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雪中 第十五章

雪中 第十五章

京城,江南,西北,兩遼,處處有小娘偷懸掛像,日夜思量著那位風采卓然的神仙中人。

  不知何時,那個錦衣華服的孩子鬼鬼祟祟來到了徐寶藻身后,猛然前沖,試圖雙手環住少女的纖細蠻腰,大概是想打著天真無邪的幌子揩油。

  不曾想被迅速側身的徐寶藻一巴掌狠狠摔在臉上,響聲清脆,剎那間整座觀南臺萬籟寂靜。

  徐鳳年朝少女伸出大拇指,以示嘉獎。

  孩子捂著臉,貌似泫然欲泣,實則眼神陰毒。

  那個持扇公子愕然后悚然,尖著嗓子氣急攻心道:“臭娘們,你找死!”

  原本隔岸觀火看熱鬧的清秀女子在看到孩子被打后,驀然氣勢暴漲,這是高門大戶里耳濡目染出來的東西,跟父輩富甲一方無關,跟家族書香門第無關,只跟一個姓氏世代簪纓鐘鳴鼎食十二字有關,只不過她沒有直接興師問罪,而是緩緩走到孩子身邊,把孩子護在身后,女子盯住徐鳳年和徐寶藻冷聲道:“為何要動手打人?我扶風馬氏子弟還不需要外人來教訓吧?”

  徐寶藻皺了皺眉頭。

  兩遼扶風馬氏,隨著新朝新氣象的蔓延,是遼東豪閥在中原地帶開枝散葉最為迅猛順利的家族之一,其中有馬衡洲在江南道擔任柳州別駕,馬衡傳在廣陵道擔任劍州副將,加上馬家家主馬寧平作為定海神針,在京城朝堂擔任賢文閣大學士,是北方士林屈指可數的清流領袖之一,故而扶風馬氏屬于少見的文武兼備,是冉冉升起的廟堂新貴,極為矚目,絕對不容小覷。

  徐寶藻怡然不懼道:“就算你們出身遼東扶風馬氏,又如何?!小小年紀就敢假借年幼行下流行徑,我不教訓他,難道還眼睜睜由著他占便宜?!”

  扶風馬氏女子并沒有流露出多少憤怒神色,淡然道:“你還真說對了,你這種命賤如草的寒門婢女,其實連被占便宜的資格都沒有,在我們遼東那邊,你這種女子,是可以按斤兩賣的?!?/p>

  徐鳳年看著這個滿身傲氣的遼東女子,問道:“那你值多少銀子?”

  那女子微笑道:“最少半州之地,如何?你不信?”

  徐鳳年笑了,“如今這世道嘛,你興許是值這個價格的,只不過……”

  就在此時,躲在姐姐身后的孩子陰森笑道:“寒門無貴子,打腫臉充胖子,還弄什么丫鬟?也不嫌丟人現眼!要我看啊,這丑八怪跟你這家伙真是賤人配狗,天長地久。嘖嘖,不知道你們做那勾當的時候,是不是軟毫入水缸的光景,真是惡心至極,可憐至極?!?/p>

  所幸徐寶藻沒聽懂那個比喻,只知道絕非什么善言。

  白袍公子哥會心一笑,持扇男子更是肆無忌憚大笑不止,“好一個軟毫配水缸!說不得這對狗男女日夜廝混,雖說次次汗流浹背,只因為小軟毫的緣故,至今仍是一個童男一個處子呢?!?/p>

  徐鳳年捏了捏下巴,笑道:“什么時候兩遼男兒只會動嘴皮子了,說好的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呢?我可是聽說馬寧平帶著賢文閣官員跑去跟崇文閣干了一架,很是威風啊?!?/p>

  扶風馬氏女子笑瞇瞇道:“我也不跟你廢話,你直說吧,你的丫鬟賣多少銀子,我替弟弟買下她了。當然你也可以不賣,記得后果自負?!?/p>

  徐鳳年伸手指了指她,“你知不知道,你這種女子,在亂世就是系在舂磨砦旁邊的兩腳羊?”

  熟讀史書的女子沉默片刻,第一次正眼看待這位男子,尋常出身的寒庶士子,可翻閱不到舂磨砦和兩腳羊這兩個晦澀說法。難道亦是深藏不露的大族子弟?

  只不過她很快就自嘲而笑,如今她所在的家族,哪里還需要在乎這些瑣碎。

  因為她的姐姐,剛剛嫁給了一位在京畿炙手可熱的涼黨權貴,皇甫枰,此人從幽州刺史升遷為京師三輔之一的左馮翊,品秩低于六部尚書卻高于侍郎,可謂一步登天位列中樞。

  而且皇甫枰在北涼道單身多年,在男女之事上素來潔身自好,與她姐姐的婚姻屬于水到渠成的天作之合,自然遠非生搬硬套的政治聯姻可以媲美。

  徐鳳年嘆了口氣,“看到你,我就知道你姐應該也好不到哪里去。挑來選去,結果選中你們扶風馬氏婦人當媳婦,皇甫枰也是聰明一世糊涂一時,這一糊涂,就徹底絕了成為涼黨執牛耳者的前程?;蛘哒f皇甫枰聰明反被聰明誤也對,這才幾年功夫,就以為他能夠借勢壓住涼黨其他人了?”

  那女子面無表情,“聽你的口氣,真是好大的氣魄!”

