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第二百一十六章 出手

第二百一十六章 出手

張山目送兩位書生去往對面廂房,站在廊道,伸手向外,接了一小捧雨水,掂量了一番,覆手倒掉之后,返回屋子,關上門后,用干燥的那只手,拿出了一張普通的黃紙符箓,張山輕聲道:“此處果然有問題,雨水頗為‘yīn沉’,極有可能蘊含著煞氣,小道這張符箓,名為起火燒煞符,普通得很,但是廣為流傳,就因為它最能夠感知到煞氣的存在……”

年輕道人雙指拈住符紙,默念咒語,然后往手心濕漉漉的那只手迅猛一貼,黃紙符箓就在張山的手心轟然燃燒起來,很快就化作灰燼,年輕道人臉sè凝重,將灰燼刮入火盆當中。

陳平安問道:“這張靈符,多少錢?”

道士張山一點沒覺得奇怪,認真回答道:“這類靈符不入流品,如官場胥吏不入清流,是一樣的道理。故而價格低廉,成本只是一張黃紙,加上一位下五境練氣士的抄錄功夫,一枚雪花錢能買將近三十多張燒煞符,折算成銀子,也就是三兩銀子一張,委實不算貴?!?/p>

陳平安點點頭。

關于畫符一事,他曾經親眼見識過破障符的玄妙,當時在山路上被嫁衣女鬼所蠱惑,眾人走在“黃泉路”上,陷入類似鬼打墻的危險境地,林守一便駕馭一張隸屬于山水符的破障符,引領眾人前行。

之后在落魄山竹樓,李希圣在竹樓墻壁上畫“字”符,字成則符成,其實屬于極高的造詣和境界,最后他托書童崔賜送給陳平安一本道家符箓入門書籍,一大摞材質各異的符紙。當然還有那支“風雪小錐”筆,使得陳平安如果想要緊急畫符,根本無需朱漆印泥,朝筆尖呵一口氣就能潤開筆錐。

但是陳平安翻來覆去,仔細看了幾遍那本薄冊子《丹書真跡》,倒是學會了書上記載的五六種最粗淺符箓,而且按照書籍所說,世人畫符即“寫丹書”,分九品,上五境練氣士寫一二三“三上品”丹書,中五境寫四五六中三品丹書,下五境寫七八九下三品丹書,陳平安雖然不是練氣士,可是依靠著那十八停劍氣運轉的“一口氣”,一氣呵成,也能寫成一些《丹書真跡》上的入門符箓,品秩再往上的符箓,對于當下的陳平安來說,就是奢望了。

李希圣曾經說過,畫符即練劍,這也是李希圣不是授人以魚,而是授人以漁的初衷所在。

但是陳平安一路南下,仍是希望專心致志練拳,便只抽空寫了三種符箓,縮地符,陽氣挑燈符,寶塔鎮妖符,各兩三張,以防不測而已。

縮地符能夠讓陳平安在轉瞬之間,縮地成寸,一步踏出可以去往方圓十丈內的任意一處;陽氣挑燈符是山水破障符的一種,置身于亂葬崗古遺址,若是再次遭遇鬼打墻的情景,就可以跟隨挑燈符順利走出迷障;寶塔鎮妖符則是殺力較大的一種符箓,符紙一出,就可以憑空出現一座玲瓏寶塔,將妖邪暫時拘押其中,內蘊雷霆之威,可以鞭打魂魄。

