雙方打得山崩地裂。

即便翻開敬仰樓中那些灰塵最厚的秘密檔案,藕花福地,也已經有很多個甲子,不曾出現過如此驚天動地的捉對廝殺。

寥寥兩人,打得卻像是兩軍對壘,打出了黃沙萬里和金戈鐵馬的氣勢。

南苑國開國皇帝魏羨,是無敵的,在那個時代沒有對手,之后盧白象亦是如此,以一人之力,壓得整個江湖無法喘息一甲子,女子劍仙隋右邊,更是寂寞得只能御劍飛升,武瘋子朱斂選擇與世為敵,一人戰九人,天下十人的榜上宗師,真被他殺了大半。

丁嬰這一次,遇上了一個名叫陳平安的年輕謫仙人。

好似日月爭輝,蒼天在上。

所有人都只能伸長脖子看著,等待結果。

周姝真嘆息一聲,瞥了眼一座屋脊上的兩位年輕男女,她沒有一掠而去,徑直找上他們,而是身形悄然飄落在一條廊道之中,姍姍而行,遇上婢女管事便身形繞過廊柱,貼在那些凡夫俗子的視線后方。

或是飄上橫梁,如一根彩帶在搖晃前行。她當下的身份,不適合出現在這座府邸。

她雖是當今南苑國皇后,卻不是太子和二皇子的生母,甚至有關前皇后的病逝,一些個影影綽綽的宮中秘聞,都與周皇后都脫不開關系。

周姝真身影在府邸驚鴻一瞥,剛好能夠讓魏衍和樊莞爾發現,兩人掠下屋脊,在花園見到了這位艷名遠播的皇后娘娘。

樊莞爾有些好奇和擔憂,因為不知周姝真為何要現身,而且是當著她的面,出現在太子魏衍身前。

這個周姝真,正是當年將樊莞爾找到、并且帶去鏡心齋的那位師姐,之后周姝真很快就頂替了一位鏡心齋精心設置的秀女身份,順利進入南苑國皇宮,一步步成為皇后。

周姝真無奈道:“形勢緊急,來不及了。怪我這個師姐辦事不利,也怪丁老魔出現得太巧?!?/p>

魏衍看了看“母后”,再看了看樊莞爾,心頭霧霾沉沉。

他不介意自己與樊莞爾同舟共濟,贏了魔教鴉兒扶持的那個弟弟,然后一步步走近那張龍椅,順利登基,最后與佳人聯手,謀求四國大一統,可如果說整個南苑國魏氏,早就都被鏡心齋這些女人玩弄于手心,那么自己坐了龍椅穿了龍袍,意義何在?

周姝真卻顧不得魏衍已成雛形的帝王心思,對樊莞爾開門見山道:“當年之所以被師父安排來到南苑國京師,除了這個皇后身份,師父還需要我辦成一件事情,就是拿到那件青sè衣裙,不早不晚,必須剛好在這次甲子之期的收官階段,但是我不敢太靠近丁老魔,根本不敢露面

就怕惹惱了丁老魔?!?/p>

說到這里,她對樊莞爾歉意一笑,苦澀道:“所以師姐只好退而求其次,周肥下山之前,就揚言要將師妹你當做戰利品,覬覦你的美sè已久,于是我便讓人故意泄露天機給春潮宮,說你對那件衣裙志在必得,周肥果然直接找上了金剛寺的云泥和尚,因為以周肥的性格,你一旦落入他手,只要師妹開口,不管周肥搶奪青sè衣裙的初衷是什么,都愿意將那件裙子拿出來,贈予師妹?!?/p>

樊莞爾仍是一頭霧水,“我得了那件衣裙又能如何?得了四大福緣之一,僥幸飛升?可是師姐之前不是說過,師父曾經留下叮囑,不許我刻意追求飛升機緣嗎?”

