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第七百二十五章 白也真劍仙,劍靈則不然

第七百二十五章 白也真劍仙,劍靈則不然

十四境的一斬再斬,已經讓符箓于玄大開眼界,尤其是白也劍斬六位王座,竟是從無一劍落空,更讓于玄佩服不已。

劍氣浩然,蔚為壯觀。

有些事,還真就是只有白也做得成,而且還讓人覺得猶有余力。

將那六位王座大妖砍瓜切菜一般,真不是仰止白瑩之流不巔峰,最少于玄就不敢說穩贏穩殺其中任何一頭王座畜生。

所以理由只有一個,實在是白也仗劍太無理。

只是當于玄聽聞那劉叉也要趕來扶搖洲,與自己事先推測無差,便苦笑不已。

不但果然還有第七位王座,更是劉叉無疑。

一個能與阿良稱兄道弟又相互問劍的王座大妖,確實最合適當殺手锏。

浩然天下每一位已在山巔、只差登天的大修士,他們收到手上的山水邸報,往往每一封都極具分量,與那尋常宗字頭仙師閑暇時拿來打發光yīn的邸報,截然不同。

于玄很快就收拾心緒,與白也心聲提醒道:“此地靈氣有古怪,不過既然我來了,你可以放心汲取方圓百里之內的天地靈氣,更遠,千萬別碰,沾染絲毫,后患無窮?!?/p>

于玄來時,以看家本領的符箓一道,強行破開三層天地禁制,好不容易才來到白也所在戰場。

不愧是中土神洲,接連破門而入不說,于玄又以數以萬計的珍稀符箓,施展了一門“支山腰”的玄妙神通。

從金甲洲中北部一路南下遠游,然后跨海至扶搖洲天幕,也沒有讓于玄如何耗費光yīn,倒是開門一事,就耗費了于玄足足三刻鐘,由此可見蠻荒天下圍殺白也之堅決。

需知世間開山之法,符箓于玄自稱第二,沒誰敢稱第一。

浩然天下的本土道教,分為符箓、丹鼎兩大脈。

而符箓這支道家大脈,加上青冥天下白玉京之外的一座道門,總計又有三山法壇之說。符箓于玄占據其一。

于玄能夠從龍虎山天師府手中硬生生搶走“符箓”二字,這等壯舉,幾乎不亞于北俱蘆洲從皚皚洲手中奪走那個“北”字。

相傳就沒有于玄打不開的方寸物、咫尺物,沒有于玄破不開的護山大陣、圣人天地,甚至還有那“別家袖里乾坤,我之修道之地”的說法,專門喜歡去那飛升境老友的袖子里打盹,比如火龍真人,以及早年一起同游浩然的玄都觀孫懷中。每逢跨洲,便要來句捎一程?;瘕堈嫒水斈甓伦O水坑大門,委實是拿那座已經被肥婆娘煉化了的上古水神避暑行宮沒轍,曾以符劍傳信于玄,要那老道兒趕緊來幫忙開門,事后分贓好商量,于玄當時以一條符箓云水長龍回信淥水坑,密信上自稱閉生死關,每天都是命懸一線啊,哪里脫得開身。

那條符龍在淥水坑大門外剛好靈氣耗竭,現出真身,是一根畫滿符箓的青竹杖,火龍真人手持青竹杖離開淥水坑后,掐指一算,總覺得不對勁,時間對不上,何況飛升境巔峰的生死關,兇險萬分,哪有閑工夫收信回信,火龍真人便改了主意,沒有直接返回北俱蘆洲,等到火龍真人重返中土神洲,才得知那老道兒在竹海洞天參加青神山宴。

此次于玄單槍匹馬游歷扶搖洲,不但以符箓撐開三重天地禁制,還臨時打造了三道大門,于玄當然是為了能夠保證自己的來去自由,再找機會看看能否順便帶走白也。

只是不曾想人剛到戰場,所有符箓便同時支離破碎,三道大門瞬間倒塌毀棄,于玄叫苦不迭,苦也苦也,歸不得也。

白也笑道:“不像符箓于玄的一貫作風。好意心領,靈氣一事,并不是問題?!?/p>

中土神洲的符箓于玄,是出了名的不愿與人打生打死,只要出手,皆是切磋道法,因為于玄都會先保證自己立于不敗之地,然后無非就是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研習符箓一道學問。遇上道法高低相近的,于玄幾乎從不使用太過霸道的攻伐術法,不分生死,就不會傷和氣,道法不濟的,死了的,還怎么與于玄傷和氣。

