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第七百八十七章 河畔

第七百八十七章 河畔

依舊是遙遙對峙的兩座天下,只是這一刻,浩然天下那條直線,人人前行一步。

約莫有三成人,是跟隨一襲青衫長褂、腳穿布鞋的年輕隱官,都要跟蠻荒天下再干一架。

其余七成,是跟隨禮圣走出那一步。

三成,很少?很多了。

而且在這三成之內,有那劍氣長城三飛升、一仙人四位劍修,有即將合道星河、躋身十四境的符箓于玄,有從不撂狠話的龍虎山大天師,有一個能在托月山隱藏兩顆棋子的白帝城城主,有裴杯、曹慈這對武夫十境師徒,有元雱、許白這樣的年輕人,未來浩然天下的頂梁柱。何況文廟學宮書院的儒家圣賢,很多人不是不想走出那一步,而是必須要等禮圣率先走出那一步而已。

所以說,其實不是三成,事實上是最少五成。

這意味著什么,意味著浩然天下的文廟,真的會隨時隨地都會開啟戰事,還禮蠻荒天下,割鹿一座天下。

而且只要打起來,就會極其慘烈,絕對不會是小打小鬧。對雙方而言,就都再無半點回旋余地。因為這不是某位文廟老夫子討價還價的虛張聲勢,不是某個儒家圣賢的熱血上頭,然后為不痛不癢鬧上一場,為浩然天下占點小便宜,就會見好就收。

比如阿良肯定會找那個口無遮攔的妖族修士。左右會問劍蕭愻,分生死。

趙天師會攜天師印、背仙劍萬法,直接深入蠻荒腹地,找袁首切磋道法。至于找到袁首之前,一趟山河遠游,這位大天師還會做什么,當然是順手降妖除魔。

鄭居中這尊始終深藏不露的魔道巨擘,就會更加如魚得水,行事無忌。裴杯曹慈,宋長鏡,甚至極有可能是浩然天下的所有止境武夫,都會陸續趕赴蠻荒天下。更意味著,所有已經返鄉的劍氣長城外鄉劍仙,都會再次重返劍氣長城,再次并肩作戰,聯袂一路御劍往南。

會有武夫出拳,劍仙遞劍。

柳七,蘇子的詞篇,會在蠻荒天下一一大道顯化。

墨家鉅子會在蠻荒天下再起城池,三別家的墨家游俠,會再一次同仇敵愾,在異鄉舍生忘死。

趴地峰的火龍真人,會教蠻荒天下何謂貧道略懂火、水雙法。

一旦戰場轉換,身在異鄉,反正四面八方皆是敵寇,所有浩然山巔大修士,都會不再束手束腳。

而且怕就怕這些來自浩然山巔的術法、飛劍和武夫宗師的拳腳,每一支大軍的集結、推進、駐守再推進,都有著縝密精細的算計和布局,環環相扣,每個環節都會充滿一種“追求利益最大化,誰都可以死”的事功sè彩,再沒有任何仁義道德上的負擔。守浩然,誰死誰活,捫心自問,多有為難處,處處都有后顧之憂,事事都在拖泥帶水。攻蠻荒,還有什么可多想的,反正都已經置身戰場了,無論是山上修士,還是山下精銳,無論是家國大義驅使,還是開疆拓土之功的誘惑,或是不計代價的報仇雪恨,無非就是個與蠻荒天下分出個你死我活。

陸芝深呼吸一口氣,神采奕奕,拇指輕輕摩挲劍柄,問道:“左右,阿良,不如我們三人走趟托月山?”

是學那萬年之前的老大劍仙,龍君,觀照,三人聯袂問劍蠻荒天下。

齊廷濟如今到底是一宗之主,不宜擅自問劍托月山。龍象劍宗如果只是少了個首席供奉,問題不大。

左右說道:“我會先問劍蕭愻,如果還能出劍,就一起去托月山?!?/p>

阿良低頭手指捻動衣角,哀怨不已:“陸姐姐都沒喊一聲阿良弟弟,我傷心得都要提不起劍了?!?/p>

陸芝臉sè不太好看?!疤岵黄饎Α边@個說法,原本誰會多想?可就因為這個狗日的,先是在劍氣長城酒桌上廣為流傳,成為葷話,然后在一對對男女劍修道侶之間,也開始成為某種笑談。劍氣長城的風氣,被阿良一攪和,跟憑空出現瀑布似的,驟然一跌,之后又來了個二掌柜,一跌再跌,只不過相對含蓄而已。

陸芝說道:“在蠻荒天下創立下宗,比起選址扶搖洲,會不會更好?”

齊廷濟笑道:“不做取舍,都可以要?!?/p>

陸芝可以擔任扶搖洲下宗的第一任宗主。至于未來蠻荒天下的下宗宗主人選,隨便挑一位南游劍仙就是了。

阿良使勁盯著地面,好像猶豫要不要比任何人都多走一步,出出風頭。

身上穿了件儒衫,真是話也不敢說,酒也不敢多喝,一世英名毀于一旦。

阿良委屈萬分,心聲道:“陸姐姐,不然你陪我多走一步吧?”

陸芝直接打賞了一句:“你怎么不直接走對面去?”

阿良瞥了眼對面,

陸芝冷笑道:“你要有這膽量,腿給你隨便摸?!?/p>

阿良跺腳,雙手輕輕捶胸,道:“這日子沒法過了?!?/p>

阿良突然眼睛一亮,問道:“我沒這膽量,是不是就要給陸姐姐隨便摸了?”

陸芝拇指抵住劍柄,“可以啊,三條腿都給你剁下來?!?/p>

財神爺劉聚寶可能是文廟一線之上,最要感謝年輕隱官的人物。于公于私,他都希望在蠻荒天下那邊再打一場。

而且這次皚皚洲劉氏的幾個大盟友,不會再是那個郁泮水了,而是鄭居中和白帝城,龍象劍宗的齊廷濟,玉圭宗韋瀅,以及扶搖洲劉蛻等人。

天下錢財聚散,歸根結底,不過就是四字學問,重新分配。

什么情況最能夠讓無數個落袋為安的神仙錢,仿佛重新長腳挪動?當然是戰爭。戰場在浩然天下,皚皚洲劉氏,掙錢要講規矩,甚至還要舍得花錢,是用今天的銀子掙明后天的金子。其實風險不小,不然最后一次與崔瀺見面,劉聚寶一定要確定一事,你繡虎到底能不能活。

事實證明,劉聚寶的擔憂,很有必要,先前那場自家人的文廟議事,給出的某些規矩,其實就讓劉聚寶察覺到了不太好的苗頭??梢坏饒鲈谀切U荒天下,就不用那么講究了,忌諱少,約束少,收益大。

九位來自山下王朝的皇帝君主,多多少少,都有那么個念頭。

年輕隱官,仿佛此人一劍,可當百萬師。

若是這位隱官,能夠成為自己的左膀右臂,哪怕暫時不合適當那國師,或是陳平安的宗門在自家山河之內,豈不是?美哉。

只是皇帝陛下們,突然疑惑起來,好像沒有聽說這么一位年輕劍仙,具體的宗門名稱?是尚未有宗門建立?那么是否可以找關系,運作一番?如果說宗門選址,會是在那家鄉寶瓶洲無疑,可哪怕退而求其次,那下宗的選址?道理太淺顯了,自家山河之內,陳平安無論是擔任下一任帝王師,還是一座王朝境內的山上執牛耳者,君主就高枕無憂矣。

因為陳平安這位年輕隱官身后,站著所有劍氣長城的劍仙,除了今天議事四位,還有那寶瓶洲的風雪廟魏晉,那北俱蘆洲的齊景龍,酈采,皚皚洲的謝松花,扶搖洲的謝稚,金甲洲的宋聘,司徒積玉,流霞洲的蒲禾……

除此之外,更有飛升城寧姚,相傳是陳平安的道侶,她是五彩天下的天下第一人!

