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筆趣閣 > 劍來 > 第四十七章 獨行

第四十七章 獨行

陳平安和寧姚在十二腳牌坊樓那邊分道揚鑣,陳平安去了泥瓶巷,敲門喊道:“宋集薪,在家嗎?”

正在灶房用葫蘆瓢勺起一瓢水的少女,接連打嗝,喝下水后,頓時神清氣爽了許多,她放下勺子,從灶房姍姍走出,跑去打開院門,感到有些奇怪,仍是一板一眼回復道:“我家公子不在。陳平安,你怎么敲門了,以前你不都是站在你家院子,跟咱們聊天嗎?”

陳平安隔著一堵院門,說道:“有點事情?!?/p>

稚圭開門后,打趣道:“稀客稀客?!?/p>

她看了眼陳平安的臉sè,問道:“找我家公子做啥?如果不著急的話,回頭我可以幫忙捎句話。著急的話,估計你就得去監造衙署找人了,之前你也親眼瞧見了,我家公子跟新任督造官宋大人關系不錯?!?/p>

她發現陳平安兩腳生根似的一動不動,白眼道:“倒是進來啊,愣在那邊做什么?!我家是龍潭虎穴啊,還是進來喝口水要收你一兩銀子?”

說到這里,少女自顧自掩嘴嬌笑起來,“對你來說,肯定是后者更可怕?!?/p>

陳平安扯了扯嘴角,笑容牽強,輕聲道:“其實我是來找你的,之前那么喊,是怕宋集薪誤會?!?/p>

稚圭會心一笑,問道:“那就說吧,什么事情?丑話說在前頭,鄰居歸鄰居,交情歸交情,可我到底只是一個泥瓶巷寄人籬下的小丫鬟,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,幫不了大忙。不過你陳平安要是借錢的話,是能用錢解決的問題,算你運氣好,我倒是有一點點小法子?!?/p>

陳平安苦笑道:“還不真是錢的事情,我就跟你直說了吧,劉羨陽給人在廊橋那邊打成重傷了,楊家鋪子的老掌柜去看了,也沒轍?!?/p>

稚圭一臉茫然,“我怎么沒聽說這事兒,劉羨陽惹上誰了?”

陳平安無奈道:“是個外地人,來自一個叫正陽山的地方?!?/p>

稚圭試探性問道:“那你是想托關系走門路,好給劉羨陽找塊風水寶地下葬?這倒是不難,我可以讓我家公子在督造官那邊說一嘴,再由衙署管事門房之類的出面,去桃葉巷請那個魏老頭找地方,只要不是要在朝廷封禁的地方占個山頭,想來不難?!?/p>

陳平安本就黝黑的那張臉龐,愈發黑了。

約莫稚圭也察覺到自己想岔了,習慣性一齜牙,露出雪亮的整齊牙齒,她背靠墻壁上的春聯,歪著腦袋,笑容玩味,問道:“陳平安,你是想要我報答你的救命之恩?可是我就是個丫鬟呀,楊家鋪子老掌柜都沒辦法,我能如何?”

陳平安一番天人交戰之后,緩緩說道:“王朱,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,那年大雪天,我在家門口看到你,就知道你跟我們不一樣。后來你也是第一個看出蛇膽石不尋常的人,現在回想起來,你當年看待我們這些街坊鄰居的眼神,跟當下那些外鄉人看我們,本質上沒有區別?!?/p>

少女咧嘴一笑,“其實是有的?!?/p>

我不光光是看待你們這些凡夫俗子,就是看待那些仙家修士,也一樣看不起。

只不過這句話,稚圭沒有說出口。

有些道理,在她這邊,本就是天經地義,可在別人那邊,就成了目中無人,桀驁難馴。

陳平安問道:“我找你,是想問問你,到底有沒有可能救回劉羨陽。我用掉一張槐葉,當時只能勉強吊住劉羨陽最后一口氣,雖然用處不大,但最少是有用處的,所以我想問,你這邊有沒有槐葉,尤其是多余的槐葉?”

少女指了指自己鼻子,問道:“你是問我家公子宋集薪有沒有槐葉,還是我,一個無父無母的小婢女?”

陳平安死死盯住少女,直截了當道:“宋集薪就算有,他也不會給我。我是在問你,王朱。如果有,你愿不愿意借給我,如果沒有,你知不知道其它法子來救劉羨陽?”