  徐鳳年笑道:“我這叫言之鑿鑿,情之切切。換成皇甫枰在這里,一定會虛心接受的?!?/p>

  女子笑不露齒,說好聽點是豪閥閨秀的雍容氣態,說難聽些可就是城府深重了,事實上作為遼東豪閥子弟,有一個通病,就是看待所有兩遼以南的離陽疆土,視為南方。她這趟游歷大江南北,除了門當戶對且袖有清談千萬言的名士,也見識過許多才高八斗的寒門士子,聽過了他們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高談闊論,透著一股我不出山蒼生奈何的傲氣。故而對于南方讀書人,她始終表面上和氣,骨子里小覷得很,視為提不起刀騎不得馬挽不了弓的繡花枕頭。不同于中原其它版圖,兩遼是僅次于邊陲北涼的久戰之地,自古遼地兒女多雄健,否則當年也出不了一個人屠徐驍。

  她對眼前男子的夸夸其談,并不當真,更不會較真。

  熊羆出林,豈會在意小狐山跳的上躥下跳?

  她還真沒太多歹意,只想著給他吃點苦頭,長長記性。

  就像她一直很欣賞江湖上的某個說法,仙人御劍凌空,一日高歌行萬里,豈會在意腳下螻蟻的悲歡離合?

  于是她問道:“你是游學的讀書人,還是江湖中人?”

  徐鳳年反問道:“這里頭有講究?”

  她點頭道:“若是前者,就自報家門,若是后者,不妨跟我朋友出手切磋一番,就當今日恩怨今日解?!?/p>

  不等徐鳳年說話,徐寶藻就狐假虎威笑道:“我家公子啊,那可是名動天下的俠客,今天也就是不曾佩劍出游……”

  也不等徐寶藻把話說完,徐鳳年就一把抓住那孩子的肩頭,隨手一丟,沒了。

  孩子像一道長虹墜入山腳。

  觀南臺這邊只留下一串孩子在半空中發出的哀嚎,撕心裂肺。

  徐寶藻目瞪口呆,徐鳳年笑呵呵道:“行走江湖,能出手就別叨叨,多惹人厭?!?/p>

  整座觀南臺都懵了。

  那名小宗師高手腳步輕靈掠至扶風女子身邊,死死盯住徐鳳年,如臨大敵。

  扶風馬氏嫡女終于繃不住那份大家閨秀的氣度,眼眶泛紅,“你把我弟弟怎么了?!你這個瘋子!”

  徐鳳年一本正經回答道:“養大了也是個禍害,就當我替你們遼東馬家省下些口糧,以后你們家族長輩也少些幫忙擦屁股的狗屁倒灶事情?!?/p>

  女子失心瘋一般想要上前跟徐鳳年拼命,卻被那名江湖俊彥攥緊肩膀,后者沉聲問道:“先生神華內斂,幾近道教大真人的返璞境界,在江湖上定然是享譽一方的大人物,為何要與我們這些后輩一般見識?”

  徐鳳年攔下想要出言反駁的徐寶藻,笑道:“關于如何跟人講道理一事,我最擅長,不需要你來教。說吧,你是哪座宗門哪位武林名宿的嫡傳弟子?!?/p>

  玉樹臨風的年輕人向前踏出一步,站在扶風馬氏女子身前,眼神冷冽,抱拳道:“在下韋弘極,師從‘樂圣’?!?/p>

  徐寶藻偷偷扯了扯徐鳳年的袖口,憂心忡忡,小聲嘀咕道:“四方圣人里的樂圣,是笳鼓臺一甲子隱世不出的祖師爺司馬官印,聽說以音律入道,武學造詣深不見底,據說僅次于那位目盲女琴師薛宋官,你怕不怕?”

  徐鳳年翻了個白眼,“不認識?!?/p>

  四方圣賢,是軒轅青鋒問鼎中原江湖時期的說法,那時候她獨占祥符十四魁里的三魁首,笳鼓臺的司馬官印撈到了一個琴魁,加上其得意弟子陸節君在江湖上走動極多,跟徽山大雪坪還有太安城刑部關系都不錯,江湖廟堂左右逢源,所以笳鼓臺順勢成為十大幫派之一。徐鳳年當年見過結伴赴涼的陸節君和雪廬槍圣李厚重,只不過觀感一般,當時兩人還跟太白劍宗的陳天元起了沖突。所謂的四方圣人,距離陸地神仙差了太遠,戰力最高殺心最重的李厚重當時也不過是指玄境,這幾人如果敢站在脾氣最臭的軒轅青鋒跟前,指不定就會被那個娘們當面折騰得下不來臺,所以這么多年也沒聽說誰去過牯牛大崗找不自在。棋圣馬觀海,被譽為“酒醉馬十一,清醒馬半十”,意思是說醉醺醺的馬觀海,棋力之大,偶爾能下出一些有如神助的妙招,比公認天下棋手第一人的范十段范長后還要更加精妙,即便是清醒時分,馬觀海的棋力也是半十境界,比起尋常國手仍是要強出一籌。最后一位圣人,被尊為首圣,是一位南海觀音宗之外的練氣士宗師,叫傅符,屬于莫名其妙就橫空出世的驚艷人物。

  徐鳳年猜測那位秘密盯梢童山泉的人物,恐怕就是傅符本人。

  徐寶藻低聲道:“要不咱們嗖一下?”

  她的言下之意,應該是既然對方來頭這么大,要不咱們風緊扯呼吧,反正你姓徐的能夠神出鬼沒,別的不說,跑路功夫天下第一,可別浪費了。

  徐鳳年欣慰道:“你總算還剩下點良心?!?/p>

  徐寶藻霎時間原形畢露,雙手抱胸老神在在道:“那你就盡管豁出性命只為了出風頭吧,回頭我幫你收尸?!?/p>

  徐鳳年沒來由感慨道:“收尸啊?!?/p>

  拒北城一戰,少女賈嘉佳,的確背回了許多中原宗師的尸體。

  不知為何徐鳳年總覺得如今的江湖,中原無宗師了。

看網友對 雪中 第十五章 的精彩評論

新書推薦: 劍來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