關鍵是,隱官很年輕,太年輕了。而陳平安的大道成就,一定會很高。

郁泮水以心聲與那少年皇帝說道:“陛下,你要是有本事拉攏陳平安來當我們玄密王朝的帝師,我以后就不管你的吃喝拉撒了,全部不管,都由你開心,如何?這么些年,連那春宮圖每天至多翻幾頁,都要有人管,你心累,其實我也累。陛下城府深重,如果不是無法修行,注定活不過我,會死在我前頭,不然我都要擔心以后被你開棺鞭尸?!?/p>

郁泮水與這位少年皇帝,雙方的言語交流,一向坦誠,在皇帝還是潛邸年幼皇子的時候,就是這般光景了。

郁爺爺可以送你去龍椅坐幾十年,所以你要聽話,要比親孫子還要孝順,別學大澄王朝那個末代君主,非要私下跟文廟告狀,做事不講規矩,逾越了兩家老祖訂立的那條底線,結果下場如何?對于文廟的條條框框,界線在哪里,郁氏研究得比某些書院山長都要精通。

類似這樣的關起門來說自家話,郁泮水與少年皇帝時不時就要來上一場。

少年皇帝疑惑道:“郁爺爺,你也沒見過隱官,為何對他那么看重?!?/p>

郁泮水笑了起來,“因為我希望浩然天下多出一頭年輕繡虎,哪怕與崔瀺所走道路相同,但是能夠善始善終?!?/p>

少年皇帝驚嘆道:“郁爺爺對他的評價這么高啊?!?/p>

大源王朝盧氏皇帝猶豫了一下,輕聲問道:“國師,聽說隱官曾經游歷過龍宮洞天,與太徽劍宗和浮萍劍湖,還有最南端披麻宗,東邊的春露圃,關系都很好?”

崇玄署楊清恐笑道:“確實都很好。其實計較起來,咱們大源與落魄山還是有一份香火情的,前些年有條元嬰境的青蛇,來北俱蘆洲走江濟瀆,我們大源王朝沿途各大仙家、地方官府,曾經聯手靈源公和龍亭侯,為其一路開道護送。所以陛下就等著吧,下次隱官再來游歷北俱蘆洲,說不定就能見到他了?!?/p>

盧氏皇帝點點頭,只是心思復雜。

楊清恐笑道:“國師頭銜,哪怕我愿意給,陛下想要送,以陳平安的性情,一樣不會接受??扇羰菗Q成其它某些分量足夠的山下虛銜,只要陛下與他談得攏,對方可能不會拒絕,陳平安的那座落魄山,其實與北俱蘆洲商貿往來,十分緊密,想要更進一步,就很難繞開大源王朝,這就是陛下的機會了?!?/p>

這其中,其實就藏了個最為虛無縹緲的“人心”。

就像火龍真人,前一刻還覺得文廟誰要打打殺殺去,就隨便誰抖摟威風去,反正貧道要開始潛心修行了,上一場架,那也是拼了老命的,整個趴地峰,桃山、指玄幾脈嫡傳,只要是能打的,都去寶瓶洲干架了,所以文廟也別跟貧道提什么天下大勢。

因為火龍真人之前篤定一事,除非是文廟內部已經通過氣了,然后由禮圣親自開口,就能打。否則這場仗,浩然要打,只會白白死人,因為是個花架子,事實已經證明,涉及兩座天下歸屬的大戰,山上修士如何選擇,當然重要,可是山下如何,才是真正的勝負關鍵。

桐葉洲和扶搖洲,是反面例子。寶瓶洲是正面例子。曾經聚攏起小半洲之力與妖族拼死一戰的金甲洲,算是在中間,如果不是完顏老景這個老飛升,臨陣倒戈,金甲洲北部還能多守幾年,所以被殃及池魚的流霞洲南方各大仙家,對于完顏老景所在宗門修士,如今恨不得見一個殺一個,若非有兩位儒家君子坐鎮那座山頭,估計祖師堂每天都要挨上幾記術法。

可其實完顏老景除外的一座宗門,從祖師到嫡傳再到尋常修士,在那場廝殺當中,身先士卒,折損嚴重,絕無半點怯戰。

這個道理怎么算,這份人心怎么算?

流霞洲南部,那些出力不多、或是干脆就沒有出力的山上仙門、山下豪閥,一邊如釋重負,暗自竊喜,一邊大罵完顏老賊,上梁不正下梁歪,肯定是毒蛇一窩,說不定還暗藏蠻荒余孽,文廟必須徹查,掀個底朝天,寧肯錯殺不可錯放。

這就是浩然天下的人心麻煩處。道義太高。喜歡占盡道理,擅長以一殺百。

但是等到陳平安走出那一步,火龍真人就自然而然改變了看法,當然不是因為老真人與年輕人有一份香火情那么兒戲。

而是劍氣長城那一場仗,打得如何,大致過程和最終結果,火龍真人都看在眼里,不然胡亂啟釁,依舊人心各異,一盤散沙,鬧呢?

火龍真人甚至已經下定主意,文廟這邊,只要開打,完全沒問題,但是必須多出一座文廟的避暑行宮,而且絕對不是先前一撥年輕人的軍機郎議事那么簡單,不能好像只是幫著文廟這邊查漏補缺、至多給幾個天馬行空卻行之有效的建議,必須擁有在關鍵事項上一言決之的獨斷權柄。

誰最了解蠻荒天下?就是那個說要打的年輕隱官。

那個小子,是劍氣長城的外鄉人,但是最終卻能被劍修視為自己人,哪怕破格擔任隱官,竟然無波無瀾。

浩然天下是怎么個尿性,陳平安更懂。沒關系,崔瀺的事功學問,在寶瓶洲一役過后,其實已經贏得了人心。

如今的寶瓶洲山上山下,怎么個心態怎么個光景?小小寶瓶洲,曾經墊底的偏隅小洲,現在都已經眼中只剩下一座中土神洲了。

更早的劍氣長城,避暑行宮隱官一脈劍修的排兵布陣,何嘗不是如出一轍的事功學問顯化?

只要整座浩然天下,從文廟到山巔,再到山上,山下王朝,江湖市井,真正能夠一心一意為一場戰場做準備。

怎么就不能打了?

俱蘆洲曾經打得皚皚洲丟掉了一個“北”字。

那么浩然天下,大可以打得蠻荒天下丟掉一個“蠻荒”,此后千年萬年,皆是我浩然山河好了!

不少已經身居浩然高位的老修士,今天都很少年氣。

很多位置,想要走近,尤其是想要站穩,就由不得人不去小心翼翼權衡利弊,精打細算計較得失。

生不可不惜,不可茍惜。

于玄感嘆道:“氣象一新,人心可用?!?/p>

火龍真人笑道:“誰錢多,誰說話嗓門大,于老兒說啥是啥?!?/p>

于玄打趣道:“劉財神不比我錢多?聽說他早年曾經私底下找到過你,只要北俱蘆洲愿意歸還那個‘北’字,就有個‘五千五百仙’的說法?”