于玄一樣不知白也十四境的合道之玄。

只好點頭。

這位獨占天下符箓的矮小老人,此刻懸空位置,距離白也剛好百里之遙,老道人雙手掐訣,雙手附近,如有日月星斗轉移有序,流螢拖曳,自成天象。

若是太過靠近白也,難免會耽誤白也出劍,白也以一敵六,一劍挑六王座,這般山巔廝殺,毫厘之差就是天壤之別,于玄總不能辛苦跨洲趕來此地,就是連累白也分心的。

可如果距離太遠,于玄也不覺得自己是什么術法通天的老神仙,能夠幫忙一二。

白發紫衣的老人腳下,浮現出一幅黑白兩sè的太極八卦圖,老人身形靜止,腳下太極圖卻緩緩流轉,偶有一星半點的火光亮起,呲呲作響,化作一縷縷不易察覺的青煙,顯而易見,是那文海周密心機深沉的隱秘手段,在這一洲山河靈氣當中動了手腳,剛好碰到了符箓于玄的這幅八卦圖,才被抓到了些許馬腳。

天地yīn陽,古今萬物,生死始終,太極圖盡顯而道化之。

當然要比那天地靈氣更加大道無瑕。

此圖一出,可就不是什么于玄所謂的雕蟲小技了,而是比那“支山腰”神通更壓箱底的本事。

既不耽誤白也手持太白,仗劍斬妖,也能讓白也稍退幾步,就可以放心汲取天地靈氣。

白也出劍之時,猶有心力與于玄言語,“現在走還來得及?!?/p>

白也一手持仙劍太白,一手持劍鞘在身后。

于玄瞥了眼那把劍鞘,又抬頭瞧了眼天幕,搖頭說道:“算了算了,來都來了,我會見機行事,不抖摟幾手,實在不甘心。你別分心管我就是。符箓于玄的自保本事,尚可?!?/p>

其實于玄方才原本就能走,只是老人稍稍猶豫,三座符箓大門破碎極快,錯過了側身過門遠遁萬里的唯一機會。

當然前提是白也遞劍護送一程,不然六頭王座大妖,絕不會讓符箓于玄說來就來說走就走。白也如果不出劍護送,恐怕就要讓出了名精打細算的符箓于玄一虧再虧,甚至連跌境都有可能。

于玄捻須瞇眼,繼續觀察戰場,打算用心找一找那六頭王座畜生的大道根本所在。

見那白也出劍不停,次次只是提劍落劍,便有一道劍光映徹千萬里,饒是于玄,都心神搖曳幾分,好個一劍破萬法。

惜哉白也非劍修,沒有那本命飛劍。

只不過于玄轉念一想,天道忌滿,如此讀書人白也,已經足夠風流千古了。

只見那白也一劍遞出,斬退現出萬丈真身的袁首,老猿手中長棍,被那璀璨至極的劍光劈砍在上,火光四濺,如火部神將錘煉劍胚一般,星火散落,焚燒江河山河白描圖無數。

袁首龐然身軀倒滑出去數百里,怒喝一聲,一腳踩在虛空處,如有雷響,跺腳處漣漪四濺,竟是那光yīn長河都激起了些許水花,袁首遙遙劈砸出一棍,勢大力沉,以至于長棍都彎曲出一條弧線。

白也又一劍,將那長棍劈砍出來的罡風肆意攪碎,以至于天地間出現了條條龍卷。

袁首輕輕松手,再攥緊長棍,長棍與劍光相擊,嗡嗡作響,光是長棍那份震顫余韻和顫鳴漣漪,就足夠讓世間法寶近身即碎。

袁首低頭一看,手心白骨累累,雖然一個眨眼功夫便白骨生肉,可到底是煩心不已。袁首在蠻荒天下,以擅長搏殺名動天下,

萬年以來的無數場廝殺,哪有這么憋屈的。袁首至今還未能真正靠近那白也。

有那大妖仰止駕馭本命物之一的龍宮水府,轉瞬間御風萬里,所過之地,水運滔滔,顯化出無數虛無縹緲的水仙水精,宛如浩浩蕩蕩的護駕之精怪。

仰止憑借此物,一時間身形最為靠近白也,再祭出一件本命物,驀然從天而降,壓頂白也。

于玄皺了皺眉頭,仰頭望去,這老婆姨家底不薄啊,不愧是蠻荒天下的巔峰王座,好東西真是不缺。

仰止祭出之物,是那后世被白玉京率先廢止數千年的玉剛卯樣式,四面皆有印文,呈現出赤青白黃四種炫目光彩,其中為首一面銘刻有“正月剛卯既央”,此外分別為“刀劍之利不得行”,“逐精鬼敕夔龍掌水運”,“一物之微大道所在”。