始終被稱呼為王朱的少女,一只手揉著下巴,一只手輕輕拍打腹部,搖頭道:“沒啦,真沒啦,不騙你,你要是早些來,說不定還剩下幾張槐葉。至于其它法子,當然沒有,我又不是神仙,哪里曉得讓人起死回生、白骨生肉的手段,對吧?陳平安,你可不能強人所難,唉,我真是看錯你了,以為你跟他們都不一樣,不是那種挾恩圖報的家伙呢?!?/p>

陳平安猶不死心,“真沒有?不管我做不做得到,你可以說說看?!?/p>

稚圭搖頭,斬釘截鐵道:“反正我沒有!”

陳平安笑了笑,“我知道了?!?/p>

少年轉身就走,消瘦身影很快消失在泥瓶巷。

少女站在家門口的巷子里,望著少年漸行漸遠的背影,神sè復雜,有一絲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意味,憤憤道:“好不容易到手的槐葉,就這么被你揮霍掉了?那你可以跟著劉羨陽一起去死了,反正早死早超生,運氣好的話,下輩子繼續做難兄難弟吧??偤眠^那些連來生也沒有的可憐蟲?!?/p>

少女走回院子,跨過門檻的時候,不小心又打了個飽嗝,譏笑道:“有點撐?!?/p>

她冷不丁加快步子沖向前,一腳重重踩踏下去,然后緩緩蹲下身,盯著那只頭頂生角的土黃sè四腳蛇,訓斥道:“有借有還再借不難,你們這五頭小畜生,以后若是膽敢賒賬賴賬,看我不把你們扒皮抽筋一鍋燉!”

婢女腳底板下的四腳蛇竭力掙扎,發出一陣陣輕微的嘶鳴,似乎在苦苦哀求討饒。

陳平安離開泥瓶巷后,一路跑到學塾,結果被一位負責清掃學塾的老人告知,齊先生昨天便與三位外鄉客人一起去小鎮外的深山了,說是要探幽尋奇,一趟來回最少要三天。陳平安滿懷失落,轉身離去的時候,拎著掃帚的老人猛然記起一事,喊住少年,說道:“對了,齊先生去之前,交代過我,如果泥瓶巷有人找他,就告訴那個少年,道理他早就說過了,不管他今日在與不在學塾,都不會改變結局?!?/p>

少年好像早就知道是這么一個結果,眼神黯淡無光。

死水微瀾,了無生氣。

但是少年仍然彎腰致謝,道:“謝謝老先生?!?/p>

老人連忙挪開幾步,站到一旁,擺手笑道:“可擔待不起‘先生’二字?!?/p>

老人看到少年緩緩離去,走了一段路程后,好像抬起手臂擦了擦眼睛。

老人輕輕搖頭,想起同樣是差不多歲數的同齡人,另外兩位讀書種子,宋集薪和趙繇,再看看這位,人生際遇,天壤之別。

真是有人春風得意,有人多事之秋啊。

陳平安去了趟泥瓶巷,拿起最后一袋藏在陶罐里的銅錢,帶著三袋錢,走入福祿街,找到窯務督造衙署。

門房一聽介紹后有些懵,宋集薪在泥瓶巷的鄰居,要找宋集薪和督造官宋大人?

陳平安偷偷遞給他一枚早就準備好的金精銅錢,也不說話,門房低頭一瞅,一掂量,雙指一摩挲,心領神會,卻不急著表態。少年很快就又遞過來一枚金sè錢,門房笑了,卻沒有接手,說道:“既然是個懂事之人,我也就放心幫你引薦,否則因你丟了這份差事,我就真是冤大頭了。你手里這枚銅錢先收著,如果府上管事答應你進衙署,再給我不遲,如果不答應,我也愛莫能助,就當這枚銅錢就與我無緣,你覺得如何?”

陳平安使勁點頭。

沒過多久,年邁管事和門房一起趕來,門房對少年使了一個眼sè,暗示他千萬別這個時候掏出一枚銅錢來,公然受賄,罪名可不小。好在少年沒有做出那傻事來,只是跟著管事一起往衙署的后堂走去。

門房嘆了口氣,有些奇怪,為何管事一聽是泥瓶巷姓陳的少年,就點頭答應了。什么時候衙署的門檻這么低了?