兩洲誓約期限為五千年,每個千年之內,皚皚洲愿意掏出一筆巨額神仙錢,扶持俱蘆洲趴地峰、太徽劍宗、浮萍劍湖在內各大宗門的一百位劍仙胚子,一路砸錢,幫助劍修躋身金丹地仙為止。反正只需要火龍真人最終給出一份百人名單,皚皚洲劉氏為首的各大勢力,就一顆雪花錢都不會差了俱蘆洲。若是這些劍修當中,有誰能夠躋身上五境,可以額外為俱蘆洲多賺取十個名額。

火龍真人嗤笑道:“貧道只是個修道之人,又不是北俱蘆洲黑白兩道的總瓢把子。我說了算???”

于玄點頭道:“當然是你說了算,因為你說不行,劉財神才死了這條心?!?/p>

火龍真人不愿意多談這些陳芝麻爛谷子,撫須而笑,“于老兒,回頭我介紹陳平安給你認識認識啊?!?/p>

于玄揪須而笑,呵呵笑道:“不用不用,這位隱官,早就聽說過我了,不然也不會每天與自己的開山弟子念叨符箓于仙嘛,讀書人講究一個今人翻書與古圣賢往來嘛,按照這個規矩,咱哥倆誰與陳平安認識更早,還真不好說?!?/p>

火龍真人唏噓不已,“貧道總算知道為何我窮你有錢了,原來想要掙大錢,就得不要臉?!?/p>

于玄搖頭道:“非也非也,我打小就沒窮過?!?/p>

火龍真人說道:“這就更說明你于老兒是天賦異稟啊?!?/p>

于玄說道:“看來合道一事,又要拖上一拖了?!?/p>

火龍真人說道:“于老兒,我就佩服你這點,小事很精明,大事最糊涂?!?/p>

聽著不像是好話,可于玄瞇眼而笑,輕輕揪須點頭,顯得十分消受此語。

禮圣以心聲與那位年輕隱官笑問道:“不是意氣用事?”

這個問題問得奇怪,禮圣都已經跨出一步,再來問。所以好像顯得十分多余。

那一襲鮮紅法袍輕輕搖頭,以心聲作答三字:“可以打?!?/p>

停頓片刻,年輕隱官又補上一句,“如果有那萬一,可能是必須打?!?/p>

禮圣笑道:“不是萬一。周密肯定會重返人間?!?/p>

陳平安直截了當問道:“最壞情況,需要幾年?”

“短則百年,長則千年。確切數字,暫時還很難說?!?/p>

“等到議事結束,我私底下可以立即交出一份詳細策略。但是我擔心一件事?!?/p>

“說說看?!?/p>

“擔心周密是希望用半座蠻荒天下,為他一人拖延時間,最終還能換取禮圣一人的大道崩壞,那么他從天上重返人間之路,就再難有人阻攔了。除非……”

“除非一鼓作氣,速戰速決,超乎周密的算計,盡早拿下整座蠻荒天下,再由我為兩座變一座的天下,重新制定禮儀規矩?!?/p>

“會很艱難?!?/p>

“艱難?有多難?有一個修行還沒幾年的年輕外鄉人,當上劍氣長城隱官那么難嗎?”

中年儒士模樣的禮圣,微笑道:“我是禮圣,看書多年?!?/p>

陳平安聞言默然。

確實。

浩然天下的禮圣,就像劍氣長城的老大劍仙。

他們哪怕什么話都不說,可只要他們站在那個地方,就能夠讓所有人安心。

蠻荒天下齊聚托月山的頂尖戰力,或看那位被譽為浩然天下最會打架的禮圣,或看那位才離開城頭沒幾年的年輕隱官。

一時間都有些束手無策。

竟然有些重返劍氣長城戰場的錯覺。

先前聊得挺好啊,怎就掀桌子翻臉了?

果然只要有這個年輕隱官在,就肯定沒好事。

之前打那浩然幾洲,年輕隱官乖乖待在城頭,每天陪著那一襲灰袍嘮嗑,蠻荒天下在桐葉、扶搖兩洲的戰場推進,那就是刀切豆腐,想要稍微磨刀都難。

這就像市井兩家門戶起了沖突,一場痛毆,結果誰都沒能打死對方,雙方都還沒養好傷,然后各懷心思,打算聊幾句,就在大街上擺了一桌,開始談判。闖入別人地盤的那個地痞無賴,正蹺二郎腿呢,擺出一副光腳不怕穿鞋的作態,反正就是混不吝,要打就打,反正沒啥值錢家當,倒是對方,出身書香門第,不是筆啊墨啊就是畫卷啊綢緞啊,真舍得玩命?唬誰呢。

然后一個不留神,對面那個讀書人突然就掀了桌子,摸出一把刀來,要砍人。

關鍵是這個讀書人的那些親朋好友,

街坊鄰居,原本都是多少讀過幾本圣賢書的,哪怕不是正兒八經的儒家子弟,也跟著一起失心瘋。

為何蠻荒天下打下桐葉、扶搖、金甲三洲,好像跟玩一樣,即便偶有磕碰,依舊大勢難擋,唯獨打劍氣長城那么吃疼?

除了陳清都坐鎮劍氣長城之外,除了劍修如云、人人赴死之外,真正讓蠻荒天下萬年難進一步的,其實是凝聚的人心。浩然天下怎么說怎么看,劍修都不去管,要想讓我家破,必須人先死絕。所以劍修只管站在城頭一線,向南方戰場遞劍復遞劍,劍心純粹,連生死都不用管了,更何談利益得失?

一方已經前行一步,一方仍然原地不動。

跟著向前一步,甚至是多走一步,其實沒啥意思,難不成還后退一步?那就只好杵在原地不動了。

只見那袁首腳踩飛劍,探臂手持長棍一端,遙遙指向那一襲鮮紅法袍,大喝一聲,“小子滾回去!”

小娃兒,僥幸活下來,就該燒高香,躲起來好好躺在功勞簿上享福,偏不知足,竟敢揚言要攻伐一座天下?一個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的玩意,如今再無合道劍氣長城,猿爺爺我一棍下去,最少要死兩個隱官。

好個打碎浩然兩洲無數山岳、仙家祖師堂的猿老祖,一身跋扈氣焰,唯我獨尊,目空天下,不可一世。

它那真名朱厭,就在那年輕隱官千萬條絲線當中,文字交織而出,雖然一閃而逝,袁首憑借那份大道牽連,依舊得見文字,這讓天生桀驁的袁首,神sè愈發兇戾,不做掉這個年輕隱官,必然后患無窮,打就打,兩座天下往死里打才好,繼續山河破碎,連那托月山和老瞎子的十萬大山一并稀碎才好,到時候它說不得就可以歸攏大量山根氣運,憑此躋身十四境。

浩然天下這場大戰,都沒能打破寶瓶洲和流霞洲,害得袁首的大道裨益,比預期收益少了半數,根本無法打破大道瓶頸。

而這頭真名朱厭的搬山之屬老祖,合道十四境的契機,就是一句“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”??此坪系赖乩?,實則還是合道人和。

天下山頭,被它一棍砸碎的數量有多少,未來十四境的道場天地,就可以多出同等數量、樣式的山脈。

搬碎石,移斷脈,堆山根,積少成多,在自家道場中,塑造出嶄新五岳,大道不朽,不死之身。

早年在英靈殿議事之時,哪怕之前有緋妃這個婆娘暗中幫忙,雙方互惠互利,各取所需,袁首依舊只是搬出了兩座心中山岳道場。后來在扶搖洲和桐葉洲棍碎山頭無數,終于又被袁首辛苦積攢出兩座。只要五岳屹立道場,再合道出一座昆侖道場,袁首腳踩此山,那就是大道獨行,登天去也!