既是一枚遠古遺物剛卯,又是一顆被仰止煉化補全的六滿法印,天款為“碧落”,法印底部地款“黃泉”。

此印一出,天威浩蕩。

白玉法印旋轉而落,有那仙人破境天劫臨頭之聲勢。

尤其是那白玉法印其中一面“刀劍之利不得行”,更是先天壓勝劍修與劍。印文熠熠生輝,古篆靈光一閃,化作天時消散四方。

使得白也一劍未能劈開法印不說,浩然劍氣反而被法印吸納幾分,使得法印下墜愈發聲勢浩大。

白也也沒有與那山岳壓頂的法印太過糾纏,由著它急急而落,相隔不過三千丈之際,白也只是朝那仰止遞出第二劍。

一劍削在那人首蛟身的仰止帝王冠冕之上,一頂旒冕,下垂十二條以五彩絲線串聯的玉藻旒,前邊珠玉簾,被白也一劍悉數砍斷,給那后退仰止伸手拖住墜落的彩珠彩繩,心念一轉,這件本命物重新恢復如初,只是為了彌補這白也一劍的折損,密密麻麻攀附在身上龍袍縫隙間的飛天,皆姿容俊美,難分雌雄,個個蘊含精粹水運,只是為了縫補冠冕損傷,頓時化作灰燼,數以百計。

大妖仰止坐鎮曳落河水域數千年之久,在此期間,精心煉化有三百位坐部伎,姿容素雅,儀態萬方。

立部伎,仰止總計煉化一千八百位。服飾壯麗,sè彩絢爛,婀娜多姿,珊珊佩玉纖腰肢,貫珠咳唾破陣樂。

此外猶有一萬六千位曳落河水官侍女,皆是龍袍和帝王冠冕的縫補郎和紡織娘。

仰止不愿與那本命物法印相距太遠,也不覺得真能鎮殺白也,哪怕大如山岳的法印與那芥子大小的仗劍白也,只差數百丈,

仍是只好收起法印,擱置在本命竅穴溫養。白也先前一劍,在六滿印底款篆文,劈出了一道裂痕,只是此印能夠先天煉化劍氣,不但可以彌補法印裂痕,仰止還能夠借機推演一番白也的合道所在。

白也笑道:“精怪之屬,擅動天機,小心沉魂北酆都?!?/p>

于玄聞言撫須而笑,白也此語妙不可言。

仰止臉sè微變,伸手抵住太陽穴,然后伸手攥住那枚法印,手腕微顫,好不容易才將那本命物穩住。

她攤手一看,法印篆刻“刀劍”那一面已經破碎不堪,竟是直接給那白也殘余劍氣傷及這枚遠古剛卯的根本了,意味著從今往后,這就害得她失去了一門本命神通,再無法憑借這枚古老法印,用來壓勝克制浩然天下的劍仙本命飛劍。所幸其余五面尚且完整。

仰止面無表情,心中大恨不已。更有幾分后悔,自己確實不該問白也“問劍”的,不管是什么路數,都不該如此托大。

于玄似有所悟。

白也每次出劍,似乎故意不去一味追求幾劍就斬殺王座。

這就很有嚼頭了。

難不成是想要一劍劍斬得六王座不王座?要使得其中多位王座,從巔峰淪為尋常飛升境大妖?

于玄環顧四周,

各處天隅,其實都有于玄悄然祭出的一枚枚符箓在支撐天地,既能以此精準勘驗天時運轉,又能稍稍抵御天漸垂地漸高的天地大勢,于玄當然不會只是在這邊看那白也出劍之風采,內外三座天地禁制,其實一直都在逐漸合攏,步步緊逼,如漁網收起。除了天地靈氣越來越稀少淡薄,有利于王座大妖的那份天時,也會越來越凝聚,按照于玄心算,三張重疊大網一旦最終縮為千里之地,說不得到時候連那光yīn長河都要顯現出來,長久以往,白也就真是死路一條了。這位人間最得意,仗劍走在一條不歸路啊。

不等白也心聲詢問,于玄便會心笑道:“只管出劍,我不礙事?!?/p>

白也輕輕點頭,持劍之手輕輕抖腕,一條劍光雪亮如秋泓,驟然出現。

以白也一襲青衫為圓心,天地間憑空出現了一個巨大鏡面,皆是一線劍光凝聚而成。

亦是仿佛絕天地通,一劍遙遙還禮文海周密。

不過這條劍光本該將白也身后的老道人攔腰斬斷,但是劍光路過那幅太極圖之時,竟是被不斷彎曲折疊起來,最終劍光完全繞過了符箓于玄。

老人但憑著一手,其實就足夠驚世駭俗了。

于玄畢竟是腳踩大陣,站著不動,便讓白也一劍落空。

于玄撫須而笑,白也這一劍很巔峰,大寫意大風流。

不小心避開此劍,湊巧湊巧。只要此次能夠活著離開扶搖洲,這等密事,無需多說,去某座臭不要臉在祖師堂懸掛白也畫像的劍修宗門,喝三兩杯茶,小聊幾句就是了。與白也分明是那八竿子打不著的關系,也好意思懸掛白也掛像,想要成為祖師堂譜牒仙師,務必讓那劍修御劍繞山、一鼓作氣背誦白也詩篇三百首,敢信?