三者都屬于《丹書真跡》所載,最普通的那個范疇,評價不高,只是作為某種符箓流派的典型,才被記錄其中。

道士張山喝過了酒,酒量不濟,想著有陳平安幫忙守夜,加上為了節省一顆回陽丹的緣故,給yīn沉大雨敲打了一路的身軀,早已疲憊不堪,便暈乎乎睡去。

陳平安對于守夜,那是再熟悉不過,小口小口喝著酒,在張山熟睡之后,猛然轉頭,望向房門那邊的墻腳根。

那邊,斜放著一把遺落于此的雨傘。

這把油紙傘,最早是劉姓書生手中撐起,進入宅子之后,是楚姓讀書人撐傘來此。

雨傘安安靜靜靠在墻腳根,雨尖朝地,傘柄朝上。

哪怕是如此擱放油紙傘,可是地面上,幾乎沒有水跡。

這不合理。

而且陳平安察覺到了一絲yīn寒之氣,讓人背脊發涼。

于是陳平安站起身,像是喝多了酒,腳步搖晃不穩,一邊走一邊嘀咕埋怨:“哪有雨傘這么倒立擱放的,家鄉那邊,敢這么做,是要被老人罵死的……”

到了墻角那邊,陳平安還打了個酒嗝,伸手去抓傘柄,就要將油紙傘顛倒過來,只是驟然之間,一張符箓滑出袖子,陳平安眼神凜然,哪有半點渾濁醉酒,雙指閃電捻住那張黃紙,正是寶塔鎮妖符,啪一下按在傘柄之上,一座七彩琉璃寶塔浮現空中,寶光剛好罩住油紙傘,傘面紋路扭曲,頓時發出一陣呲呲響聲,如肥肉下鍋一般。

懸空寶塔的光彩黯淡下去,很快就煙消云散。

陳平安一不做二不休,免得自己學藝不精,畫符的品秩太低,導致錯失良機,干脆將其余兩張鎮妖符一并祭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張貼在油紙傘的傘面之上,然后無需如何強提一口氣,武道三境巔峰的陳平安氣隨心意流轉,一身拳意驟然爆發,以距離極短、爆發力極大的寸拳,連綿不絕地砸在三張鎮妖符之上,拳罡不毀雨傘絲毫,洶涌拳意卻幾乎全部滲透雨傘之內。

這就是尋常武夫三境,和崔姓老人調教出來的三境,兩者之間的云泥之別。

陳平安做完這一切后,手中攥緊朱紅養劍葫,隨時準備讓初一、十五出來御敵。

但是雨傘一陣顫抖搖晃之后,帶有一股腥臭味的黑煙裊裊升起,逐漸消散之后,便徹底寂靜無聲。

陳平安有點懵,這就完了?

這把肯定暗藏玄機的古怪油紙傘,就沒有點后手殺招?

比如黑煙滾滾,怒吼震天,跑出來一頭猙獰恐怖的邪祟yīn物?

當初山間小路遭遇的嫁衣女鬼,讓陳平安記憶猶新,處處牽著他們的鼻子走,精通雷法的目盲道人根本不是她的對手,若非風雪廟魏晉一劍破開地界,盡顯劍仙風采,恐怕陳平安當時就要被迫使出兩縷劍氣,就不會有之后與少年崔瀺在井口對峙的機會了。

陳平安蹲在地上,怔怔盯著油紙傘,喝了口酒后,還不忘提起雨傘抖了幾下,傘內有簌簌灰燼傾瀉的細微聲響。

陳平安蹲在那里撓頭,喝著酒,心頭感覺有些空落落的,在落魄山竹樓習慣了每天死去活來,如今就像……喝慣了烈酒,再去喝水?

不過陳平安默默安慰自己,不管這把油紙傘跟哪個書生有關系,還是進了宅子之后才被yīn物隱匿其中,雨傘內的這點小古怪,肯定只是探路的過河卒而已。所以千萬不可掉以輕心,于是陳平安站起身,坐在桌邊,借著燈火,從方寸物中駕馭出那支風雪小錐筆,呵了口氣,開始畫符,符箓還是寶塔鎮妖符,但是符紙不再是黃紙,而是換成了一張金sè質地的符紙。