什么青冥天下,什么西方佛國,天下但凡有山有土處,便是猿爺爺的道場地盤。

再等到天下無山,盡數搬遷入道場,那它就是繼三教祖師之后的最新一位十五境!天地同壽,腳踩星辰,棍碎日月。

什么穗山,什么龍虎山,都他娘的就是一堆竹筷子,猿爺爺都不用兩只手,單手一捏就碎。

到時候殺個再無仙劍的白也,屁大事情!

斐然抬起兩根手指,在身前輕輕往下虛按,竟是直接將袁首手中長棍微微壓下幾分。

袁首臉sèyīn沉,轉過頭去,就要與這個大戰廝殺毫不出力、事后卻撿漏最大的托月山年輕主人,好好說道說道。

不曾想心湖當中,立即響起一個漣漪,是那拄拐杖老者的笑聲,“朱厭,我都不生氣,你氣什么,是想要去井底趴著,還是學那阿良,留在托月山做客?”

袁首冷哼一聲,收起長棍,重新挑在肩頭。

大妖官巷一臉無辜,萬分無奈道:“什么時候,浩然天下的讀書人,如此咄咄逼人了。說雙方議事是你們,這才聊了個開頭,說要打也是你們,講點道理好不好?!?/p>

綬臣沒有開口說話的興致,反正有斐然主持大局,又有先生留下的那些既定策略,萬事無憂。

南綬臣北隱官,以前這個說法,更多是在吹捧那個劍氣長城的年輕人,總不能再過個幾年,就反過來成了他綬臣沾光吧?

他身邊的周清高,這個小師弟,返鄉之后的那份得天獨厚,絲毫不比托月山新主的斐然遜sè。

因為周清高得到了王座大妖的蟬蛻皮囊,而且還不是一副。

被周密合道的大妖,有那化名陸法言的十四境大修士,此外還有幾大王座,身外身白瑩,以及切韻,曜甲,黃鸞。

周密吃的是那一份份大道,至于大妖們的剩余皮囊,對周密來說,可有可無,不是全然無用,而是意義不大。與其帶走,不如留下。

所以修道資質極其不佳的甲申帳少年,木屐,后來的關門弟子周清高,成了那個意外收獲最多的人。

周密在登天之前,就以一副枯骨王座大妖白瑩的真身遺蛻,打造成周清高的陽神身外身,再以大妖黃鸞、切韻的遺蛻,分別煉化、融入周清高的魂、魄,架起一座嶄新長生橋,一步登天路。

而且周密早就在托月山留下一道仙訣,專門留給原本不宜修行的周清高。

是那門柳七首創的柳筋境秘法,最擅長化腐朽為神奇的周密,對這門道法、這條捷徑的鉆研之深,說不定可以與柳七媲美。

所以如今的周清高,不但直接從那個練氣士第三境的“留人境”,躋身玉璞境,在短短幾年之內,就又破一境,成為一位仙人。

什么叫文海周密的關門弟子,這就是。

不到十年,就已仙人。

至于首徒綬臣,得到了三件仙兵,全是長劍。綬臣早先背后劍匣所藏五劍,在大戰當中,失去了三把,所以如今才會背著六把。

劍修流白,相對而言,得到先生的饋贈最少。只有一件仙兵,“小洞天”法袍,另外還有一件半仙兵,是一頂碧芙蓉冠。

盤腿而坐的蕭愻,咧嘴而笑,她抬起雙臂,雙手揪住兩根羊角辮,這個接替自己位置的小家伙,本事不錯嘛。

張祿一邊喝著酒,一邊打量起對面那個慘不忍睹的身影,很難想象,當年那個小心翼翼游歷倒懸山的背劍少年,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。

劍修竹篋身后所背長劍,顫鳴不已。

當陳平安變成這副熟悉模樣后,流白的臉sè微變。

在城頭練劍那些年,她與離真,其實是與陳平安打交道最多的劍修。

而他們兩位劍修,都等于在年輕隱官手上死過一次。

作為托月山大祖嫡傳弟子的離真,死在了那場捉對廝殺當中,也是那場驚心動魄的換命,讓蠻荒天下第一次知道,在劍氣長城,竟然有人能夠頂替寧姚出劍。

之后,流白在內的甲申帳五位劍修,皆在托月山百劍仙之列,并且名次都極為靠近,竹篋,離真,雨四,?灘,流白,精心設伏,依舊圍殺不成,流白正是在那場伏殺過程中,反而被陳平安擰斷了脖子。

周清高朗聲開口道:“我完全可以理解隱官大人為何執意要打。劍氣長城損失最為慘重,在那第五座天下的飛升城劍修,確實最有資格與我們蠻荒天下尋仇。而且隱官大人所在文圣一脈,大驪國師崔先生,與山崖書院山長齊先生,都已不在,隱官作為文生先生的關門弟子,同樣有理由與蠻荒天下講一講道理,以直報怨,天經地義?!?/p>

周清高面帶笑意,娓娓道來:“無論是以劍氣長城劍修身份,還是如今的文脈儒生身份,陳平安說一句‘打就打’,最有資格的,最問心無愧?!?/p>

劍氣長城,最后一場大戰,打得很不劍氣長城。

說是拜避暑行宮隱官一脈劍修所賜,其實蠻荒天下六十軍帳,再清楚不過,是拜一人所賜。

不是說陳平安一人,真有那么大的本事,能夠僅憑一己之力,就成功算計整座蠻荒天下。

而是陳平安“吃掉”了隱官一脈所有劍修的想法,吃掉了避暑行宮所有檔案秘錄,吃下了蠻荒天下的所有戰場布局。

甚至“吃掉了”老大劍仙的威望,能夠讓隱官一脈的任何一把傳信飛劍,就可以輕松力壓每位岳青、米祜在內的巔峰候補劍仙。

戰場上,大妖仰止在眾目睽睽之下,她擰斷了一位南游蠻荒的岳姓大劍仙頭顱。劍氣長城群情激憤,但是避暑行宮傳信不救,雖然違令出城遞劍者,數量不少,卻并未形成牽一發動全身的戰場形勢。之后雙方劍修的那場相互問劍,飛劍浩蕩如江河,劍氣跌宕如大瀑,劍氣長城的出劍,更是精準到了每一處細分戰場,每一位地仙劍修,對誰出劍,何時出劍,劍落何處,都有規矩。

所以劍氣長城的年輕隱官,與王座第二高位的文海周密,好像是一個路數的同道中人。

就像文廟議事眾人,不在意蠻荒天下多出幾個飛升境劍修,但是誰都不希望托月山主人,未來的蠻荒天下共主,是一位新文海。

那么蠻荒天下山巔群妖,同樣不希望,浩然天下成為一座嶄新的劍氣長城。

“這個狗崽子,說話真yīn險?!?/p>

郁泮水嘖嘖稱奇,“皇帝陛下,學到沒?這才算是會說話?!?/p>

就那么幾句話,可意思很多,藏得還不深,關鍵是不純粹在胡扯,很容易讓人多想。

對方是在暗示浩然天下的文廟議事眾人,兩座天下真要再次打起來,劍氣長城其實沒幾個人可以死了,文圣一脈的清譽聲望、文廟地位,更會水漲船高。至于文圣一脈,左右,劉十六,他陳平安,頂多加上一個老秀才,反正就這么幾號人,但是枝繁葉茂的禮圣一脈,亞圣一脈的學宮、書院儒生呢?

年輕隱官既報私仇,又可得利最多。

天大便宜,為何不打?