至于六位個個龐然大物的王座,真身法相皆斬,悉數一分為二。

那三頭不幸被劍光水面切割的大妖真身,又再次恢復原樣,各自傷了幾分元氣,因為都以本命物阻擋,劍光依舊難以撼動大道根本。

袁首將一顆傾斜滑落的頭顱,以手拎起,搬回脖頸處。

仰止一條蛟尾墜地數百丈后,再次自行升空與上半身縫合。

三頭六臂的大妖牛刀雙腿膝蓋處被齊齊砍斷,舍了不要。

至于其余三位大妖的巍峨法相,恢復更快。

切韻站在自身法相的肩頭,法相金光碎落四方,切韻心念微動,金身就已重塑。

六大王座當中,切韻是最意態懶散的一位。這會兒還有閑情逸致打量起那個不速之客,符箓于玄。尤其是老頭腰間的那枚本命酒葫蘆,更是讓切韻眼饞不已。

于玄嘖嘖稱奇,這些王座大妖是真能打,又能扛,個個蠻橫得不像話。

那可都是一個個硬扛白也一劍斬真身、劈法相。換成浩然天下的飛升境,絕不敢如此硬碰硬,體魄堅韌一事,人族修士委實無法媲美蠻荒天下的畜生們。

換成一般蠻荒天下的飛升境大妖,不管是真身還是法相,挨上這么一劍,就該乖乖養傷去了。哪里還能像袁首、仰止這樣愈戰愈勇。

只是老人又難免心中唏噓,那劍氣長城屹立萬年,幾乎每百年就有一場廝殺,又該遭受了多少攻伐?

只是那個陳清都,脾氣確實犟得沒道理了,傳聞昔年道祖騎牛過關,陳清都都沒正眼瞧,一巴掌將某位王座大妖打回古井底部,陳清都也一樣視而不見。后來那道老二好不容易離開白玉京走了趟浩然天下,捉放一頭飛升境,據說陳清都差點就要破例仗劍離開城頭,道老二這才留下一座天地間最大的山字印倒懸山。

能讓道老二憋著火不砍人的,前有陳清都,后有老秀才。真相如何,已成懸案。說不得后世翻爛了老黃歷,都再找不出答案。

一樣的。

就像很多符箓于玄的昔年所作所為,一樣是如今浩然天下的眾多未解謎題。

哪個站在山巔的大修士,在那修行登高路上,身后沒有一連串的山水故事、登山痕跡留給人間。

例如至今流霞洲還有一座小國山岳,被于玄以一枚符箓托起懸空數丈高,長達六百年之久,符箓至今依舊光彩流轉,沒有任何靈氣渙散、符膽破碎的跡象。

據說是當時那一地山君行事乖張,不小心惹惱了云游至轄境的于玄,才被于玄小懲大誡。

于玄當年祭出那枚符箓之后,就返回中土神洲,只是放出話去,那山君一天不來山門與自己磕頭認錯,山岳就一天別想落地扎根。

事實上,那位小國山君其實早就找過于玄一次,但是于玄故意離山,在那山門苦等數年無果,只能無功而返。

一國山君哪怕比那山神、土地約束較少,可別說跨洲遠游,就連離開一國邊境,都已經極難極難。

尤其跨洲需涉水千萬里,聽說那尊山君歷經千辛萬苦,或借或求,動用了無數山水香火情,才好不容易走到了符箓于玄的山門外,結果得知仙師遠游他鄉,根本不知何時返回,仙人嬉戲人間也好,道心難測也罷。符箓于玄總之就是故意不見山君。

那山君苦熬了數年,給山頭當了好幾年門神,才磕頭離去,從頭到尾,始終沒有含恨一頭撞在山門牌坊上,都算那位山君心寬了。

也有那與道教符箓一派不對付、便與于玄不對付的山上修士,對此頗有非議,覺得于玄太不近人情,依仗境界,肆意欺辱一位小國山君。你符箓于玄既然開山本事天下第一,為何不干脆去穗山試試看?與一個別洲小國山君抖摟手段,算什么本事。

至于為何山岳被一枚符箓撐起懸空六百年,明明已經山根斬斷,山君神祠金身為何依舊穩固,轄境山水靈氣不減絲毫,看大熱鬧的從不在意這些小瑣碎。至于六百年來,那位戰戰兢兢的山君,一改往年跋扈作風,勤勤懇懇穩固轄境山水氣運,一日不敢懈怠,就顯得更加無趣了。