畫完一張符紙,陳平安習慣性拿起手邊的酒葫蘆,仰頭灌了一大口酒,略作休整之后,等到氣息平穩,才敢下筆。

風雨夜,風雪筆,略帶酒意的陳平安,下筆如有神。

手邊是一枚朱紅sè的養劍葫,和木匣內的兩把降妖除魔。

當然還有床榻上,道士張山的呼嚕聲相伴。

————

疾風驟雨,偶爾被電閃雷鳴撕開夜幕,距離古宅外的一座小山坡上,有一位手捧拂塵的中年道人,神sè灰暗,攤手望去,一枚造型古樸的青銅花錢,突然崩碎開來,中年道人臉sèyīn沉不定,忍著心疼,看似漫不經心地隨手丟掉,冷哼道:“一雙人不人鬼不鬼的狗男女,還要負隅頑抗,徒增痛苦罷了?!?/p>

中年道人身旁站著一位衣衫單薄的高大男子,濃眉大眼,任由雨水怕打全身,眼眸之中,偶有一絲金sè光芒閃過,腰間懸掛有一只拳頭大小的印盒,眼見著道人偷雞不成蝕把米,白白損失了一員心腹愛將,便有些不耐煩,冷笑道:“若是還要硬闖進去,那么事成之后,可就不是五五分賬了!”

道人不愿在此事上糾纏不休,放過來問道:“那大髯刀客是何方神圣,為何恰好在今夜造訪古宅?”

高大男子嗤笑道:“聽說去年末彩衣國來了個外地游俠,仗著有把好刀,收拾了幾頭不成氣候的鄉野yīn物,就暴得大名,觀其行走于這場大雨中展露出來的神意,頂多就是一位四境武夫,若是別處,還要忌憚幾分,如今在我的地界上,不值一提。到時候你我一并收拾,你大可以拿去制成傀儡,我決不阻攔,但是刀要歸我?!?/p>

中年道人一揮拂塵,全身霧氣升騰,被雨水浸透的道袍竟是瞬間干燥,笑道:“那就這么說定了?!?/p>

高大男子猶豫片刻,仍是問道:“那古宅主人的靠山,當真已經在神誥宗內部失勢?”

中年道人點頭笑道:“你這位山神的消息,未免也太阻塞了?!?/p>

高大男子滿臉yīn霾,咬牙切齒道:“還不是怪那棟宅子的出現,弄了個神誥宗密不外傳的破爛陣法,一點點蠶食了方圓百里的靈氣,害得我這百年以來,金身漸漸朽壞,如今誰還愿意把我當山神看待,混得比別處的土地爺還不如。此仇不報,難解我心頭之恨!”

中年道人點頭稱是,安慰一番。

事實上,此處的山神廟,也就是供奉男子金身的地方,本就是未被彩衣國朝廷敕封一座淫祠,加上遍地亂葬崗,穢氣遮天,高大男子接納香火,僥幸成為山水神祇之后,為了修行,不惜涸澤而漁,加速了山水枯敗的進程,古宅作為陣眼的陣法運轉,只汲取yīn煞之氣,而不損耗山水靈氣,反而維持了山水平衡才對,但是這些內幕,多說無益,墮入魔道的中年道人和不走正道的此地山神,雙方心知肚明,反正誰都不是什么好鳥。

高大男子突然厲sè問道:“我是為了奪回全部地盤,你是垂涎那頭女鬼的身軀,一旦為你掌控驅使,必然如虎添翼,那么那個家伙,又是圖謀什么?難道這古宅之中,還有我不曾知曉的珍稀法寶?”

中年道士嘿嘿笑道:“這我可就不清楚了,回頭咱們一起問問他?”

高大男子心中了然,“如此甚好!”

道人環顧四周,泥土之外,多是一片片山崖慘白的光景,綠樹寥寥,但是他卻知曉這還要歸功于那名女鬼的“閑情逸致”,土地上才能有這點點春意。

那名女鬼,無論是機緣還是性情,實屬罕見,道人親臨此地后,愈發志在必得。

道人眺望那座古宅,嘖嘖道:“此樹婆娑,生意盡矣?!?/p>

不曾想淫祠山神也是讀過書的,笑道:“樹猶如此,人何以堪?!?/p>

一修士一神祇,相視而笑。

————

古宅的二進院落,一側廂房已經漆黑一片,兩位書生應該都已入睡,但是背匣少年和年輕道士的房間,燈火還亮著,不等老嫗敲響房門,嗜酒如命的漢子,就已經聞到了酒香味,自顧自使勁拍打房門,“可還有酒喝?若是有,那可就是換命酒了,保管你穩賺不賠!”