你們浩然天下,還愿意跟著這么一個旱澇保收的年輕隱官,再打一場嗎?那個年輕人只需要躲在幕后運籌帷幄,死的人,反正不會是他。第一場大戰,他都能活著從半座劍氣長城返回浩然,接下來這一場,當然就更不會死了。

此處歪理,別處正理。天下皆然。

此心光明,他人說不定只覺得刺眼。

所以這番話,不是說給那些跟隨年輕隱官一同前行之人聽的。

話挑人。

很多人哪怕今天聽不進去,沒有當真,以后等到真正打仗了,就開始會聽進去,肯定會多想。

少年皇帝使勁點頭,嗯嗯嗯,附和郁胖子。

這位玄密王朝的皇帝陛下,對那年輕隱官,是越來越由衷仰慕了,竟然能夠讓蠻荒天下的大妖們如此刻意針對,最早那些yīn陽怪氣的調侃,看似嘲諷,好像是在惡心那個隱官,可為啥蠻荒天下不去調侃懷蔭,不去打趣劉氏財神爺?犯不著嘛,看不起嘛。

看來以后一定要找機會稱兄道弟去,這條大腿一定要抱,抱上了,說不定以后郁老胖子對自己,都要客氣幾分,再不會每次在御書房只有“君臣雙方、爺孫兩人”了,老胖子就經常從袖子里拿出把剪刀,咔嚓咔嚓剪指甲,還要時不時斜眼瞥向皇帝陛下的褲襠。

青神山夫人皺眉不已。

百花福地花主,如果覺得自己設身處地,與那年輕隱官更換位置,好像也沒什么太好的應對之策。很多事情,其實越解釋越渾濁,可要是不解釋,就只能吃個悶虧。

官巷驀然大笑道:“隱官大人有點私心怎么了,文廟這邊不管給出多大的封賞,都是他該得的,憑本事活下來,憑戰功當圣賢,誰敢嘰嘰歪歪,老夫第一個不服氣,良心被狗吃了嗎?!如果不是隱官大人力挽狂瀾,今天議事,說不得咱們雙方就都在你們文廟廣場了!”

大妖官巷本來想說良心都被阿良啃了嗎,只是看對方筆直一線氣勢洶洶的架勢,覺得做事說話,還是要留一線。

陳平安冷笑道:“甲申帳之所以毫無建樹,就是因為有你這么個小廢物領頭?!?/p>

那個拄拐杖的老人,笑了笑,與袁首、緋妃和五嶽都心聲一句。

只見那一襲鮮紅法袍的年輕人,瞬間雙膝微曲,身形佝僂如駝背,只是剎那之間,年輕人又再次挺起腰桿。

陳平安只是看向那個周清高,“聽說周密收了你做關門弟子,那他以后就別想打開門見人了。如果換我是綬臣,現在就得跪在地上砰砰磕頭,求你來當大師兄,只要別當小師弟,當大師姐都成?!?/p>

綬臣啞然失笑。

至于那些在半座城頭上練過劍、也未曾悄然消失在浩然天下的托月山剩余百劍仙,對于這個經常與龍君、離真“儒雅談心”的年輕隱官,更是印象深刻。有事沒事,隔三岔五,誰練劍遇到瓶頸了,或是實在悶得慌了,劍修們就挪步去往龍君附近,看看能否瞻仰一番隱官大人,誰要是運氣好,能與那個家伙聊上一句,都是不小的榮幸。不過年輕隱官露面次數極少,不是誰都能見著的,討句罵都很難,反正比破境難。

來了。

流白心中幽幽嘆息一聲。

陳平安微笑道:“有你和斐然兄幫忙,浩然打蠻荒,勝算就大了,原本只有十成的勝算,硬生生給你們提到了十二成。不然我還真不敢說個打字。如果我在文廟說得上話,以后等到大局已定,可以讓你們一個當甲申帳輸圣,托月山躺圣,一個勤勤懇懇,用心謀劃,負責幫忙送人頭,明天送完袁首的腦袋,后天送緋妃的頭顱,送完飛升境再送仙人,送得讓浩然天下應接不暇,估計都要忍不住勸你別送了,戰場上雙方好好打,這樣的戰功,感覺受之有愧。一個躺著躺著就當上了托月山扛把子,躺著躺著就成了文廟的最大功臣,該你們當圣賢。不過回頭我還是要問問文廟,你們倆是不是安插在蠻荒天下的死士,如果是,不小心被我連累給砍死了,我會篆刻兩方印章,刻那‘百死不悔’和‘心向浩然’?!?/p>

于玄倒抽一口冷氣。

好狠,兇殘。

火龍真人有些疑惑不解。劍氣長城啥地兒啊,風水可以啊,以前多悶葫蘆一小子,怎么去了劍氣長城幾年,就這樣啦?

周清高抱拳笑道:“隱官風采依舊?!?/p>

禮圣突然問道:“陳平安,有沒有抱怨我把你拉過來議事?”

齊廷濟,雖然是一位境界足夠的老劍仙,能夠代表一部分的劍氣長城,但是絕對無法決定飛升城劍修的選擇。

陳平安老老實實答道:“起先是有一點的,不敢說全然沒有。但是等到文廟宣布恢復先生的身份,就沒有了?!?/p>

禮圣又問道:“說打就打。就不怕自己成為第二個崔瀺?”

陳平安開始沉默。

當自己開口之后。

其實陳平安就已經感覺到自己腳下那條路,就像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不由自主地拐入了一條岔路,好像道路盡頭,就站著那個曾經離經叛道的大師兄,浩然繡虎。

直到那一刻,陳平安才真正理解為何師兄崔瀺,當年為何選擇外人眼中的欺師滅祖,為何要脫離文脈,放棄文圣首徒的身份。

有些選擇,大道之上,好像真的就只有孑然一身了,才能不用有任何負擔和愧疚。

比如這次文廟議事,一旦與蠻荒天下真正開戰,對于自家文圣一脈,其實長遠來看,是弊遠遠大于利的。

戰場上的任何傷亡,都會是文圣一脈的永久污點。任何一場戰役的失利,都會是陳平安和文圣一脈的“功業瑕疵”。

此后百年千年,都會被秋后算賬,被翻閱老黃歷,從文廟到書院,到每個山下王朝,會讓后世所有的讀書人,各持己見,雙方爭吵不已。就算文圣一脈從此開枝散葉,文脈能夠源遠流長,卻很難真正在書齋安心治學。不是說浩然天下都是如此,而是世道復雜,一百個人中,哪怕只有兩個人不講理,就會被硬生生攪成一灘渾水,如果再多出幾個看似講理之人,多講幾句以偏概全的公道話,或是有人站在一旁,多說幾句煽風點火的風涼話?

所以先前某一刻,陳平安腦海中的一個念頭,就是脫離文圣一脈,暫時只保留劍氣長城的末代隱官身份。

至于落魄山將來怎么辦,只能是先走一步,多算幾步。

其實很多事情,陳平安從劍氣長城返回浩然天下,是可以假裝不知道的,也完全可以不去多想。

在劍氣長城,能做的,都盡力了。陳平安可以問心無愧,因為自己已經盡了十二分的努力。

他不愿意好像從十四歲第一次離開家鄉后,就變得好像一個不是走在去往他鄉的遠游路上,走到了,也還是個異鄉人。

他也會希望,自己的人生,有那么一大段歲月,都是安安定定的,就在家里。練劍練拳之余,可以想著心愛的姑娘。

可是他都能夠為一些劍氣長城的孩子安排退路,能夠聯手避暑行宮的隱官一脈劍修,為飛升城撰寫那幾本冊子,去幫助飛升城在嶄新天下爭奪大勢。

那么一個看似登天離去的文海周密?