“只可惜現在那件衣裙,竟然被周肥隨手送給了魔教鴉兒,事已至此……好在師父也曾預料過這種情況?!?/p>

周姝真鄭重其事地掏出那把小銅鏡,“師父便要我到時候,將它交給你?!?/p>

樊莞爾接過銅鏡,翻來覆去,左右轉動,看不出有半點異樣。

周姝真搖頭道:“我鉆研了這么多年,一樣看不出端倪,好像就只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鏡子?!?/p>

周姝真轉頭對魏衍笑道:“殿下,不用擔心自己淪為我們鏡心齋的傀儡,我們并無此意,也無支撐這份野心的實力,師父曾經說過,世間有丁嬰,俞真意和種秋三人,就是三座跨不過去的大山,尤其是前兩人在人間活著,鏡心齋的一切謀劃,只是小打小鬧,于這座天下,并無任何真實意義?!?/p>

還有一些言語,周姝真沒有說出口,為尊者諱,不愿意在魏衍這個外人面前,多說師父童青青的事情。

童青青其實當年與弟子周姝真最后一次見面,還說了一些肺腑之言,“做了這么多,只是我怕死,所以我想要知道這個天下的每個角落,有哪些人做了什么事,我都要知道,那么我就可以避開所有危險?!?/p>

而且周姝真并不相信這是師父的真心話。

師父修為那么高,早早就是天下四大宗師之一,師父的習武天賦之高,外人不清楚,周姝真是知道的,僅次于大魔頭丁嬰!只要師父肯用心,天下前三,必然是囊中之物,何況師父身后又有整座鏡心齋,又有四國朝野那么多死士諜子,怕什么呢?應該是這個天下,怕她童青青才對吧?

太子魏衍細細思量,并不相信,或者說并不全信。

樊莞爾手持銅鏡,陷入沉思。

————

金剛寺的老僧人脫了袈裟,穿了一身世俗人的衣衫,有些不適,他去了皇宮那邊,去跟皇帝陛下討要那副白河寺的羅漢金身,入宮前,在宮門口那邊等待君主召見的消息,雙手合十,唱誦了一聲阿彌陀佛。

入了宮后,皇帝陛下在御書房在親自等著這位老僧,之前哪怕是南苑國皇帝,都不知道這位金剛寺的講經僧,只是隨著最后的榜單十人浮出水面,才知道這位籍籍無名的續燈僧,除了金剛寺的輩分,還有一身深不見底的佛門神通。

關于羅漢金身一事,魏氏皇帝沒有任何猶豫,答應下來,任由曾經的云泥和尚拿走便是。

剛剛還俗的老和尚,有些摸不著頭腦,他原本還想好了諸多說辭,比如他答應為南苑國魏氏效力三十年之類的。

臂圣程元山沒有去跟弟子們匯合,那樣一來,太過扎眼,很容易被人找到。

老人又不好帶著一桿長槍隨便逛蕩,只得挑了一座石拱橋,在底下乘涼。

他打定主意,京城外的牯牛山第二聲鼓響后,如果京城里邊最少死了半數以上的榜上十人,他才會露面,否則寧肯錯失此次飛升機會。

程元山無比希望,榜上宗師盡死絕。

至于這是否有違武道本心,程元山并不在乎,他只在乎結果,史書上千言萬語,除了鮮血淋漓的成王敗寇四個字,還有什么?

一直想要拿程元山練刀的唐鐵意,沒能找到臂圣,只好作罷,想了想,當下最大的變數,其實是自己的身份。

一旦被揭露,北晉國的大將軍在南苑國京師閑逛,會很棘手。雖說北晉與南苑關系尚可,但是南苑國野心勃勃,早就流露出要一統天下的聲勢,唐鐵意可不覺得自己會被客客氣氣禮送出境,要么歸降魏氏,要么暴斃這座他國京城。

歸降南苑,對個人前程而言,當然不是什么好事,可未必就是糟糕至極,畢竟南苑才是厲兵秣馬的第一強國,但是唐鐵意在北晉的所有根基,家族,妻妾,兵權,聲望,就都成了泡影。南苑的文臣武將,對他一個外人,能夠客氣到哪里去?

唐鐵意到底是藝高人膽大,而且比起遲暮臂圣,才不惑之年的北晉砥柱大將,顯然氣魄更盛,非但沒有像程元山那樣躲在僻靜處,反而挑了一間熱鬧喧囂的酒樓,要了壺好酒,聽那說書人講故事,遲暮老人的說書人,說著老掉牙的老故事,唐鐵意倒是聽得津津有味,覺得以后成了南苑之臣,似乎也不壞。