門房有些心虛,其實他方才見著管事,言語當中的明里暗里,都勸管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別讓那少年進衙署,只不過他也沒直說,相信以老管事在公門修行這么多年的高深道行,肯定心知肚明。

年輕門房原先打的小算盤,當然是想著白拿一枚銅錢,又不用擔風險,而且拿得心安理得。

現在他只希望那窮酸少年可別是什么惹禍精。

在衙署后堂正廳,身穿那一襲白sè長袍的高大男人,坐在主位上正在喝茶。

宋集薪坐在左邊客人椅子上,單手把玩一柄竹制折扇,不斷將其打開合攏,笑望向被帶進來的草鞋少年。

烏黑的椅子,雪白的袍子,很鮮明的反差。

管事退去,主位上的男人放下茶杯,對少年笑道:“陳平安,隨便坐。之前我們其實已在泥瓶巷見過面了,只不過當時我沒有認出是你,否則早該打招呼的?!?/p>

宋集薪覺得有些好笑,只有他才知道這個男人,在自稱“我”的時候,明顯會有些拗口。

少年坐在宋集薪對面的椅子上。

男人開門見山地問道:“陳平安,你來這里,是關于劉羨陽被打傷一事?”

少年站起身說道:“我希望宋大人能夠嚴懲正陽山的兇手,而不只是將他驅逐出境?!?/p>

男人笑了笑,“其實小鎮這邊是‘無法之地’,意思是說這里沒有任何王朝律法的,本來督造官就比較尷尬,是無權過問地方事務的,再者小鎮這邊,歷來奉行民不舉官不究,無論是大門大戶里打死了丫鬟奴仆,還是小門小戶的斗毆傷人,也沒有來這座監造衙署擊鼓鳴冤的風俗,所以,陳平安你是提著豬頭走錯廟,拜錯菩薩了?!?/p>

男人言行舉止,和顏悅sè,身上沒有半點頤指氣使的倨傲姿態。

陳平安掏出三袋子銅錢,放在椅子旁邊的高凳上,然后對那個神sè自若的男人說道:“宋大人,我知道你很厲害,我想知道你能不能救下劉羨陽,哪怕不能救,能不能給他一個公道,不讓殺人兇手殺了人,只要離開小鎮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了?!?/p>

男人哈哈笑道:“我很厲害?是你家那個黑衣少女告訴你的吧?嗯,由此可見她的武學天資極好,比你那個叫劉羨陽的朋友還要好。實話告訴你好了,我只會殺人,救人實在不擅長。再說了,我憑什么要為了一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少年,壞了這里奉行千年的大規矩?”

男人說到這里,指了指那三袋子銅錢,“沒了寶甲劍經的劉羨陽,他的命,根本值不了這么多錢,至于想要買下我的人情,這些錢,又遠遠不夠。我大驪跟正陽山鬧掰,就為了三袋子錢?絕對不可能的,傳出去會是整個東寶瓶洲的笑話。陳平安,你可能暫時不太理解這番話,但是以后如果有機會,你出去走走,就會明白這是大實話?!?/p>

陳平安咬牙說道:“宋大人,你能不能說出如何才能出手?哪怕你覺得我死也做不到,但是宋大人可以說說看?!?/p>

男人不覺得自己有流露出蛛絲馬跡,這位權勢藩王眼神出現一抹訝異之sè,微笑笑道:“陳平安,我不是瞧不起你,故意刁難你,恰恰相反,我覺得你這個人有意思,才愿意花時間,心平氣和跟你講道理,做買賣,明白嗎?”

陳平安點了點頭。

宋集薪坐姿不雅,盤腿坐在椅子上,用合攏折扇輕輕拍打膝蓋。

隔岸觀火,事不關己高高掛起。

宋長鏡不計較宋集薪的不著調,小鎮之上,這位藩王掌握情報之多,僅僅輸給齊靜春而已,他終于一語道破天機:“陳平安,你根本不用太過愧疚,誤以為你朋友因你而死,因為劉羨陽早就身陷一個死局,只要這個少年不肯交出劍經,就只能是一個死結,因為正陽山一定會要他死的。不管是齊靜春還是阮師,誰也攔不住,倒不是說沒人打過那老猿,而是需要付出的代價太大,不劃算不值當?!?/p>

男人喝了口茶,悠然道:“陳平安,你有沒有想過,為何連最不該得到祖蔭福報的你,都有了一片槐葉,可是劉羨陽天賦根骨那么好,竟然沒有得到一片槐葉,你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?”