周密既然能登天,就一定會返回人間。

師兄崔瀺為何在劍氣長城,會有那番自問自答?

“天下太平了嗎,是的??梢愿哒頍o憂了嗎?”

“我看未必?!?/p>

斐然為何能夠成為托月山主人,蠻荒天下的主人?

這與陳平安當年突然被老大劍仙一舉提拔為隱官,是不是很像?

綬臣,流白作為嫡傳和劍修,為何沒有跟隨周密登天?

周清高為何一身氣象大變?哪怕對方刻意隱藏境界,但是陳平安對這個曾經的甲申帳少年,極其上心,當年雙方在崖畔遙遙相對,少年木屐,絕無今天的一身沛然道氣。

至于周密本人,當真無法吃掉袁首、緋妃在內的其余王座?總不至于是吃飽了撐著了。在尚未收回陽神身外身的白瑩之前,甚至在尚未吃掉任何一頭王座大妖之前,周密就已經能夠吃掉一個蠻荒天下十四境的“陸法言”了。如果周密當真將全部賭注,都押注在了那座古老天庭遺址,以周密的“獨-夫”心性,肯定不介意多

吃幾頭王座、飛升境大妖。

這就意味著,周密是在找那個兩座天下大勢的均衡點。

周密哪怕已經遠離人間,可是蠻荒天下依舊會在他的嚴密掌控之中,會繼續悄然運轉。斐然,綬臣,托月山,其余幾頭老王座,以及更多暗藏的棋子,都是周密留在天下的棋子。

而浩然天下的戰后人心,也等于是周密的一顆棋子。

學生崔東山在教棋的時候,曾經笑著說了句,早年跟鄭居中下完彩云局后,雙方有了兩個感想。

一個是覺得棋盤太小,只有縱橫十九道。

再一個,就是圍棋對弈,一方棋手真正高明處,是打破規矩,再訂立規矩,對手卻只能死守規矩不變。

這才是真正的無理手。

當時陳平安好奇詢問,“比如?”

“棋盤上,雙方棋子,非黑即白,黑吃白,白吃黑,這就是老規矩。黑吃了白,白子變黑留在棋盤上,還是不高明,因為太明顯,可若是那枚白子留在棋盤,作用卻等同于黑子,而且何時變化,得是棋手說了算。能夠做到這個,才算走到了那個‘奉饒天下先’的境界。轉瞬之間,隨便屠大龍?;蚴怯诮^境處,起死回生?!?/p>

崔東山所說棋理,陳平安當然聽得懂。

只是棋理如道理,不等到親身經歷,是很難真正體會其中玄妙、兇險、神鬼莫測的。

這樣的浩然賈生,才值得托月山大祖,心甘情愿拿出一座蠻荒天下,放心托付給文海周密。

周密的上中下三策,因為浩然天下守住了寶瓶洲和南婆娑洲,周密最終聯手托月山大祖,直接選擇保存底蘊,使得蠻荒天下的下策,好像變成了文海周密一人的上策。

但是一局棋,還沒真正下完。其實只是進入收官階段。

斐然、周清高這些,依舊不是棋手,還沒有擺脫周密的棋子身份。

接下來就該輪到周密坐鎮古天庭遺址,俯瞰數座天下的整個人間。

托月山要為周密爭取到某個契機,比如百年之內,托月山一定要拖住浩然天下,拖住禮圣的補天缺!

舍得讓出蠻荒天下極多版圖,也一定要將浩然天下的練氣士,從山巔修士,到所有年輕修士,一并拽入戰爭泥濘當中。

但是托月山肯定需要保證一件事,蠻荒天下必須不能真丟了。這是一個極其微妙、極其講究分寸的選擇,蠻荒天下既不能全部丟掉,不然那個周密,就會成為無源之水,無本之木,一座換了主人的新天庭,就只能孤懸天外。但是也絕不能讓讓浩然天下休養生息,任由禮圣恢復浩然天下的全部天時。

陳平安如果不是參加這場文廟議事,這些事情,就都不用他去憂心。

可既然來了。

怎么辦?

那就干脆速戰速決,打爛蠻荒天下,斬殺所有山巔妖族修士。贏得一個真正的萬年太平!

聽崔東山說如今的浩然天下,就已經有人開始為蠻荒天下說那公道話了,說它們那邊,天下貧瘠啊,是連活都要活不下去了,多可憐,所以來浩然,錯是錯,其實卻是情有可原的。

爭取讓師兄崔瀺都要覺得的那個“未必”,一鼓作氣,變成定局。不然等到周密成功返回天下,下一場戰事,注定只會更加慘烈。因為周密根本不愿意做什么縫補匠,他要萬事萬物,都在他手中重建,別說是浩然天下的生死存亡,就連蠻荒天下的一切有靈眾生,山河版圖,周密到都不介意推到重來。

既然如此,禮圣不合適說的,我來說。

禮圣問道:“不后悔?”

陳平安毫不猶豫道:“不會?!?/p>

我們都要成為強者,我們都應該為這個世界做點什么。

禮圣輕輕點頭,“那我就不跟你先生計較那些翻來覆去的車轱轆話了,煩人是真煩人,都想動手打人了?!?/p>

老秀才與誰都好說話。

唯獨在至圣先師和他這邊,那是真會撒潑打滾的,尤其是老秀才一旦真急眼了,yīn陽怪氣得半點不講道理。

陳平安無言以對,忍了半天,大概是習慣成自然,擔心那個萬一,只好試探性說道:“禮圣真要動手,也懇請挑個沒人地方,我先生好面子?!?/p>

禮圣不置可否,抬頭看了眼天幕,收回視線,微笑道:“既然已挽天傾一次,天就塌不下來了。周密這個難題,崔瀺不是留給你這個小師弟的難題,而是給我們這些老人的?!?/p>

“這次拉你過來議事,就像你所想,確實是要你幫我說出那句話?!?/p>

“我年紀大,撂狠話,沒什么意思。換個年輕人來說,更有……氣勢?”

“所以你別擔心,以后只管安心修行,遇到事情,有幾分氣力就出幾分,文廟不是擺設。至于功勞什么的,你也別學老秀才,這筆賬到底怎么算的,從飛升城到落魄山,你是當慣了賬房先生的人,應該很清楚,別跟文廟這邊裝傻?!?/p>

陳平安只是聽著,然后老老實實保持沉默。

禮圣嘛,說什么都是道理。

禮圣一震衣袖。

天地氣象渾然一變。

一直被“朱厭”在內的某幾個大妖真名,壓得幾乎快要窒息的陳平安,突然瞬間如釋重負,重新變成了一襲青衫。

禮圣最后提醒道:“陳平安,稍后你還要參加下一場河畔議事?!?/p>

與此同時。

蠻荒天下那條直線上,一左一右,最兩邊,多出了兩位。

只不過并非通過托月山的鏡花水月現身,反而像是從文廟這邊,跨越那座蠻荒天下山河圖,走到了那邊。

白澤!

浩然九座雄鎮樓,鎮白澤的那個白澤。

十萬大山的老瞎子!

聚集在托月山的妖族修士,先是愕然,然后嘩然,最終喧鬧震天。

絕大多數的妖族,無論是飛升境大妖,還是身居某個顯赫位置的玉璞境,它們第一次如此沉默且整齊,向那位存在,或者抱拳行禮,或者握拳捶胸,以示敬意,偶有開口,都是同樣一個說法,尊稱一聲白澤老爺。顯而易見,對于蠻荒天下來說,白澤,才是那個最有資格擔任天下共主的存在。

至于白澤老爺為何在萬年之前,選擇背叛蠻荒天下所有同類,在先前那場大戰之中,又為何袖手旁觀,

怨氣歸怨氣,服氣依舊服氣。

道理再簡單不過,白澤活得夠久,足夠強大。

再說了,只要白澤老爺這次愿意返鄉,那咱們再去一趟浩然天下,都沒問題!