有朝一日,四國境內,皆言他唐鐵意的戎馬生涯。

唐鐵意喝了口酒,瞇起眼,有些心神往之。

周肥和陸舫還在那座街角酒肆喝著劣酒,等著城頭之戰的落幕。

隨著丁老魔和俞真意的出手,原本已經離開局中的一個人物,就重新變得有趣起來。

鏡心齋大宗師童青青。

先前身披青sè衣裙的鴉兒好奇詢問,周肥和陸舫不屑搭話,可是當鴉兒沉默下去,周肥卻又笑了起來,主動說起了這個極有意思的謫仙人,周肥像是想通了什么,瞥了眼鴉兒,對周仕解釋了一番童青青在別處的事跡。

簪花郎聽說之后,只覺得荒誕不經。

一位是一往無前的女子劍修,一位是躲躲藏藏的鏡心齋宗主。

兩人心性天壤之別。

父親周肥的家鄉,有一個宗門叫太平山,山上一位女冠,天賦極高,運氣極好,福緣深厚,羨煞旁人。

寶瓶洲有個叫神誥宗的地方,有個年輕她一輩的女子,兩人有異曲同工之妙,所以被稱為此人第二。

這位女冠天生古道熱腸,性情剛烈,遇上不平事,必追究到底,視生死為小事,違背修道之人的原有本心。恩師數次苦口婆心,始終點不破她,幾次提點,她都只是收斂一段時間,最后還是故態復發,人間有任何不平事,只要被她看到,那就要管上一管,而且次次都要找出幕后人才罷休,至于愛管閑事,會不會耽誤了修行?她毫不在乎,會不會因此身陷險地?她更是要翻白眼。為此太平山和桐葉宗、玉圭宗的關系都很僵硬,跟扶乩宗更是勢同水火,只是礙于書院的面子,雙方盡量克制著不出手。

一路打打殺殺,竟然次次險象環生,偏偏安然無恙,給她躋身了元嬰境界。

以至于連太平山隱世不出、碩果僅存的一位祖師爺,現任宗主的太上師叔,都被驚動。

太平山金丹、元嬰這類俗人眼中的地仙,多達九位,傲視一洲,但是竟然沒有一位十一境大修士。

只有一位十二境仙人境的祖師爺支撐局面。

反觀桐葉宗和玉圭宗,仙人境和玉璞境皆有,加上那座夫婦二人皆玉璞的扶乩宗,最少傳承有序,境界上不曾斷代。

所以這位太平山女冠能否躋身上五境,至關重要。

她一旦成功晉升為玉璞境,再以她的天生福緣,那么寶瓶洲的風雪廟魏晉,最終成就,都會被她壓下一頭。

這樣的人物,放在中土神洲,都是鳳毛麟角的存在,因為大道可期,旁人清晰可見。

簡單而言,就是有機會,有一天站在那十人附近,甚至是擠掉某一人,占據一席之地。

而那十人之中,有龍虎山大天師,有白帝城城主,最新一位,則是大端王朝的女武神裴杯。

在十人之外,浩然天下其余八洲,當然各自都有修為冠絕一洲的角sè,比如南婆娑洲的醇儒陳淳安,皚皚洲的財神爺,可是比起中土神洲,總體氣象還是差了太遠。

————

那個枯瘦小女孩,抱著一摞書籍,飛快跑出了院子、巷弄,一路飛奔。

孩子年紀不大,可她已經看過了不少壞人,做著壞事,有些是對別人,有些是對她。也看過偶爾的好人,始終不得好報,也有些好人變成了壞人。

她曾經遇上過一個大半天提燈籠逛蕩四方的老瘋子,說世道太黑,不提燈籠就看不到路,見不著人。

她跑得汗流浹背,抬頭看了眼太陽,天上就像掛著一個大燈籠,亮亮的,天地運轉,好像誰都缺不了它,不過她只喜歡冬天和春天的它,可如果能夠一年四季天都不冷的話,她半點都不喜歡它,巴不得天上從沒有過它。有了它,天就太亮了,她做很多事情,很容易就會被人發現,比如偷吃東西。