陳平安說道:“打擾宋大人了?!?/p>

草鞋少年收起三袋子銅錢,向眼前這位督造官大人告辭離去。

宋長鏡雖然沒有挽留,竟是親自起身相送,宋集薪剛想要不情不愿站起來,卻看到這位叔叔微微搖頭,順勢就一屁股坐回,舒舒服服靠在椅背上。

走到門檻的時候,宋長鏡毫無征兆地說道:“有兩件事,我做得到,卻無法去做,所以只要你做成其中一件,我倒是可以考慮幫你教訓那頭老猿?!?/p>

少年趕緊停下腳步,轉過身,滿臉肅穆。

男人淡然道:“一件事是找機會,綁架老猿身邊的正陽山小女孩,亂其心志,迫使老猿強行滯留在小鎮。還有一件事是夜間偷偷砍倒那棵老槐樹,然后拔出鐵鎖井的那條鐵鏈。你可以兩件事都做,也可以只做一件事。一件事做成了,我出手幫你重傷兇手,兩件事一并做成了,我就替你殺了正陽山老猿?!?/p>

宋長鏡微笑著承諾道:“一言既出,決不食言!”

然后權勢滔天的大驪藩王說了一個莫名其妙的言語,“陳平安,我相信你感覺得到一句話的真假?!?/p>

少年默然離去。

沒有看到聽到少年使勁拍胸脯的大放厥詞,宋長鏡反而覺得很正常,站在門口,背對著屋內的宋集薪,問道:“你跟他比較熟,覺得他會不會去做?”

宋集薪搖頭道:“不好說。如果正常情況下,要他去做違心的事情,很難很難,但是為了劉羨陽的話,估計就又有點懸了?!?/p>

男人負手而立,望向天空,問道:“假設少年真的給人意外之喜,本王借此機會插手其中,不管是和正陽山交好,還是與風雷園結盟,自然只可取其一,甚至難免會與另一方結怨,這相較于本王袖手旁觀,任由大驪跟這兩方勢力始終不咸不淡,老死不相往來,對于我大驪來說,你覺得哪一種結果更好?”

宋集薪站起身,用折扇拍打另外一只手的手心,緩緩踱步,思量之后說道:“太平盛世選后者,適逢亂世選前者?!?/p>

然后少年笑道:“無論小鎮外的天地,到底是盛世還是亂世,看來最少叔叔你已經做出了自己的選擇?!?/p>

宋長鏡嗤笑道:“我輩沙場武人,在太平盛世里做什么?做一條給讀書人看家護院的太平犬嗎?”

宋長鏡轉頭看著神sè僵硬的少年,“本王已經看出來,這個少年,才是你的真正心結所在,而且你短時間內很難解開,一旦留下這個心結離開小鎮,這將不利于接下來的修行。所以你可以親眼看看,一個原本赤子之心的單純少年,是如何變得一身戾氣和俗氣的。到時候,你就會覺得跟這種人慪氣,很沒有意思?!?/p>

宋集薪張了張嘴,最后還是沒有反駁什么,最后陷入沉思。

男人走回屋子,坐在主位上,仰頭一口喝光杯中茶水,“最重要的是,本王玩弄這種無聊的小把戲,除了隨便找個蹩腳理由,以便渾水摸魚之外,也是想讓你明白一個道理,在你接下來要走的修行路上,誰都有可能是你的敵人……例如你的親叔叔,我宋長鏡?!?/p>

少年愕然。

宋長鏡冷笑道:“因為心結魔怔,如果不是親手拔除干凈,后患無窮,如荒原野草,春風吹又生?!?/p>

宋長鏡譏諷鄙夷道:“即將貴為大驪皇子殿下的宋集薪,你是不是滿懷悲憤,可是你現在能怎么辦?所以你覺得自己,比起被玩弄于鼓掌之中的陳平安,好到哪里去?”

宋集薪死死盯住這個滿臉云淡風輕的男人,少年抓住折扇的五指,筋骨畢露。

男人端坐椅上,眼神深沉,望向屋外,仿佛在自言自語:“以后你看到的人越多,就會發現一件有趣的事情,什么善惡有報,快意恩仇,匹夫一怒血濺三尺,什么才子佳人,有情人終成眷,都是廢物們臆想出來的大快人心。所以啊,你自己的拳頭一定要硬,靠本王?靠你的親生父母?我勸你趁早死了這條心,不然帶你離開小鎮,就是無異于帶著你的尸體去亂葬崗,帝王之家,何嘗不是生死自負?!?/p>

少年汗流浹背,頹然坐在椅子上。

雖然少年在得知自己的真實身份后,將那份志得意滿隱藏得很深,在衙署待人接物并無半點異樣,可是落在藩王宋長鏡眼中,如手持照妖鏡,照見一頭剛剛化為人形的精魅。故而能夠在談笑之間,灰飛煙滅。

宋長鏡望向遠方,視線好像一直到了東寶瓶洲的最南端,到了那座遙遠的老龍城。

這位藩王不知為何,想起一句話,“人心是一面鏡子,原本越是干凈,越是纖塵不染,越是經不起推敲試探?!?/p>

宋長鏡覺得廟堂上的讀書人,雖然絮絮叨叨神憎鬼厭,可是有些時候說出來的大道理,他們這些提刀子的武人,真是活個一千年也想不出說不透。

宋長鏡收起思緒,伸手指向南方,如手持槍戟,鋒芒畢露,“宋集薪,如果你覺得本王今天說得不對,可以,但忍著,只有將來到了老龍城,咱倆換個位置坐,本王才會考慮是不是要洗耳恭聽!”