更何況,還有那個兩不相幫一萬年的老瞎子,竟然這次也選擇站在了蠻荒天下這邊。

不過浩然天下這邊,一左一右,同樣出現了兩人。

一個雞湯和尚,曾經護送那位為浩然天下傳法點燈之人。有些佛書記載,正是老和尚為其掌燈護法三十載。

以及一位消失了三千年的斬龍之人。

因為白帝城城主,已經轉身,與那位老者,低頭抱拳。

哪怕只是遙遙看見一眼的蠻荒天下的緋妃,都覺得渾身不自在。更何談浩然天下的淥水坑澹澹夫人,以及所有五湖水君,自然都感受到了一股氣勢磅礴的大道壓勝。

瘦竹竿似的老瞎子,雙眼凹陷,雙手負后,微笑道:“我就是看個戲,站哪里不是站?!?/p>

一襲雪白長袍、不再青衫落拓的那個斬龍之人,今天終于恢復真實面容,是一位看著很年輕的男子,好像與老瞎子針鋒相對,笑道:“殺誰不是殺?!?/p>

今天對峙雙方,浩然天下,蠻荒天下。

在兩者之間,又有一座屹立萬年的劍氣長城。

其實哪怕是文廟議事眾人,絕大部分山巔修士,都不曾去過劍氣長城。

更多浩然天下的人,其實從未真正了解過劍氣長城。

只是聽說那邊劍修如云,那邊的人都會敵視浩然天下。

就好像那邊的人,就只是劍修,只有劍修。

不講道理。粗鄙不堪。只會練劍,是異類。

沒有悲歡離合。

那邊的生生死死,好像都與浩然天下關系不大。

因為沒見過,沒聽說,不知道。

所以在地上那幅蠻荒天下山河圖的邊緣地帶,出現了最新的一條長線,是那劍氣長城。

接下來一幕。

哪怕是陳平安這種人,都開始老臉一紅……覺得禮圣這個手筆,太不講理了。

因為那邊出現了一幅山水畫卷,是一座酒鋪,還有一對楹聯。

劍仙三尺劍,舉目四望意茫然,敵手何在,豪杰寂寞。

杯中二兩酒,與爾同銷萬古愁,一醉方休,錢算什么。

最后是那橫批:飲我酒者可破境。

老秀才拿胳膊一捅身邊圣人伏勝,“咋樣?”

伏老夫子只得“物歸原主”,無奈道:“絕了?!?/p>

左右伸手抵住額頭。

阿良感慨萬分,“好字,學我?!?/p>

青神山夫人會心而笑。

這就是劍氣長城的那座酒鋪?

陳平安突然拿出一壺酒,開始飲酒。

因為接下來一幅畫卷,是一堵墻,掛滿了木牌。

一塊塊酒鋪的太平無事牌。

不少無事牌,其實連陳平安都沒有見過。

因為當時陳平安已經去了老聾兒坐鎮的牢獄。

再次重見天日,去往城頭,飛升城已經飛升離去。

花好月圓人長壽。劍修高魁。

而此人,也是劍氣長城龍君一脈的最后一位劍修。此人此生最后一次出劍,是高魁問劍龍君,是晚輩問劍祖師。

為情所困,劍不得出。風雪廟魏晉。

此處天下當知我元青蜀是劍仙。南婆娑洲大瀼水弟子。

此地酒水價廉物美,極佳,若能賒賬更好。陶文。

師父賣酒,徒弟買酒,師徒之誼,感人肺腑,天長地久。弟子郭竹酒。

昔年風流不足夸,百戰往返幾春秋。痛飲過后醉枕劍,曾夢青神來倒酒。

然后那個不通文墨的元嬰老劍修,猶不盡興,偷偷摸摸,用了個化名作署名,又寫了一塊無事牌。

斗詩一事,老子自稱第二,沒誰敢稱第一。二掌柜除外。

人間一半劍仙是我友,天下哪個娘子不嬌羞,我以醇酒洗我劍,誰人不說我風流。

這是北俱蘆洲一位元嬰劍修寫的,戰死了。

太徽劍宗第四代宗主,韓槐子。此生無甚大遺憾。

韓槐子也戰死了。

寧姑娘,你有了喜歡的人,我很傷心。劉鐵夫。

這是劍氣長城的一位龍門境本土劍修,躋身了金丹沒多久,就戰死了。

老子看遍無事牌,斗膽一言,我浩然天下劍修,劍術不如劍氣長城又如何,可字,寫得就是要好許多!

這塊無事牌,是唯一一塊正反兩面都寫有文字的。

浩然天下如你這般不會寫字的,還有如那二掌柜不會賣酒的,再給咱們劍氣長城來一打,再多也不嫌多。

正面是扶搖洲一位年輕金丹劍修所寫,反面是劍氣長城一位元嬰劍修所寫,后來雙方還成了朋友。

禮圣一脈君子王宰也留下了一塊無事牌。

待人宜寬,待己需嚴,以理服人,道德束己,天下太平,真正無事。

為仁由己,己欲仁,斯仁至矣。愿有此心者,事事無憂愁。

無事牌上兩句話,第一句是行書,第二句是蠅頭小楷。

一塊署名中將“仙”字涂抹、再改成“修”字的無事牌。

從不坑人二掌柜,酒品無雙陳平安。

文圣一脈,學問不淺,臉皮更厚,二掌柜以后來我流霞洲,請你喝真正的好酒。流霞洲劍仙司徒積玉,老子玉璞境,怎么就不是劍仙了?

林君璧飲過此酒,三年破三境而已。

來時元嬰,去時元嬰,不曾破境,愧對美酒。北皚皚洲,鄧涼。

喝得酒,殺得妖,作得詩,才情不輸二掌柜,相貌惜敗吳承霈,我這一生很圓滿,就缺個媳婦了。

兜里有錢,喝垮酒鋪。

劍術尚可。

老子與阿良聯手,可殺飛升境大妖。

阿良如果將來躋身十四境,一定是合道臉皮。

放你娘的屁,這場大道之爭,狗日的爭不過二掌柜。

納蘭彩煥,我去去就來。

牧笛,駝鈴,皆是風過聲。

好林泉都付與閑人,好娘們都被拐走了。

這輩子未曾醉過,怨酒。

陳李,佩劍晦暝,飛劍寤寐。百歲劍仙,唾手可得。

世間無好喝之酒,狗日的還我酒錢。

陸芝確實好看。

人生苦短,練劍太難。

托是什么,不存在的。二掌柜坐莊,高風亮節,光明磊落。

阿良是那中土神洲書香門第出身?我打死不信。隱官真不是那浩然天下的高門豪家子?我不信。

納蘭老賊,要么滾遠點,要么給白姑娘一個名分。

左右劍術比我略高一籌。

疊嶂姑娘,如果二掌柜對你毛手毛腳,告訴我一聲,我去告訴寧姚。

這一遭,乘興而來,乘興而去。

次次都是我結賬酒水錢,如果哪天我不在酒桌旁邊了,二掌柜,給我個面子,為那群窮光蛋朋友破例賒欠一次,先行謝過。

浩然天下,有哪九洲?曾經聽過,已經忘了。

看了她一眼,人間顏sè如塵土。

記得小時候有一年,夏天的蟬鳴特別吵人,冬天路上積雪凍屁股。只是忘記了哪一年。

憑什么我是劍仙他是元嬰劍修,五十歲的時候,我還是龍門境,他就是元嬰境。救我作甚?