老嫗沒有阻攔,只是說道:“你們自行安排房間?!?/p>

陳平安別好酒葫蘆,打開房門,看到一個容貌粗獷的陌生漢子。

大髯刀客瞥了眼陳平安,大大咧咧問道:“小娃兒,聽你的行走和呼吸,應該也是習武之人?如今有無二境?”

陳平安笑道:“自幼跟隨長輩學武,這是頭一次行走江湖,還不知境界劃分?!?/p>

回頭望去,道士張山已經被吵醒,正坐在床邊穿鞋子。

大髯刀客大步跨過門檻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嘖嘖道:“不知境界劃分?那就是出自窮鄉僻壤嘍?那為何這趟出門遠游,咱們寶瓶洲的雅言說得如此順暢?尋常小國的鄉野之地,可學不來這玩意兒!說,你小子是不是那披著人皮的鬼魅?!”

刀客拔刀出鞘大半,刀光刺眼,怒目相視,吼道:“速速報上名來,我趙某人刀下不斬無名之鬼!”

陳平安和道士張山面面相覷。

難道是因為外邊雨大,所以這哥們腦子里進水了?

鬼魅?

練氣士當中,野路子的散修無數,來歷駁雜,哪怕是妖怪草木成精,雖然歧視難免,但是遠遠稱不上被打壓追殺,可是鬼修,卻是例外,一經發現,幾乎人人喊打喊殺,若說生老病死是天道循環,那么練氣士的證道長生,屬于逆天行事,那么人死入土為安,即是人道,鬼修則違背此理,屬于人人得而誅之的邪門歪道。

仙為生修,神為死授。

鬼修,剛好是例外,既不是在世之時的生修,也不是死后朝廷敕封、授予金身的山水神靈。

所以龍虎山真正道法高深的天師,桃木劍所指的對象,四處作祟的惡煞鬼魅,要遠遠多于藏匿于市井坊間的精怪。

精怪這個詞匯,越是在人來人往、商貿繁華的樞紐地帶,就越沒有明顯的褒義貶義之分。

事實上,一些大的國家,尤其是山上勢力根深蒂固的強盛王朝,即便是老百姓,都習慣了與那些千奇百怪的精魅,共處于人間。

相傳有那許多幫助婦人洗頭梳妝、涂抹胭脂、折疊衣物的小巧精魅,它們長有翅膀,飛來掠去,熟稔至極,且生生世世,與主人相親相愛。

陳平安根本沒有辯解什么,摘下酒葫蘆,默默喝了口酒。

大髯漢子愣了愣,喉嚨微動,顯然是肚子里的酒蟲作祟了,氣勢驟降,厚著臉皮伸手道:“只要請我喝過了酒,你便是鬼物,我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只要不被我當場撞見行兇作惡,一切好說?!?/p>

陳平安搖搖頭,不給。

大髯刀客喟然長嘆道:“你這小子,不老實,忒奸猾,明擺著欺負我是那種正派高手??!”

道士張山連忙坐下,幫著打圓場,跟大髯漢子用寶瓶洲雅言閑聊起來。

————

古宅內的繡樓美人靠那邊,男女依偎在一起,女子身穿青黑大裙,裙擺巨大,不露雙腿和繡鞋。

兩人耳鬢廝磨,男子輕聲呢喃道:“愿娘子春寒衣暖,愿娘子愁眉舒展,愿娘子次次推窗就是明月當空,綠水青山……”

面容丑陋至極的女子咿咿呀呀,嗚咽起來,如泣如訴,下半身的裙擺翻滾如浪花。

老嫗走在漆黑游廊之中,悄悄嘆息,最后坐在懸掛燈籠的廊柱旁,年如一年,日復一年,老嫗摸著自己的干枯臉龐,她早已忘記,自己有多少年沒有照過鏡子了?