她經過一口水井的時候,停下腳步,坐在井口上休息了一會兒,大口喘氣。

瞥了眼水井,幽幽深深。

她剛想要往里頭吐口水,猛然抬頭,發現自己身邊站著一個高大老人。

他穿著大概是稱之為道袍的衣衫,仰頭看著他,枯瘦小女孩一動不敢動,好像自己動一根手指頭,甚至是心里頭冒出一個念頭,就會死掉。

從小到大,她從來沒有這么害怕過一個人。

道人身材高大,道冠和道袍樣式,都極為罕見。

光線映照下,老道人肌膚散發著金玉光澤,道袍一塵不染。

好像他根本就不曾站在這座天下。

老道人瞥了眼枯瘦小女孩,伸出手臂,向天空中隨手一抓,一直在偷瞥他的枯瘦小女孩哀嚎一聲,丟了懷中書籍,雙手死死捂住雙眼,已是滿臉淚水,干瘦身軀滿地打滾起來。

因為就在方才那一刻,她清清楚楚看到那個老頭子,一手將太陽從天上抓到了他手中,夾在了指縫之間。

枯瘦小女孩痛苦得腦袋狠撞井壁。

老道人無動于衷,既不覺得可憐,也不覺得厭煩,漠然而已。

人間悲歡,看過了一遍幾遍,與看過了千萬遍,是截然不同的觀感。

這位老道人只是低頭凝視著雙指間的那輪日頭。

它并非虛像,而是真真正正的實相,反而天上此刻那輪大日,才是虛幻。

老道人將這顆“珠子”暫時收入袖中,抬頭看了眼南邊城頭。

這個“丁嬰”讓他有些失望,俞真意和種秋倒是還湊合,但這種湊合,不是俞真意和種秋本身表現有多好,而是老道人對他們的期望,本就很低而已。

丁嬰不一樣。

要知道這個丁嬰,無論根骨還是心性,都是最接近那位道老二的器,或者說胚子,算是一幅世間最接近真跡的贗品了。

哪怕這樣的丁嬰,到了浩然天下任何地方,都是毫無懸念的十二境,但也止步于此了,瓶頸太過明顯,一件不錯的贗品,往往壞不到哪里去,可再好能好到哪里去?

老道人還是覺得不滿意。

魏羨,盧白象,朱斂,三者合一,各取其長,糅合在一起的丁嬰,還是這般不堪。

就在他準備一袖子打爛那位丁嬰頭顱的瞬間,老道人猶豫了一下,他抬頭看天。

老道人站在藕花福地,看到的是蓮花洞天。

洞天福地相銜接,這樣的古怪存在,四座大天下,只有兩處。

井口旁老道人與頭頂那位“俯瞰福地”的道人對視了一眼,于是蓮花洞天和藕花福地的邊境線,就瞬間拉升出了一條寬達千萬丈的鴻溝。

老道人冷哼一聲。

袖中那顆“珠子”,將他的道袍袖子灼燒出了一個窟窿。

但是那座蓮葉何田田的洞天之內,也出現了許多枯萎的蓮葉。

井旁老道人收回視線,袖子很快恢復正常,相信那座蓮池也不例外。

老道人腳邊的枯瘦小女孩還在地上哇哇大哭,那般近距離凝視太陽光芒的感覺,已經遠遠深入到神魂的更深處,如果不是不幸中的萬幸,剛好躲在了老道人的“樹蔭”中,她的前生來世都會隨之成為腐朽,在一瞬間化作虛無。

老道人有些怨氣,“老秀才,你煩也不煩?!”

看網友對 第三百二十章 井口邊的老道人 的精彩評論

56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老道人 : 2018年06月17日 回復

    劍,我來了

    •  ↓1層 陳政華 : 2018年06月19日 回復

      不更了 這部書要進宮了

  2.  板凳# 呂云長 : 2018年06月17日 回復

    十四萬字還差多少?

  3.  地板# 沒搶到 : 2018年06月17日 回復

    沒搶到

  4.  4樓# 爸爸 : 2018年06月17日 回復

    終于更新了

  5.  5樓# 老秀才 : 2018年06月17日 回復

    真慢啊

  6.  6樓# 老秀才 : 2018年06月17日 回復

    你怕是個哈子嘍,我來看看小徒弟,有啥煩不煩的

  7.  7樓# 寫的啥 : 2018年06月17日 回復

    我說。輔線任務這么多。你寫的完么, 就屬于寫的神叨叨的

  8.  8樓# 寫的啥 : 2018年06月17日 回復

    重點是啥。重點是。你寥寥幾筆錢我他媽腦子就炸了

  9.  9樓# 老秀才 : 2018年06月17日 回復

    誰喊我?

  10.  10樓# 后半夜 : 2018年06月17日 回復

    感覺沒以前好看了

  11.  11樓# 4樓? : 2018年06月17日 回復

    ……我在外面

  12.  12樓# 蜘蛛吐蛛絲 : 2018年06月17日 回復

    怎么有點少?

  13.  13樓# 匿名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3天就更一章這個????