怎么會有一座天下,只有一輪明月?與老子一般打光棍嗎?

有些事,總是姍姍來遲。有些人,總是匆匆離去。喝酒真苦。

她那么大的腚,那么細的腰,到底有啥子好嘛。

黃花黃,白云白,青山青,少年年少。

一拳就倒二掌柜,笑得我腰子疼。

桌上燈半黑,窗外月半明,有人覺得不夠亮,有人覺得不算黑。還剩酒半壺,吐完再喝啊。

皇帝宰相狀元郎,是什么東西,能當佐酒菜嗎?祖墳又是什么?

對錯都在酒碗中。

我家城頭,高過白云。浩然有嗎?

城頭劍氣,龍蛇飛動。

幾天沒來大碗喝酒,無事牌怎么這么多了?

已負美人辜負劍。

呱呱墜地,大笑而去。

不是劍修怎么了,偏要來這里喝酒。

年復一年勤勉練劍,也沒練出個上五境。倒是喝那啞巴湖酒沒幾碗,就真喝成了個啞巴。

今天好像沒什么可寫,下次喝過酒再補上。

最近二掌柜不來蹭酒,買酒的姑娘們都少了,喝酒沒滋沒味啊。

墻上無事牌晃得厲害??晌覜]喝醉。不比劍術比酒量,董三更加上陳熙,都要喊我哥。

老大劍仙,你不收我為嫡傳弟子,憑良心說,是不是怕我劍術超過你老人家?

我們這邊,玉璞境都只是劍修,聽說浩然天下的金丹、元嬰劍修,就是什么劍仙了,老子沒被綬臣砍死,差點被這種事笑死。

二掌柜不是個娘們,真心可惜了。

今天換了件緊身些的衣裙,坐在不寬的長凳上喝酒,好像隱官大人蹲在路邊一直看我。

老子只要喝過了酒,劍砍董三更,拳打狗日的,腳踢二掌柜。

聽說浩然天下的仙子,每次往臉上涂抹胭脂水粉,得耗費半個時辰,那還不得有個七八兩重?真能好看嗎?

做過一個夢,不知是哪里。

男女情愛,相互喜歡時,是圓圓鏡,團團月。情傷過后,就是一錘碎出無數月,好像沒那么喜歡了,但是記起更多。

坐在小板凳上當說書先生的二掌柜,有點瀟灑。

外鄉劍修,都早些回家。

陳平安是我家鄉人。

見此美景,感激不盡。

……

禮圣拂袖收起畫卷,笑道:“再議?!?/p>

至于雙方何時何地再議,這位讀書人都沒有說。

只是收起了文廟這邊的鏡花水月。

謀之在多,斷之在獨。

真正議事所在,還是是那座天庭遺址。

下一刻,阿良和左右對視一眼,都有些神sè凝重。

因為陳平安不見了。

一條河畔。

不知為何,三教祖師,并未現身。

禮圣。

亞圣。

文圣。

白澤。

老瞎子。

斬龍之人。

東海觀道觀的老觀主。

雞湯老和尚。

道老二余斗。

白玉京三掌教陸沉。

歲除宮吳霜降。

還有幾位陳平安辨認不出身份的存在。

無一例外,除了陳平安,都會是十四境。

吳霜降微笑道:“這么快就又見面了?!?/p>

陳平安點點頭。

陸沉使勁揮手,“陳平安,是我啊?!?/p>

陳平安視而不見。

站在一旁的老秀才輕聲道:“聽聽就算?!?/p>

陳平安嗯了一聲,干脆就蹲下身,嘗試著伸手掬水。

手掌一捧水中,出現了白衣,她身材高大,一雙金sè眼眸。

老秀才使勁跺腳,“哎呦喂,前輩……個錘兒,原來是神仙姐姐來了啊?!?/p>

陳平安收起手,站起身。

她手中拎著一顆頭顱。她身披一副金sè甲胄。

看網友對 第七百八十七章 河畔 的精彩評論

49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1樓~~~~~~~~~

  2.  板凳# 阿良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牛逼?。?!

  3.  地板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哈哈哈哈,先評后看

  4.  4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太牛叉了

  5.  5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神仙姐姐來了

  6.  6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二樓

  7.  7樓# 神仙姐姐來也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我家平安長本事了。

  8.  8樓# 烽火戲佳人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宜將剩勇追窮寇,敢教日月換新天

  9.  9樓# 劍客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嘿,這頭顱有排面

    •  ↓1層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  沒有缺少的么?

  10.  10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這才是高層議事

  11.  11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好水啊

  12.  12樓# 平平安安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頭顱莫非是周密?

  13.  13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來了來了

  14.  14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感覺是周密的

  15.  15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披甲者的吧

    •  ↓1層 平平安安 : 2020年08月11日 回復

      你這樣一說好像是噢,身皮猬甲說不定就是把披甲者殺了。

  16.  16樓# 江奶奶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神仙姐姐,估計是大反派。

  17.  17樓# 青衫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上集我就沒了,這集復活了還,嘻嘻嘻

  18.  18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應該是披甲者的

  19.  19樓# 無事牌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是不是回憶總想哭?

  20.  20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這到底還是大師兄崔儳給陳平安設置的夢境么?

  21.  21樓# 陳平安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媽媽來了

  22.  22樓# sad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我草,臥槽哦

    •  ↓1層 右左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  來了來了

  23.  23樓# 老秀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門風很好啊

  24.  24樓# 陸抬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陸沉閉嘴

  25.  25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有沒有漏字

  26.  26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這要更到什么時候啊

  27.  27樓# 陳清都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小平安,還記得萬年之前的那場河畔議事,別怕,給我錘他們

  28.  28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陸沉姜尚真崔東山怕不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,感覺人物性格沒啥區別啊

    •  ↓1層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  確實

  29.  29樓# 劍媽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我來了,有想我嗎?

  30.  30樓# 我家陳平安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這是咋了,你們蠻荒畜生能耐了,敢欺負我家小平安了。過來跪下??!

  31.  31樓# 無形裝逼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最為致命

  32.  32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切莫沽名學霸王?

  33.  33樓# 阿飛爸爸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老子只要喝過了酒,劍砍董三更,拳打狗日的,腳踢二掌柜。

  34.  34樓# 閑得蛋疼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總管最擅長的就是復盤了。
    這一點點人心細微處,復盤下來,勝似千言萬語。

  35.  35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期待更新

  36.  36樓# 觀春雷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哎呀姐姐把誰搞死了?

  37.  37樓# 一拳就倒二掌柜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大家仔細一看原來是那個蠻荒天下文海周密頭顱。

  38.  38樓# 正陽山4G網絡服務部 : 2020年08月10日 回復

    應該是披甲的那個大妖

  39.  39樓# 文圣一脈 : 2020年08月11日 回復

    突然感覺這像是二戰啊,砍死小日本。。。

  40.  40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1日 回復

    老子與阿良聯手,可殺飛升境大妖。

  41.  41樓# : 2020年08月11日 回復

    總管加油

  42.  42樓# 匿名 : 2020年08月11日 回復

    做人不能太阿良

  43.  43樓# 今天明天后天 : 2020年08月12日 回復

    看來今天又沒戲了

  44.  44樓# 今天明天后天 : 2020年08月12日 回復

    明日開戰,一劍平天下

  45.  45樓# 啊良 : 2020年08月13日 回復

    現在還不更?

新書推薦: 劍來 重生寫推理小說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