世事多如牛毛,興許不會當真殺人,可一一打殺的,卻是那些少年心性。

白也也與于玄一般好似未卜先知,笑道:“如此打算是真,王座難殺也是真。我需要憑借出劍,找出替死之法的破解之法?!?/p>

仙劍太白,鋒芒無匹,可是不落在真正實處,白也出劍再多,都無意義。

最少有一頭王座大妖,是某種意義上的不死之身,例如來浩然天下之前,其實就已經得了托月山大祖或是文海周密的許可,得以偷偷合道蠻荒天下一方天地?;蚴悄臣形幢患莱龅姆ㄅ刍蚴菍毤?,與蠻荒天下山河萬里相牽連,不管是哪種可能,都使得白也就算原本能夠一劍斬殺某位王座,卻依舊只能是在那蠻荒天下某處,劍碎山河而已,故而那袁首看似求死,所謂換命,都是故意為之。

這才是最麻煩的地方。

山上的術法之爭,本就已經足夠詭譎難測,山巔之爭,自然更會教人匪夷所思。

于玄揪心不已。

這些王座畜生都這么難殺了,竟然還有那玄之又玄比我于玄還玄的替死之法?!

又是那該死賈生的惡心手段?

于玄斜眼那一張臉皮都由女子縫補而成的切韻,笑問道:“單挑?”

切韻趕緊笑瞇瞇擺手,“符箓于玄,殺人仙氣。不敢單挑,只敢收尸?!?!--nextpage-->

于玄當真有些后悔來此了。

早知道白也如此出劍驚人,來這里瞎湊什么熱鬧。幫也幫不上忙,走也難走了。何苦來哉。難得意氣用事一次,結果竟是這種半點不英雄氣概的尷尬處境。

于玄忍不住問道:“如何是好?”

白也微笑道:“出劍而已?!?/p>

隨著一洲禁制越來越重,天地隨之越來越小。

白也依舊渾然不覺。

下一刻,于玄長嘆一聲,“以前總覺得白也,高居中土十人榜首,沒有問題,但符箓于玄,與白也的差距,總不至于太過懸殊才對。不曾想今日一見,才知大謬矣?!?/p>

故意撇開儒家文廟三圣的浩然天下中土十人,具體名次,山上興許各有各的看法,但是符箓于玄躋身前五,至少第六,幾乎沒有任何異議。哪怕是那白帝城城主,和那女子武神裴杯,名次高高低低,起起伏伏,每次都會爭議不斷,不知山水邸報掙了多少神仙錢。

至于爭論更多的浩然十人,就徹底沒個定數了。

比如劍修山頭宗門,則往往喜歡將那阿良和左右名列其中,尤其是那北俱蘆洲,恨不得浩然十人,除了至圣先師、禮圣和亞圣三人,至多加上個自家的火龍真人,其余六人,全是劍仙。白也,不是劍修,但是手持太白,就算自家人,名次第四,不能再低了。龍虎山大天師也加上,畢竟也用劍,算他半個自家人。此外亞圣一脈阿良,文圣一脈左右,一個山上出手從無敗績,一個劍術冠絕天下,都當之無愧,至于中土周神芝,也勉強算上湊個數吧,好歹是正兒八經的劍修……老劍仙周神芝曾經為此老臉大紅,差點就要御劍跨洲,去那北俱蘆洲罵街砍人。據說這份流傳極廣、銷量無數的山水邸報,懷家老祖是出了不少錢的。

不是符箓于玄妄自菲薄,實在是白也出劍太風流,太奇絕。

比如此時此刻,那白也以心相將天地一分為六。

一葉扁舟,朝辭白帝彩云間。那袁首心生疑惑,環顧四周,不知為何自己就站在了懸崖上。

白也仗劍,白衣如雪,站在那一葉扁舟上,一劍斬袁首。

西當太白有鳥道,可以橫絕峨眉巔。白也仗劍走出山巔月,劍斬切韻。

大瀑飛流直下三千尺,化作一劍,劍光直下斬五嶽。

眾鳥飛盡,孤云獨閑,有亭翼然,青衫劍客,出劍斬那水中大妖仰止。

長風萬里,秋雁遠去,憑欄高處,劍光直追金甲神人。

一處沙場遺址,鐵衣碎盡,白骨累累,白也劍斬白瑩。

此外才是符箓于玄所在之處,依舊是原先天地山河,與白也依舊相距百余里。

說來奇怪,今日相逢,今竟然是于玄與白也的第一次近距離打照面。

在這之前,只是雙方先后兩次遙遙路過,連半句言語都不曾有。

等到白也贏得最得意的說法,沒多久就封山封劍,白也閉門謝客太多年,在一座孤懸海外的島嶼,與書和海作伴。

歷史上有些大修士不信邪的,想過要去一探究竟,想知道一個明明不是劍修的讀書人,怎么就能駕馭一把桀驁不馴的仙劍。

只不過下場都不太好。找不到那處禁制是運氣最好,找到了的,往往不見白也,只見劍光,然后灰溜溜回鄉閉關養傷。

于玄笑問道:“仙劍太白,真有劍靈可以化人?”

白也點頭道:“可以。但是太白,不愿露面?!?/p>

于玄大笑道:“解我心中一樁大疑惑!”