大驪皇子宋集薪已經恢復正常,笑道:“拭目以待?!?/p>

官署門口,草鞋少年如約遞給門房第二枚銅錢。

————

十二腳牌坊樓,陳平安看到黑衣少女的身影,快步跑去。

寧姚就站在“氣沖斗?!钡呢翌~下,開口問道:“怎么樣?”

陳平安搖頭道:“三個人都找過了,其中兩人見著面,齊先生沒能看到,不過我一開始知道答案的?!?/p>

君子不救。

齊先生確實在此之前早就說過。

寧姚皺眉不語。

陳平安然后對少女說了一句小心,就開始狂奔離開。

先到了楊家鋪子,用一枚金精銅錢跟知根知底的某位老人,買了一大堆治療跌打和內傷的藥瓶、藥膏和藥材,這些東西如何使用和煎熬,少年熟門熟路,龍窯燒瓷是一件靠山吃飯的活計,經常會有各種意外,姚老頭雖然看不順眼只能算半個徒弟的陳平安,但是不得不承認這個少年腿腳利索,人也沒有心眼,所以許多跑腿以及花錢的事情,都是讓陳平安去做,比如給窯口的傷患們買藥以及煎藥。

陳平安回到泥瓶巷祖宅,關上門后,先開始煎藥,是一副治療內傷的藥方,在等待火候的空隙,將一件洗得發白卻依舊干凈的衣衫攤放在桌上,撕成一條條綁帶,以吝嗇小氣著稱的草鞋少年,此時沒有半點心疼,然后除了將那把寧姚借給自己的壓衣刀綁在手臂之外,少年還在自己小腿和手腕之上,都捆綁上了一層層的棉布細條。

陳平安摘下墻壁上那張自制的木弓,猶豫了一下,仍是暫時放棄攜帶它,反而從窗臺上取回彈弓和一袋子石子。

之所以明知不可為而為之,接連三次碰壁也沒后悔,這是少年獨有的犟勁。

不去試試看,少年怎么都會不甘心,就像少年在鐵匠鋪那邊,最后一次,求老掌柜一定要再試試看,是一樣的道理。

先找身份古怪的稚圭,是希望能給劉羨陽找回一線生機。再找齊先生,是心存僥幸,希望他能夠主持公道,最后找寧姚所謂的武道宗師,督造官宋大人,是擺明了傾家蕩產去做一筆買賣。

少年一開始就想得很清楚,所以這時候很失落,但也沒覺得如何撕心裂肺。

其實藩王宋長鏡和鄰居宋集薪,根本不懂陳平安。

有些事情,死了也要做。但有些事情,是死也不能做的。

少年蹲在墻角,安安靜靜等待藥湯的出爐,這一罐子藥,很古怪,沒有別的用處,就是能止痛,曾經龍窯窯口有個漢子,患了一種怪病,在床上熬了大半天,半死不活不說,關鍵是整個人痛苦得整張臉和四肢都扭曲了,后來楊家鋪子就給出這么一副方子,最后那個漢子很快就死了,但是走得并不痛苦,甚至有力氣坐起身,交代遺言后,還姚老頭的攙扶下,去看了最后一眼窯口。

陳平安覺得自己應該也用得著。

少年看到桌上還有一些碎布片,便脫下腳上那雙破敗草鞋,拿出一雙始終舍不得穿的嶄新鞋子,搬來陶罐,拿出其中的碎瓷片。

約莫半個時辰后,做完一切事情的少年打開屋門,悄無聲息地走出泥瓶巷。

臨近黃昏,陽光已經不刺眼,天邊有層層疊疊的火燒云,無比絢爛。

草鞋少年走向福祿街。

青石板街道上,已無路人,少年獨行。

看網友對 第四十七章 獨行 的精彩評論

59 條評論

  1.  沙發# 徐天盛 : 2017年07月24日 回復

    額(⊙o⊙)…我來錯地方了

新書推薦: 劍來
国产ChineseHDXXXXMD_极品校花系统在线观看_日本zljzljzljzlj喷_yellow最新免费观看