她是如此,想必百年光yīn不曾離開繡樓半步的小姐,更是如此吧。

————

漢子跟年輕道士聊著聊著,突然手按刀柄,不復見之前的玩笑神sè,鄭重其事道:“果如附近那座小鎮的傳言,妖氣來自古宅后院!好重的妖氣,此地風水,難怪會消磨殆盡,說不得就是第六境的老妖婆了,兩個小娃兒,我這就斬妖去,你們兩個見機不妙就撤,別不當回事,此處兇險異常,絕不是你們兩個可以蹚渾水的!”

大髯刀客思量片刻,“倒是不用現在就撤,免得被古宅老妖率先盯上,我哪怕落敗,也會盡量拖住他們,到時候聽我消息,要你們跑的時候別猶豫!”

然后這位只見 大髯刀客深呼吸一口氣,拔刀出鞘,刀光乍現,只見漢子伸手撥開火盆里的灰塵,抓起一塊熊熊燃燒的火炭,握在手心,然后擦拭刀身,火星四濺,襯托得那柄寶刀愈發鋒芒無匹。

哪怕勝算不高,漢子此時滿身慷慨意氣,可謂英雄氣概。

陳平安遞過去酒壺,神sè肅穆,“壯士?”

漢子笑著搖頭,手持寶刀,猛然起身,“閑聊時喝個酒,解饞而已,其實斬殺大妖,除魔衛道,比喝酒痛快千百倍!”

雨夜中,漢子持刀推門而去,往后院大步而行,一抖腕,刀光綻放,照亮四周,大髯刀客抬頭望向遠處,朗聲道:“徐遠霞在此,請賜教!”

道士張山拿起系掛有聽妖鈴鐺的桃木劍,對陳平安沉聲道:“我去助他殺妖!陳平安,你是純粹武夫,在躋身四境之前,不適合對付大妖yīn物之流,你就留在此地,如果真有需要,我會出聲喊你?!?/p>

陳平安點頭道:“好?!?/p>

在年前道士身形輕盈地掠出屋子后,陳平安稍等片刻,沒有選擇待在原地,靜觀其變,而是走出廂房屋子,隔著一道雨幕,赤手空拳,望向對面的廂房,“我知道是你?!?/p>

熄燈已久的那邊廂房,緩緩打開一扇門,走出那位姓楚的讀書人,身材修長,手持那支先前被大雨澆滅的火把,面帶笑意,與陳平安對視后,讀書人扯了扯嘴角,抬起手臂,手心在火把上端摩挲,瞬間點燃火把,尾端輕輕往走廊柱子上一戳,就將整支火把釘入其中,“你的話最少,但是最聰明,當然了,本事也不小,能夠除掉白鹿道人的銅錢鬼物。只不過三境的鬼物,說到底也就那樣了,少年郎莫要因此驕傲自滿啊……”

陳平安一言不發,消瘦身形毫無征兆地消失于原地。

那個讀書人微微錯愕。

一道身影在電光火石之際,就掠過廂房之間的雨幕,直撲而來,有些托大的讀書人甚至來不及回神,就被拳罡如白虹掛空的一拳,迅猛砸在頭顱上,整個人倒撞出去,連房門帶墻壁一并打穿,跌入外邊抄手游廊的讀書人,最后撞在了一根粗壯廊柱上,后背心的廊柱砰然龜裂出一張小蛛網,讀書人這才堪堪止住后退身影,嘔血不止,神魂劇震,滿臉驚駭。

不單單是拳法勁道之大,駭人聽聞,而是拳意與拳罡相交融,打在他身上,真是如仙人手中的打鬼鞭,狠狠鞭笞yīn物一般,天生克制。

砰然一聲巨響。

這次是一拳擊中脖頸。

連人帶廊柱一起向后倒塌。

讀書人被這兩拳打得那叫一個血淚模糊,面目猙獰,衣衫崩裂,就要現出原形真身,再也顧不得什么布局不布局了。

然后他就聽到一個古怪的說法,“初一?!?/p>

看網友對 第二百一十六章 出手 的精彩評論

53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陳寧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第一,嘿嘿

    •  ↓1層 菩提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  好漢子

  2.  板凳# 小平安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啊打!