對于四把名動數座天下的仙劍,一直有傳聞皆蘊藏一位劍靈,能夠以劍道凝聚出人之姿態,常伴主人左右。劍靈本身戰力就相當于一位飛升境劍修。故而擁有一把仙劍,就等于擁有一位大道與共的飛升境劍侍。只是四位劍靈的人身姿態,就連于玄都不曾親眼見過,老友火龍真人,作為龍虎山的外姓大天師,只與于玄說自己見過那劍靈兩次,卻姿容不定,一次是腰懸

天師印的小道童,一次是背劍鞘的女子劍侍模樣。

于玄對此半信半疑,畢竟火龍真人騙起人來,真是讓人無語,一貫是誰最親近就騙誰。就像前些年火龍真人在天師府碰了一鼻子灰,隨后游歷中土,身邊帶了個年輕道士,嫡傳弟子張山峰。

師徒二人也不登山,火龍真人只讓于玄下山待客,說是自己弟子膽子小。

那孩子也不知道該說是心大,還是人傻,得知他名叫于玄后,還一臉誠摯神sè,只差沒說出口前輩運氣不佳了,竟然不幸與那符箓于玄同名,因此山上修行,一定沒少被人笑話。

太白在內的三把仙劍,久負盛名。每一把仙劍的現世,都會驚天動地。

例如白也劍斬洞天,黃河之水天上來。又比如道老二一人仗劍,問劍整座大玄都觀,親手斬殺了一位青冥天下的天縱奇才。

又例如這一代的龍虎山大天師,作為歷史上最年輕繼承大天師之位的年輕道士,弱冠之齡仗劍下山,游歷人間百年,涉足浩然六洲之地,接連劍斬十一頭上五境妖魔,斬得人間萬鬼避退龍虎山天師。這才有了那個膾炙人口的說法,“凡有人間妖魔作祟處,便有龍虎山天師”。

唯有第四把,萬年以來始終不見真容。據說九座雄鎮樓之一的南婆娑洲鎮劍樓,就是為了鎮壓此劍而建造,用以壓勝這尊劍靈。也有說是那三千年前橫空出世的斬龍之人,當時手持長劍。斬龍之后,就隨手一丟,沉劍入海。

浩然天下山巔偶有傳聞,其實還有第五把仙劍存世,只是就更加不知所蹤了。

除了大玄都觀借給白也的這把仙劍太白,其實本名玄都,只是別稱太白。落在白也手上,后者名氣才壓過了前者。

龍虎山天師府,大天師的印劍信物之一,仙劍名為萬法。

而白玉京那位被譽為真無敵的二掌教,所持仙劍,名為道藏。

白也轉頭笑問道:“真不走?最后的機會了。前輩一旦yīn神潰散消失,再加上那枚本命葫蘆遺留此地,于老神仙你恐怕連飛升境都要留不住了?!?/p>

白也六座心相天地,困不住那六頭大妖太久。

于玄揪心不已,自己幫不上什么大忙,幫倒忙肯定不至于,何況自己留在此地,白也就能多出一線生機。

事實上,他確實是以yīn神遠游扶搖洲,真身隱匿別處,不過連同酒葫蘆在內的全副家當,都一起帶來了。

白也提起手中劍鞘,說道:“勞煩于老神仙,幫忙將此物歸還大玄都觀。聽聞符箓于玄此生遺憾之一,就是不好去青冥天下遠游,白也小有功德在身,全無用處,于玄大可以憑此飛升往返兩座天下。至于白也手中太白劍,當真是無法物歸原主了。再勞煩幫我與孫道長說一聲對不住?!?/p>

只要于玄收了太白劍鞘,白也就會傾力一劍,齊斬六王座,不管如何,都要為于玄開辟出一條道路。

相信以于玄的符箓手段,哪怕有王座大妖竭力阻攔,于玄依舊不難離開。

不曾想于玄搖頭道:“只以yīn神遠游,只舍得半條命來此,已經不夠大氣。臨陣退縮,溜之大吉,豈不是連仙氣都丟光了?!?/p>

于玄道心一定,就再無含糊,大笑道:“要歸還劍鞘,自個兒還去!我于玄先會一會那白瑩,這廝說不得就是那替死之法的關鍵所在,你隨后出劍,還是老規矩,我不會礙事?!?/p>

一位有望合道天地的飛升境巔峰,舍得yīn神和一件最根本的本命物不要,這要是還不大氣,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了。

符箓于玄,大有仙氣。

白發紫衣的赤腳老人,腳踩那幅太極圖,身形一閃而逝,趁著白也心相山河被白瑩撞碎天幕之際,由一道縫隙進入門內,老人現出一尊法相,雙袖鼓蕩,符箓飄散而出,連綿不絕,多如漫天飛雪,先將那白瑩和開道劍侍一并擊退回那座戰場遺址,再以半數符箓穩住了白也的心相天地,轉為自家符陣天地,剩余半數符箓,五花八門,千奇百怪。

大地之上,鐵騎攢簇,沖鋒開陣,天空之上,天女散花。

除此之外,還有數百尊金甲傀儡,踏地前沖,聲勢如雷。

一棟棟瓊樓玉宇,一處處亭臺閣樓,皆有符箓所化的白衣仙師,連同不同術法,攻伐法寶,一同如雨落人間。

浩然天下的山上懸案之一,是那符箓于玄,到底煉制了幾萬張符箓。十數萬?數十萬?百萬?!