  14.  14樓# 匿名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有點堆字數啊

  15.  15樓# 來看看有多少人罵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發現這十幾張不是作者本人寫的吧,嚴重降級啊

    •  ↓1層 匿名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  是布局和關系比較復雜,這一段連著看一遍,自己再分析一下就好了

  16.  16樓# 沒書看了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更了更了更了更了更了更了更了更了更了更了

  17.  17樓# 有點水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還是回不到重點,太散了

  18.  18樓# 游心乘物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太少了點

  19.  19樓# 以夢為馬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好短,,,

  20.  20樓# 陳無敵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終于更了嗎?,了

  21.  21樓# 襠下憂郁~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不負總管之威名,道友們,刀片備好!

  22.  22樓# 胡來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看的太不過癮憋三天了

  23.  23樓# 沒明白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怎么老秀才去了蓮花洞天?????沒搞明白

    •  ↓1層 匿名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  那個鴻溝應該就是老秀才搞的

  24.  24樓# 賀新涼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寫什么呢,劍來呢?江湖意氣呢?廟堂縱橫呢?尋仙問道呢?恩怨情仇呢?在這裝神弄鬼玩

    •  ↓1層 匿名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  這是說江湖險惡,爭機緣的兇險

  25.  25樓# 匿名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蓮花洞天的不是道祖嗎?觀道觀主會不會是道祖大弟子,道老二和道老三陸沉都出現了,道老大也該出現了吧!

  26.  26樓# 匿名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不像總管的文筆?。。

  27.  27樓# 陳平安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總管今晚要跳了。大家別等了??

  28.  28樓# 怎么今天不更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娘希匹

  29.  29樓# 胡來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有點電視劇插播廣告,評書精彩時候的的醒目,希望廣告時間別太久啊,畢竟故事不是收尾,才開始啊

  30.  30樓# 李淳罡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寫的沒以前好看了,這幾章看得我一臉懵逼

  31.  31樓# 巴迪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才一章,太慢了

  32.  32樓# 胡來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今天過節不給個更新啊

  33.  33樓# 齊靜春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唉?。。。?!

  34.  34樓# 看不懂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老子看不懂

  35.  35樓# 沒意思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這破書都懶得仔細看了,一路拖到底,沒勁。

    •  ↓1層 匿名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  你們看盜版書還閑人家寫的不好,那你別看啊

      •  ↓2層 沒意思 : 2018年06月19日 回復

        就看了怎么了?你不也是個臭看盜版的嗎?不然怎么會在這,裝什么白蓮花,這破書花錢看才是有病。

  36.  36樓# 胡來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看書寫評論說明關注,盜版都有人看說明寫的夠水平,要不誰會轉載啊

  37.  37樓# 匿名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還沒看明白嗎?明顯倆人寫的,現在接不上了

  38.  38樓# 匿名 : 2018年06月18日 回復

    哼哼哼,小女孩的童青青身份已經坐實了

  39.  39樓# 李淳罡 : 2018年06月19日 回復

    不看了,一直斷更,一定會有人說看盜版還BB,呵呵

  40.  40樓# 匿名 : 2018年06月19日 回復

    又在吃屎?

    •  ↓1層 匿名 : 2018年06月19日 回復

      你以為少了你看能咋的?就是沒人說你看盜版 就問你尬不尬?

  41.  41樓# 陳慶之 : 2018年06月19日 回復

    已經可以和十一境的人打了?沒太看懂。

  42.  42樓# 耿胖哥 : 2018年06月19日 回復

    挨操的玩意兒,老不更

  43.  43樓# 同鋮約會一夜清 : 2018年06月19日 回復

    大長腿,76nb、c0m,需要持久的

  44.  44樓# 迷戀魚鉤的魚 : 2018年06月19日 回復

    以為能看出將夜的味道,看到后面越來越不知道寫些什么

  45.  45樓# 寧姑娘 : 2018年06月19日 回復

    雪中之后,再無江湖

  46.  46樓# 水一章 : 2018年06月19日 回復

    又水了

  47.  47樓# 測試 : 2018年06月19日 回復

    閑云館

  48.  48樓# 耿胖哥 : 2018年06月19日 回復

    占樓啊

  49.  49樓# 匿名 : 2018年06月27日 回復

    圣墟有天潢貴胄,劍來也有,圣墟有武瘋子,劍來也有。到底誰學誰?

新書推薦: 劍來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