  3.  地板# 寧十三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親,跑了

  4.  4樓# 匿名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可以的

  5.  5樓# 三境武夫陳平安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這初一躲過去了,我還有!

  6.  6樓# 陳十一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十五十五

  7.  7樓# 劍來不來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一?。。?!

  8.  8樓# 徐奇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搶板凳

  9.  9樓# 小淘氣666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十五喲

  10.  10樓# 日月肩上扛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第二,哈哈

  11.  11樓# 我是十六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十五在穿褲子,我先來

  12.  12樓# 日月肩上扛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自己開始單干,肯定不好對付

  13.  13樓# 齊靜春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利害利害!

  14.  14樓# 初一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我來也~

  15.  15樓#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混慣了水深,這淺塘平安是卓卓有余啊

  16.  16樓# 其實我是個劍客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初一是聽話的還是搗亂的

  17.  17樓# 匿名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練拳就是為了不聽你說廢話

  18.  18樓# 搶樓不要臉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第幾?

  19.  19樓# 暢意乳酸菌挺好喝的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我喜歡

  20.  20樓# 李當心?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一個字,就是干!

  21.  21樓# 李淳罡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不過一劍的事

  22.  22樓# 李淳罡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躲得了初一,躲不過十五

  23.  23樓# 心焦一片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檢驗做人做事標準了

  24.  24樓# 徐鳳年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不錯 有我一絲風采!

  25.  25樓# 黃東來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劍來!

  26.  26樓#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我招誰惹誰了

  27.  27樓# 小寶瓶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初一好好干,別讓小師叔小看了你

  28.  28樓# 軒軒軒軒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看到這是真的笑了啊

  29.  29樓# 路人甲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小平安你在此處別走動,我去給你買幾個橘子

  30.  30樓# 橘子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一個小小的路人,也想買我,哼

  31.  31樓# 陳青帝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和老子怎么有點像

  32.  32樓# 陳平安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我,陳平安,四座天下最強三境武夫的傳奇故事,自你楚公子開始!

  33.  33樓# 陳平安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臥槽,這小子不僅和我一樣認真練功,還他媽一樣是個財迷,總管,你不會是想換了我吧!

  34.  34樓# 李希圣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區區三境鬼物,就用了三張符紙,好好好,陳平安,你個敗家子!

    •  ↓1層 陳平安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  靠,你又不告訴我符紙有多貴,知道的話打死也不用

  35.  35樓# 陳十一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我感覺大髯刀客在坑我們!

  36.  36樓# 十三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帥帥帥

  37.  37樓# 張山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快來救我,盒飯給你

  38.  38樓# 燕赤霞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我是個有腦子的人、而且我用的不是刀

  39.  39樓# 北渡南歸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不服就干!

  40.  40樓# 不服就是干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我陳平安的傳奇開始了

  41.  41樓# 賀新涼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搶樓搶的這么離譜?

  42.  42樓# 匿名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總管沒的說,越來越精彩了

  43.  43樓# 路人丙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是我理解錯了嘛,前面是趙某人,后來去斬妖就成了徐遠霞了

    •  ↓1層 匿名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  趙徐遠霞

  44.  44樓# 匿名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………eee好吧

  45.  45樓# 十五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爲什麼不叫我。。。

  46.  46樓# 一劍仙人跪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兩個入魔的五境,加上飛劍應該沒問題

  47.  47樓# 一頁書 : 2018年01月27日 回復

    今天不更么

  48.  48樓# 副掌門 : 2018年01月28日 回復

    沒有一個能打的

  49.  49樓# 大招 : 2018年01月28日 回復

    可以用假名啊

  50.  50樓# 路人乙 : 2018年01月28日 回復

    趙徐遠霞可能是東洋刀客,哈哈!

新書推薦: 劍來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