與此同時,那王座大妖白瑩不管如何縮地山河,始終位于八卦陣死門中。

任你身處扶搖洲三座大陣天時中,先有白也心相天地,又有符箓天地,再有太極圖,一一打消!

白瑩心情凝重,好死不死是這符箓于玄,換成其他中土十人之一,都不至于如此棘手。

白瑩不愿泄露根腳,只得學那符箓于玄一般無二,以量取勝,各展神通,以多對多。

于玄符箓多,白瑩就重新將身上法袍顯化為枯骨王座,駕馭一支支yīn靈大軍,與密密麻麻的符箓傀儡,在各處戰場捉對廝殺。

其實雙方所處的整座天地,天上地上皆是戰場。

雖然于玄只是牽扯住白瑩一頭王座,但仍然讓白也感到輕松許多。

一來白瑩極有可能就是那賈生設置的關鍵后手,再者白也此生,不論劍仙得意還是詩仙失意,從不依仗他人。故而此次廝殺,是白也第一次與人并肩作戰。

除了白瑩,五位王座大妖都已經脫困,同時現出萬丈法相,最后的靈氣瘋狂聚攏在五處。

天地間,一洲沛然靈氣,就此已經干涸殆盡。

要么先前被六位王座用來駕馭本命物,要么被白瑩云海、仰止龍袍與切韻養劍葫鯨吞。

五座劍陣隨之落地,再次將那仰止在內五位王座死死拘押其中。

白也詩無敵。

唯有心中詩篇翻盡時,才是白也心神靈氣耗竭時。

在這之前,詩無敵,劍更無敵。

白也真劍仙也,愧殺多少劍修。

青冥天下。

白玉京五城十二樓,天下甲觀。

有那仙人散發騎鯨歸城來,或是身騎黃鶴橫空去,有那高臺老仙忘形骸,樓外道紋水波細細生,有那城內古仙人,頂上紫云攢出五岳冠。更有那青冥天下最適宜修道的良材美玉,冥冥之中,恍恍惚惚,yīn神夜游白玉京,去往五城十二樓,仙人或賜青章玉牒,或撫頂授予長生法。

如今是道老二坐鎮白玉京。

三掌教陸沉負責去天外天,對付那些殺之不盡的化外天魔。

只不過陸沉經常偷偷溜回白玉京就是了。

道老二也懶得多說什么,師尊都沒說什么,他這個當師兄的,說了又沒用。其實只有大師兄在的時候,師弟陸沉才稍稍規矩幾分。而且那種難得的規矩,并非陸沉出乎本心覺得規矩有多好,而只是敬重大師兄。

陸沉今天又從天外天重返白玉京最高處,雙指間拘禁有一頭芥子大小的化外天魔,瞥了眼師兄背后那把無鞘仙劍,笑道:“難不成是要背劍遠游浩然天下?白玉京怎么辦?師尊可是很久都沒來這邊坐一坐了??偛荒芤驗槟闫评?。將來大師兄返回白玉京,還差不多?!?/p>

道老二身材高大,中年面容,沒理睬陸沉的沒事找事,只是皺眉問道:“白也早年也曾一心向道,你為何不出手?”

道老二背后長劍,微微顫鳴,似乎在與那把隔了一座天下的仙劍太白,遙相呼應。

陸沉趴在欄桿上,笑道:“不愿白玉京多出個無趣仙人,不愿故鄉少去一位最得意。師弟這個答案,師兄滿不滿意?”

道老二不再言語。

陸沉沉默片刻,突然笑罵道:“這個孫道長,真是不成體統,回頭我去大玄都觀大門口罵他去?!?/p>

先前大玄都觀孫道長破天荒出現在白玉京外,也不看最高處,只是望向白玉京其中一座高城,然后撂下一句就走了。

“呦,原來白玉京也是有真仙人的?!?/p>

浩然天下中土神洲。

龍虎山天師府,一位面如冠玉的年輕道人,站在一座摘星臺上,袖中掐指心算。

身穿一襲天師府最顯眼的獨有道袍,有那黃紫之氣縈繞道袍,名動天下的羽衣卿相,黃紫貴人。

一位背劍小道童憑空出現在摘星臺,年輕道士轉身打了個稽首,小道童竟是一手負后,面朝那位龍虎山當代大天師,只以單手掐劍訣,作為還禮。

第五座天下,飛升城。

寧姚伸手抵住眉心。

寶瓶洲。

金sè拱橋上,高大女子橫劍在膝,坐在橋欄上,她輕輕挽起青絲。

侍者劍靈?

當然不是。

劍靈本就是她煉化之物,準確說來,劍靈從來是她,她卻從來不是什么劍靈。

她不愿人知曉此事,那么就算是當初最先退出戰場的楊老頭,都猜測不出真相,齊靜春君子之風,不愿在此事上過多推衍,因此一樣不知。

只有那個昔年還年幼的“劉十六”,先前被她拽入此地后,才猜出一些端倪,卻依然算不得什么真相,劉十六才會有那個“劍侍已死”的疑惑。

她當初去往劍氣長城,陳清都對她的身份一清二楚,只是事關重大,又不知道這位前輩到底是怎么想的,故而要裝傻些許,配合她一起蒙騙陳平安。哪怕她丟了句死遠點,陳清都也只能捏著鼻子,當真就走遠點。

若她只是與四把仙劍無異的劍靈之一,是當不起陳清都那個“前輩”稱呼的。

萬年之前,天庭五位至高神靈之一,持劍者,即是殺力高出天外者。

征伐天地四方,獲罪神靈與大地妖族的尸骸,在她劍下堆積成山。

就連那藕花福地在內的眾多福地洞天,都是被她一劍劍隨意斬破的天地碎片。

后來火神驅使熒惑使者,聯手水神,一同匯聚天地精華,所鑄造四劍,皆是仿制這尊神靈之劍。

再后來,就是天下劍術落在人間,分出四脈后,或隱或現,綿延開來,除了劍氣長城陳清都這一脈,還有龍虎山天師府一脈,大玄都觀道家劍仙一脈,蓮花佛國那邊猶有一脈。

其中被陳清都帶去劍氣長城的那把破損仙劍,實在不宜再傾力出劍,故而萬年以來,其實一直在靜待主人的出現。最終苦等萬年,終于被陳清都轉贈寧姚,或者說劍靈主動相中了寧姚。這也是寧姚為何能夠在劍氣長城,在劍道一途,如此一騎絕塵的根源所在。

所以當初寧姚游歷驪珠洞天,不計代價都要開眉心天眼,祭出此劍。她當時才會睜眼一看,要看一看當初由她親自傳給人間陳清都的此脈劍術,萬年之后由誰繼承了。

昔年河畔議事,老秀才取出的那幅光yīn長河圖卷,她正是獨自站在最遠處的那個存在。

至于她為何愿意最早傳授劍術給人族,又為何愿意與人族站在同一陣營,天曉得。反正在她眼中,昔年眾多神靈一樣是螻蟻。

所以三千年前,那場造就出一座驪珠洞天的斬龍一役,在她眼中,依舊像是過家家一般可笑。

因為她不是劍靈。

天上天下。

她是劍主。

看網友對 第七百二十五章 白也真劍仙,劍靈則不然 的精彩評論

74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G-light : 2020年03月21日 回復

    所以劍主的主人是扯淡?

  2.  板凳# 無知 : 2020年03月21日 回復

    你又不是劍靈,你能知道人家咋想?淦

  3.  地板# 匿名 : 2020年03月21日 回復

    好想我家平安啊,可憐的娃

  4.  4樓# 匿名 : 2020年03月21日 回復

    破不了劍氣長城這個局,什么事都要劍主幫忙的話,陳平安也做不了劍主的主人

  5.  5樓# 匿名 : 2020年03月21日 回復

    路過

  6.  6樓# 劍客 : 2020年03月22日 回復

    劍靈翻身變劍主,挺有意思的不是嗎

  7.  7樓# 匿名 : 2020年03月22日 回復

    總管別這樣,好嚇人啊

  8.  8樓# 白也 : 2020年03月22日 回復

    看我劍斬六王座??

  9.  9樓# 股神 : 2020年03月22日 回復

    不錯,就是慢了些

  10.  10樓# 白也詩無敵 : 2020年03月23日 回復

    唯有心中詩篇翻盡時,才是白也心神靈氣耗竭時。

    在這之前,詩無敵,劍更無敵。

    白也真劍仙也,愧殺多少劍修。

  11.  11樓# 卡文了吧? : 2020年03月23日 回復

    好慢啊啊

  12.  12樓# 匿名 : 2020年03月23日 回復



  13.  13樓# 匿名 : 2020年03月23日 回復

    怎么還不更啊

  14.  14樓# 陳十一 : 2020年03月23日 回復

    還不更新???

  15.  15樓# 大熊 : 2020年03月23日 回復

    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講

  16.  16樓# 齊靜春 : 2020年03月24日 回復

    小平安這個要被棄的節奏了???

新書推薦: 劍來 重生寫推理小說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